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2

【时事访谈】唐柏桥:从埃及首次全民大选看阿拉伯之春的意义


http://public2.soundofhope.org/node/247110

 


听众朋友, 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 我是静汝。
6月16号,埃及民众不顾夏日的炎热酷暑纷纷走向投票站对未来埃及总统进行为期两天的投票选举。据悉,这是埃及民众自去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主运动,结束了前独裁者穆巴拉克的统治后,迎来的埃及历史上首次的民主选举。有海外媒体报道, 埃及从去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运动,成功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到今天的民主选举的16个月中,尽管埃及人经历了大小无数次的抗议、暴动,甚至使埃及的经济受到影响,但埃及人并没有后退,而是正在走向民主发展的道路。但另有媒体报道说,目前埃及的选举是在埃及前总理沙菲克(Ahmed Shafiq)和穆斯林兄弟会下属“自由和正义党”主席穆尔西(Mohammed Mursi)之间做出选择,表明统治势力仍掌埃及大权,如果说去年的阿拉伯之春已经带给了埃及的民主化变革,还为时尚早。中国和平同盟主席、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唐伯桥先生就此发表了他的看法。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唐柏桥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唐先生, 您好!(唐柏桥:你好!) 我看有中国大陆 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说, 在埃及的这次大选中,无论是穆兄会还是有军方背景的前总理沙菲克都不是什么善茬。如果有着军方背景的前总理获 胜,这就意味着埃及的政局自去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后又回到了此前穆巴拉克当局的轨道上。请问您是怎么看这种说法的?
唐柏桥:这个言论显示是个谬论,不值得一驳。但是因为国内信息的封闭,有些民众被这种观点误导。我为什么说是谬论呢,是因为它把一些问题夸大了,同时又掩盖了一些问题。比方说它夸大了埃及兄弟会,好像它是非常保守的,非常极端的。如果他们当政的话,埃及会倒退。其实不是。现在当选的穆尔西啊是兄弟会里的温和派。兄弟会里的伊斯兰教也被中共妖魔化了,在新疆问题上它们妖魔化穆斯林。穆斯林在世界人口中占十亿。本拉登他们是极少极少的。所有穆斯林的教会都谴责本拉登的。包括今天阿塞德,叙利亚镇压,那整个阿拉伯国家都是谴责的,并不是穆斯林就等于极端,穆斯林就等于非理性。我觉得这是对伊斯兰教的一种极大的污辱,我认识很多伊斯兰朋友都非常善良,每天念经啊这样,每天向上天祷告。
一个是对兄弟会有点夸大,至少有点恐怖气氛,第二就是对原政府也有点夸大。现在第二个竞争对手,也就是原来的总理,沙菲克。他也是原来政府里非常温和的人物,他一直在表示要和原来的旧势力划清界限,包括跟穆巴拉克。所以他并不代表原来的旧势力。就像前苏联的叶律钦、戈尔巴乔夫。你不能说因为戈尔巴乔夫被竞选上了,或者叶律钦被竞选上了,就说共产党被竞选上了,不是那么回事,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的人了,认同民主理念,认同自由价值这样一个新人物了。所以竞争上去了,他也不是过去的独裁者的总理了。所以就这一点,我觉得这个文章夸大了。好像结论就是说,现在民主化以后,成了两个人的竞争了。一边是兄弟会的代表,一边是原来旧势力穆巴拉克手下的总理,意思是都不是什么好的,这是错的。
最明显的例子是以前的匈牙利。匈牙利以前的党是劳动党,后来改成社会民主党,就是八九年那场革命,所谓的苏东坡事件,就是东欧事件。匈牙利的改革非常成功。就是说一旦他认同民主价值的时候,他和过去认同专制,拥护专制的那个人,他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比如说温家宝,如果他有一天宣布民主,他就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温家宝了。昨天的温家宝最多就是提政治体制改革。
就是说它在抹黑民主运动,好像民主运动的胜利果实被窃取了,还有些自由派人士无法当选。这又是错的。为什么呢,他们故意把一些事情给掩盖了。刚才说到有些事情夸大,有些事情掩盖。什么事情呢?就是穆斯林兄弟会,是去年埃及茉莉花革命里,反对派中最主要力量。所以他们不存在胜利果实被窃取了,他们就是最大的反对派。大家看过埃及革命的话,应该看到很多镜头,在广场上很多人跪下向真主祈求,祈求得到和平,得到民主,得到自由。你看那个场面很震撼的,几十万人突然全部跪下去,那些人都是反对派。应该说是反对派其中的一派在跟与穆巴拉克划清界线的原来的政府官员在进行竞选。第三,第四号竞选人物是原来的自由派人士,是世俗化的自由派人士。所以,这个不是个问题。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这个文章里面,有意无意的,它不提到民主。就是真正的民主革命成功的指标,不是哪一派人上去了。重要的是,民主成功失败的重要标志是它的形式建立起来了没有。就是这种选举的形式,这个规则,秩序,程序有没有有效的运转。比方说投票,有没有贿选,有没有舞弊,有没有中间不公平的竞争关系,有没有强权的介入,有没有别的东西,比方台湾初期的民主化,他都有黑金政治,就是贿选,买票。每个国家的民主化初期,它都有这种现象,只是有的严重,有的不严重。所以它这个有个过程,就是民主化健全的过程,民主素质提高的一个过程。那你现在看埃及,这个问题非常不严重 ,可以说。你现在很少看到用钱来买票,然后军队也没有什么介入,就一直保持中立。所以我觉得民主初期,它的成功和失败的标志,最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民主的形式是不是真正确立起来了。你看香港现在,就是没有确立这个形式。搞所谓的特首选举。他用了自己指定的一个代表,选举委员会来选这个特首,不是一人一票。这个形式就还没有确立起来,不能叫真正的民主。但是这个文章就没有提到。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讲是很成功的。
民主化初期,不能拿埃及的民主跟美国的民主,甚至跟台湾的民主来比。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主都有一段时间的历史了。美国有两百多年的历史。韩国也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那埃及是去年才开始,今年才第一次投票。所以不能这么比,你只能跟其它国家的初期比,它是不是相对成功。
第三个,我觉得民主就算是最后选上去的人,我们个人认为是不好的,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否定这个民主。为什么呢,如果说我们认可民主这个价值观,等于我们是在认可民众的选优能力,也就是我们相信民众的判断。民众在得到充分的知情权以后,他们会选出相对比较优秀的人。当然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会选到最优秀的人。
就象美国,有一半人投奥巴马, 有一半人选布什。那投布什的人就是觉得布什更优秀,投奥巴马的人就是觉得奥巴马更优秀。但是不管怎样,经过一层一层的选举,因为奥巴马跟布什能够到了最后参选总统,他们已经是很优秀很优秀的人,也就是说一个99分跟一个98分的区别而已。所以说那个时候,也确实是很难区分谁更优秀。
就象体育比赛,体操比赛,比到最后,打分的人真是很难打分了。投票选举也一样,它一层一层,你看起来,有时它可能会选一个相对不太满意的,但实际上整个选举的过程已经淘汰了坏的,选出了好的。也就是说民众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所以这种状态下,如果民主的形式被确定下来了,这个程序被确定下来了,这个程序也比较公证,也能够彰显正义。那么我们就要相信民众的选优能力。如果他选了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个代表,那必然有它的道理,因为我们对这个国家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这个国家也许现在需要这样一些能力的人,也许他们国家60%的人口是穆斯林,是伊斯兰教的,那么他们更能够了解这个国家的国民的需要。
举个例子。好比说现在有人选出了原来的总理,可能会认为,这个总理因为原来有行政经验,他能够比较好的进行初期的管理,同时他又跟过去旧势力划清界线,就是说民众一定会有他的考虑。否则的话,怎么会说,一方面刚把一个政权推翻,另一方面怎么又选那个政权的人呢。这一定是说,今天的政权和昨天的政权,看起来是同一个人,实际上性质已经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对这个老百姓的选优能力怀疑的话,那我们就是对民主制度产生怀疑了。那我们要是相信民主制度会选择很坏的人,那你就不要实行民主制度。
所以我去年跟美国人讲的最多的一句话,因为美国政府当时也有些担心啊,说万一穆斯林代表上去了,跟美国政府的关系啊,比原来的穆巴拉克还要差,那我就跟美国政府的朋友开完笑说,我说你一定要相信埃及民众的判断能力。因为民主社会,民众有一定知情权后,民主会趋向于中间,就是相对温和的民意代表。不会走极端,不会出现平常的这种情况,不会出现挑起战争啊,挑起事端的民意领袖。所以我相信,就算是穆斯林的代表上去了,穆斯林也会慢慢变得越来越温和,就是指兄弟会啊。选票是老百姓给的嘛,那他要讨好老百姓的话,他就得慢慢趋向于中立,没有战争的生活,没有冲突的生活,这是民众生活的基本需要。所以这就是民主社会的领导人相对来说不轻易发动战争的原因。

第四点就是,专制政权反复用来恐吓人民惯常的作法。就是刚才这篇文章的作法,中共这样做,什么以前缅甸、伊拉克政权也都是这么干的,还有北韩啊。北韩说美国有那么多的问题,北韩有一个前不久出的幸福指数的报告,说第一幸福的是中国人,第二幸福的国家是北韩,然后美国排在倒数。那为什么呢,因为它天天报道,美国有黑人问题,种族歧视问题,毒品问题,凶杀案,他们监狱里有很多人……你如果数的话,可以数出来一百个,美国人天天都在报道这些问题,什么凶杀案。北韩的媒体里永远没有凶杀案。那北韩人慢慢就觉得,我们北韩人太幸福了,那美国人太可怕了。所以中国人到纽约来,纽约也被描绘成很恐怖的城市。来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纽约挺好的,歌舞升平的。就是这篇文章是典型的在放大问题,把其他民主国家的问题放大。我今天看中共的报道,有两百多个人在埃及解放广场抗议,要求清算穆巴拉克。两百多个人抗议,值得小题大做吗?但是中共的媒体啊,大幅度都的报道,说,你看,又开始乱了。所以他们就是在放大问题,制造恐惧,让老百姓觉得民主不好。

记者:有媒体还引用分析人士的分析说,埃及民众的选举目前面临的这种尴尬的局势表明埃及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已经宣告破产。

唐柏桥:就是他把两派都放大。我就分析一下他们是如何放大的。比如我刚才讲的兄弟会,第一兄弟会没有那么恐怖,第二原来的总理也没有那么恐怖。第三个,民主化社会有对立,比方说选举的时候,比方说有个什么地方的选举总部被烧毁了,这种情况在民主化初期都有。你比方在菲律宾,它那个选举初期,那个互相的械斗都很厉害。 台湾我也去过,他们选举的时候,他们早期民进党和国民党,两派啊,狭路相逢、怒目而视,马上就会打起来。但是呢,他们也会有些克制。在中国完全高压统治下的表面上的歌舞升平,没有人上街,没有什么两派对立。到美国看到的是超健全的民主社会,也不会有选举时候的对立。民主化初期的国家,我们从来没看到过,所以我一到台湾的时候,我当时很震撼,觉得,呦,这个选举好像是挺乱的啊。那后来随着眼界的增高,对比各个国家的情况,才发现现在中国的网民经常讲一句话,说“人大代表从来不打架,但是一打就是解放军跟老百姓打”,象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

实际上这些派别到最后都趋中立。我再举个例子,就是俄罗斯。俄罗斯原来有共产党,现在也有共产党。共产党在议会里面占很多。但是现在的俄罗斯和原来的苏联时期的俄罗斯还是完全不一样的。还一个例子就是香港,香港一个民建联,民建联原来是很亲共的,当时在“六四”问题上,在有些问题上,他也谴责共产党。为什么呢,他要争取选票嘛。就是说他慢慢会趋于中立。你只要是实现民主了,你做为政客,做为政治团体,政治组织了。他们一个目的就是讨好老百姓。多数的老百姓都是温和的,是中间派,走极端的永远是少数。不要担心,有什么极端的人上台了后会怎么样。

只有什么情况下可怕呢,就是专制社会里面,因为他一上台,他完全不需要讨好老百姓,他是一个独裁者,完全可以随心所欲。所以专制社会其实是很可怕很可怕的。最后一点我想讲的就是说,埃及民主社会啊不是一次性到位的,美国的民主社会到今天没有完全百分之百的完善。那以前,女人还不允许投票呢,还有南北战争呢,还有黑人奴隶呢是吧。所以它有一个逐渐的完善的过程,一直走到美国今天。那埃及不能要求它第一天就到了美国的状况,所以说当我们看到埃及民主化的问题的时候,我们的脑子里马上,不要被共产党的文章洗脑,就马上意识到共产党又再洗我们的脑了。好像那埃及就应是完美的,民主就是没有社会问题的。然后就想让我们对埃及的民主化反感,然后就觉得因为埃及的民主革命是失败的,所以中国也不应该搞民主革命。所以这种逻辑关系,被共产党的误导,我们马上有清醒的认识。
哦,第一我们知道民主化有个完善的过程,现在它是刚开始的一个婴儿,走路走不稳,会摔倒,这是自然现象,不要大惊小怪。第二个埃及也不排除会有第二次,我们不能叫民主革命,就是第二次大规模的,要求更完善的一种过程。你比方俄罗斯,从90年到现在二十一年过去了,那现在俄罗斯还要求第二次民主革命呢。城市革命,叫Chechny, 是俄罗斯的卫星国,他们还发生了第二次革命呢,象乌克兰,很多国家。第一次他们觉得没有完全到位,就是做的还不够好,所以就有再次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那么第二次革命也不可怕。因为它一次比一次温和,一次比一次对社会的冲击要小。甚至有第三次第四次,也没有关系啊,我们也可以把四十年前的马丁路得金的人权运动,看成是美国的第N次民主革命,很多次了,不停的在完善。

这个革命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共产党理解的杀人,血流成河,美国人从去年的阿拉伯之春,Jasmine Revolution,那我们讲到Revolution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没有想到说,要杀头啦,不是这么想的。所以西方革命这个词,是完全正面的一个词,是本质上的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一个飞跃。像我们讲信息革命,技术革命,那都是好的。所以我们民主革命也是一样的,从一个专制走向民主,或者从一个初期民主走向一个完善、更高的民主,我们叫它民主革命。所以我把这些话讲完以后,你们大家就会想到,那篇文章就是一篇水平极低,用来洗脑的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在误导民众的,来企图愚化民众,愚弄民众的一篇低级文章。

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18日 in 时政

 

“刚烈、伟岸、苦难”的真英雄李旺阳--民主大学师生遥祭湖南民主斗士 吁追查真相 制止“被自杀”

“刚烈、伟岸、苦难”的真英雄李旺阳

民主大学师生遥祭湖南民主斗士 吁追查真相 制止“被自杀”

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于6月10日举办谴责中共残害李旺阳发布会,并向参加“追究李旺阳死因真相”大游行的两万五千名香港市民致敬。(摄影﹕史静/大纪元)

【大纪元2012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史静纽约报导)23年前与李旺阳一起因“六四”被中共判刑入狱的纽约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6月10日下午以李旺阳的老乡、战友的身分在纽约民主大学通过网路全球语音和文字实况转播,向参加“追究李旺阳死因真相”大游行的两万五千名香港市民致敬。他说,香港人民是高贵的,具有高洁之心的人。香港人“怒”了,全中国人也将“怒”,大游行已经吹响了中国人民第二次民主运动的号角。李旺阳的“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名言将激励“我们都是李旺阳”的后来者。

唐柏桥沉痛地说,自6月5日接到李旺阳妹妹电话,听闻顽强忍受了中共先后关押残害整整23年的李旺阳,竟然被离奇“自杀”。几天来自己的眼泪都哭干了。2000年,李旺阳第一次被释放,在中共经年累月的残酷迫害之下,一个高大魁梧的壮汉,变成了一个疾病缠身,双目几近失明的弱不禁风之体,他没有选择自杀;2011年第二次出狱,李旺阳已经被摧残成骨瘦如柴,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双腿瘫痪的老人,唯一剩下的是那坚强不屈的斗志,他没有选择自杀。一个经受住了中共无所不用其极的二十三年的迫害的民主斗士,怎么可能在出狱后却选择了“自杀”。这是多么令人匪夷所思。

“六四”前夕,李旺阳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曾表示,虽因长期遭受酷刑导致他疾病缠身、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双腿瘫痪,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投身民主运动,他说:“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记者采访时只能在他的手上或大腿上写字问问题。当时,李旺阳回顾了他在监狱被酷刑折磨的惨况,“监狱里面铁匠打的那种土铐子,比手腕还小,铐不进去,用钳子来使劲夹,等于是用钳子在夹骨头,他使劲的一钳,我头就发昏,眼睛就看不见了”。这一报导引起了中外媒体广泛关注,中共当局极为震怒。唐柏桥说,就在这时,一向积极乐观的李旺阳却突然传出“自杀”的消息。难道不令人感到疑点重重吗﹖

与李旺阳有着深厚战友情谊的唐柏桥用“刚烈、伟岸、苦难”来形容他。唐柏桥说,在中国李旺阳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他永不放弃的刚烈性格令中共胆寒。他用生命诠释了中国这场民主运动的伟大意义。“舍生忘死,生命不止,奋斗不息。香港已经有两万五千名的民众站出来了。我们这些民主斗士绝对要出来制止中共恶行的泛滥。如果不出来,将来被‘自杀’的就会是我们自己。”唐柏桥说。

著名诗人、书画艺术家、民主斗士黄翔也于6月10日下午,将自己为李旺阳而作的长98吋高49吋的巨作“共产暴政新血债”透过唐柏桥的网络直播发表。黄翔夫人张玲说﹕惊闻李旺阳残忍地被自杀的消息,黄翔悲愤莫名,彻夜未眠,连夜创造了这幅令人产生强烈震撼的血泪作品。


著名诗人、书画艺术家、民主斗士黄翔也于6月10日下午,将自己为李旺阳而作的长98吋高49吋的巨作“共产暴政新血债”透过唐柏桥的网络直播发表。(摄影﹕史静/大纪元)

黄翔充满激情的朗诵文稿﹕“1978 年,这位湖南人曾亲赴北京,目击民主墙、与为自由、民主、人权而抗争者,精神上产生强烈共鸣!1989年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精神投入‘六四’!由此走上终生抗争路!李旺阳身上流着的是湖南湘资沅澧四条大江的血液,这是个‘誓与暴政较雌雄’、直面高压、酷刑不言悔、不低头的血性湖南人!值此‘六四’23周年,这位因‘六四’入狱的湖南邵阳工自联主席却在此时被人设局暗杀,众目睽睽中共又添新的血债!此举令举国上下和海外震惊!全世界都感受到危机四伏的中国一片血泪喷涌的呼喊:‘为李旺阳讨还血债!’”

黄翔朗诵道﹕“作为一代从‘文革’前后地下文学和民主墙时代走来的中国公民,我和我的同时代人在此以古代先人的诗句‘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献给湖南的年青朋友李旺阳!沉痛祭奠这位有‘海’一样襟怀的头角峥嵘者!而这‘峰’也无异于屹立时代精神峰巅上、身体力行引领潮流的真英雄李旺阳和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中数不清的‘李旺阳’们。我也是湖南人,而来自民主墙发祥地贵州,那个崇山峻岭‘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有我的许多朋友、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同湖南、贵州、四川、北京和全国各地的新老朋友共同坚信:‘自由不会停止呼吸,真理不会闭上嘴唇’!天安门年青一代和世代政治受难者必将‘从血泊中起来’,而这一天终将到来和已经到来!”

同是湖南人的黄翔与李旺阳一样,其一生也是对中共最有力的控诉。他自九岁开始,先后十余次被抓被关,虽九死一生,但其志不渝,傲然屹立。黄翔说﹕“清算‘六四’的血腥罪行!”今日的15亿中国人,就是15亿无惧于直面共产暴政的李旺阳!最后的结局看是贪腐暴徒持续凌辱和血洗人民,还是最终由人民把“中国的穆巴垃克”装入铁笼或送上绞刑架?!

除民主大学师生,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和曾大军、画家DIANA POTTS、雕塑家陈维明等人也出席了昨天(6月10日)在民主大学举办的谴责中共残害李旺阳发布会。刘国凯还在发言中谴责网络流传的李旺阳是因为久病厌世及生活困难且募捐不足等自杀说法。刘国凯说,前种原因把责任推给了李旺阳他自己。后个原因则把责任推给了民运。刘国凯认为李旺阳双目失明、双腿瘫痪,不可能上吊自杀。绝对是他杀。一定是因为接受香港的采访,揭露了真相。在医院被殴打致死,行凶者又制造了假现场。刘国凯呼吁大家一定要追查真相。他赞同唐柏桥说的﹕绝对要出来制止中共恶行的泛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16日 in 时政

 

好文推荐:永不屈服的雕像般的英雄李旺阳——为李旺阳“被自杀”事件而作之一

作者:(广东)郭飞雄
 
李旺阳画像


 

 李旺阳,一位真正的铁窗英雄,自89之后,两次入狱,历经22年牢囚之灾,在黑暗的无人知晓的人间最底层,以肉身的惨烈,为我们的民族担当苦难:他拒绝洗脑,坚贞不屈,为此经受了20余次棺材仓禁闭、铁棒和竹片撬口灌食撬脱大部分牙齿、专用“铁钳”卡手指致使昏迷和无数次殴打……无休止的酷刑和折磨,使他双耳失聪,双目失明,身体几近瘫痪,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据采访他的香港记者林建成说,只有靠在他手心上写字,才能和他进行沟通。
  经过22年黑狱折磨之后重返社会的李旺阳,依旧在镜头面前滔滔不绝,激昂地宣传六四理念和多党制民主思想。他失明的双目怒睁,面容上写满了不屈和骄傲,堂堂正正地站在屋子中央,像永恒的雕像,挺立于天地之间。
  2012年6月5日夜至6月凌晨,奇异无比的事态发生在李旺阳身上。此时,他正在邵阳大祥区医院住院,被8个以上国保24小时围困、隔离、监控着。据事后调查发现,凌晨4时许,与李旺-阳同房的病人被神秘人士叫走。房间里于是只剩下李旺阳一人。早晨7点左右,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像往常一样,前往医院护理哥哥。推开房门,才发现哥哥李旺阳被挂在窗户上,气绝身亡。
  事后,邵阳警方动用近50警察抢走李旺阳遗体,数小时内,便宣布李旺阳之死系上吊自杀。但是,从李旺玲公布的现场图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李旺阳的遗体没有“舌头吐出”这种上吊自杀者必有的生理反应,面容无异常,脖子上也没有挣扎的勒痕,双腿微弯,全脚掌接触地面,还套着拖鞋,上吊用的白布打的是专业的杜邦结,不是一个又聋又盲几近瘫痪的病人所能做到的。这一切,显然不符合自缢身亡的通常特征。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邵阳警方拒绝了李旺阳家属提出的在独立身份的正义律师现场监督下进行尸体解剖的合理要求,事发三天后,未经家属允许,便匆匆将李旺阳的遗体火化。这一行为,带有直接的毁尸灭迹嫌疑,从法律上坐实了李旺阳的“被自杀”中必定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代铁窗硬汉、永恒的雕像一般的英雄李旺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这是一桩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根据业已披露的信息,人们一般认为,六四当日香港有线电视播出了对李旺阳的采访,激怒了中国大陆维稳体系,直接的政治报复应当是李旺阳悲惨死亡的主要原因。自由状态下的香港同胞,根据人类常理,对此次事件的性质作出了常识判断和迅速的、人性的反应。事发第四日,有1.5万港人游行示威,抗议李旺阳被自杀,敦促北京查清真相。香港社会各界,包括一些建制派人士,都出面质疑邵阳警方毁尸灭迹的奇诡行为。自1989之后,23年来,香港同胞再次大规模地和中国大陆民间社会直接地站到了一起,同呼吸,共命运。
  的确,李旺阳应该是为他的铮铮铁骨而死。他在最新一次的六四纪念中表现的不屈,他在电视采访中对酷刑的揭露和对六四精神的宣传,严重触怒了中国大陆的某些黑恶势力。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位永不屈服的英雄,死在英雄的战场上,死在与专制极权思想作战的战场上,死在最新的六四历史叙事中。在无声的黑暗里,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凌晨,他死得轰轰烈烈,又通过网络时代,轰轰烈烈地为亿万人所知。这是真正的英雄之死。
  李旺阳的抗争精神,透出崇高的信念价值,无限的意志力,和刚硬的英风侠骨。他的纯粹的理想性,他的永远坚硬的骨头,他的刚烈,让我们敬佩无比,也让我们骄傲,我们以有着这样的战友站在同一阵营里,而感到非常自豪。李旺阳23年来的悲惨的抗争传奇,再次见证了中国民主维权运动的道义力量。我身边的几位湖南朋友,近几个月来,曾多次和李旺阳相处,直接体认到他的史诗般英雄的坚韧和刚骨。我能从他们悲怆难忍的反应中,深深地感受到仁人志士兄弟般情感的真挚深邃。从香港记者林建成的多次痛哭中,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人类灵魂的相通。
  李旺阳的抗争故事,他的默默无闻和轰轰烈烈,他的永不屈服雕像般的英雄形象,必将给大陆民间以极大鼓励。自1978年以来,历代民主运动就是依靠众多像李旺-阳这样的抗争英雄支撑担当,层叠累积,才垒起了今日山峰般的道义基础。这是今日稍有所成的大陆公民社会最可宝贵的财富。
  李旺阳之死,是一件具有分水岭意义的标志性事件。自六四惨案结束后,第一次有政治人士,在政治警察手下,死于非命。对于中国大陆民间社会,这是严重的报警信号。1978年以来的后极权时代,实已形成了一条无言的规则:对政治异议人士不动用肉体灭绝手段。这使得虽经六四街头屠杀后的大规模监禁,虽经1998尤其是2006年来的严酷打压,中国大陆社会都未曾直接返回到文革式的丛林野蛮状态。在近年来人权严重倒退的情势下,大陆社会的法治共识依旧存在,依旧成为民主维权运动可资尊重、可资借用的动员社会的合法操作基础。李旺阳被自杀事件,如果得不到法治空间下的最起码的处置,将意味着中国大陆民主维权人士的生命安全失去了基本保障,先例之后将会后继不断,数十年来从未突破的底线可能从此溃堤,进而导致整个中国向着丛林时代倒拖。古往今来,统治者总是通过事实建立规则。未来大陆的普遍政治规则,将受到此次政治人士非正常死亡案件处置结果的严重影响。
  在这个意义上,李旺阳注定将成为中国未来民主进程中的一位标志性人物。他曾经默默无闻地为我们长期担当着苦难,用他永远坚硬的骨头为我们这一代支撑着尊严的天空;而今,他又将生命的价值融入我们的血脉,构成为我们未来命运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无所作为。我们必须做出系统纵深的反应。为硬骨头英雄李旺阳,为我们自己,也为同样将受到反作用危险的可能的施虐者。这件事太大、太重要。对它的回应,将攸关我们能否对得起这位永不屈服的抗争英雄的英灵,能否捍卫普遍规则,能否守住政治人士不可肉体灭绝的底线,能否避免未来社会转型进入原始正义和原始力量的对抗状态,进而,能否有德性、有能力地将中国社会真正地推向和平的、法治的、建设性的宪政民主方向。
  近日中国网络暴露出来的诸多丑陋和黑恶事件,不断挑战着和平与增长时代贪念幸福生活的我们之道德承受底线:安康杀戮胎儿丑闻、1991年山东冠县杀羊羔运动、各地某些官员的兽性发作,等等。李旺阳“被自杀”事件不是孤立的,它就发生在这样一个极权淹没法治、淹没天良的大背景下。面对无数就在我们眼前发生的悲惨和苦难,面对英雄李旺阳和那些拆迁自焚跳楼的弱势者的冤魂,我们不能沉默。我们曾经为你们所做的事情太少太少,我们要昂起头来,要勇敢地面对可能到来的黑暗。我们要为你们而呐喊。
  2012年6月15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16日 in 时政

 

新闻稿:民主大学将于周日举办谴责中共残害李旺阳发布会

正值八九“六四”民主運動二十三周年之際,忽傳噩耗:八九“六四”事件之後,頑強忍受了中共先後關押殘害了整整二十三年的湖南民主鬥士李旺陽先生,竟然被离奇“自殺”。令人匪夷所思,2000年第一次釋放,在中共經年累月的殘酷迫害之下,一個高大魁梧的壯漢,變成了一個疾病纏身,雙目幾近失明的弱不禁風之體,他沒有選擇自殺;2011年第二次出獄,李旺阳已經被摧殘成骨瘦如柴,雙目失明,雙耳失聰的老人,唯一剩下的是那堅強不屈的鬥志,他沒有選擇自殺。一個經受住了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的二十三年的迫害的民主鬥士,怎么可能在出獄后卻選擇了“自殺”。

即使二十三年後的今天,仍然沒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為爭取中國的自由民主而鬥爭的青年學生和各界仁人志士,因為“六四”受到牽連和持續不斷地迫害,甚至失去自己寶貴的生命。我們這些還在苟活的人們,除了對他們深切的哀悼,更重要的事,我們要繼承他們的遺志,接过他們手中的民主大旗,為早日實現中國的自由民主,讓中華大地早日步入文明社會,捨生忘死,生命不止,奮鬥不息。

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是李旺阳的生前战友,也曾先后被关在同一监狱。為了悼念李旺陽,谴责中共暴行,民主大學将于明日下午一时在民主大学会议室举行“谴责中共残害李旺陽”新闻发布会。欢迎媒体朋友参加采访报道。

時間:本周日下午一點(六月十日)

地點:民主大學會議廳:(132-36 Pople Ave, Sutie M3, Flushing, New York –Pople Ave位於法拉盛大學點大道West Beef 超市正對面)。

新聞發佈會將通過網路全球語音和文字實況轉播。網路收看辦法:Skype: tanglung1989, Twitter: twitter.com/BaiqiaoCH, Facebook: facebook.com/minzhudaxue,

若需瞭解進一步詳情,請致電連絡人唐柏橋查詢:718-840-7166

民主大學

唐柏桥签署

201269


*****************************************

For Immediate Release

June 9th, 2012

Contact: Lenny Young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Tel: 917-215-9421

Email: hunanrentang@gmail.com


We Are All Li Wangyang

Mr. Li Wangyang, the firm and great democracy fighter in Hunan “was suicided”. Released last year after in total 21 years in prison, he was tortured to blind and deaf and unable to walk. Under the severe guard in hospital, he was found “suicide” on June 6th.

Li Wangyang was born in 1950, former worker in Shaoyang Glass Factory in Hunan. Li Wangyang was the President of Workers Autonomous Federation in Shaoyang, and sentenced to 13 years for the crime of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He was released in May 2011. In prison, Li Wangyang subjected to inhuman treatment which caused him blind, deaf, and very week. After released, Li Wangyang was in inpatient care at Daxiang District Hospital of Shaoyang. Under the care and support of friends from various communities, his physical condition was gradually improved.

Tang Baiqiao, the president of the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was comrades-in-arms with Li Wangyang. They were put in the same prison one after another. In order to mourn Li Wangyang and condemn the crimes of CCP, the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will hold a press conference of “Condemn CCP for Murdering Li Wangyang” to introduce Li Wangyang’s activities and the world campaign to investigate the truth of his “suicide” in the meeting room of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Time: 1:00pm, Sunday, June 10, 2012

Location: Meeting Room of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 (132-36 Pople Ave, Sutie M3, Flushing, New York)

The press conference will be broadcast online in Chinese.

Skype: tanglung1989, Twitter: twitter.com/BaiqiaoCH, Facebook: facebook.com/minzhudaxue

  

Democracy Academy of China’s main purpose is to train young people to be leaders for the next democracy movement in China . DAC was founded by Baiqiao Tang, and other democracy activists. Baiqiao Tang was a student leader during the 1989 democracy movement in China and author of My Two China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10日 in 活动

 

特别通报: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发起人周志荣已遭当局逮捕

我的老战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发起人周志荣被当地公安抓走,呼请各界给予关注。

自从我们共同的老民运战友李旺阳被自杀后,我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周志荣。他决定发起“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我协助他对我发布消息。我们约好每次至少通一次电话。昨天我在跟周志荣通电话时,他表示当地国安大队长和支队队长都找他谈话,明确表示不准周志荣参加李旺阳尸体检查现场监督,否则,湘潭和卲阳两地警方都会将你抓捕。周志荣回答他们,除非他们将他抓起来,否则他一定要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和李旺阳追悼会和安葬。他说如果他二十四小时没有跟我通话,就表示他被抓走了。希望我对我发布他被捕的消息。我刚刚通过其他渠道得到证实,周志荣已经被公安带走。

周志荣是湖南著名的老民主战士,自1980年就读湖南师大时就开始参与学潮,并成为地理系最活跃的学运领袖之一。1989年参与八九民运,抗议中共对学生的镇压,“六四”后被捕,以反革命煽动罪判刑5年。我们曾被关押在同一个监狱,而且就在李旺阳的家乡邵阳。2006年,周志荣因为协助三峡移民上京请愿,再次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一年半。出狱后仍然不改初志,继续从事反专制争民主的运动,参与全国各地的维权抗暴活动。因为我们曾被关在一起,我对他知之甚深。他是一个天生的革命家,无时不刻不在谈革命,谈理想。我举一例大家就会知道他是一个怎样勇猛无畏的人:“六四”镇压后,他一个人穿着一身黑呢子大衣盘坐在湖南湘潭市政府门前,对“六四”镇压表示强烈抗议。当时是六月天,人们非常好奇他怎么穿那么厚的衣服。等大家围过来后,他就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开始发表演讲。他因此被判刑五年。自八九以来,他多次进出牢房,但从不言悔,从为退缩。

强烈谴责中共抓捕中国民主运动的践行者周志荣!立即释放周志荣!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9日 in 新闻, 时政

 

洛杉矶时报:天安门政治犯被发现缢于病房

洛杉矶时报:天安门政治犯被发现缢于病房

作者:Barbara Demick

发表:2012年6月6日 

北京 —— 天安门大屠杀二十三周年的纪念出现了一个悲剧性的结尾。星期三早晨,一位资深活动家被发现吊死在一间病房里。

62岁的李旺阳是湖南省的工人运动活动家。他曾经在1989年的学生运动中领导同情学生的工人一起抗议,并在监狱服刑超过二十年。他在湖南邵阳保外就医。星期三早晨,他被发现被用床单吊死在医院病房窗户的护栏上。

他的家人早晨六点接到电话通知后就赶去医院。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说,当他们赶到病房,看到李旺阳的尸体仍然被挂在窗上。他说,李旺阳看不见也几乎听不见,他们怀疑他没有可能自杀。

“他的手就算是拿个碗都是抖的。我无法想象,他怎么能把床单绑成那样一个结。”赵宝珠说。他指出,有警卫被安排到医院来看守李旺阳。“有看守在看着他,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有很多的疑问。”

家属不被允许对遗体拍照,但是他们被告知将有尸检。

有民主人士要求对他的死亡展开调查。他们指出,尽管李旺阳的健康状况不佳,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很好。

前一天的晚上,他还要求他的家人给他带一台收音机,以便他可以提高听力。在星期天,也就是天安门时间周年纪念日前一天,法国电台播出的一则访问中他号召全国人民一起来谈论六四。在星期一,他向一个朋友表示他很乐观,“中国的宪政民主一定会实现。”

他的朋友星期一(译者注:原文有误,应为“星期三”)以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名义发表的声明中说,“李旺阳虽然身患重症,但精神非常饱满。”。他们将他比作南非的曼德拉,“象李旺阳这样一名意志坚定的民运老战士……坐了二十二年牢都不屈不挠的人,他怎么会自杀呢?”

对于他的支持者来说,李旺阳只是1989年的无名英雄之一,比起那些在北京抗议的大学生精英们,他收到了少得多的赞誉,但是却受到了严厉得多的惩罚。作为一名水泥厂工人,他是中国最早的工会组织者之一。

在1989年6月4日,他在邵阳的一块交通告示牌上张贴海报,呼吁工人罢工支持民主抗议。两天后,他为大屠杀遇难者举办了追悼会。

他被判犯有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刑期13年。在监狱的残酷迫害导致他的健康状况恶化。在他获释之后,他要求赔偿与治疗。结果,他又被判刑10年。 

“当年的工人的处境比学生更糟,”唐柏桥说。他是当年的学生领袖,现流亡纽约。他把李旺阳与陈光诚做比较。陈光诚是自学成才的盲人律师,曾带领农民抵制共产党的干部。最近,他逃到了美国。 

“李旺阳并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他是一个天生的领袖,高大,英勇,”唐柏桥说, “当他谈论民主的时候,人们愿意听他说话。”

 李旺阳受到严厉的惩罚,可能是因为他在湖南省。湖南省是共产中国的创始人毛泽东的出生地,在这里对党的支持度一直很高。

 位于旧金山的人权团体“对话基金会”上周的一份报告显示有近十位1989年的六四政治犯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监狱中。但对于当年那个春夏之交发生的造成数百人或许数千人死亡的事件的讨论,仍然在中国的公共话语中被严格禁止。

 上周五还有另一起与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悲剧,根据一个遇难者亲属团体“天安门母亲”的消息,一位在1989年抗议活动中遇难者73岁的父亲自杀了。“天安门母亲”说,他留下了一份遗书,里面谈到了他22岁儿子死后他持续的悲痛。

 

原文:Tiananmen activist found hanged in Chinese hospital room

http://latimesblogs.latimes.com/world_now/2012/06/china-activist-found-hanged-in-hospital-room.html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7日 in 新闻

 

民主大学发表声明:沉痛悼念不屈的民主斗士李旺阳

【大纪元2012年06月06日讯】惊闻著名民主斗士李旺阳先生于日前突然”自杀”,我们感到无比悲愤。这是中共暴政欠下人民的又一血债!我们表示最愤怒的谴责!

今年62岁的李旺阳先生早年就开始投身民主运动。1983年李旺阳与朋友组织“邵阳市工人互助会”,曾遭到关押。八九民运时,李旺阳参与组建“邵阳市工自联”并担任主席,多次发动工人游行、示威。“六四”镇压后举行追悼会,抗议当局屠杀北京学生市民。6月9日被捕,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十三年。2000年6月8日获释。由于李旺阳在监狱里长期遭受酷刑,他的身体遭到严重摧残,疾病缠身,双目几近失明。出狱后他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和治疗,后以绝食抗争。期间民主大学校长、原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唐柏桥曾协助李旺阳与美国一些人权组织取得联系,并将他的处境告知相关救助机构。2001年5月6日李旺阳再次被捕,罪名之一就是与“海外敌对势力”联系,遭重判10年。他妹妹李旺玲因为支持他的正当要求,协助他与唐柏桥和其他海外人权组织联系,也被劳动教养三年。李旺阳于2011年5月6日刑满释放,一天也没有提前。出狱后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位当年高大魁梧、性格爽朗的大汉子如今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且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令人心痛不已。

李旺阳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地抗争是对八九民运精神的最佳注释。同时,他的苦难一生是对中共暴政最强有力的控诉。

由于李旺阳坚持不懈的精神在社交媒体上被越来越多的网民传颂,很多关心和支持李旺阳的民众纷纷前往他所在的家乡湖南邵阳进行探视和表示敬意,但均遭到当地公安部门的百般阻挠和恐吓。几天前,湖南两位著名民主斗士周志荣和张善光在前往邵阳探视李旺阳的途中遭到扣留,并被遣送回原所居地。张善光至今仍然遭到监禁。

“六四”前夕,李旺阳还接受了香港媒体的采访。他对香港有线电视表示,虽因长期遭受酷刑导致他疾病缠身、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投身民主运动,他说:“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记者采访时只能在他的手上或大腿上写字问问题。李旺阳回顾了他在监狱被酷刑折磨的惨况,“监狱里面铁匠打的那种土铐子,比手腕还小,铐不进去,用钳子来使劲夹,等于是用钳子在夹骨头,他使劲的一钳,我头就发昏,眼睛就看不见了”。这一报导引起了中外媒体广泛关注,中共当局极为震怒。就在这时,一向积极乐观的李旺阳却突然传出“自杀”的消息。令人感到疑点重重。

无论是自杀还是被害,中共都要对他的死负直接责任。如果是自杀,他选择在纪念“六四”期间自杀,显然是为了表示对当局的最强烈抗议,以死明志。如果是被当局残害,那么,任何参与这起政治谋杀的凶手都应该遭到最严厉的惩治。

民主大学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针对此案展开调查,尽快查清并公布真相。否则,我们会展开全球行动,直到真相大白。

民主大学
2012年6月5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2年06月6日 in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