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2

民运领袖:要求中共平反即称臣专制

(明报) 2012年06月04日 

【明报专讯】1989年夏,正就读湖南师范大学的唐柏桥,被选为湖南高自联召集人,远赴北京声援民运。惟这场民运以血腥镇压告终,被通缉的唐柏桥原定偷渡香港,却在登船前一晚被捕,在铁窗内捱过两个寒暑后流亡美国。唐柏桥认为中共不敢平反六四,「因为一旦平反,中共就不能再镇压示威,只能捱打,最终必然下台」。但他坚信中国终有一天会民主化,届时六四必获翻案。

「不敢打压仅因乱猜上意」

近日内地有纪念六四活动,当局没有即时制止,唐柏桥认为只是因为近期盛传六四快将平反,地方官员胡乱揣猜中共高层心思,才不敢贸然打压:「当年方励之离开中国后,我仍关在看守所,看守所的干部还半开玩笑,叫我收拾铺盖准备回家。但最后我不仅没出来,反而被判刑。」他说,今年内地党媒均正面报道胡耀邦逝世纪念,「但哪怕中共明年举办大型纪念会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它就是不敢平反六四。」

早前在美国纽约接受本报访问的唐柏桥,指出当年参加八九民运,纯粹出於爱国热情,但他入狱后遇见很多冤案,令他决心打倒专制政权,「例如有个人梦见跟一个党干部的太太睡觉,及后向友人倾诉,结果就判了6、7年。」唐出狱后立即筹组民运组织,结果再遭追捕,流亡美国。唐参加八九民运而遭判刑,但他直言自己从不提平反六四:「要求中共平反等於俯首称臣,接受专制统治。如果有一天实现全国大选,我还需要共产党去平反吗?」

美设网校培养领袖

唐柏桥现办「民主大学」,虽说是大学,但在纽约的「校舍」其实只是一间办公室,面积仅约400方尺。唐柏桥在「校舍」内对本报说,民主大学其实是虚拟学校,通过互联网教导内地青年各国变革案例、动员策略等,希望藉此培养出新一代民运领袖,把去年阿拉伯之春引入中国。

唐柏桥流亡美国20年,回国无期,但他透露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中国政府曾派人邀请他参加京奥开幕式,但条件是在内地期间不能批评政府,唐断然拒绝:「我日思夜想要回国,但如果要不作声才能回去,那回去的意义何在?」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4日 in 新闻

 

【时事访谈】唐柏桥:2012年纪念“六四”主旋律—结束迫害 惩治凶手(一)

【时事访谈】唐柏桥:2012年纪念“六四”主旋律—结束迫害 惩治凶手(一)
2012-06-03 06:37:09分享到: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自89年6月4号中共对在北京和平请愿的学生民主运动进行了大规模的血腥屠杀后,中国民众一直都没有忘记中共用正规军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镇压的残暴行径。在“六四”被中共枪杀的学生和市民成为中国人民心中永恒的伤痛。从此每年无论在海外,还是在中国,中国人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活动来纪念在八九“六四”中失去生命的英烈,谴责中共的法西斯暴行。在八九“六四”23周年到来之际,中国和平主席、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前六四学生领袖唐伯桥先生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中指出,如今,就中共对六四屠杀事件,应该要求平反“六四”还是惩办凶手也成为中国人应该思考的问题。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唐柏桥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唐先生,您好! 我看到有海外媒体报道说, 网上盛传温家宝已经几次提出要为“六四”平反。有海外媒体近日报道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调查显示,六成香港市民支持平反六四。另外我也看到有文章指出,有国内人士认为,谁平反六四,谁就能得到中国老百姓的拥护。
唐柏桥:最近在网络上有很多讨论的问题,还有他们提出的问题。我选几个最重要的几个方面跟听众朋友讲一讲。第一个就是平反的问题,要不要平反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在一九八九年大屠杀以后,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包括反对派人士,就是民运人士,包括香港,国内的声音,就是国内的那些维权人士、良心人士、异议人士发出的声音主要也是要求平反。那么,中间的这个转折点应该是最近这五、六年,有一段时间大家在重新思考平反这个概念。觉得平反这个概念是不是不是很合适。然后当有人提出平反不合适的时候当时还遭到了很多主流派的人,说好象也不是谴责, 就是有点责怪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求平反六•四这有什么错?其实香港今年还是提出平反六•四的概念和口号。
但是,今年跟以往最大的区别就是大量的人都是提出要求惩治凶手制止迫害。象贵州,前几天他们有正义人士打出横幅在公园里面,在街道上,大概有两、三个小时,数百人在那里聚会,就是纪念六•四,他们打出的横幅就是:惩治凶手,制止迫害。我觉得这八个字说的非常准确。因为我们想一九八九年中共政权镇压六•四,无论从道义上,无量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都是一个灭绝人性的犯罪。因为它显然是违法的,没有法律可依。也不合情理,也不符合道义,也不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
有人提出来说因为镇压了,当时不稳定,镇压了,你看现在经济发展了,有了社会稳定,如果当初不镇压,早就天下大乱了。其实这是无稽之谈,这是人为的造成一种紧张气氛,吓人的。因为实际上当初不镇压的话,现在中国可能早就歌舞升平。走进民主化时代了。早就是一个象台湾今天,象其它的东欧国家,捷克斯洛伐克,东德现在早就民主化了,你看东德还有不稳定因素吗?早就没有了,也没有那么多每年几十万起的维权抗暴事件,反对政府的事件,也没有去杀警察,杀贪官。现在的中国到处都是杀贪官,杀警察,杀那些城管。到处都是维权抗暴事件。你说这些不稳定是谁造成的?当然是中共。因为从八九年一路开枪,一路镇压,象八九年以前也一直镇压。这个镇压的政策造成了中国不稳定, 而不是因为学生运动。而学生运动就像八九年东欧的那些民主运动,它使这个社会稳定了。八九年不仅在中国,在整个共产主义国家都发生了大规模的民主革命,象捷克我们叫天鹅绒革命。其它一些东方我们叫颜色革命,结束了专制。东欧国家没有一个国家现在不稳定,连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这样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现在都非常稳定。现在和西方国家西欧发达国家水平越来越接近。所以我觉得这是些谬论。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要提出平反呢?而不是去追究它的责任呢?我想这个主要是跟传统思维有关。因为传统上中国人都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思想观念的影响,虽然现在所谓封建王朝已经结束了,共产党叫人民共和国,但实际上实行的比封建王朝还要落后的一种制度。就是党天下。以前封建王朝叫家天下,现在是党天下。党天下其实比家天下还要恶劣的多。因为封建王朝只有一个皇帝,现在有千千万万的皇帝。每一个县官,甚至每一个村长、镇长都是欺压百姓的小皇帝。所以这个情况就造成了大家就觉得应该平反。因为过去说皇帝要欺负了老百姓,皇帝如果对民众采取镇压措施的话,民众也只能跪求皇帝开恩,跪求皇帝良心发现。但是,不能推翻它,因为君君臣臣嘛,如果推翻那是大逆不道。
那么今天,还有很多人有这种奴才思想。就觉得这个政权是不应该推翻的,只能顺从它。所以说,他做的不好的时候可以向他提意见。过去皇朝时期叫纳谏,我们向它纳谏。问题是现在不是君主皇朝时代,这是第一,第二现在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是要求民主,要求推翻专制,象去年的阿拉伯之春。不是要求独裁者穆巴拉克、卡扎菲去给平反,平反什么过去做过的错事,求他们政治体制改革,都不提这些东西,就是直接要他们下台,让他们滚蛋,甚至要求判他们死刑。就像穆巴拉克现在就要求判他死刑,这个呼声非常响,卡扎菲就更不用说了,都不用经过法律的审判,直接就把他给毙了。这个也是最原始的正义,也是一种最直接的正义。所以,全世界都在做给中国人看,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应该做的事情。我觉得,经过这些阿拉伯之春,经过最近两、三年的一些变化,大家看到了,原来我们不一定需要专制制度,就是我们的统治者平反。而是说我们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寻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就直接把它推翻,这样就一劳永逸了。因为推翻了这个暴政的话,六•四这个事情它自然就得到重新评价了嘛。因为是共产党说六•四是一个反革命暴乱,是共产党说这些参加六•四的人是坏蛋。
但是全世界除了共产党以外,可能除了北韩还跟着共产党跑,所有的国家,你看媒体,我们所能看到的网络上都叫一九八九民主运动,把六月四号那天叫做镇压,叫做天安门大屠杀,或者叫六•四大屠杀。没有人说是一个反革命暴乱。所以说如果共产党不存在了,反革命暴乱的概念也就不存在了。它自然就得到平反了,得到重新评价了。
所以,这个概念大家以后一旦这么想的话,就象香港。比方说在香港。香港是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那香港人都叫八九民主运动,就是爱国民主运动。香港人会在维多利亚公园可能有二十万人集会。就是每年最大的活动在香港。支持八九民主运动,纪念八九民主运动死亡的英烈。那时我觉得大家一旦对推翻这个暴政,结束这个专制,如果有新的思想,新的信念,觉得这个事情不仅是正确的,也是能做到的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大家就会觉得要想为给六•四死难者讨个公道,最好纪念六•四的方式,就是一起来结束这个强权,解体中共这个邪恶、罪恶的制度。这样,不仅六•四的问题得到解决了,同时法轮功问题,现在其它的一些宗教迫害,民族迫害,还有对弱势群体的迫害等等这些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但有人些会说,唐先生你太乐观了。为什么共产党这个制度一推翻,或者说专制一结束,这些问题就能都解决么?他会说民主不是万能的。我在这里可以给大家直截了当的回答: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是民主可以停止迫害,这是肯定的。就是民主化以后,政府和国家是不会有政治犯的,这个是可以肯定的,没有良心犯。
西方人对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定义有点不同,大概是一样意思,就是良心犯范围稍微大一点。比方说,法轮功学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良心犯。这个良心犯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你有些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信仰被专制社会所不容,但实际上是不应该。比方说,因为言论自由,因为游行示威、结社的自由,因为信仰的自由没有得到实现,当局就给予镇压。这些被镇压的人,被关押的人,被迫害的人都叫良心犯。所以,这些良心犯不见得一定是从政治活动的,所以这个良心犯范围比较大。但是,在民主国家它不可能有良心犯的。你比方在美国,你听说谁是良心犯了?甚至是台湾,南韩都不会有这种良心犯。所以也就是说,自然而然法轮功问题,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因为它不可能再把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的原因,就跟当局的信仰不一样就被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关于平反的概念,大家对平反的概念就越来越正确了。我们要求的是惩治凶手,结束迫害,这跟制止迫害还有点区别。制止迫害你还得向中共喊话,要求它停止迫害,或者是制止这个迫害。但是我们是要求结束这个迫害,就是我们是对全民喊话,全民一起起来想办法让迫害这种现状结束,就是不再有迫害。惩治凶手也是一样,我们是向全社会喊话,要求全社会起来一起来努力达成这个目的,惩治凶手。谁要是在惩治凶手这个目的前面挡着我们,刁难我们,我们就要把它扫清。就象打仗一样的,当我们要想敌军发动进攻的时候,你不能因为有人阻止你就不打这个战争,那今天的这个情况是一样的。这是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应该谈的就是平反六四,应该成为历史了。惩治凶手,结束迫害应该成为未来纪念六•四的口号和一个主旋律。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可点击这里进入希望之声收听: http://soundofhope.org/node/239496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3日 in 新闻

 

Candlelight Vigil Commemoration: “Tiananmen Massacre”

FOR IMMEDIATE RELEASE

Contact:  Baiqiao Tang
Tel: 718-840-7166
Email: tbqfl64@hotmail.com

Candlelight Vigil Commemoration
“Tiananmen Massacre”
1989-2012

June 4th has become a special day for the Chinese.  On this day, twenty-three years ago, the most magnificent patriotic and democratic movement in Chinese history ended with a bloody crackdown and the world was shocked.  It crushed the beautiful dreams of countless passionate young people who were pursuing freedom and democracy.   This day has become forever very painful for the 1.3 billion Chinese people in China and also overseas Chinese.

Today, twenty-three years have passed.   Those young souls still cannot rest in peace.  The injustices they bore and still bear are still not righted.  They are still charged as “counter-revolutionary rebels.” Survivors are still in exile overseas and cannot reunite with relatives in their homeland.  However, nothing can stop the Chinese people’s determination and perseverance to pursue freedom, democracy, explore the sciences and have human rights for every individual in their country.

Commemorating the “Tiananman Massacre” this year has much significance.  The decadent regim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unpopular and dying, the voice of calling for the CCP to step down is growing louder and louder,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has lost their patience with the flagrant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by the evil CCP and the Wang Lijun incident, Bo Xilai incident and the case of Chen Guangcheng occurred one after the other.  All of these let the world have a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evil nature of the CCP.  A majority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now fully realize that the only way out for China is to end the tyranny.

To cherish the memory of those who perished during and after the “Tiananmen Massacre”, pay respect for those who lost loved ones, honor those who survived the pain of their dream being smashed, call for justice and stop the persecution, the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will hold a candlelight vigil for the 23rd anniversary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There will be songs and videos broadcasted and “Tiananmen Massacre” survivors will speak.  All are welcome.

The venue will be held in front of the Flushing Library, 8:00-10:00 PM New York EST, June 4th, 2012.

# # #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s main purpose is to train young people to be leaders for the next democracy movement in China . DAC was founded by Baiqiao Tang, and other democracy activists. Baiqiao Tang was a student leader during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in China and author of My Two China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2日 in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