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2

唐柏橋:抛弃幻想 准备行动–在紐約“中共解體研討會”上的發言

0010

大家好! 非常感谢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此中国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召开这次重要的会议. 我也很高兴能与大家在此分享我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尤其是这么多位来自全球各地的最坚定地反抗暴政的勇士会聚一堂, 发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更让我看到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希望.

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 抛弃幻想 准备行动。

中共十八大在一片喧嚣声中落下了序幕。所谓改革再一次成为泡影,人们又一次希望落空. 我记得国内一位以温和见称的民运人士在十八大后对记者说:儘管他知道中國不會有大的政體改革,但仍然希望哪怕有一些小的變化,可悲的是,胡錦濤的工作報告中卻連細微的新東西也找不到。他的这段话令人感慨万千。当局鼓吹改革, 人们期待改革, 最后希望落空, 这已经成为过去二十多年来反复上演的改革三部曲. 第一次中共玩这种骗人的把戏, 有人信了, 我不奇怪; 第二次再玩这种把戏, 还有人信, 我仍然觉得情有可原; 但是, 第三次第四次, 反复被骗, 被耍弄, 我就不明白了. 现在我听到有人说对中共政改抱有希望, 我就生气. 爱因斯坦说过, 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摔两跤,是愚蠢的。美国还有一句很有名的成语:愚弄我一次,应该感到羞耻是你;愚弄我两次,应该感到羞耻的是我 (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我们不能总埋怨中共骗人,我们被骗了太多次了,责任已经不完全在中共,我们自已也有责任!

下面我就來破解一下人们对政改的迷思。

一,一些人认为, 中共如果往好的方面改进, 我们就应该支持,而不是一味地批评。

问题是, “六四”镇压以来, 中共什么时候往好的方面改进过? 如果不愿意还政于民,哪怕让民众多少参与一点政治事务也行。可是,现在连村长选举都是假的;如果不愿意让老百姓参与政治也罢,至少可以将那些被长期迫害的政治犯获得自由,可是他们也没有做;如果不愿意放了这些他们认为有威胁的人,那么,至少可以停止对普通民众的严酷迫害,可是,他们仍然在继续制造新的政治犯,而且越来越不讲法律;如果不停止迫害,但至少不要比以前更残暴,让民众心存一丝幻想,可是,他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比过去对民众的打压更狠。十八大后网络封锁更厉害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最近网络有人在大谈中共给异议人士戴晴办退休手续了。有人认为是对六四受害者放宽了政策。诸不知,过去比这种动作还大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给予一些八九出逃回国的人官复原职,如范曾,祖慰;还有一些人回去后享有跟过去同等的待遇,如于浩成,刘再复;中共还曾重金聘请过去参与过人权民主运动的知识分子,如傅新元,陈丹青;更有一些异议人士现在成了中共的座上宾:如李录,北岛。为什么戴晴只是给办了个退休手续,就有人拿来大做文章,大呼变了。变什么了?真是莫名其妙!想我主龙恩想疯了吧。任何救命稻草都抓。

如果我们仅凭这些人长期以來所發表的言論来判断,似乎中共已经越变越好,而事实上是越变越坏。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过去二十几年的所谓改革,難道不是越改越封闭、越改越集权、越改人权状况越差?现在不仅大陆地区人权状况在恶化,香港的人权状况也在急剧恶化。之所以出现这种人们一边在叫好,社会一边在倒退的现象,皆因为過去長期來處於进一步退两步的狀態。就如股市波浪式下跌图一样,今天涨十点,明天跌二十点,一段时间下来,跌得惨不忍睹。因此从长远来看,社会不仅没进步,反而大倒退了。如果我们看不到这种趋势,不及时应对,想办法去改变这一走势,就会越陷越深,最后会深受其害,不可自拨。

今天的中国,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藏人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有超过百人自焚抗议,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当代红卫兵进入香港对法轮功大打出手而港府当局不闻不问;完全不受中共管治的臺灣社会也遭到中共的全面渗透和破坏。被自杀,被普交,躲猫猫,甚至对民众下毒,中共对付民众的手段越来越残暴,简直无所不用之极。中共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我们二十多年在人权民主事业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一回头突然发现越来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比当初还要恶劣,不是一点,而是太多。那时没有五毛,没有海外媒体渗透,没有西方政客被收买,异议人士不必担心在美国遭到暴力攻击,甚至下毒。而现在這一切都随时都在发生。这是怎样的一个恶毒邪恶的政权!可以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他们又在谈网络管制,好像过去太宽松了。说明他们要更加收紧。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留恋这段時光。尽管现在也封锁很厉害,而将来会更厉害。就如我们现在留恋八九前,尽管那时也是一党专制,没有自由,但畢竟比現在好多了。可是,即便这样不停地倒退,一些人仍然没有警觉。这就象温水煮青蛙,被慢慢宰杀而浑然不觉。非常可悲!

这样越变越坏的趋势,怎么也不能称此为改革吧。怎么也不值得称道吧? 尤其是现在他们还在不停地迫害我们,有些反对派人士却还不停地为他们喝采。这是天大的讽刺。这些人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他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至少我个人认为,太不值得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怪异现象呢?我认为主要是中共长期的残暴统治使民众对致力改变现状放弃了希望,认为一切皆是徒劳。于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中共身上。中共向前迈出一小步,哪怕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甚至完全就是捕风捉影的消息,人们就欢呼雀跃,因为这对处于绝望之中的民众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安慰。而当中共大幅度地倒退两步时,人们反倒觉得很正常。久而久之,人们对中共作恶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以至于现在变成了中共无论如何作恶都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无动于衷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如果我们再不及时警醒,我们这个社会真有可能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很多人不明白,其实只要大家努力去寻求改变,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糟。所有专制国家的人民几乎都在专制倒台前认为他们无法改变可悲的社会现状。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很多专制国家已经通过人民的努力走向了民主。我们需要让民众逐渐明白这个道理。大家一旦相信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我们所生存的社会环境,从而得到应有的自由与权利,就会有所行动。我们还要让全民形成这样一个共识:必须放弃对中共的任何幻想,唯有行动起来终结暴政,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我坚信,只要我们行动起来,一切皆有可能。这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在从事反对派运动过程中所获得的最宝贵财富。

二,有人认为,十八大刚刚结束,我们应该给新上台的习近平一个机会。如果他不改,我们再来反对他不迟。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机会呢?就算他想改,他有机会吗?答案很显然:没有!

人们普通存在这样一种良好愿望,希望中共自身改革,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于是,很多媒体整天喋喋不休地讨论中共这个领导人如何如何,那个领导人如何如何。尤其喜欢通过他们的言论来轻易判断谁可能会比较开明。今天我要毫不客气地说,谁还相信他们的鬼话,谁就是弱智!中共领导人中最会哄骗老百姓的是中共的开山始祖毛泽东。他的一句“为人民服务”比任何后来的中共领导人都说得漂亮。都为人民服务了,你还要他们怎样?问题是,他们这样说了,可他们这样做了吗?今天的中共领导人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谁都不例外!

退一万步讲,就算中共某些个别领导人有意推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逐渐还政于民,也无济于事。因为中共现有的腐败体制决定了任何人想要真正推行改革都已经不可能了。这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而是由现实客观情况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即便主观上有这种可能性,客观也没有可能性。打个比方,一个人没有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就算他主观上想帮,客观上也帮不了。我们应该明白结果是不会帮,因此不能对他抱希望,否则只会失望和误事。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整天谈论习或李或谁有可能推行政改,谁不會推行。事实上,谁都没有可能!这不以他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中共黑帮性质决定了他们一定会一条道走到黑,就象利比亚的卡扎菲和叙利亚的阿赦德。因为他们对人民欠下的血债太多,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即便体制内有个别人想改变这种局面,也会象当年胡耀邦、赵紫阳一样被这个体制所抛弃,成为悲剧人物。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这一点,否则未来我们还要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是惨重的代价。因此,既然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谁上台都没有机会,都没有可能,我们干嘛还要等待。其实,我们过去任何时期对中共抱有幻想都已经证明是错误的。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我们这样等待下去明智吗?这样的等待无异于慢性自杀。做为民主战士,我们应该干脆一点:要么放弃争取;要么做认真坚决的反抗。如果我们拿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然勇气,就有可能创造奇迹。否则,现在这样不痛不痒,不伦不类,是注定一事无成的,徒然浪费生命而已。

三,还有人说,中共现在在内斗,我们要利用一派打另一派,让他们狗咬狗,最后他们会一起完蛋。

这种想法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一定要清楚,高度极权的体制最终会内部分裂,从而导致政权的全面危机直至崩溃。这是必然的。但造成他们内部分裂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的挑拨,而是因为极权性质的特点决定的。造成极权内部分裂的因素主要有三点:一,分赃不均起内讧,这次薄王事件就是例子;二,政权不停地作恶,他们中必定会有一些人良心上受不了,逐渐背离这个体系。现在的反对派阵容里不少人过去都是体制内的优秀人才,就是因为无法再忍受中共的作恶,才唾弃这个政权,走到正义一边。还有一种情况会迅速导致专制内部分裂,那就是强大的外力冲击,主要是民众的反抗。没有足够的外力冲击,大规模的分裂的可能性很小。冲击力越大,分化的可能性越大。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不斷地冲击它。而不是去哄他们,把他们当小孩,甚至企图通过挑拨他们的关系到达目的。反对派人士的那点心思,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最后一定是徒劳。不仅如此,他们还会耻笑我们的幼稚,反过来会利用我们的这一弱点达到他们的目的。比如,通过他们的五毛在民众中抹黑我们,说我们为中共站台;还有利用我们的幼稚想法为他们中的某些人造势树立形象。他们中任何一个领导人形象好,对他们的政权都非常有利。我绝对相信,他们很乐见我们对他们中任何一派或任何领导人的正面肯定。我有时不免感叹,我们中的一些善良的朋友又一次上了共军的当了。

过去我常常讲關於古代攻城的故事。不戰而屈人人之兵,当然是上上策。但是劝降必须有個前提,就是俱备足够的实力歼灭对方。否则,对方是不会屈服的。要对方投降,必须先将对方团团围住,让对方明白已无处可逃,只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否则就是自取灭亡。而现在有些人的做法是不断地无条件地肯定他们,虽然其目的是鼓励他们往好的方向走,但实际上是在给他们的残暴统治壮胆和添砖加瓦。

接下来我还想跟大家谈谈关于民主运动中的改良派与革命派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重要到非谈清楚不可了。

改良派拥护中共的政改,反对人民通过民主革命的方式实现民主。而革命派不仅看透了政改的把戏,而且即便中共政改,也要通过民主革命让他们下台,对他们进行清算。理由是,难道做尽坏事的人只要停止做坏事,过去所做的坏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改良派的根据是中国通过改良走向民主是最佳之路,中国经不起“折腾”了。他们认为革命是折腾,是以暴易暴,是注定建立不起民主制度的。而革命派一再对外明确表示,革命并不必然等于流血和暴力,革命是一个质的飞跃和本质变化,具体到中国民主革命,就是推翻专制,建立民主。这个过程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武力的。和平是首选,武力是最后的选项。就如去年阿拉伯春中的突尼斯革命和埃及革命是和平的,而利比亚革命和叙利亚革命则是暴力的。这不取决与民众,而是取决于当局。革命派主張革命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中国社会过去发生的罪恶尤其是中共暴政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不能得到追究和清算,正义无法得到伸张,中国未来无法真正建立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文明社会。因此,革命派认为,中国民运不仅追求民主,也需要寻求社会正义。现在中国主张革命的占绝大多数,尽管他们现在无法发出自己的心声,但我们能感受得到。杨佳除恶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叫好和韩三篇反對革命在网络上遭到一片声讨就是明证。

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在形成革命派彻底压倒改良派的局面後,才能走向成功。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就拿我喜欢的一部电影让子弹飞里 的两个角色张麻子与汤师爷的关系来说明吧。张麻子和汤师爷表面上是一伙的。张麻子对黄四郎这个恶势力深恶痛绝,要为民众伸张正义,惩治恶人。而汤师爷表面跟张麻子在同一战壕,但心里打的算盘是银子,无心讨贼。汤师爷在时,张麻子累累失手。当汤师爷被炸死后,张麻子没有了拖累,张麻子的兄弟们齐心协力,反而攻下了象征恶势力的碉楼。今天我们面临几乎完全一样的局面:革命派与改良派的相互缠扯,纠葛不清。很多人把张麻子和汤师爷当成是一回事。表面上他们是一伙的,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被迫暂时走到了一起,但他们不是一回事!他们迟早要分道扬镳,就象辛亥革命前改良保皇的康梁和革命共和孙中山必然分道扬镳一样。只有当民众普遍分清楚改良和革命的区别,进而支持和投身民主革命,中国民主革命才会有成功的希望。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让民众学会识别谁是革命派,谁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改良派--准确地讲是保共改良分子。这样的人,反对派里并不需要,最需要他们的是中共的社科院和所谓智库。很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将来我们不是同道而是对手,因为他们会逐渐向中共靠近,而我们会越来越融入民众的抗暴行列,与他们并肩作战。

很多人将我归为“激进派”。我不仅不生气,反而感到一种莫大的安慰。说句轻松的话: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认为,中国缺少的不是温和的反对派人士,而是激进的反对派人士。在中国,温和几乎就等同于妥协和忍让,而正是这种不断地无原则的妥协和忍让使得中共越发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欺压民众。最近有人上书习近平,大吹对中共政改寄于厚望,还恬不知耻地公然宣称愿意与中共“共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看完后忍不住想骂人。中共哪裡政改吗?就算有,你们要与这个罪恶累累的犯罪团伙握手言欢?他们一边高喊改革一边迫害民众,难道你们真的忍心无视那些被迫害的人群包括自己过去的战友?那不是出卖自己的良知又是什么!

“中国需要一场民主革命”。一旦这种思想成为全民共识。中国未来就必然会爆发民主革命。我们应该对此有充分的信心。现在群体事件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激烈,诉求越来越高,趋势是朝民主革命的路上迈进。总有一天,人们会提出要求中共独裁者下台全民大选的口号。香港元月一号的大游行主题就是梁振英下台全民普选特首。这是中共统治区内的第一次如此明确地提出这样的诉求,是民主革命的标志。香港将打响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炮。2013年我们要推动全民民主革命,一举终结中共暴政,建立民主政权。这是临门一脚,无论我们过去做过多少启蒙工作,无论民主思想已经多么深入人心,无论中国民众对中共已经深恶痛绝到何等地步,我们也必须有冲击中共政权的实际行动。否则,这个社会还会继续腐烂下去,最后的受害者还是民众。我曾经说过,中国民众对当局的容忍度越来越高,因此当局做起恶来越来越肆无忌惮,而由于这种无限度的容忍最后的受害者是中国民众。我们必须告诉全体国民,我们不能在这样无原则地容忍下去了,否则我们会越来越受欺压。而反抗越晚,代价越大。

总之,中共自救的策略是与全球强国尤其是美国捆绑,形成不可切割的利益共同体,所谓以攻为守。他们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将大量资产转移到美国,汇率美元挂钩,在美国大量进行渗透,企图影响美国的选举和政局。美国现在已经开始感到被动,与中共切割越来越难。而不切割,将来危害越来越大。现在是到了国际社会必须做手术切除中共这个毒瘤的时候了。否则后患无穷,甚至危及世界和平,将世界引向毁灭的边缘。但是,最后真正能改变这一局面的将是中国民众。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而国人也越来越不堪承受中共的暴政肆虐。敢于站出来反抗的勇士越来越多,这是我们的前途所在。未来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加大努力,推动民主革命,形成全民抗暴的局面。中共为了保住政权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我们也应该改变过去哀求请愿处处被动的做法,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制止中共继续作恶,从而结束暴政,迎来民主。这不仅是在拯救中国,也是在拯救世界!

2012.12.23

演講視頻: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2月26日 in 活动

 

中共七常委剛剛脫貧?!

本來想过了聖誕以後再繼續討伐共匪,結果看到這則新聞,實在憋不住了。我真的想用最髒的詞來怒罵這幫中共狗官!如果這真是他們準備公佈的財產數額,說明他們的無恥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想像能力。他們不公佈也就罷了,最多只能說明他們是一個封閉的專制政權。但是如果他們如此明目張膽地公佈這種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的假得讓人拍案而起的材料,則說明他們已經不知羞恥為何物了。這那裡是他們的資產數額呀,一個村委會幹部搜刮來的財富都不止這個數呀!他們這樣做,比不公佈財產還要惡劣一萬倍。因為後者比前者更具有欺騙性,更顯得厚顏無恥。

此例一開,下面的官員就可以從此高枕無憂了。因為中共最高領導人都帶頭赤裸裸地謊報財產,這些中國最有權力的人都只有這麼一點可憐的財富,其他的官員隨便報多少都沒問題了,也不會有人去查。他們這一報,把全世界無數正義人士通過無數努力在全世界推行開來的被無數國家証明行之有效的這一反腐手段一瞬間在中國廢了武功。可謂罪不可赦!

中國現在被一群完全不知羞恥的領導人統治,任由他們胡說八道,胡作非為,不僅是中國人的恥辱,也是全人類的恥辱!我開始懷疑,為甚麼我所生活的地球上居然有這麼多如此齷齪不堪的人,無論別人怎麼對待他們,他們都不說半個“不”字!難道就真的不能多一些象我這樣不容侮辱的人嗎?!這是我的幸運,還是他們的不幸?

****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12/25/n3761376.htm独家-中共拟公布的一份政治局七常委财产单.html

【大纪元2012年1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综合报导)消息称,中共中央已经获得了七常委财产的第一手资料,正在考虑何时公布,以下常委的财产由各常委的秘书上报,是中共自己拟定的,尚未最后做核实。中共高层也在为常委高层公布后做社会反映的测试和评估。

缺乏外界有公证的监督和独立调查

迫于外界强烈要求中共官员公开个人财产的压力,这份中共政治局七常委的财产资料是中共高层内部协商后,拟定对外要公布的内容,缺乏外界有公证的监督和独立调查。
中国民众普遍质疑财产数据的真实性,并不相信。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党国大员在八亿贫困人口的基础上,大多已是腰缠万贯的大亨。中共高层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动一则牵百,如果共产党真的实行财产公开化将会立即导致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颠覆。
中共自己拟公布的七常委房产和存款财产单
习近平,房产3套,存款230万
福州市台江区像园路58号像园公寓1套
杭州市文三西路省政府家属楼1套
北京市紫竹桥总政家属楼1套
李克强,房产2套,存款180万
郑州市经五路纬三路省委家属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阳区红庙西里首经贸家属楼1套(妻子程虹房改房)
张德江,房产2套,存款180万
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1号穗园小区1套(房改房)
北京市丰汇园小区1套(妻子辛树森建行房改房)
俞正声,房产2套,存款370万
武汉市水果湖步行街小区1套
上海市徐汇区永福路86弄伯乐大院1套
刘云山,房产1套,存款170万
北京市复兴门广电总局宿舍1套(房改房)
王岐山,房产2套,存款480万
广州市越秀区达道路省委大院1套(房改房)
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一村西里市委家属楼1套
张高丽,房产2套,存款390万
济南市市中区六里山路1套(房改房)
天津市越秀路祥和里1套

W020121203361912965185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2月26日 in 时政

 

唐柏橋:再談中國股票

再談中國股票

我前幾天剛寫了一篇“閒談中國股市”的短文,提醒大家及時退出中國股市,免遭滅頂之災。果然不出我所料,現在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面臨被全部除名的危險!這是一個甚麼概念?這意味著那些購買中國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資者會血本無歸!中國上市公司在美國被除名會引起連鎖反應,英國倫敦股市、加拿大多倫多股市等也會紛紛跟進。到時候中國股市和經濟都會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中國股市面臨徹底瓦解的局面(不是崩盤,崩盤只是股市指數大幅度下跌,瓦解是股市關門大吉)。如果中國股市瓦解,哪怕是崩盤,中國股民都要呼天喊地了,因為中國三億股民很多人把大部分甚至全部家當都投在股市上了,有些甚至是融資貸款買的股票。股市一旦崩盤或關閉,這些人就要傾家蕩產!中國股市一旦徹底崩盤,中國經濟勢必全面崩潰,而那些貪官會一夜之間逃之夭夭,留下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爛攤子給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來處理。到那時候,中國人會恨不得食這些貪官的肉,剝他們的皮,但是已經晚了。因為他們都已經捲款跑路了。

有些朋友可能不了解股市的概念。現在美國與中國在股市上的爭議,幾乎注定是解決不了的。因為兩國之間處在完全不對等的關係上,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以國家保密法律做為理由不提供詳盡審計文件給美國有關監管機構,而美國所有上市公司的審計文件都提供給他所上市的股市監管機構。因為這種畸形的關係,中國公司給美國股市帶來了巨大的困擾:財務欺詐。美國股民因此蒙受的損失越來越大。根據這篇報導,美國股民至少遭受340億美元的損失。而美國投資者在中國的損失則更大--過去五年損失了61%。如果換算成具體數額,可是個天文數字。說得直觀一點,就是中國公司跑到美國來赤裸裸地騙美國人的錢。就好比街頭擺攤設局詐騙路人的錢財一樣。美國政府過去高估了中國政府領導人的道德水平和法治觀點。以為只要他們參與美國和全世界的市場經濟,就會不得不遵守市場經濟的遊戲規則。卻不料這些特殊材料製成的共匪居然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結果美國越來越深陷其中而難以自拔。當然,美國現在已經到了非拔不可的時候了。就算是魚死網破,美國也不會再任由中共這樣赤裸裸地圈美國人民的“血汗錢”了。

我再次在此提醒大家,如果你們有中國股票,無論是在美國、英國、加拿大,香港,還是中國大陸上市的股票,請你們儘快賣掉;在國內的股民,請你們儘快撤離股市,能拿回多少錢算多少。不要以為虧了本就讓他們繼續虧下去。如果你明明知道明天的股市還會下跌,你今天不賣掉股票就是傻子--因為你完全可以在任何時候買回來呀!

附有關報導:
http://www.epochtimes.com/b5/12/12/8/n3747773.htm外媒聚焦中美碰撞-在美上市中國公司或遭整體除名.html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2月7日 in 时政

 

生活隨感:失而復得的美妙!

昨天忙了一整晚,一直到今天中午才入睡。現在一天的工作又開始了。在正式投入工作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件昨天發生的有趣而又能引人思考的真實的事情。

我昨天下午大約五點半在一家叫“功夫茶”的茶廳見了一位從外地來的朋友和他的同事。大家聊得很開心。大約六點半左右他提出請我去吃我最喜歡的象拔蚌。於是我們離開茶廳去了一家我常去的廣東餐館。晚餐期間,我們海闊天空地聊家事國事天下事,可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覺我們就聊了大約三個小時。大約九點半左右我們離開餐館相互道別。我一路哼著小曲踏著輕盈的步伐回到了家。我通常都是一到家第一時間就到書房打開電腦。好傢伙,這一下不得了!我桌上心愛的蘋果電腦沒了。我突然意識到壞了,我的電腦落在茶廳或餐館了!這可壞大事了,因為我這幾天所有的事情都是用這部電腦做的,還沒來得及備份!我在平時的生活中很少會慌張,但這一下我沈不住氣了。我不加思索地轉身快步跑向茶廳。一路上我在想,但願不是在茶廳而是在餐廳忘了拿。因為那裡人雜,一個電腦包遺棄在人來人往的茶廳,幾個小時後不被人順手牽羊幾乎不太可能。而在餐館丟失的可能性少多了,因為我剛離開餐館。我一到茶廳就往我放包的位置上掃了一眼--甚麼也沒有了!我不知是喜是憂。我走到櫃台前詢問是否看見过一個電腦包。那些台灣小弟弟小妹妹個個搖頭說沒看見。一位可能是經理的小帥哥主動帶我去看他們的監控系統。我們回放了錄像,從我進來到我離開,電腦包都在那裡。這下確定我走時忘記帶包包了!我的心一下涼到了腳底,那種絕望的感覺很久沒有了 (注:因為通過報警找回電腦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然而我還是不願意放棄,於是希望看看是甚麼時候誰拿走了我的包,以便報警。

結果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我們一直看到大約九點的回放鏡頭,我的包還一直沒有人動。突然我看到有人因為要坐我放包的那個位置,隨手將我的包挪到了另一個相鄰的位置。我突然有了一絲絲希望,快步跑去查看。奇蹟出現了,我的最最可愛的小電腦包還在那個不被人注視的小角落很委屈似的平躺著。我的小包包那一刻太可愛了!我仿佛感覺到了她生命的存在。她跟我太有緣了,我對她如此大意,她居然都沒有離我而去。當我將她提起來抱在懷里時,茶廳里所有的人都用祝福的眼神看著我,都挺我感到開心。茶廳的一個小妹妹好奇地問我,你這麼開心,你電腦里肯定有很重要的東西。我說“你猜對了“。她接著好奇地問了我一句:”你是不是從事FBI之類的工作呀?“ 我告訴她,差不多吧。我說我的電腦里有些東西是無價的,如果今天找不回電腦,電腦里的資料外泄,那就慘了。我當時想到的是,萬一一個親供的傢伙拿走了我的電腦,當他看到我的電腦裡一些對中共非常有價值的信息時,很可能會通過同鄉會之類的親供組織將我的電腦交給中共,要個好價錢(三五萬美元肯定沒問題)。他們知道我失而復得的不僅是一部電腦,更重要的是裡面的資料時,都挺我感到高興。我走前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們。我說給你們錢你們大概不會要,請你們喝杯珍珠奶茶吧。他們都笑著說,他們喝茶是免費的。哈哈。

我滿心歡喜地背著心愛的電腦回到家。甚麼也沒做,一坐下來就開始用電腦“干革命”--這一干就是一整晚,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因為我覺得我很幸運,找回了這部原本完全可能永遠找不回來的電腦和裡面的大量寶貴的資料,包括這幾天報名要參與起訴中共的六四受害者的資料。我應該加倍珍惜這些東西。這種感覺非常奇妙。就象一個人遇到大難以為不行了,最後卻又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他對生命的理解和珍惜是跟沒有过這種經歷的人不一樣的。今天上午我實在熬不住了才想到應該休息了。睡覺前我突然悟出了一個道理:原來我對我所從事的事業如此執著,能力排萬難,是因為我潛意識一直認為是上天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甚至第三次、第四次生命,所以我倍加珍惜,要讓生命變得有意義,讓自己滿意自己的人生!我中學時得过一場被視為不能活很久的疾病。當時我的家人都很絕望。但最後我奇蹟般活了下來,而且越活越強壯!從那以後,我就是一個意志力比一般人強的人(不要意思有點自吹了,呵呵)。很多人跟我打交道久了都會發現我似乎從來沒有过向現實低頭的時刻,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的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吧。在我那次奇蹟般地活過來後,我對生命的感受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就象我現在對這部電腦的感受與之前完全不同一樣。

失而復得是人生的一種最美妙的感覺!這就是我昨晚徹夜未泯,轉戰在網絡上與中共“廝殺”的原因。生命是渺小的,同是生命又是偉大的!願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疊放出五彩的繽紛!

382075_10151288240329662_858580311_n

圖片上的這部電腦就是我“失而復得”的電腦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2月4日 in 生活

 

唐柏橋:閒談中國股市

最近很多朋友跟我談中國股票市場的狀況。每次我跟他們分析後,他們都一方面覺得詫異,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認我的分析無可反駁。我今天在這裡放個話:中國股市已經判了死刑,沒有可能再出現牛市了--除非中共垮台,中國金融體系重建。至於中國股市可能會下跌到甚麼程度,我也做一個大膽的預測:上證指數探底一千點完全可能,一年內下跌到一千五百點大家不要吃驚!

也許有人會說,你一天到晚在反共,怎麼會懂經濟,尤其是股市?我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小小的祕密:我不僅在哥倫比亞大學所學的是國際政治與經濟發展,而且我的八九同道、也是我的哥大校友、現今已經因從事金融投資而成為億萬富翁的李祿在從商學院畢業後還專程到我的辦公室詢問过股市投資的問題。我還給了他一些非常具體的建議。另一位八九民運非常活躍的學生領袖、現在也是一名成功商人辛苦從耶魯大學商學院畢業後,最初購買的其中一支股票“上海石化”就是我九四年去台灣前建議他買的。結果兩個星期回來後,這只股票大漲近30%。他大賺了一把,據說這還是他的第一桶金。為甚麼我那時比他們還懂股市呢?因為當時我已經在職業從事股票買賣了,而他們當時還是剛從學校出來的新手。

如今,我已經不止只會通過經濟數據分析股市走向,而且更多了一樣本事:從世界格局和社會發展趨勢看股市的走向。這是一般股票經紀人無法具備的素質。因為這種對社會變遷的敏感度,不是一年半載能培養出來的。需要全身心地投入到社會運動中去,才能有所感悟。打個比方,去年埃及革命爆发,伴随着股市大动荡,但穆巴拉克一下台,股市就上扬。而我在穆巴拉克下台的前一天公开在我的脸书等社交网页上预测次日他会被迫下台,结果不幸被我言中。当时全世界都认为穆巴拉克会强硬到底,因为他在下台之前的一天还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全国电视讲话,宣称绝不屈服于外来势力。也就是说,当时我通过对埃及政局的精确预测,可以使我对埃及的股市走向做出比纯粹从经济数据分析股市走向的人更正確的預測,因為我多了一個更宏觀的評估參數。而最近埃及又出现总统专权的问题,埃及政局再次出现动荡,而埃及股票也在总统宣布通过宪法强化他的权力时,一天暴跌10%。如果我们对埃及的政局有精确的分析,那么,这次也能通过卖空股票(甚至股票指数)和期货大赚一笔。

我说这些不是想炫耀什么,而是想让大家明白政治对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而能准确预测政局的变化,则会对分析股市走向有极大的助益。如果各位还不相信我所说的话,认为我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毕竟是马后炮。那么,我就拿出更让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我曾经准确分析中国股市走势吧。

2008年4月28日,我所在的中国过渡政府发布告全国股民书(鏈結:http://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8/4/28/47557.html),强烈建议广大股民远离股市。因为我们预计股市会一直下跌,没有大幅度回升的可能。当时上证指數在3700點左右。其實我們早在2008年初該指數還是5000多點時,我們就建議股民拋售股票,中共權貴和西方商人通過股市圈錢已經告一段落,股市將大幅度下跌。我還建議我妹妹將所有股票全部賣掉。她後來還說哥怎麼那麼“神”呀。如果當時股民將股票賣掉,可以避免上萬億的財富被圈走。從3700多點跌到2000來點,中國股民在股市損失了大約15萬億人民幣的巨額財富!這是一個天文數字,幾乎相當於當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如果將100元一張的紙幣排列開來,可以圍繞地球轉5萬多圈!尤其是2008年奧運前後,我在過渡政府的每週發佈會上連續數次分析預測股市走向,都幾乎完全說中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去查當時的發佈會紀要。當時股市只有2000來點,很多網友問我,股市是否還有可能回到6000多點,我說絕無可能,連4000點都到不了。而且還有可能跌破兩千點,最終向一千五百點進軍。當時很多人不信。現在已經跌破兩千點,而且還將繼續下跌。

現在無論從中國動蕩的政局還是畸形的經濟角度來分析,中國股市都到了最嚴峻的時刻,面臨全面崩盤的危機。因此,我建議那些還有股票的人還是乘早將股票清空,別再連那點救命錢最後都被那幫吸血鬼變著花樣圈走。因為如果股市掉到一千五百點,股民又要損失近4萬億!過去一年中國股市已經創紀錄地蒸發掉了大約4點5萬億元!難道大家真覺得這個數目還不夠大嗎?難道真的要等到國人前赴後繼地去跳樓大家才會有所行動嗎?

--2012年12月4日於紐約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2月4日 in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