RSS

Category Archives: 新闻

转载新闻

特别通报: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发起人周志荣已遭当局逮捕

我的老战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发起人周志荣被当地公安抓走,呼请各界给予关注。

自从我们共同的老民运战友李旺阳被自杀后,我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周志荣。他决定发起“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我协助他对我发布消息。我们约好每次至少通一次电话。昨天我在跟周志荣通电话时,他表示当地国安大队长和支队队长都找他谈话,明确表示不准周志荣参加李旺阳尸体检查现场监督,否则,湘潭和卲阳两地警方都会将你抓捕。周志荣回答他们,除非他们将他抓起来,否则他一定要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和李旺阳追悼会和安葬。他说如果他二十四小时没有跟我通话,就表示他被抓走了。希望我对我发布他被捕的消息。我刚刚通过其他渠道得到证实,周志荣已经被公安带走。

周志荣是湖南著名的老民主战士,自1980年就读湖南师大时就开始参与学潮,并成为地理系最活跃的学运领袖之一。1989年参与八九民运,抗议中共对学生的镇压,“六四”后被捕,以反革命煽动罪判刑5年。我们曾被关押在同一个监狱,而且就在李旺阳的家乡邵阳。2006年,周志荣因为协助三峡移民上京请愿,再次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一年半。出狱后仍然不改初志,继续从事反专制争民主的运动,参与全国各地的维权抗暴活动。因为我们曾被关在一起,我对他知之甚深。他是一个天生的革命家,无时不刻不在谈革命,谈理想。我举一例大家就会知道他是一个怎样勇猛无畏的人:“六四”镇压后,他一个人穿着一身黑呢子大衣盘坐在湖南湘潭市政府门前,对“六四”镇压表示强烈抗议。当时是六月天,人们非常好奇他怎么穿那么厚的衣服。等大家围过来后,他就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开始发表演讲。他因此被判刑五年。自八九以来,他多次进出牢房,但从不言悔,从为退缩。

强烈谴责中共抓捕中国民主运动的践行者周志荣!立即释放周志荣!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9日 in 新闻, 时政

 

洛杉矶时报:天安门政治犯被发现缢于病房

洛杉矶时报:天安门政治犯被发现缢于病房

作者:Barbara Demick

发表:2012年6月6日 

北京 —— 天安门大屠杀二十三周年的纪念出现了一个悲剧性的结尾。星期三早晨,一位资深活动家被发现吊死在一间病房里。

62岁的李旺阳是湖南省的工人运动活动家。他曾经在1989年的学生运动中领导同情学生的工人一起抗议,并在监狱服刑超过二十年。他在湖南邵阳保外就医。星期三早晨,他被发现被用床单吊死在医院病房窗户的护栏上。

他的家人早晨六点接到电话通知后就赶去医院。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说,当他们赶到病房,看到李旺阳的尸体仍然被挂在窗上。他说,李旺阳看不见也几乎听不见,他们怀疑他没有可能自杀。

“他的手就算是拿个碗都是抖的。我无法想象,他怎么能把床单绑成那样一个结。”赵宝珠说。他指出,有警卫被安排到医院来看守李旺阳。“有看守在看着他,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有很多的疑问。”

家属不被允许对遗体拍照,但是他们被告知将有尸检。

有民主人士要求对他的死亡展开调查。他们指出,尽管李旺阳的健康状况不佳,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很好。

前一天的晚上,他还要求他的家人给他带一台收音机,以便他可以提高听力。在星期天,也就是天安门时间周年纪念日前一天,法国电台播出的一则访问中他号召全国人民一起来谈论六四。在星期一,他向一个朋友表示他很乐观,“中国的宪政民主一定会实现。”

他的朋友星期一(译者注:原文有误,应为“星期三”)以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说,“李旺阳虽然身患重症,但精神非常饱满。”。他们将他比作南非的曼德拉,“象李旺阳这样一名意志坚定的民运老战士……坐了二十二年牢都不屈不挠的人,他怎么会自杀呢?”

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李旺阳只是1989年的无名英雄之一,比起那些在北京抗议的大学生精英们,他收到了少得多的赞誉,但是却受到了严厉得多的惩罚。作为一名水泥厂工人,他是中国最早的工会组织者之一。

在1989年6月4日,他在邵阳的一块交通告示牌上张贴海报,呼吁工人罢工支持民主抗议。两天后,他为大屠杀遇难者举办了追悼会。

他被判犯有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刑期13年。在监狱的残酷迫害导致他的健康状况恶化。在他获释之后,他要求赔偿与治疗。结果,他又被判刑10年。 

“当年的工人的处境比学生更糟,”唐柏桥说。他是当年的学生领袖,现流亡纽约。他把李旺阳与陈光诚做比较。陈光诚是自学成才的盲人律师,曾带领农民抵制共产党的干部。最近,他逃到了美国。 

“李旺阳并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是一个天生的领袖,高大,英勇,”唐柏桥说, “当他谈论民主的时候,人们愿意听他说话。”

 李旺阳受到严厉的惩罚,可能是因为他在湖南省。湖南省是共产中国的创始人毛泽东的出生地,在这里对党的支持度一直很高。

 位于旧金山的人权团体“对话基金会”上周的一份报告显示有近十位1989年的六四政治犯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监狱中。但对于当年那个春夏之交发生的造成数百人或许数千人死亡的事件的讨论,仍然在中国的公共话语中被严格禁止。

 上周五还有另一起与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悲剧,根据一个遇难者亲属团体“天安门母亲”的消息,一位在1989年抗议活动中遇难者73岁的父亲自杀了。“天安门母亲”说,他留下了一份遗书,里面谈到了他22岁儿子死后他持续的悲痛。

 

原文:Tiananmen activist found hanged in Chinese hospital room

http://latimesblogs.latimes.com/world_now/2012/06/china-activist-found-hanged-in-hospital-room.html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7日 in 新闻

 

民主大学发表声明:沉痛悼念不屈的民主斗士李旺阳

【大纪元2012年06月06日讯】惊闻著名民主斗士李旺阳先生于日前突然”自杀”,我们感到无比悲愤。这是中共暴政欠下人民的又一血债!我们表示最愤怒的谴责!

今年62岁的李旺阳先生早年就开始投身民主运动。1983年李旺阳与朋友组织“邵阳市工人互助会”,曾遭到关押。八九民运时,李旺阳参与组建“邵阳市工自联”并担任主席,多次发动工人游行、示威。“六四”镇压后举行追悼会,抗议当局屠杀北京学生市民。6月9日被捕,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十三年。2000年6月8日获释。由于李旺阳在监狱里长期遭受酷刑,他的身体遭到严重摧残,疾病缠身,双目几近失明。出狱后他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和治疗,后以绝食抗争。期间民主大学校长、原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唐柏桥曾协助李旺阳与美国一些人权组织取得联系,并将他的处境告知相关救助机构。2001年5月6日李旺阳再次被捕,罪名之一就是与“海外敌对势力”联系,遭重判10年。他妹妹李旺玲因为支持他的正当要求,协助他与唐柏桥和其他海外人权组织联系,也被劳动教养三年。李旺阳于2011年5月6日刑满释放,一天也没有提前。出狱后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位当年高大魁梧、性格爽朗的大汉子如今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且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令人心痛不已。

李旺阳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抗争是对八九民运精神的最佳注释。同时,他的苦难一生是对中共暴政最强有力的控诉。

由于李旺阳坚持不懈的精神在社交媒体上被越来越多的网民传颂,很多关心和支持李旺阳的民众纷纷前往他所在的家乡湖南邵阳进行探视和表示敬意,但均遭到当地公安部门的百般阻挠和恐吓。几天前,湖南两位著名民主斗士周志荣和张善光在前往邵阳探视李旺阳的途中遭到扣留,并被遣送回原所居地。张善光至今仍然遭到监禁。

“六四”前夕,李旺阳还接受了香港媒体的采访。他对香港有线电视表示,虽因长期遭受酷刑导致他疾病缠身、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投身民主运动,他说:“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记者采访时只能在他的手上或大腿上写字问问题。李旺阳回顾了他在监狱被酷刑折磨的惨况,“监狱里面铁匠打的那种土铐子,比手腕还小,铐不进去,用钳子来使劲夹,等于是用钳子在夹骨头,他使劲的一钳,我头就发昏,眼睛就看不见了”。这一报导引起了中外媒体广泛关注,中共当局极为震怒。就在这时,一向积极乐观的李旺阳却突然传出“自杀”的消息。令人感到疑点重重。

无论是自杀还是被害,中共都要对他的死负直接责任。如果是自杀,他选择在纪念“六四”期间自杀,显然是为了表示对当局的最强烈抗议,以死明志。如果是被当局残害,那么,任何参与这起政治谋杀的凶手都应该遭到最严厉的惩治。

民主大学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针对此案展开调查,尽快查清并公布真相。否则,我们会展开全球行动,直到真相大白。

民主大学
2012年6月5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6日 in 新闻

 

民运领袖:要求中共平反即称臣专制

(明报) 2012年06月04日 

【明报专讯】1989年夏,正就读湖南师范大学的唐柏桥,被选为湖南高自联召集人,远赴北京声援民运。惟这场民运以血腥镇压告终,被通缉的唐柏桥原定偷渡香港,却在登船前一晚被捕,在铁窗内捱过两个寒暑后流亡美国。唐柏桥认为中共不敢平反六四,「因为一旦平反,中共就不能再镇压示威,只能捱打,最终必然下台」。但他坚信中国终有一天会民主化,届时六四必获翻案。

「不敢打压仅因乱猜上意」

近日内地有纪念六四活动,当局没有即时制止,唐柏桥认为只是因为近期盛传六四快将平反,地方官员胡乱揣猜中共高层心思,才不敢贸然打压:「当年方励之离开中国后,我仍关在看守所,看守所的干部还半开玩笑,叫我收拾铺盖准备回家。但最后我不仅没出来,反而被判刑。」他说,今年内地党媒均正面报道胡耀邦逝世纪念,「但哪怕中共明年举办大型纪念会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它就是不敢平反六四。」

早前在美国纽约接受本报访问的唐柏桥,指出当年参加八九民运,纯粹出於爱国热情,但他入狱后遇见很多冤案,令他决心打倒专制政权,「例如有个人梦见跟一个党干部的太太睡觉,及后向友人倾诉,结果就判了6、7年。」唐出狱后立即筹组民运组织,结果再遭追捕,流亡美国。唐参加八九民运而遭判刑,但他直言自己从不提平反六四:「要求中共平反等於俯首称臣,接受专制统治。如果有一天实现全国大选,我还需要共产党去平反吗?」

美设网校培养领袖

唐柏桥现办「民主大学」,虽说是大学,但在纽约的「校舍」其实只是一间办公室,面积仅约400方尺。唐柏桥在「校舍」内对本报说,民主大学其实是虚拟学校,通过互联网教导内地青年各国变革案例、动员策略等,希望藉此培养出新一代民运领袖,把去年阿拉伯之春引入中国。

唐柏桥流亡美国20年,回国无期,但他透露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中国政府曾派人邀请他参加京奥开幕式,但条件是在内地期间不能批评政府,唐断然拒绝:「我日思夜想要回国,但如果要不作声才能回去,那回去的意义何在?」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4日 in 新闻

 

【时事访谈】唐柏桥:2012年纪念“六四”主旋律—结束迫害 惩治凶手(一)

【时事访谈】唐柏桥:2012年纪念“六四”主旋律—结束迫害 惩治凶手(一)
2012-06-03 06:37:09分享到: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自89年6月4号中共对在北京和平请愿的学生民主运动进行了大规模的血腥屠杀后,中国民众一直都没有忘记中共用正规军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镇压的残暴行径。在“六四”被中共枪杀的学生和市民成为中国人民心中永恒的伤痛。从此每年无论在海外,还是在中国,中国人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活动来纪念在八九“六四”中失去生命的英烈,谴责中共的法西斯暴行。在八九“六四”23周年到来之际,中国和平主席、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前六四学生领袖唐伯桥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中指出,如今,就中共对六四屠杀事件,应该要求平反“六四”还是惩办凶手也成为中国人应该思考的问题。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唐柏桥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唐先生,您好! 我看到有海外媒体报道说, 网上盛传温家宝已经几次提出要为“六四”平反。有海外媒体近日报道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调查显示,六成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六四。另外我也看到有文章指出,有国内人士认为,谁平反六四,谁就能得到中国老百姓的拥护。
唐柏桥:最近在网络上有很多讨论的问题,还有他们提出的问题。我选几个最重要的几个方面跟听众朋友讲一讲。第一个就是平反的问题,要不要平反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在一九八九年大屠杀以后,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包括反对派人士,就是民运人士,包括香港,国内的声音,就是国内的那些维权人士、良心人士、异议人士发出的声音主要也是要求平反。那么,中间的这个转折点应该是最近这五、六年,有一段时间大家在重新思考平反这个概念。觉得平反这个概念是不是不是很合适。然后当有人提出平反不合适的时候当时还遭到了很多主流派的人,说好象也不是谴责, 就是有点责怪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求平反六•四这有什么错?其实香港今年还是提出平反六•四的概念和口号。
但是,今年跟以往最大的区别就是大量的人都是提出要求惩治凶手制止迫害。象贵州,前几天他们有正义人士打出横幅在公园里面,在街道上,大概有两、三个小时,数百人在那里聚会,就是纪念六•四,他们打出的横幅就是:惩治凶手,制止迫害。我觉得这八个字说的非常准确。因为我们想一九八九年中共政权镇压六•四,无论从道义上,无量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都是一个灭绝人性的犯罪。因为它显然是违法的,没有法律可依。也不合情理,也不符合道义,也不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
有人提出来说因为镇压了,当时不稳定,镇压了,你看现在经济发展了,有了社会稳定,如果当初不镇压,早就天下大乱了。其实这是无稽之谈,这是人为的造成一种紧张气氛,吓人的。因为实际上当初不镇压的话,现在中国可能早就歌舞升平。走进民主化时代了。早就是一个象台湾今天,象其它的东欧国家,捷克斯洛伐克,东德现在早就民主化了,你看东德还有不稳定因素吗?早就没有了,也没有那么多每年几十万起的维权抗暴事件,反对政府的事件,也没有去杀警察,杀贪官。现在的中国到处都是杀贪官,杀警察,杀那些城管。到处都是维权抗暴事件。你说这些不稳定是谁造成的?当然是中共。因为从八九年一路开枪,一路镇压,象八九年以前也一直镇压。这个镇压的政策造成了中国不稳定, 而不是因为学生运动。而学生运动就像八九年东欧的那些民主运动,它使这个社会稳定了。八九年不仅在中国,在整个共产主义国家都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主革命,象捷克我们叫天鹅绒革命。其它一些东方我们叫颜色革命,结束了专制。东欧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现在不稳定,连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这样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现在都非常稳定。现在和西方国家西欧发达国家水平越来越接近。所以我觉得这是些谬论。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要提出平反呢?而不是去追究它的责任呢?我想这个主要是跟传统思维有关。因为传统上中国人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思想观念的影响,虽然现在所谓封建王朝已经结束了,共产党叫人民共和国,但实际上实行的比封建王朝还要落后的一种制度。就是党天下。以前封建王朝叫家天下,现在是党天下。党天下其实比家天下还要恶劣的多。因为封建王朝只有一个皇帝,现在有千千万万的皇帝。每一个县官,甚至每一个村长、镇长都是欺压百姓的小皇帝。所以这个情况就造成了大家就觉得应该平反。因为过去说皇帝要欺负了老百姓,皇帝如果对民众采取镇压措施的话,民众也只能跪求皇帝开恩,跪求皇帝良心发现。但是,不能推翻它,因为君君臣臣嘛,如果推翻那是大逆不道。
那么今天,还有很多人有这种奴才思想。就觉得这个政权是不应该推翻的,只能顺从它。所以说,他做的不好的时候可以向他提意见。过去皇朝时期叫纳谏,我们向它纳谏。问题是现在不是君主皇朝时代,这是第一,第二现在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是要求民主,要求推翻专制,象去年的阿拉伯之春。不是要求独裁者穆巴拉克、卡扎菲去给平反,平反什么过去做过的错事,求他们政治体制改革,都不提这些东西,就是直接要他们下台,让他们滚蛋,甚至要求判他们死刑。就像穆巴拉克现在就要求判他死刑,这个呼声非常响,卡扎菲就更不用说了,都不用经过法律的审判,直接就把他给毙了。这个也是最原始的正义,也是一种最直接的正义。所以,全世界都在做给中国人看,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应该做的事情。我觉得,经过这些阿拉伯之春,经过最近两、三年的一些变化,大家看到了,原来我们不一定需要专制制度,就是我们的统治者平反。而是说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寻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就直接把它推翻,这样就一劳永逸了。因为推翻了这个暴政的话,六•四这个事情它自然就得到重新评价了嘛。因为是共产党说六•四是一个反革命暴乱,是共产党说这些参加六•四的人是坏蛋。
但是全世界除了共产党以外,可能除了北韩还跟着共产党跑,所有的国家,你看媒体,我们所能看到的网络上都叫一九八九民主运动,把六月四号那天叫做镇压,叫做天安门大屠杀,或者叫六•四大屠杀。没有人说是一个反革命暴乱。所以说如果共产党不存在了,反革命暴乱的概念也就不存在了。它自然就得到平反了,得到重新评价了。
所以,这个概念大家以后一旦这么想的话,就象香港。比方说在香港。香港是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那香港人都叫八九民主运动,就是爱国民主运动。香港人会在维多利亚公园可能有二十万人集会。就是每年最大的活动在香港。支持八九民主运动,纪念八九民主运动死亡的英烈。那时我觉得大家一旦对推翻这个暴政,结束这个专制,如果有新的思想,新的信念,觉得这个事情不仅是正确的,也是能做到的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大家就会觉得要想为给六•四死难者讨个公道,最好纪念六•四的方式,就是一起来结束这个强权,解体中共这个邪恶、罪恶的制度。这样,不仅六•四的问题得到解决了,同时法轮功问题,现在其它的一些宗教迫害,民族迫害,还有对弱势群体的迫害等等这些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但有人些会说,唐先生你太乐观了。为什么共产党这个制度一推翻,或者说专制一结束,这些问题就能都解决么?他会说民主不是万能的。我在这里可以给大家直截了当的回答: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是民主可以停止迫害,这是肯定的。就是民主化以后,政府和国家是不会有政治犯的,这个是可以肯定的,没有良心犯。
西方人对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定义有点不同,大概是一样意思,就是良心犯范围稍微大一点。比方说,法轮功学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良心犯。这个良心犯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你有些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信仰被专制社会所不容,但实际上是不应该。比方说,因为言论自由,因为游行示威、结社的自由,因为信仰的自由没有得到实现,当局就给予镇压。这些被镇压的人,被关押的人,被迫害的人都叫良心犯。所以,这些良心犯不见得一定是从政治活动的,所以这个良心犯范围比较大。但是,在民主国家它不可能有良心犯的。你比方在美国,你听说谁是良心犯了?甚至是台湾,南韩都不会有这种良心犯。所以也就是说,自然而然法轮功问题,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因为它不可能再把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的原因,就跟当局的信仰不一样就被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关于平反的概念,大家对平反的概念就越来越正确了。我们要求的是惩治凶手,结束迫害,这跟制止迫害还有点区别。制止迫害你还得向中共喊话,要求它停止迫害,或者是制止这个迫害。但是我们是要求结束这个迫害,就是我们是对全民喊话,全民一起起来想办法让迫害这种现状结束,就是不再有迫害。惩治凶手也是一样,我们是向全社会喊话,要求全社会起来一起来努力达成这个目的,惩治凶手。谁要是在惩治凶手这个目的前面挡着我们,刁难我们,我们就要把它扫清。就象打仗一样的,当我们要想敌军发动进攻的时候,你不能因为有人阻止你就不打这个战争,那今天的这个情况是一样的。这是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应该谈的就是平反六四,应该成为历史了。惩治凶手,结束迫害应该成为未来纪念六•四的口号和一个主旋律。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可点击这里进入希望之声收听: http://soundofhope.org/node/239496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3日 in 新闻

 

纽约大学成了东师古村?

光诚来美已经快一个星期了。我有点吃惊,他还没有要举行大型记者会的迹象----这是过去从国内出来的知名异议人权民主斗士和其他国家的著名政治犯获释后惯常做的第一件事情。我开始为他在美国是否真正获得了自由感到担忧。我坚信,以他过去在那样严酷的环境下仍然不停地发声的勇气来看,他来到美国是不会反而放弃发出谴责中共侵犯人权的机会的。否则,他就不是陈光诚了。但现在他为什么连一个记者会都还没有准备召开呢?甚至一些国际主流媒体的记者在他居住的纽约大学教职工大楼前等了几天也无法采访到他----哪怕是跟他打个招呼,很显然他们对此非常不解,美国之音等媒体已经开始发出质疑和不满的声音(参考链接: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20522-chen-guangcheng-isolated-us-152621195.html)。这里是否另有隐情?是谁在阻止他发出谴责中共的声音?他们又是出于什么考量?

无论如何,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以陈光诚本人的愿望为第一考量。如果他本人确实不愿再发出抗议中共的强大声音,我也会表示理解,因为他已经为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付出太多了。但是,如果他认为来到美国后能更加自由地发出谴责中共侵犯人权的声音,而他本人又希望继续发声,那么,任何人都不应该以任何方式阻止他继续发声。因为这既是对他本人的不尊重----尽管这跟中共将他监禁在他的家乡东师古村不是一回事,同时也会对他的形象造成巨大的伤害。我过去曾经批评过一些来到海外后反而不再为国内的人权民主志士发声的人,但我永远不会批评陈光诚,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需要他人帮助的残疾人(很抱歉我用了这个词,我知道他的精神力量其实比很多健康人还要强大得多)。虽然我永远不会批评光诚,但如果他从此不再发声,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不会再象以前那么高大,我会感到很遗憾。我不希望事情会演变成那样。

现在我最想搞清楚的是,倒底是他本人不想召开记者会,不愿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他遭到迫害的家人呼吁,控诉中共侵犯人权的兽行,还是有其他人或势力在企图封他的口,让他所在的纽约大学成为中国的东师古村?如果这样,中共就赢了,而且赢大了。因为他们不仅能将陈光诚的家乡东师古村变成监禁陈光诚的地方,而且还能将世界上最强大的自由民主的美国的纽约大学变成另一种形式的东师古村----尽管陈光诚的生活条件会好很多,尽管他们不会再遭到酷刑和虐待,但是他同样无法发出他自己想发出的对中共侵犯人权的怒吼----而这恰恰是中共将东师古村变成囚禁和虐待陈光诚的地方的原因。

一个月前,我曾经说过,美国不可能扔下陈光诚不管,因为美国政府是民选的,他们得罪不起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美国人民,事实上,美国政府将他接进了美国大使馆,没有扔下光诚不管;半个月前,我曾经强烈批评美国政府为了满足中共的要求,让光诚离开美国大使馆,使光诚再次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结果美国政府及时纠正了这一失误,迫使中共允许光诚来美国;今天,我再次发出对光诚可能没有获得真正的言论自由的担忧,希望能引起公众舆论的重视,并进而再一次迫使有关部门改变迫于中共压力或出于其他因素而让陈光诚不再积极从事人权活动的做法。我对此充满信心,因为美国是一个真正的以人权和民主立国的伟大国家。

我曾经说过,光诚第一,政客滚蛋。今天,我要再重复一遍。

 

 

5月19日(周六),陈光诚一家在抵达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Village后,一名女子在呼喊陈光诚。她曾经到过山东东师古探访陈光诚,未能成功。她说:我想抱下陈光诚,至少让我把捧在手里已经五个小时的鲜花给陈光诚也好,我被拦下来了,很抱歉,我只能用喊的方式和陈光诚说话,陈光诚被拥着往前走,几次试图转回来,他对我说:以后会有机会见面的。其实她是我的朋友,我非常为她的真情所感动。但她不愿接受采访,因为她说她只想向光诚表示欢迎和敬意,给光诚以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就如同当年她低调地去东师古村一样。

5月19日(周六),陈光诚在向传媒讲话后离去过程中,在听到一名女子呼喊后回望,多次试图停下来,但并架离----很抱歉我用了这个词,但我实在找不到更准确的词。

(附陈光诚来美时我接受的一次专访)

陈光诚虽抵美 诸多内幕与问题待解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5月24日 in 新闻

 

专访唐柏桥:中共已到彻底垮台的边缘(上)(图)

专访唐柏桥:中共已到彻底垮台的边缘(上)(图)

2012-05-07 14:00
作者: 张正
来源: 看中国


唐柏桥先生

【看中国记者张正采访报导】从年初的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到薄熙来倒台,从北京传出“政变” 传闻至周永康面临失势,再到最近的陈光诚避难美国大使馆,等等大事紧锣密鼓的上演,让许多世人了解了许多中共暴政的真相,许多人开始有了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中共已到了彻底垮台的边缘。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个共同认识呢?

唐先生说:

在重庆事件以前,国际主流社会基本上认为中共会一步步的、慢慢的走向改革,或者慢慢转型,非常慢的过程,而且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我曾经跟国际社会的一些友人啊,尤其中国社会问题专家交流过这方面的认识。比如说,十年之内中国有没有可能会变民主社会。当我说十年之内会变的时候,很多国际朋友就会觉得我太乐观了,当我说五年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我乐观的已经疯狂了,当说二,三十年的时候,他们仍然觉得可能性不大。就是从感觉上,如果二、三十年能变就已经是奇迹了。这个是大概是一年以前的事情。

今年王立军事件发生后,我见了一些人,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美国律师。他请我吃饭的时候说,“唐先生,我一直认为中国政府太强大了,好像不可能垮台的。”现在他感觉到可能中共政府快垮台了,这是一个例子。这位美国律师曾在中国大陆的大学里教过书,有自己的律师楼,也参加过我们民主大学的研讨会。

第二个就是洪博培,前驻中国大使。洪博培在最近也公开发言,认为中共体制已经不再运转了,可能气数已尽,快完蛋了。

还有一个非常能说明问题的例子。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中文名字叫纪思道。他是我的老朋友。他去年夏天写过一篇文章,当时我还跟他有不同意见,我还曾公开批评他的观点。他的观点就是上海的教育的公共教育比纽约还好,结论就是如果中国搞一场选举的话,中共几乎可以肯定会赢,就是也就是说老百姓还是会选共产党。他的结论是这样。我当时反驳说,他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偏听偏信了。因为他接触的多数是在中国有地位的既得利益者。但是大概两个星期以前,他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说共产党气数将尽。这篇文章在很多媒体都有发表。说明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被很多读者所认同。这也是一个令我感觉很欣慰的事情。

他还写了一篇评论文章,非常有意思的,他说自认为自己是个中国通,对中国的任何事情都非常了解,自认为在中国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他是真正了解中国的。然而,他看到薄熙来和他太太以这种方式杀人的故事后,他惊讶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所以,他突然感觉到其实他完全不了解中国。所以国际上的非常有代表性的的这些人:一个是前美国驻中国大使,一个是获得过两次普利兹奖的纽约时报的著名专栏作家,一个被称为中国通的名律师,这些是过去一直跟中国人打交道的人,在西方国家算是最了解中国的人了,他们都认为中共政府快垮台了。因此,国际主流社会在王立军事件上发生后,对中共政权的看法发生了迅速的变化。

  • 看中国网友
    11楼
    共产党气数已尽。确是如此。楼下有一位的反驳貌似有理,其实不对。就好比有人九十岁了,种种迹象显示此人身体已经衰竭,医生宣布已无力回天。这时候有人也能用这样的理由反驳:他过去一生中经历无数次病痛,甚至很多次濒临死亡,但最后都活过来了。怎么能说他会死呢?哈哈。
    过去对中共的那些断言跟作者没有半毫毛关系,拿过去一些迂腐的文人和西方政客的判断来证明作者的公信力不够,不公平吧。
    2012年05月07日 22:53

  • 看中国网友
    10楼
    唐柏桥好帅
    2012年05月07日 19:02

  • 心爱中国
    9楼
    论据非常强大,这么多“名人”都出来说,貌似真的。不过历史上的1927年412后,也这样认为过。到了1935年打的红这军走两万五,好像也快了。1946年国民党发动战争,可能想过几个月就消灭了。1950年朝鲜战争,联和国军也认为占了北方国民党就可以反攻了。1960年代大饥荒,有人说过吗?内乱十年,好像也快崩溃了吧。八十年代和平演变,东欧倒成一片,好像也撑不长了。1980年代年英国都不想还香港,说撑不到那年1997.展现你们的公信力吧,猪屎强。
    2012年05月07日 17:53

  • 1
    8楼
    所以国际上的非常有代表性的的这些人:一个是前美国驻中国大使,一个是获得过两次普利兹奖的纽约时报的著名专栏作家,一个被称为中国通的名律师,这些是过去一直跟中国人打交道的人,在西方国家算是最了解中国的人了,他们都认为中共政府快垮台了。因此,国际主流社会在王立军事件上发生后,对中共政权的看法发生了迅速的变化。
    =====================这个论据很强大!
    2012年05月07日 17:12

  • 朱仕强
    7楼
    我从未改变观点,而且一早就说过,中共政权今年完蛋!最多最多拖到旧历新年。因为我的内部消息不少,分析之后得此结论。立此存证,以昭公信。
    2012年05月07日 16:56

    1
    7-1楼
    支持你的论断!
    2012年05月07日 17:11

  • 看中国网友
    6楼
    看不出共匪要垮的迹象啊,争权夺利.换个匪首而已,
    2012年05月07日 16:25

  • 天灭中共!天灭一切共匪魔教帮凶!
    5楼
    天灭中共,近了!
    2012年05月07日 15:43

  • 0Z闲人
    4楼
    2012年就是共匪解体、垮台、下地狱之年!!!
    2012年05月07日 15:34

  • 看中国网友
    3楼
    民主的呼声与枪声在那!?我愿是那一根稻草
    2012年05月07日 15:07

  • 看中国网友
    2楼
    中共已到彻底垮台的边缘
    2012年05月07日 14:41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5月7日 in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