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唐柏桥:假如美国科州枪击案发生在中国

23 7月

作者:唐柏桥 (鉴于作者的名字在国内是敏感词,欢迎转发者改成你喜欢或方便的任何名字)

7月20日凌晨,美国科罗拉多州奥罗拉一家电影院正在首映蝙蝠侠系列之“黑暗骑士:黎明升起”时,一位名叫霍尔姆斯的科罗拉多大学博士生突然持枪对观众疯狂扫射,造成至少12人死亡、59人受伤的惨剧。震惊全美,举国哀悼。

这两天我一直在跟踪这一事件的报道,哀悼无辜的死难者,与他们的亲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悲伤的周末。在电视上,我们看到的都是各地悼念死难者的场景,一束束鲜花,一滴滴眼泪,汇成了爱的海洋。我的心再一次被深深地触动:美国是一个值得人们深爱的国家!我感慨自己有幸生活在这样美好的一个国度的同时,想起了不久前发生在祖国天津蓟县的那场大火。那些死难者连个名字都没有,他们的家人竟然遭到威胁不得对外披露真相,那些希望寻求真相的正义人士被贯之以散布谣言罪,人们自发的悼念活动也遭到驱散。同样是人,同样是国家,同样是政府,中美两国之间的差距竟然是如此之大!我唯有长叹:祖国何其不幸!

先让我们来看看美国政府和社会对这一悲剧的反应:

一,当地政府第一时间就公布了死难者名单,其中年龄最小的仅六岁;

二,奥巴马总统在枪击案发生后当天向受难者致哀,呼吁所有美国人为枪案发生地奥罗拉人民祈祷。他说,“今天是祈祷和反思的一天”, “把政治留给其它日子”,并亲自前往案发地奥罗拉,探望和慰问枪击案死难者家属和受伤者。同时,奥巴马总统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同时宣布暂停竞选活动,以示哀悼。

三,奥巴马总统宣布全国下半旗六天,包括所有驻外军事基地和使馆,为死难者致哀;

四,全美民众也通过各种方式对死难者表达哀悼,各种场面催人泪下,感人至深。

五,全美媒体连续大幅度报道,对死难者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对枪支管理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

六,所有的媒体都客观报道了凶手的真实情况。没有任何媒体蓄意抹黑凶手。媒体对凶手报道最多的是两件事:一,他除了去年因超速得到一个罚单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二,他是一个看上去挺整洁挺内向的大男孩。
七,美国政府基本排除了此案的恐怖主义嫌疑。

其实,美国政府和社会对这一悲剧的强烈反应,并不值得大书特书。换成在其他重视生命的民主国家,大致也会如此处理。我之所以将他写出来,是为了与中国政府和社会做一个鲜明的对照。我们都刚从6月30日天津蓟县的那场特大火灾悲剧中走出来。大家应该还记得中国政府是如何面对那场至今讳莫如深的惨剧的吧!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中国某地发生类似科州枪击案,当局会是什么态度呢?我们不需要很丰富的想象力,就应该能勾画出一副百丑图。下面我就虚拟一下案发后的情境,大家可以评判一下我的描绘是否靠谱:

一,案发后第一时间,有关部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各大门户网站将案发地点、凶手名字等列为敏感词。比如,事件如果发生在什邡,凶手叫胡文海,什邡这个地名和胡文海这个名字就会变成敏感词,与胡文海同名的就只要自认倒霉了;

二,中宣部迅速下达口头文件,全国各地各大媒体只能转发新华社发出的简短通讯,不得自行采写报道和发表评论文章。估计这则新闻会被放在第二天各大报纸最后一版的最右角,字数不会超过三百字;

三,根据维稳办等相关单位精神,将死者人数尽量压低,具体压到几名无从猜测,因为我们不是相关部门负责人,不象他们那样没有人性。总之往往会低得出乎我们意料,就如同他们前不久硬将天津蓟县特大火灾死亡人数压低至十人以内一样。他们的态度是,“任它风吹雨打,我是岿然不动”;

四,死者名单成为最高国家机密,若有任何人包括死者亲属对外披露实情,则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论处,或至少被失踪一段时间,如李旺阳被自杀、钱云会被普交后他的家人一样;

五,全国网民对政府刻意隐瞒事故真相表示强烈不满,有民众自发前往事发地走访调查真相,结果一部分人在出发前就被请去喝茶,另一些侥幸成功抵达的人则遭到殴打甚至关押,罪名是散步谣言或聚众闹事。当局稍后还会发表这些“犯罪分子”的认罪悔过书----当然都是一个格式,是有关部门事先为他们写好的。他们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即便不签,也会说签了;

六,环球时报首先发表“宏文”,题目是:“警惕境外敌对势力乘机做乱”。内容主要是,中国一发生事情,境外敌对势力就会借题发作,唯恐天下不乱,事实上,凶手是一名具有严重反社会倾向的精神病患者,由于其性格孤僻,找不到工作,与妻子离异,绝望之下犯下滔天罪行。接着北京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党的喉舌开始全面声讨凶手,并将反对中国政府的所有异议人士都归于这一类人,来个一箭双雕;

七,在民众对当局公布的所谓真相表示强烈质疑后,中央电视台被委以重任,前往案发地点做专题报道。他们把前往当地之前编好的故事情节让相关当事人和当地目击者重说一遍,于是编写的故事就变成了真实的故事。此外,中宣部有感事态重大,仅仅由具有明显政府背景的CCAV出面会让民众质疑其公正性,于是动用他们手上的王牌----舆情专家前去灭火。这些人把自己包装成来自民间的客观公正的声音,甚至以异议人士的面目出现。经过一番“认真调查”后,发出由中宣部集体创作的“调查真相”。至少一部分对他们这种玩法不了解的年轻人对此给予了肯定,结果不幸上了他们的当;

八,部分当地民众和死难者亲友出于悲愤自发前往事发地点举行悼念活动,遭到政府的强力驱散。部分为首者被抓,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实在不行就临时用偷税漏税,或者偷自行车之类的罪名。与此同时,政府派出大量便衣在民众中装扮成普通民众,在现场散布“某某功和境外敌对势力在背后挑唆切勿上当”的言论。把一些善良无知的民众吓得赶紧回了家;

九,政府借此机会开展“严厉打击私藏枪支菜刀”的严打活动。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打,拆迁户自制的用来保护家园的土枪土炮,还有千家万户没有通过实名制购买的菜刀水果刀剃头刀等,都统统予以没收。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宣称此举进一步维护了社会稳定,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十,这一切看似荒诞的行径都在这个国家机器的运作下有条不紊地发生了,看起来是那么的天衣无缝。一次社会危机就这样又一次度过去了。中南海的权贵们再一次举起酒杯,庆祝他们的“坚不可摧”。而他们唯一忘记去做的事情就是,对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和受害者亲属哪怕表示一下假惺惺的悼念和慰问----当然,降半旗是绝对不可能的----天津大火死那么多人,也没降半旗呢!

有人也许会说,你这是在抹黑中国政府。事实上,他们过去一直在这样做,难道不是吗?

我现在好奇的是,这样荒诞的历史还要延续多久呢?!中国人的命运为何如此悲惨?难道我们就真的只能这样羞辱地活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吗?

无语问苍天!

2012年7月22日于美国纽约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7月23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