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民主大学评选出2012年中国十大恶心人物

19 10月

作者:唐柏桥 梁大海

二十一世纪是互联网时代。人们自由地分享信息,享受互联网给人类带来的益处。可是在中国,尽管有了互联网,由于网络封锁非常严厉,人们要了解事实的真相仍然异常艰难。网络上的信息,只要是不符合当局利益的,都会被官方媒体弯曲甚至彻底封杀。这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常态。尤其是中共以各种方式豢养了一批御用文人和高级五毛,他们常常将自己伪装成独立人士,发出各种为中共专制护航的奇谈怪论,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使人们真伪难辨。他们的言论极具迷惑性和欺骗性,对那些正在成长的年轻人起到的恶劣影响并不亚于官方对他们的洗脑教育,因为他们比后者更加隐密,不容易鑑别。为了让更多的人看清这些人的丑陋嘴脸,以减少他们对年轻一代人的危害,我们决定将他们予以揭露,让他们彻底现出原形。因此,我们通过网络发起了”2012年中国十大恶心人物“评选活动。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次的评选活动没有将党政官员位列其中。一方面是为了便于在国内传播,另一方面也考虑到如果将他们列入,上述十大恶人都没有机会上榜了,因为恶心的官员实在太多!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会考虑再举行一次”中国十大恶官“评选活动。

第一名:司马南
著名毛左,被冠以“反美斗士”称号,“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自去年以来,多次对艾未未、陈光诚等良心人士进行污蔑攻击,说他们拿“国外的钱”搞政治,完全无视事实。最近接连遭到墨镜妹怒斥和海南大学学生扔鞋。成为网络第一恶人。

第二名:孔庆东
北大教授,左倾恶嘴,以爆粗口,低俗之语闻名。曾用三字经辱骂南方周末,还辱骂香港人是狗。薄熙来下台后,公开为其喊冤。他最出位的一句骂香港人的话是:“凡是用法治维持起来的秩序,说明你们的人没有素质、没有自觉……一个字:贱。”

第三名:韩德强
北航教授。新左派代表人物之一。2012年9月18日,在北京街头进行的反日示威游行中,一位老人对打出“毛主席我们想念您”这个口号表示不认同。韩德强于是上去扇了这位老人两计耳光。现场有网友拍照并发到网上,引起广泛关注。他立即作出回应,称“今后遇到这样的汉奸,还会出手”。一副典型的流氓嘴脸。

第四名:吴丹红(吴法天)
人大教授。此人经常在网络上发表攻击良心人士的言论。因而被网友称为“五毛”代表性人物。尤其是在2010年底发生的“浙江钱云会事件”中,他极力为当局辩护,遭到网友怒骂。今年夏天,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因吴法天污蔑什邡抗议民众,与他约架。他们见面的当天,很多网友前往痛斥吴法天。吴法天被周燕推倒后卧地不起。成为网络上的笑话。

第五名:方滨兴
中国邮电大学校长。中国网络封锁防火长城(GFW)总设计师,因此被网民戏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曾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称在自己的家用电脑上有6个VPN(虚拟私人网络)用以测试防火长城。被问到防火长城是如何运作的时候,他说那是“国家机密”。文章发表后民愤强烈。去年在武汉大学演讲时,遭学生扔鞋抗议,网络上一片叫好。

第六名:张召忠
国防大学教授,同时也是中央电视台的特约军事评论员。由于他的观点总是无条件地跟当局保持高度一致,因此经常出现在评论节目里。不久前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一个优秀的电视新闻评论员而言,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政治素质和道德品质。政治素质就是要求在政治上必须无条件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他的这番言论在网络上被当成笑谈。他过去几年有关美伊战争,埃及革命,利比亚革命,北朝鲜发射卫星的分析评论,都被后来的事实证明是错的。因此人们在网络上调侃他是“挺谁谁死”。

第七名:芮成钢
中央电视台记者。一个以提出莫名其妙的问题闻名于世的记者。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于韩国首尔G20峰会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举手提问时说,他可以代表整个亚洲,丢尽中国人的脸,引起网络上一片讨伐声。2011年在大连举办的达沃斯论坛上,芮成钢问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坐经济舱来参会是否有意在提醒美国欠中国钱“,更是成为网络上的一则笑话。

第八名。方舟子
此人是一个角色非常复杂的人。他曾经是一名海外网站管理员,后又回国专业从事打假,被媒体称为“打假斗士”。表面上,他是以质疑和批评公众人物而出名。实际上,他是甘愿充当当局打压宗教活动的打手而获得了当局的赏识,使他成为各大官方媒体追捧的人物。他的恶心不在于打假,而在于以虚假的面孔打假。

第九名:胡錫進
《环球时报》总编。《环球时报》是左派的喉舌,被网民称为“愤青大本营”。该报经常发表激烈抨击西方民主制度和良心人士的文章。对艾未未、高智晟、陈光诚特别痛恨,抹黑他们是西方政府的走狗。在过去几年,他发表了大量令人极为厌恶的言论,充当当局污蔑攻击正义人士的急先锋。

第十名:张宏良
新左派理论的领军人物,著名毛左阵地“乌有之乡”主要撰稿人之一。张宏良以乌有之乡为大本营,纠集一帮毛粉,发出各种奇谈怪论,企图使国人重走文革老路。他在“重庆模式成败与中国政治前景”一文中说,“文化大革命开辟了人类大众民主的新时代,文革探索的大众政治制度,本来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对人类社会最伟大的政治贡献,也是21世纪人类社会变革最伟大的主题。”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10月19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