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人权

关注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和迫害的人群

金光鴻律師失蹤時被精神病遭酷刑 部份失憶

(注:维权律师们为普罗大众维权,而当他们遭到侵权迫害时,没有多少人站出来为他们声张正义。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呀!这种局面必须得到改变,否则国人还有受到更大的苦难。到时候,当灾难落到自己头上时,就已经没有人会站出来为你呼吁了。 ——唐柏桥)
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網絡圖)
 

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失蹤十多天的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目前已經回到自己的老家。他部份失憶,記不清楚失蹤期間的全 貌,大概印象是在路上遭到綁架,曾被關過拘留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強行「治療」打針吃藥,並遭到暴力毆打和強行灌食。

維權網披露了這一消息,金光鴻律師遭到酷刑,無法記憶失蹤期間情形。記者也從知情者處證實了這個消息,該知情者還披露了一些外人所不瞭解的近期當局迫害維權律師的一些內幕。

據維權網報導,已經失蹤十來天的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19日已經被接回湖北老家療養,現在身體仍極為虛弱,無法清楚記憶起失蹤期間所遭受的全部情況。

金光鴻都記不清自己究竟是本月8號還是9號失蹤的,只依稀記得自己好像在街上行走時忽然被人控制,被關到過看守所,後也被送過精神病院,遭到毆打,好像也被捆綁在床上過,被打針、吃藥,當中絕食不想吃東西還被做鼻導流食。

廈大派三名老師與金光鴻的弟弟一同到北京將他接回到家中,金光鴻感覺全身疼痛,剛開始只能吃流食,根本無法起床。幾天後下床稍微動一動也感到疲憊不堪,只好再躺回床上。

知 情者證實了維權網的消息,也表示金光鴻失蹤期間,有關方面對他搞了一些措施,讓他這段記憶出現問題,他連自己被哪個部門的人抓的、對方長得甚麼樣等都記不 清楚了。他介紹金光鴻被送到精神病院,最終因絕食變得非常虛弱,最後不得不放人。金光鴻現在非常虛弱,需要一段時間調養身體,慢慢恢復。

他 還說,二月份的時候,像維權律師滕彪、唐吉田、唐荊林、江天勇、李天天等這批律師失蹤,當局一直沒有交待下文,前不久金光鴻和劉曉原律師也被失蹤,維權律 師遭到當局迫害的問題極其嚴重,維權律師的安全性到了極差的時期。他還說:「當警察和國保違法找你談話『喝茶』時,就應該及時提出控告,制止他們行動升 級。」

他建議現在這樣的情況下,維權律師辦案最好二個人一組,互相有照應,他說:「像這次北京李靜林律師在內蒙古辦案酒店房內遇上奇怪的搶劫『不愛錢愛皮鞋』,如果是僅僅一個人在場的話,問題要嚴重一些。」

他還說:「有些維權律師抓進去後,受到了虐待了,當局威脅你迫使你認罪,你想出去、想自由就讓你簽字保證出去後閉嘴。」有律師也告訴他,當局威脅被抓律師說:『你不能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任何人,不然再進去就不要想出來了。』」

社交網絡推特上有人披露,廣州唐荊陵律師在2月中下旬被抓後,關押一段時間放出來,臉上表情呆板,已經不認識人了。後來唐荊陵又被當局以「監視居住」名義看管起來,他和夫人都失蹤了,目前不知道被當局軟禁在何處。

而維權網的信息也表示,從目前各種途徑透露出來的信息來看,被失蹤者多是受到了慘絕人寰的酷刑,並且有被用藥物致使其喪失對那段失蹤期間所發生事的記憶的情況。

北 京謝律師認為,一個人如果要被送精神病院是要有程序的,金光鴻是維權律師,如果他有問題的話,需要一個鑑定、有相應的法律程序的,不是隨便就可以將一個正 常的人當作精神病的。這是一起嚴重的侵權和違法行為,如果這樣一來的話,任何人都有可能被強制的,公安常常會把一些上訪民眾或者維權人士當成精神病人「治 療」,也會導致普遍沒有安全感了,這會造成一個很嚴重的後果。

謝律師指出,作為受害者金律師可以提起控告、投訴及追究責任,這是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大家都應該關注這件事情。

他認為金光鴻律師比較平和、比較理性,對人對事從來不偏激,不太可能是跟人有矛盾衝突引發的報復,不過這個還要他本人來解釋。到底是甚麼原因,值得思考。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5日 in 人权

 

艾未未,我们会为你报仇!“艾未未受酷刑认罪背后的惊天阴谋”

(艾未未,我们会为你报仇!!!——唐柏桥)

艾未未受酷刑认罪背后的惊天阴谋

——傅政华与刘奇葆联手官报私仇

荣守京(化名,新华社记者)

艾未未遭受酷刑,已签字认罪

2011年4月19日,北京新华社总社和公安部政治部宣传部的官员证实,艾未未先生的偷税案已告一段落。公安部某位 有良知的官员透露,艾未未在审讯过程中遭受酷刑逼供。他说,艾案由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和国保总队联合办案,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指使办案人员将折磨高智晟 的录像给艾未未看,包括把电警棍插入高的肛门,任凭他的血水、精液、屎、尿排泄等。傅政华还下令:怎样对付高智晟就怎样拿下艾未未。在连续几日酷刑折磨 后,艾未未最终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承认偷税。

一代诗人艾青的爱子,被民间称为“爱神”的艾未未,在北京市公安局警察残暴的体罚和酷刑下也不得不低头认“罪”。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的公安干警在拿下艾未未后,对公安部的人吹嘘,国保手段太软,他们怎么能拿下艾胖子这个淫棍呢?只有我们才是党的最合格的忠诚卫士。

艾未未长安街游行的背景

北京市警方为何对艾未未下如此之毒手?话还得从头说起。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和北京市朝阳分局局长肖兴国,同为刑警出身,为铁杆儿兄弟,关系极深。傅政华和肖兴国是张荣 义、郭德亮、赵辉等黑恶势力多年的保护伞。赵辉系北京近20年来四大黑道头目之一,拥有着北京市多家夜总会的掌控权,从10多年前开始,如长富宫、天上人 间等,赵辉都曾有染指。张荣义为北京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副总经理为郭德亮),同时也是北京东方宫大酒店的法人代表。傅政华和肖兴国在北京正 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都拥有大量股份。

2010年2月22日凌晨2时许,在金盏乡长店村,北京正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数辆拖车和挖掘机对创意正阳艺术区进 行强拆,赵辉带领一百多个面戴口罩的黑社会流氓,携带棍棒、大砍刀打伤7名艺术家,包括日本艺术家岩间贤。当日下午3时,艾未未带领16名艺术家在长安街 游行,打出“还我们做人的尊严”的横幅,抗议强拆,成为世界的新闻焦点。一贯在北京打打杀杀的赵辉、张荣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艾未未等人的影响会如此之大。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傅政华和肖兴国无奈,只好暂时将赵辉等人以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的罪名收入看守所,并信誓旦旦立案侦查。但时过境迁已一年之久, 赵、张二人至今未获得应有的对黑恶势力的刑罚,北京东方宫大酒店依然灯火明亮,傅政华、肖兴国、张荣义和赵辉等人的重要决策依然在东方宫5楼豪华的办公室 内定夺。

艾未未长安街游行与胡锦涛鹰犬傅政华结下私仇,几乎让其丢官

傅政华当上北京市公安局长,并保住这个位置,与几个人有关:王兆国、何勇、刘淇。刘淇是吴仪在当上政治局候补委员和 国务委员后,被推荐到北京任职副市长和市委书记,随后贾庆林看他听话,把他弄成了市委书记,本属江系人马。刘淇是那种没有任何作为,没有改革思想的庸官, 但这类庸官最善于见风使舵。本来依附于江系的刘淇,看见团派势力逐渐增强,后来改为支持胡锦涛。当时若不是“变节”的市委书记刘淇点头同意报到中央,傅政 华当不了公安局长。何勇、王兆国与傅政华则同为河北唐山人(分别来自迁西县、丰润县、滦县),他们为拜把兄弟,傅政华通过他们买通胡锦涛,最终当上了北京 市公安局局长和北京市政法委副书记。

艾未未的游行差点断送傅政华和张荣义等人发财的美梦,也几乎断送了傅政华的政治前途。北京20多年来没有人敢去长安 街游行,谁惹出的事就是谁的责任。更何况这次强拆前就发生了多起黑社会流氓参与强拆的恶性事件(但都被肖兴国管辖的朝阳区公安分局瞒下了),赵辉等人本应 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在游行激起全球新闻媒体的报道过后,公安部江系重要官员向中央政法委提议撤销傅政华的职务,但由于何勇、王兆国和刘淇的联手,胡锦 涛同意保住傅政华,因为这不仅是利益博弈也是政治博弈。

在强拆过程中,若不是傅政华和肖兴国都有巨大的股权利益在其中,北京市的警察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怂恿黑社会对艺术家们进行殴打。警匪一家导致对艺术区的强拆,而随后艾未未的长安街游行则与傅政华结下了私仇。

艾未未四川调查与胡锦涛大将刘奇葆结下私仇,几乎让其丢官

本来艾家和中共高层领导人都有着一定的关系,艾未未的父亲艾青是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诗人,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毛家与艾 家在延安就有着用诗结成的感情,毛泽东写的诗都会拿给艾青阅读和讨论。1957年艾青因发表所谓的错误言论,说“我们党内分成两派,一派是整人的,另一派 是被整的。”毛泽东听到此话以后,让田家英到艾青家直接传旨,到中南海见驾。可是性情率直的艾青随口问了一句田家英,老人家有新诗吗?田家英回到中南海 后,原话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甩了一句,“此人不识抬举”。于是艾青便在57年的反右运动中被发配到大西北的新疆,扫了15年的厕所。改革开放以后,邓小 平、胡耀邦和赵紫阳对艾青爱护有加,艾青在中共体制内享受着部长级的待遇。到了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当局对艾青也是善待至终,在其弥留之际,江、胡也曾多 次指示全力抢救。当艾青驾鹤西去之时,中共高官第一个去艾青家吊唁哀悼的便是第四代总书记胡锦涛。

按照江泽民立下的规矩,部长级以上的中共高官每家都要出一个部级的干部,胡锦涛时代也是将此政策延续。艾未未在 2008年奥运会后,因鸟巢设计而声名鹊起,胡锦涛有意送艾未未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甚至政协常委头衔,以示奖励和安慰。可是艾未未在四川大地震中看到了那 么多无辜的生命惨死,听到了那么多的孩子家长惨烈而悲恸的哭声,看到了四川省政府网站是怎样执行刘奇葆和蒋巨峰的命令,不负责任地将汶川市委宣传部对地震 灾害的公告网文从省政府网站中撤除,并且“辟谣”说根本没有地震,从而导致了8万人在大地震中死亡,几十万人受伤的结果。艾未未的良心告诉自己不能接受当 局这种近似乎招安的美意,刘奇葆草菅人命的责任没有得到任何追究,自己绝不能视而不见。事实上,如果谭作人、艾未未等人继续调查下去,刘奇葆只有死路一 条。因为如果刘奇葆不撤除地震预报的公告,居民在震前一两天就不在房屋居住,学校暂时停课,绝不至于在大白天导致8万人的死亡。

毛泽东说艾青是“不识抬举”,而胡锦涛和刘永清则说艾未未是“给脸不要脸”。胡锦涛之妻刘永清是北京市城乡规划委主 任。2002年在朝阳区,刘永清的妹妹看中了一块地,价值几十个亿,有关部门把此事汇报给书记处,胡锦涛当即打电话给刘永清要求立刻退掉,若不退掉就在中 央电视台宣布离婚,因为这种行为会直接影响胡锦涛仕途。可是在胡锦涛当了总书记后,刘永清依然在各地敛财、敛物、敛地,而胡锦涛再也不会去管自己的老婆 了。中组部副部长兼中纪委副书记张惠新找某位企业家送给刘永清的黄花梨家具,一套就价值几百万,刘永清随即送给女儿胡海清使用。

就艾未未一事,刘永清讲,要揭我们刘家的短,这种人就得给点颜色看看。有了刘永清的懿旨,刘奇葆和四川省公安厅才敢对艾未未大打出手。

借茉莉花革命,傅政华、刘奇葆联手打击艾未未,官报私仇

茉莉花革命后,胡锦涛作出批示,限期一个月破案。于是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借机伙同公安部官员、四川省公安厅和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联手打击艾未未。

从2011年2月下旬以来,四川和北京也是抓人最多的地方。在傅政华的指示下,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和经侦逼着至少10 多名被抓的网络活跃人士及宋庄的艺术家们说艾未未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和总动员,不惜伪造假笔录,把源头都指向艾未未,让他们指定艾未未策划、指挥他 们在网上传播有关茉莉花革命的网文,声称艾未未动员全国老百姓颠覆共产党。北京市公安局、四川省公安厅和安全厅对艾未未做出了从事颠覆性倾向活动的结论 后,抓捕艾未未和用什么罪名来惩办他(早在90年代中期,江泽民曾有过指示,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就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了。胡锦涛此次亲自在傅政华禀 承的报告上率先签字,其他八位常委不得不跟着签了字,这是把傅政华报告中的艾未未发起茉莉花革命事件上升到比西藏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更甚的“党 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上。

这次傅政华等人官报私仇,给胡锦涛上了一个巨大的套子,等于把胡锦涛逼到了绝路。此次艾未未事件,完全是因刘永清家 族的腐败和傅政华与艾未未的个人恩怨,绑架了整个中共最高层。刚正不阿的艾未未正是因为揭露和挑战官场腐败和草菅人命而令他们恨之入骨。而胡锦涛依然沿用 着毛泽东文革的套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纵容刘永清家族的腐败、傅政华的无法无天,并最终在处理茉莉花和艾未未事件上导致中国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 中国国际形象的大倒退、大崩溃。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2日 in 人权

 

中国著名学者何光沪上书力谏:停止逼迫,挽救良心,减少冲突,构建和谐!

注:那些有影响力的学者专家和社会贤达们是应该发出声音的时候了。否则,就别怪世人看不起他们了。过去当国民党政权抓捕异己的时候,全国知识界都会发出强大的声音,如今连艾未未被捕都没有几个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发声,令人感到莫名的悲哀和痛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何教授能勇敢地发出这样的良知声音,更显难能可贵。相形之下,那些继续保持可耻的沉默的人显得非常龌龊不堪。向何光沪教授致敬!——唐柏桥

 

中国著名学者何光沪上书力谏:停止逼迫,挽救良心,减少冲突,构建和谐!

image停止逼迫,挽救良心,

减少冲突,构建和谐!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呼吁书

当今的社会,在道德上已经患上了癌症,人性扭曲,贪腐盛行,损人利己,触目惊心!有识之士无不清楚,病症的根源,乃是现行的体制。

在 这种情况下,由于农民贫穷卖血和血站制度缺失造成的艾滋病人群体,还有人去同情他们,为他们呼吁;由于三鹿集团和有关部门贪心冷血造成的毒奶粉受害婴儿, 还有人去关心他们,为家长索赔;由于“5·12大地震”和黑心建筑造成的遇难小学生家长群体,还有人去关注他们,为他们奔走;由于说不尽道不完的制度不合 理造成的失地农民、受压民工等等弱势群体,还有人去关怀他们,为他们维权;对于以上种种社会不公在体制上的根源,还有人去思考、去分析、去批评、去建 议……我们不能不说,这些为着素不相识的同胞,奉献了自己的时间、财力、精力,冒险犯难、舍已为人的人,乃是这个社会的健康细胞,乃是中国的社会良心!这 样的良心,现在是太少了,中国是太需要了!

然而多年以来,正是这些中国的良心,遭到了驱逐、逮捕、监禁等等各种各样的迫害!

这 些迫害,使中国的良心更加萎缩。在这种情况下,又出现了一些人群,愿意为挽救中国的良心而努力。他们相互勉励要敬畏上帝,要爱人如己;他们努力探索更有效 的方式,去让人们发扬爱心、舍己为人;他们为使社会更和谐、更人道,正在做出积极的贡献。这些人就是遍布全国的基督徒,包括所谓“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然而多年以来,又正是这些为挽救良心而努力的人,遭到了各种各样的限制、压制和逼迫!

就在今天,北京著名的“家庭教会”之一,又面临着这样的逼迫。

这 个名叫“守望教会”的基督徒群体,以高等学校师生为主。2008年“5·12大地震”前一天,他们被警察强行中断礼拜仪式,并逐人记名,通知学校施压;地 震后第一次礼拜时,他们就主动捐献了二十万元人民币给灾民,并号召多批志愿者前往灾区帮助救灾。2009年10月底,他们所租房屋的主人受到压力,中止租 约,他们不得不在11月1日和8日冒着大雪在公园门口进行崇拜,过自己的宗教生活;12月底,他们为能在室内进行崇拜而筹款购买房屋,但房主收到了全款之 后因受压力,至今不交房屋;最近,他们租用的房屋主人又受到压力,逼他们离开,同时他们另行找到的每一处房屋的主人都受到压力,不予租房。在被逼迫到无处 可去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再次准备到室外聚会,崇拜上帝,就在明天!

我 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担心在这个教会里的我那些同事、学生和朋友(他们每一个都是充满爱心、助人为乐的基督徒,奉公守法、热爱祖国的好公民,尊 师爱生、真诚正直的好学者),以及其他教友——因为他们的宗教自由、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事实上已经受到侵犯,而且现在还看不到半点这种侵犯会停止的迹 象!

所以,我不得不向唯一有能力、有权力改善这种事态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发出这一呼吁:恳请你们考虑以上情况,下令停止这些迫害,停止这些逼迫;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挽救良心,才能减少冲突,才能建构和谐!

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教授
何光沪
2011年4月9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9日 in 人权

 

黄翔:绝地突围的精神抗争-- 声援艾未未 !!!

黄  翔

艾未未:文化艺术界的”异端”

“艾未未被带走!”凭什么?!”艾未未工作室被搜!”凭什么?!他有他的自由,独立于自己”海阔天空”的世界!他有他的颜色,非要他”红”得愚昧、”红”得弱智,”脑子’红’成一片空白”、”心灵’红’成一片赤贫”,而失去与生俱来的天然的斑斓?!
全中国自由艺术家及其支持者会齐声发出维权的呼啸:”不”!一千个不!一万个不!
立即释放异议艺术家艾未未!释放艾未未!!恢复一个艺术家生命人身自由!!!
艾未未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有他的头脑而拒绝洗脑!他的语言传达他的本真的感知,他的声音外化他的心灵的韵律。他不需要自身意志之外的”谁”代表、支配、驾驭、主宰于他!这个桀骜不驯者自主他的艺术地域和精神生命!他的人文精神艺术就是他的世界。
今日互 联网时代每个人都享有独立于专制的”媒体”!每个人都据守自身精神的”领地”!一部电脑就是非”意识形态”化的一方净土!一部手机就是”立体交叉”的信息网络!
这里是个体生命的”独立王国”,包括警察在内的任何人无权随意持枪闯入,在每个人灵魂”飘游与泊居”之地留下骚扰的兽蹄或肮脏的爪印!
对”良心犯”艾未未如此!对十几亿被剥夺”自由思考与表达”的中国人如此!
任 何人不能假以维护”国家”、”民族”、”人民”、”群体”利益的名义,消解、抹杀、践踏个体生命存在的意义及其独立的精神价值!任何社会体制不能以当权者 狭义和浮浅的”党文化”取代丰富多元的人文艺术!任何貌似”威权”实为”专制”的暴力不能敌视每个人个体生命的精神自由!!!

不管谁从什么角度看艾未未,不管谁声称怎么了解他,艾未未就是他 自己!无论作为一个地球人、还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置身任何”不许人思想”的社会都应”敢于想”;面对任何”不许人言说”的强权都应”敢于说”!在”不许人拥有表现自由”的专制体制中,每个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和自身独立的精神世界!
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个文化人,艾未未在自身专业之外、不回避社会关注,不拒绝道义担当!在知识圈的权势依附者中,不为满足一己利欲、甘于做人精神奴仆的觉醒者已逐日涌现!而在包括底层在内的全社会和世界范围,认同艾未未及其普世价值理念追求者越来越多!
中国人、尤其是年青的一代,不再被人禁锢或自我囚禁于专制意识形态的墙垣之中,而是一泼一泼地成群翻身墙外。不同于前一代人在”非互联网”时代的无奈玩命与孤勇,新生代以坚实而独立的个体形成同样坚 实而独立的公民群体,以个体生命能量汇聚成群体的精神辐射,冲击和颠覆人世的邪恶、刷新道德滑坡、人为扭曲的社会风貌、推进一个全新世纪的历史进程!
艾 未未的父亲”不是贪官李刚”,而是上世纪中国的大诗人艾青。曾在毛时代被打成右派的艾青,此前曾写过《诗论》、《火把》、《向太阳》、《大堰河我的褓母》 等,之后曾写下《在智利的海岬上》、《古罗马斗技场》……儿子站在父亲的肩膀上,从全新的精神层次眺望东西方世界,从人权的高度俯瞰而不是仰视微 如尘粒的党权!
作为一名艺术家,他活跃于建筑、策展、摄影、电影等多个领域。其创作不为”党文化”所束缚、跳出专制阴影的笼罩而影响广泛。其言行无视暴虐的盯视和威慑,置自身安危于不顾,敢于公开揭示社会伪劣真相、表达人间公义!
艾 未 未被抓后,报纸上出现他的照片,见他双眼眼球边沿充血,不由想起一颗智慧的头颅曾遭受警察人为重击而受伤,颅内曾积有淤血、头颅时有剧烈疼痛。专制者就这 样伤害一个人的正常生命!就这样肆无忌惮、任意妄为地持续对中国人作恶!艾未未是个血性的艺术家,他因肩负社会道义而受到监控、打压和摧残,直到今天被黑 心权势者无法无天绑架,直至可能为维护天良而付出自己的生命!中国人、中国正直的知识分子、艺术家们,所有挣扎于社会底层者们,起来!还要默不作声到何 时?欲言又止到何时?寄托幻想、妄念到何时?无奈苟且、隐忍到何时?!专制特权者的本性”万变不离其宗”!

人文艺术:社会巨变的精神铺垫

文 化艺术与”党”字绝缘,它或是超越现实、特立独行;或是遗世独立、复归自然。”君子群 而不党”,是我们先人的精神骨血。任何人组建现代政党,理应自视一己为”社会公仆”而不是以”万民主宰”为野心追逐,这也就是”政治家”有别于”政客”的 本质。政客玩的是专制、擅长心术和权谋,政治家无异于行使”另类行为艺术”,因其诗化理念、品性和气质,而成为”另一种意义”的政治诗人。
伟大的政治家不仅面对社会层面,他的生命的大背景是浩瀚的大自然,只有不解东方”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的政客才死抱”暴力与血腥”和外来的”主义”实施强权高压,而闹出”以专制推进民主”的国际笑话为全世界鄙夷和不耻!
文化艺术既是社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时代变革的精神铺垫。艺术家不觊觎权势却崇尚自由,也由此注定他们思想和行为都率先于人。他们不仅在精神意义上”超前”为专制者所不解,更在行为意义上为专制者 所惧怕和不容。
当下人文艺术领域引人触目和关注者,不仅是艾未未、冉云飞、廖亦武们,还可以列出一长串各自拥有己作品的艺术家的名字,如参与被北 京封杀的”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的黄香、成力、申云、梅子、陈旭、胡军强、李娃克、秦冲、李鹏波、于贞志、曾德旷、破驹、北京丐邦主、张勇、贺文斌、萨 子、杨占国、阿波、张人言女等60多人及”丧小组”行为艺术团体。
列出这些名字是完全必要的,他们挣扎于社会底层,却远比常人敢于以行为”书写自由”、以生命”挑战现实”!他们是弱势的强者!
其 中黄香的《草木皆兵》全身裹绑茉莉花的人体行为艺术表演、曾德旷的《我写诗我有罪》令人深心震动!其它如《艺术卖比》、《当代思想者》、《只有在梦幻》、 《坐在思想高端》、《红喇叭》、《当代寿衣》、《 祭奠》、《现在精神病患者》、《金币乌龟*国家》、《我其实就是这样》、《当代现象》、《宋庄艺术家》、《忧》、《乱劈柴、来不来》、《7天7夜》等有别 于那类没有血色的、身心受到阉割、灵智荡然无存者的时髦”先锋”艺术,勇于鞭笞现实、以生命书写生命,体现”非党化”人文艺术的自由倾向!
正是这些行为艺术家的作品,在北京当代美术馆展示时曾一度受到查封,引发神经过敏的当局发疯、患上”茉莉花”敏感症!这些对”自由表达”严酷实施管制者,内体竟这么羸弱不堪?!

而在远离北京的贵州高原上,1978年民主启蒙火炬的发祥地,也上演了一场滑稽剧,诗人和书法艺术家农夫,从深圳赶回贵阳为自己的诗集出版举行发布会,这本是一件十分单纯、无涉于”政治敏感”的事。问题是,这个”酒色连文”的性情书生, 发函全国各地广邀诗友与会、有的人还带来了乐队。不意”草木皆兵”的当局惊魂中小题大作,如临大敌、立案侦办,将参与者”一网打尽”,不仅诗集发布会在贵阳受禁,所有参与者也被全数软禁、审查十几个小时,最后强行驱散。

艺术创造属于坚实的生命个体

艺术创造从属于个体、无涉于群体、异质于党体。任何艺术家及其作品鲜明凸显出两个字:”独立”。
今 日世界是每一个生命个体的一切权益受到保障的世界!任何执政党理应维护而不是剥夺每一个生命个体的精神自由。在现代民主社会,无论人类”群体”与”个体” 其性质迥然有别于”党体”!无论”国家”和”民族”绝不为一党所等同、所代表!一国一族真正的人民群体非虚幻的存在、而是为每一个坚实的生命个体所共同组 成!

这就是今日人类的文明世界!也是 不自外于21世纪的全人类文明的今日的中国!

今天的中国年青一代人文艺术家,也许其名字尚为世界所陌生,然而其已做出的举措和造型却令举 世触目。在当前全球性文明转型和世界变构重组中,年青的一代中国人,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精神能量!每一生命个体能量的爆发都足以引发连环爆!其综合力量的 威力足以”搅动王府井大街”、”咆哮天安门广场”、推进和促成全球性”文明总体”变革性布局!
这使我想起数十年前曾写下的两句话:”一个人就是一场运动”!”一个人就是一个集团”!时至今日,还可以给面对中国网络封锁的”翻墙者”一代追加一句:”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其精神生命的尊严与信息自由,绝不为专制体制所设置的高墙电网所囚禁、所监控!
我为”自由与独立”的新新人类鼓与呼!也为每一个有别于昔日毛 式文革中”革命群众”伪群体的”真实和坚韧的生命个体”深深祝福!这类人首先就是人群中的思想超前者、自由生命的书写者、独立自存的人文艺术家!
他们永远是社会变革的先声!也敢于精神上”揭竿而起”、挺身而出、先行于人!!!

2011年4月4日于殉难者钱云会百日祭日,
4月5日清明节定稿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6日 in 人权

 

推荐好文:谈高智晟的《我的心声》和美联社的采访细节

作者:三妹

(注:三妹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富有情感,也非常铿锵有力。值得强烈推荐。请大家继续关注中共最害怕的维权斗士高智晟。——唐柏桥)

【 阿波罗新闻网2011-01-18讯】 我读到高智晟律师这篇《心声》是在近两年前耿和母子三人到美国后。帮助耿和母子三人出逃的王耀庆女士转给了我这篇文章,希望我能谈谈看法和印象。她后来决定先不发表这篇文章。我想当然地认为,这是高智晟家属的意见,那篇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刚刚发表,接连发表高智晟的文章可能会对他的安全不利。没想到事过两年,今年新年刚过,从未与我联系过的耿和竟来电话问这篇文章,她说:“最近有人告诉我说,三妹可能有高智晟的第二篇文稿。我那次出逃带出来两篇高智晟的文稿,一篇是“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第二篇文稿我自己都没读,一到美国就给了王耀庆。后来一直老没发表,我就问王耀庆,问来问去一直被推拖着,后来我想把它要回来,最后王耀庆说文稿丢了。”我对耿和说:“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你们考虑高智晟的安全才不愿意发表。我还觉得这么好的文章被束之高阁很可惜,真没想到你一直在找它。我马上去找,找到后我就发给你。”

我竟然在如海的文件中找到了这篇文章,耿和接到这篇文章后的第二天就给我来电话。叫了声“三妹”就呜呜地哭起来,边哭边说:“这篇文章真让我伤心啊!”我也哭了,说:“两年前我读这篇文章就是哭着读完的,现在再读还是忍不住哭。高律师受那么大酷刑,心里想的却是为别的良心犯和政治犯呼吁,想的是怎么把中共恶劣的人权纪录告知世界的具体行动。他为法轮功百姓呼吁而遭酷刑,酷刑之后仍继续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毫不躲避这个中共最忌讳的问题。”

耿和哭着告诉我:“在高智晟做律师最成功的时候,我老对他说,朋友都说你的辩护演说很精彩,常常把全场都感动得哭,我也想去法庭听听你的辩护演说。他总回答说,没问题。可没想到的是,我第一次出席法庭听证听的却是对高律师的审判。”

耿和还说,高智晟能够一个人承担那么大的苦难,一是他有深厚的人民感情,他来自底层,是农民的儿子。二是他深受一本书的影响。书名是《舌战大师丹诺》,这是高智晟自学法律期间最爱看的书。

听耿和这么说,我特别去网上阅读了这本书的介绍。得知,莱伦斯·丹诺以法治精神和对抗的战斗姿态“永远站在强有力的权力的相反面”,在美国政体转型的历史关头承担起历史责任。高智晟读过这本书后有所感悟地告诉耿和:“律师职业不仅仅是谋生的职业,更是主持正义的事业。”

今天,处于历史关头的中国律师界同样不断地涌现出有良知的律师,高智晟能够成为中国律师界主持正义的突出代表人物与他长期对正义的感悟和思考分不开。

耿和还告诉我:“高智晟是在非常险恶的情况下写的这篇文章,老是躲来躲去的,抓住机会就写几句,有时几天才能写几句。酷刑使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可他仍坚持要说出自己的心声。他的心声都是为了别人。我们当时不想马上发表这篇文章是想把它作为一个保留的重型炸弹,在适当时候发,没想到却给搞丢了。”

高智晟的《心声》与苏联科学家萨哈罗夫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一样,表现的是历史责任感。他们想到的是为别的受苦受难的良心犯和政治犯呼吁,想到的是谴责当局恶劣的人权纪录。在为郭飞雄,胡佳等数个维权人士呼吁时,高智晟在他的《心声》中写道:“今天帮助他们及他们的亲人可以使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在将来回顾这段历史时,给我们的子孙少留下一点耻笑。”肩负这历史的责任,面对中国母亲的眼泪,中国的男儿们怎能无动于衷?!

对于日益恶化的中共人权记录,酷刑后的高智晟在《心声》中这样说道:“中国的人权受害者多如牛毛,尽量把能搜集到的每一个人权迫害案件呈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其它国家的人权部门,并定期公告。建议创办‘人权报’,每日披露人权侵害案例及施害者的姓名及名称,把堆积如山的中国的人权灾难真实展现在全世界眼前。”高智晟这是在请求我们为中国人的人权采取行动。

高智晟《心声》中所表达的人民感情和法治精神也跃然纸上,他说:“也要实现未来中国之对所有公民的包括医疗、养老等方面具体的普遍的福利制度;实现独立的司法;实现未来政府对所有受专制迫害的具体受害人每年以一定的财政比例予国家赔偿的承诺;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等,要效《九评》传播之法,传播我们的这些理念,促使国人的觉醒。”

高智晟的《心声》对民运圈子中的堕落和投机深恶痛觉,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已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

高智晟的《心声》严厉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他说:“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随处可见,而今日中国,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早被一扫而空、连根拨除,中共国家政权成为不道德和恶的典型象征和代表。”“这个无良政府利用它制定的恶法扬恶抑善,致使恶人当道。”

高智晟的《心声》直指中共不公的司法和恶警,指出他们是“暴力”的根源,他说:“司法不公,恶警当道更使人们对在不公正改革中形成的权力集团充满了仇恨和鄙视。各地迭连发生的暴力抗争事件,敲响了这个民族再一次被迫进入暴力循环的不详的钟声。”

高智晟的《心声》批评西方,把经济利益置于人权之上,被利益蒙住双眼看不到中共人权记录日益恶化,与践踏人权的中共做“好朋友”、“好伙伴”。
二0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写这篇文章的四天前),美联社披露了他们去年四月对高智晟的采访细节,高智晟向美联社猛揭中共对他再次施行酷刑的细节。这使我们知道,长久遭受酷刑的高智晟仍在为人权而战。

据这篇美联社的报导说,美联社是在一个空了的餐馆采访高智晟的,而且门外有便衣把守。这说明,高智晟是被便衣送来的;也说明,这次采访是中共官方同意并安排的;还说明,酷刑之下的高智晟接受了他们的条件,条件是:高智晟要向美联社表示,他将放弃维权抗争。这也是美联社在去年四月采访高智晟后没多久就向世界发布出去的一小部分采访内容——高智晟表示放弃,同时,美联社保留了大部分内容没有发表。

直到今年一月十一日,由于高智晟失踪的时间太长了,美联社才进一步发布了去年四月采访中高智晟所披露的第二次被绑架后遭酷刑的细节。
这些细节使我们看到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方面,高智晟遵守了中共警方要他配合的条件,向美联社表示了他放弃维权抗争的意思。另一方面,高智晟向美联社详细地揭露了中共警方对他的酷刑折磨。这两方面向我们说明了什么呢?它们说明:高智晟虽然在口头上向美联社表达了放弃维权抗争,同时却在实际行动上仍然坚持维权抗争——仍坚持揭露中共对自己的酷刑,揭露中共残酷无耻地践踏人权的恶行。而且,高智晟知道,外面的便衣不可能当着美联社记者的面制止他,把他强行带走。这就是大智大勇的高智晟,他一直在以个人的血肉之躯的极限去挑战强大无比、邪恶无比的中共极权,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国家机器。

其后果当然是可想而知,在接受这次美联社的采访两个星期后,高智晟第三次失踪。更严重的后果也可想而知,这次遭绑架失踪,高智晟会遭到比前两次更残酷非人的酷刑折磨。他能不能挺过去这次的酷刑折磨,我们很难预料,到现在外界已经有九个月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中共这个无恶不作的黑帮和极恶大全,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高智晟仗着筋骨强健和一米八的大个子,挺过了每次都长达数天的两次酷刑,可是我们心爱的诗人力虹却被折磨致死离我们而去。他在支持高智晟的遗作中写道: “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统治的历史上,能够舍弃生死、大义凛然、为民请罪的人物极其缺乏,可谓稀若晨星。我从来将此类舍生取义、为民请罪的忠勇之士,视为上天因怜悯苦难苍生而降临人间的至仁至义的天使,是中华民族之血脉虽遭万般磨难仍能绵绵不绝、顽强生存的道义根基与最后企盼!”英雄惜英雄,力虹自己已经义无反顾地为高智晟追求的维权事业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将给诗人力虹树立丰碑,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位为自由和人权而舍生取义的忠勇之士。

我相信榜样的力量,只有高智晟、力虹这种舍生取义的正义榜样才能把那类美化中共人权记录的畸形榜样比得无地自容。高智晟和力虹们以生命和血肉之躯拼死维权抗争的行为昭示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我们能否在这历史关头成为这些忠勇之士所追求的中国人权大业的一分子,共同为中国历史写下为人权而战的正义篇章。

三妹于芝加哥
二0一一年一月十五日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17日 in 人权

 

当代中国的良心 (之一)

黄琦,网名难博,四川人,网络作家。与其妻曾丽同为“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因网络言论入狱的公民。2008年中國汶川大地震后,黃琦積極參與救災活動,同時為地震中死亡學生的家長提供幫助。再次遭判刑三年—因参与救灾被迫害,开历史先河。

谭作人,四川成都市人,新闻工作者。曾任《文化人》主编、民间组织“绿色江河”副秘书长。2009年2月,因调查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被判刑5年。

高智晟陕西人,人权律师。曾处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並多次上書中国政府高层,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2006年12月21日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2009年2月4日起,高智晟与外界失去联系,期间只出现过一次。一个大活人,居然全世界都不知道他在哪里,这在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

胡佳,安徽芜湖人。多年来从事多项社会运动,包括环保事业、抗击艾滋病和争取民主人权等。2008年,胡佳被判刑3年半。同年获得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以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他被外界称为中国的特蕾莎。

刘贤斌,四川省遂宁市市人。原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积极参与了89年学生民主运动,64屠杀后,仍坚持民主活动,于91年4月日被捕,次年被判刑2年半。98年参与组党运动,被判刑13年。2010年再度被捕,成为八九学生中坐牢时间最长的民主斗士人之一。

陈光诚,山东临沂人,因幼时生病导致双眼失明。多年来帮助许多村民、残疾人士维护权益,被媒体称为“赤脚律师”。06年8月被判刑四年零三个月。月前刑满获释后再度遭当局软禁。成为有据可查的历史上盲人维权人士遭到迫害的第一人。

赵连海北京人,媒体工作者。是一个未成年儿童腎结石患者的父亲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09年11月被捕,10年11月被判刑两年半。成为为天下孩子维权遭迫害的第一人。

谢长发,湖南省望城县人,原长沙钢厂工程师。曾积极参与89民运,90年3 月被劳动教养两年;1998年参与组党运动,担任湖南民主党协调人,多次遭到关押迫害。08年6月被控筹备召开民主党一大再度被捕,09年8月被判刑13年。

郭飞雄,又名杨茂东,湖北省谷城县人。作家兼法律工作者。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参与了南海佛山番禺、太石村等地的民间维权工作。多次遭到非法拘押和酷刑殴打,曾在狱中绝食长达50余天。07年11月被刑5年。

郭泉,江苏南京人,原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曾积极参与89民运。07年发起成立中国新民党,并兼任代理主席。发表360多篇民主先声。08年11月被捕,09年 10月被判刑10年。

秦永敏,湖北省武汉市人。1979年间曾任武汉《钟声》期刊主编,是武汉民主墙的主要成员。81年被判刑7年。出狱后继续参与民主运动,期间多次遭到关押虐待。1998年12月因参与组党运动被判刑12年。

王炳章,河北省石家莊市人。79年留學加拿大,82年获博士學位。为中共建國後公費留學生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一人。82年創辦海外民運刊物中國之春,次年創建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担任主席。98年潛入中國大陸推動籌組反對黨活動,被驱逐出境。02年6月在中边境被捕。03年2月被判无期徒刑。

力虹,原名张建红,浙江宁波人,诗人作家。因在网络上发表系列文章抨击中共侵犯人权,于07年3月被判刑6年。由於在狱中健康状况惡化,月前從監獄轉入杭州地方醫院救治。目前他已經不能進食,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危在旦夕。

杨春林, 黑龙江佳木斯市人。曾多次帮助当地失地农民维权。07年6月,杨春林发起“不要奥运要人权”的签名运动,收集了上万名失地农民和下岗工人的签名。同年7月被拘留,被判刑五年。

郑贻春,辽宁营口市人。作家、诗人。因在大纪元等境外媒体发表大量抨击当局的文章。于04年12月被捕,05年9月被判刑7年。据报道,郑是九评作者之一。

师涛陕西清涧人。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原当代商报编辑部主任,記者作家。因为通过雅虎发了一封根据自己的记忆整理的当局要求各地防范六四活动、法轮功和民众上访的文件给海外民主论坛网站,05年被判刑10年。

梁波,北京人,原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法轮功修炼者。今年5月被捕,在关押机关惨重各种酷刑和虐待。9月开庭审判时因无法行走,坐着轮椅上庭,后被判刑3年半。

哈达,内蒙古人。81年曾参与学生运动。83年大学毕业后,用蒙古语发表了一系列政治理论文章。92年,建立“蒙古文化 救助会”,任主席;94年出版期刊《南蒙之声。95 年12月被捕,96年11月哈达被判刑15年。据媒体披露,在狱中曾多次惨遭各种酷刑。

荣杰阿扎,西藏人。07年8月1日“中共建军节”当天,在四川甘孜州理塘县举行的年度赛马节开幕仪式上通过话筒公开抗议中国政府而遭到拘捕。当年11月被判刑8年。在狱中惨遭各种酷刑。

李旺阳,湖南邵阳人。中国独立工会最早的活动分子之一。83年就组织了邵阳市工人互助会。89民运时,成立邵阳工自联并担任主席。“六四”后被判刑13年。在狱中惨遭各种酷刑虐待。导致几近双目失明。01年出狱后绝食抗议当局的迫害,再度遭到逮捕并重判10年。成为自六四后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

唐柏桥整理

(如欲转载,请注明“转载自唐柏桥博客”)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11月21日 in 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