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唐柏桥:吹响中国民主革命的号角

23 7月

大家好!今天我的心情既高兴又沉重,高兴的是,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良知守护者今天又一次聚在这里,每年的这一天已经成为我们团聚的日子,我们就象一个温馨的大家庭。沉重的是,为了上天赋予我们的各项自由,我们不得不千里迢迢来到这片自由的发祥地,为自由而鸣。每年七二零反迫害集会我都会与大家站在这里,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为了我们心中不灭的信念,齐声呐喊,并肩作战。不过我相信,这也许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站在这里声讨中共暴政,为正义而战。因为,曙光就在前头。

让我们回顾一下今年初以来在我中华大地发生的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画面:

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广东乌坎村民与中共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维权抗暴运动。乌坎村民的卓越勇气和见识,一改世人对中国农村是落后与封闭的代名词的印象。人们对中国实现民主更加充满了信心;

乌坎村民维权运动刚告一段落,二月初,作恶多端的人权恶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因开罪其主子而狗急跳墙,欲投靠美国政府寻求庇护被拒,引爆了中共全面内斗;

一个月后,中共太子党毛派领军人物残暴无度的薄熙来被开,他的妻子薄谷开来被控故意杀人罪,中共贪腐黑幕被一层层揭露出来。他们现在就象是一丝不挂裸露在世人面前的娼妓,极尽羞耻;

王薄事件还没结束,一名双目失明的维权勇士陈光诚以超乎人们想象的惊人毅力逃出魔掌,投奔美国大使馆,引发全球关注中国维权运动的风暴;

陈光诚刚成功抵达美国,获得自由。另一名伟大的民主斗士,我的战友、六四后系狱长达二十一年之久、被迫害至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的李旺阳被离奇“自杀”。他的遇害引爆了香港和全世界正义之士对中共残酷侵犯人权的抗议浪潮。七月一日,香港四十万人走上街头发出怒吼,为李旺阳讨公道。天地为此哭泣;

几乎与此同时,广东中山沙溪和四川什邡爆发了万人维权抗暴运动,人们反抗暴政的热情高涨,志气昂扬。令世人震撼,令中共惊慌失措。

除此之外,自今年开春以来,西藏地区连续发生数十起自焚抗议事件,藏人用燃烧自己的身体的方式对中共表达最强烈的不满和抗议。全世界谴责中共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为了见证香港百万人大游行这一历史时刻,,我七一当晚彻夜未眠,一直在通过网络收看电视直播。当我看见香港市民从维多利亚公园浩浩荡荡地走向市政府时,我的脑子里反复回响香港电视剧霍元甲里最出名的一句歌词:国人渐已醒。是的,今天的国人已开始全面觉醒。可以预见,一场全民民主革命即将来临。

广东中山,四川什邡,天津蓟县,各地维权抗暴风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就象是一场连续剧。如今,人们的维权抗暴意识高涨,维权抗暴运动已遍地开花,渐成燎原之势。人们终于敢于对中共说不,面对当局的残暴镇压,毅然奋起反抗。如今,当民众遭到武装镇压时,人们毫不犹豫地向武装到牙齿的恶警扔击石块,这一场景已汇成了一副副美丽壮观的图画。而中共当局现在是顾此失彼,疲于奔命,摇摇欲坠。

当文明遭遇野蛮时,用砖块和石头与暴政对话,似乎已经成了唯一的选择。而我相信,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魔鬼,正义之战不可避免。镇压只会激起更大的反抗。镇压越凶,反抗越烈。这几乎是一个定律。而那些作恶多端的暴政统治者是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选择做主动下台的本阿里,向人民低头的穆巴拉克,还是负隅顽抗到底的卡扎菲、阿赫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前天我的家乡湖南长沙爆发了退伍军人维权抗议事件。我看到一张照片,一群退伍军人被警察抓捕和殴打。望着穿着军装的退伍军人被同样是穿着中共制服的警察殴打,我百感交集。这个魔鬼一般的政权,斗人,自斗,循环反复,永无休止,直至毁灭。这似乎是上天早已给他们安排的一种悲惨命运。

今天我要再一次在这里为法轮功高歌。法轮功的反迫害运动,惊天地泣鬼神,令天地动容。你们十三年的艰苦卓越的反迫害历程,书写了人类历史上最悲壮最伟大的抗暴篇章。今天,被中共抓捕的钟鼎邦就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他为了使国人获得最基本的知情权,以巨大的勇气挑战强权。其壮举感召日月,令英雄无泪!

如今,法轮功学员推动的退党运动已经在中国遍地开花。唾弃中共,与中共决裂已成为一种时尚,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一种弃恶从善的表达方式。随着中国维权抗暴运动风起云涌,退党运动也会走向一个新的阶段。未来人们不仅会开始公开退党,而且会争先恐后地退党,以退党为荣。直至退垮中共!

俄罗斯思想家尼古拉说过:真正的、在深刻意义上的革命是对社会赖以建立在其上的原则的改变,而不是某一年和某一天的流血。从这个角度上讲,退党运动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而这一场革命,既不需要流血,也不会导致人们所普遍担忧的社会失序。却可以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建立在罪恶制度和意识形态上的嗜血社会。

我在多次演讲中说过:只要还有一个人不自由,我就不自由。今天,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没有练功的自由,千千万万的藏人和地下教会人士没有信仰的自由,千千万万的思想者没有发表己见的自由,甚至千千万万的弱势群体没有上访控诉的自由。生活在这样的社会,我何来自由?自由与社会不可切割,当一个社会遍布便衣警察,四处制造紧张气氛,当你与家人和朋友谈话都会担心被当局窃听并遭到无妄之灾时,当你走在大街上都有可能莫名其妙地遭到你连听都没有听过的震爆弹攻击时,尤其是当你遭到无辜打压甚至有亲人死于火灾还不能对他人讲述时,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有一个真正自由的人?!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争取来的。等待是另一种形式的自残。如果我们相信上天不会任由中共魔鬼政权作恶下去,如果我们相信一个极端残暴的政权终有一天会遭到人民唾弃时,那么,现在就是我们行动起来的时候了,因为他们的末日已经到了!在这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时刻,让我们以最大的热情,最大的勇气,投身到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反暴政争民主的运动中来。

两百多年前的美国独立宣言已经载明:反抗暴政是所有天赋人权中最至关重要的人权。当我们的各项基本人权受到侵害时,我们唯有奋起反抗,推翻暴政。这是我们唯一正确的选择!如果我们自动放弃反抗的权利,当局写在宪法中的保障人权的条款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今天,中国民众已经毫无人权可言,而现在唯一能要回我们的人权的方式就是行驶我们最基本的人权:反抗暴政的权利。同胞们,起来吧,将我们的愤怒化为最理性的力量:人民力量!并用人民力量去终结中共暴政。

百年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皱容奋笔疾书:“呜呼!我中国欲长存于二十世纪新世界上,不可不革命。”今天,我要在此大声疾呼:“我中国欲长立于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之中,不可不革命!”

人民力量万岁!中国民主革命万岁!上天保佑我中华民族!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7月23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