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1

自由亚洲电台:“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 在纽约召开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 在纽约召开(图)

2011-05-30

5月28号和29号两天,在纽约的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来自各地的中外学者、经历过1989年民运的人士近50人参加。

图片:5月28号和29号两天,在纽约的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研讨会”。(记者紫荆提供)

与会者回顾了从辛亥革命到近三十年中国的民主历程。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教授感慨的说,等待这个研讨会等了17年。

辛灏年表示,把辛亥革命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接轨,是知识分子的责任。辛亥革命是一场“民族、民权、民生”的革命,而这个内容至今依然存在。今天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个革命,就是民族革命。

辛灏年:“纵观中国有历史记录的四千年历史,哪一个外国思想曾对中华民族进行过如此长期的、残酷的统治呢?没有,所以今天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个要求就应该是驱除马列,回到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吸收近代世界的先进文化。”

与会者批评了对共产党抱有幻想的改良,重新定义革命。六四学运领袖、六四档案网站主持人封从德回顾,改良的思路限制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

封从德:“我们的请愿,当时是一个请愿的运动,都是下着跪去请愿。这个是改良的思路,就是中共是皇帝,我们是臣民,这个思路把我们囚禁住了。二十多年了, 包括海外的民运,很多人的思路还是在这种改良的思路里面。改良的思路,那只能是以中共为主啊,这个是肯定不行的。我们看见辛亥革命是从一开头就是要革命 的。我们看见茉莉花革命在北非一开头就是要专制下台的。”

参加89民运的学生、现任美国军中牧师的熊炎从心灵和认知层面阐述如何挖掘结
束中共一党专制的力量。

熊炎:“这种力量其实就储藏在我们人心。如何发掘这种力量,使全中国的人都能够觉醒。中共一党专制必须结束。中国人有一种思维,比较多的从现实出发。比如 说,共产党有枪有炮,掌握了国家机器,怎么可以把它结束呢?或者怎么可能推翻呢?只看到现在,但是真正的力量我们应该看到未来。如果我们认识到有一天,中 共专制一定会结束,中国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原中共国安部官员李凤智表示,中国人从来没有放弃与专制统治做斗争,中间也是英雄辈出。

李凤智:“我们都已经从各种渠道得到的自己的判断、自己的信息,中国共产党是越来越邪恶,它现在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快到了,因此从表面上看,它的统治手法更残酷。它想吓阻这些对它不利的力量。”

他认为民主自由是中国真正走向世界的先决条件。

《中国导致的死亡(Death by China)》一书的作者格列格(Greg Autry)表示:“中共统治下导致的道德败坏已经在向世界输出。剥削廉价劳工,为特权阶层享用,这种现象必须停止。中国的经济发展成果应该能为所有中国人享用才对。”

纽约当地的缅甸人权组织成员也参加了研讨会。全美学自联第一届副主席韩连潮、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王若望的夫人羊子女士、诗人黄翔、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任李大勇、原中共外交部官员易蓉、原《纽约时报》中国评论员赵岩等在会上发言。

研讨会筹备人、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我们这次活动非常清楚,就是吹响向中共进军的集结号。今天来会的人都有一个基本共识,就是我们对共产党不报任何幻想。而且我们认为,我们有必胜的信心。”

与会者在29号的闭门会议中讨论具体做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31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Fuck!!!

草泥马中共!这样的事情也干得出来。八九年还没有这样干过,去死吧。——唐柏桥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30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将在纽约举行,全球网络实况转播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

——中国民主革命力量的大聚会

当今之世革命风潮再起,北非和中东民主革命风起云涌。专制独裁者们纷纷倒台。而全世界最大的专制政权仍然在统治和奴役着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人民。中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更急需一场民主革命,推翻专制,建设民主。

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广大民众正在逐渐觉醒。中国国内正在开展一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种形式的革命——茉莉花革命。这场革命将何去何从,如何才能有效地推动这场革命,这是摆在我们面前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

有鉴于此,我们决定于5月28日和29日两天在美国纽约召开 “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大会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一个充分交流思想和讨论问题的场所。同时,通过我们共同发出的声音,鼓励更多的国内民众勇敢地投身到反对中共暴政的伟大运动中来。从而掀起中国民主革命的新高潮,并最终推翻中共暴政,建立民主共和。

本次会议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近五十位中外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与会。将在会上发表演讲的有:辛灏年、封从德、 熊焱、黄翔、赵岩、羊子、刘国凯、李大勇、易蓉 、韩连朝、刘国华、郭宝胜、 孙云、卞和祥、叶宁、李凤智、张开臣 、李勇、伍凡、 袁红冰 、毛晓敏、Tim Aye-Hardy、Greg Autry、 John Kusumi、唐柏桥等。

会议时间:上午9时至下午5时

会议地点:地点法拉盛Marco hotel (137-07 Northern Blvd, Flushing)

28日会议将通过网络全球实况转播,并接受记者采访报道。网络收看办法:Skype: tanglung1989, Paltalk: CIGRoom, Twitter: twitter.com/BaiqiaoCH, Facebook: facebook.com/chinarevolution 。29日将举行闭门会议。

若需了解进一步详情,请向会议筹备组联系人唐柏桥查询,电话718-840-7166,电邮tbqfl64@hotmail.com。

 

辛亥革命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大型研讨会筹备组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27日 in 时政

 

他们已经丧心病狂了!“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被批准逮捕 雙腿致殘”

(唐柏桥注:倪玉兰律师受到的迫害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我们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关注和关爱。绝大多数国人还处在麻木当中,但至少我们这些良知尚存的人们应该让她感受到些许温暖。中国社会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会出大事的。长此以往,一旦有一天中共失控,那些平时作威作福的中共官员会被民众愤怒的火焰吞噬,连他们的家属都会遭到殃及。到时候他们会后悔莫及。)
5月17日,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被北京西城區檢察院批准正式逮捕。圖為,2011年2月11日,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看望倪玉蘭律師時的合影。(網路圖片)

[2011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樂報導)5月17日,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被北京西城區檢察院批准正式逮捕。至今她的家屬未正式收到「逮捕通知書」。在抓捕過程中,倪玉蘭的另一條腿也被警察「意外致殘」。

警察「意外」致倪玉蘭另一條腿殘廢

在4月7日凌晨,在警察送倪玉蘭往看守所的途中,由於車速過快,車上的輪椅撞到她能行走的一隻腿上,導致殘廢。她的親屬至今無法與她本人見面。

據倪玉蘭的親屬反映,幾天前她的律師與倪玉蘭交談時,她的思維還是比較清晰,目前她的身體很虛弱,雙腿殘廢。

她的律師還表示,鑒於倪玉蘭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差,希望能儘快給她辦理保外就醫的手續。

5月9日,北京御鑫宮賓館人員及警察帶著攝像機找到倪玉蘭的女兒,要求其搬走父母的東西。倪玉蘭的女兒則指出,她不知道父母屋裡到底有甚麼東西,也不知道之前有沒有其他人進入過父母居住的房間,所以不能擅自搬挪她父母的物品。

同被刑事拘留的倪玉蘭的丈夫董繼勤,目前還沒有進一步的消息。倪玉蘭的女兒表示,很擔心她的爸爸會遭到和她媽媽一樣被逮捕的結果。

倪玉蘭的親屬告訴大紀元記者說,倪玉蘭的女兒去哪裏都有人監視,她感到很壓抑,不知當局下一步會採取何種方法干擾她的正常生活。

倪玉蘭致力維權 多次遭非法綁架

倪玉蘭,今年51歲,從事律師職業18年。2002年4月27日,倪玉蘭因為拍攝北京西城區一拆遷戶的房子遭強拆,被公安毒打了15個小時,並以「踢打警察」為由非法拘留75天。這次毆打拘留,造成倪玉蘭一腿殘廢,只能靠雙拐才能行走。

由於她經常幫助訪民、拆遷戶爭取權益,因而多次被毆打拘留,曾經為紀念趙紫陽被拘留過。由於經常有訪民進出她的住地,所以,當地政府不斷對她進行騷擾。

2008年4月15日,倪玉蘭在阻止北京市西城區城管人員等強拆她家房子的院牆時,被抓到新街口派出所,該所人員指控殘疾的倪玉蘭「踢打」警察。當年12月18日,倪玉蘭被以「妨害公務罪」判刑兩年。

2010年4月14日出獄。由於她家的房子已經被強拆,出獄後被迫流落街頭。在維權人士的聲援之下,兩個月之後北京西城分局警察被迫將其帶往御鑫宮賓館1018房間暫住。從2010年12月20日開始,西城公安分局強迫賓館對其房間斷電、斷網,還限制供水。

今年2月11日,被斷電的54天,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來看望倪玉蘭律師,並與她合影。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18日 in 时政

 

唐柏桥:本拉登死了,中共还会远吗?

昨天美国特种部队奇迹般地在不损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跨洲将异常狡诈的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就地斩首,几近完美地完成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连本拉登所在国巴基斯坦事先都毫不知情,犹如神助。
最有意思的是,美国过去历经十年损兵折将无数未竟此功,却在轰轰烈烈的北非中东和中国茉莉花革命风起云涌的关键时刻,突然成功地将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全力支持世界各地民主革命的最大障碍彻底铲除,让人不得相信这是神的旨意。
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上天正在逐渐为我们扫清推翻暴政伸张正义的一切障碍,正在为我们提供一个最佳的国际外围环境。正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国人应该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遇,顺应天意,再造辉煌,将全世界最大最邪恶的专制暴政赶下历史舞台,开创中华民族文明民主的伟大新纪元。

愿上天保佑中华,并赐予我们力量!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3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唐柏桥: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为本拉登之死欢呼

2011年5月1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对美国发动9/11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头目本拉登被开除了球籍,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被就地正法。这是一次将永载史册的精彩的斩首行动,干脆利落,马到成功,赢得了全世界各国的支持。消息传来,举国欢腾——不,是举世欢腾!这一消息对人类文明进程影响之巨,无论用什么来形容,都不会过。在我的记忆中,过去二十年来美国总统深夜对全国发表公开电视讲话,还是第一次。可见这一消息之重要。

美国和国际正义力量历时十年,终于在9/11十 周年前夕将这个当代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恐怖分子铲除。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再无翻身之日了。尤其是随着中 东民主革命浪潮的兴起,滋生和藏匿伊斯兰原教旨恐怖分子的社会环境将不复存在。整个国际恐怖主义也将逐渐势弱并最终走向灭亡。这对于全人类来说,其历史意 义不亚于二战的结束。人类将因为恐怖主义的消亡而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在我看来,本拉登的死,至少具有如下几个指标性意义:

一,正义得以伸张。它使人们再一次相信正义必胜。今后当人们在寻求正义的道路上遇到各种困境时,会更加坚定信心和决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对人类提升正气,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二,使全世界尤其是美国人民看到了反恐的希望——人类终将迎来免于恐惧恐怖主义的时代。全世界尤其是美国人民将从过去十年对恐怖主义的恐惧中逐渐摆脱出来,恢复9/11以 前的正常生活形态。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纽约人对生活在纽约感到不安甚至恐惧,有些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搬离纽约。纽约几个标记性大楼如帝国大厦空置率高得惊 人,一些原本在帝国大厦上班的员工因为害怕不惜辞去工作。政府大楼戒备森严,必须经过严格的安检才能入内。人们甚至坐地铁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周围被恐怖分 子安放炸弹。一时间简直是草木皆兵。可以说,美国人尤其是纽约人在过去的十年来度过了非常的十年。现在人们看到了希望,今后人们就不用象过去那样担惊受怕 了。很多失去的自由又可以重新拥有。这说明,他们对自由的攻击只能得逞一时,最终必将彻底失败。

三,过去十年困 扰美国朝前发展和在国际事务中施展手脚的最头疼问题终于得到了基本解决。过去美国无法在联合国发挥重大作用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需要在全球反恐方面得到 其他国家的配合,因此对很多国家不得不一再迁就。今后他们会将全球战略从反恐逐渐转移到推动世界各地人权和民主事业的发展上来,再度成为全世界推广和捍卫 人权和民主的普世价值的旗手。

四,非常巧合地 与正在风起云涌的中东民主革命形成呼应。如今国际恐怖主义势力被连根拔除,整个中东地区的专制独裁政权都遭到致命打击。因此今后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失去 了赖以生存的土壤。这对认同自由与民主等普世价值的美国及文明国家极为有利。而对那些残余的专制政权而言则是灭顶之灾,因为他们将显得更加孤立无援,不堪 一击。

五,将大大地有 助于中国民主革命。一旦国际恐怖主义势力被铲除,同时中东地区各国民主革命取得胜利,完成专制到民主的转型。那么接下来,终结中共专制暴政,将成为美国为 首的西方民主国家的首要战略目标。因为将来国际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主要来自中共这个极端非理性政权,消除这一最大的不稳定因素符合各国的自身利益,协助中国 人民铲除中共暴政将成为全球文明社会的共识。中共将遭到全面围攻。中共过去在联合国相当强势,其中原因之一是那时世界上专制国家还不在少数,专制国家之间 相互护短,而中共是最大的专制独裁政权,因此成了专制国家的老大。而经过这次轰轰烈烈的北非和中东革命后,专制国家将大为减少,剩下的一些较大的专制暴政 首当其冲就是中共,其次是北韩、伊朗、缅甸等。将来只有这几个势单力薄的残暴政权在联合国折腾,已经很难再在国际社会成气候。过去几年,萨达姆、本拉登、 卡扎菲,这些与人民为敌、顽抗到底的独裁暴君们的下场,一个比一个惨(注:卡扎菲肯定会最惨,这只是时间问题);而那些面对强大的人民力量选择放弃抵抗的 独裁者,如本阿里、穆巴拉克等,至少不会遭到绞刑或斩首。因此,上苍给了中共领导人两条路,而且只有两条路可选:是做放弃抵抗的本阿里、穆巴拉克,还是顽 抗到底的萨达姆、本拉登,卡扎菲。当然有人可能认为他们还有第三个选择:做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我认为这不过是一些善良的人们的一厢情愿式的良好愿望罢 了。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清楚,他们是不会走自我革新的道路的。这从他们最近疯狂抓捕和刑求艾未未、滕彪、冉云飞等人权活动人士和独立知识分子,可以明显看 出。

总之,本拉登的死,将极大地鼓舞世人尤其是中国人对正义和民主的追求,对世界各国民主革命尤其是中国民主革命将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历史将因此翻开新的一页。

唐柏桥写于2011年5月2日凌晨

(唐柏桥系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我的两个中国》的作者,推特号:BaiqiaoCh,脸书网址:facebook.com/baiqiao.tang,博客:https://tangbaiqiao.wordpress.com)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5月2日 in 时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