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黄翔:绝地突围的精神抗争-- 声援艾未未 !!!

06 4月

黄  翔

艾未未:文化艺术界的”异端”

“艾未未被带走!”凭什么?!”艾未未工作室被搜!”凭什么?!他有他的自由,独立于自己”海阔天空”的世界!他有他的颜色,非要他”红”得愚昧、”红”得弱智,”脑子’红’成一片空白”、”心灵’红’成一片赤贫”,而失去与生俱来的天然的斑斓?!
全中国自由艺术家及其支持者会齐声发出维权的呼啸:”不”!一千个不!一万个不!
立即释放异议艺术家艾未未!释放艾未未!!恢复一个艺术家生命人身自由!!!
艾未未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有他的头脑而拒绝洗脑!他的语言传达他的本真的感知,他的声音外化他的心灵的韵律。他不需要自身意志之外的”谁”代表、支配、驾驭、主宰于他!这个桀骜不驯者自主他的艺术地域和精神生命!他的人文精神艺术就是他的世界。
今日互 联网时代每个人都享有独立于专制的”媒体”!每个人都据守自身精神的”领地”!一部电脑就是非”意识形态”化的一方净土!一部手机就是”立体交叉”的信息网络!
这里是个体生命的”独立王国”,包括警察在内的任何人无权随意持枪闯入,在每个人灵魂”飘游与泊居”之地留下骚扰的兽蹄或肮脏的爪印!
对”良心犯”艾未未如此!对十几亿被剥夺”自由思考与表达”的中国人如此!
任 何人不能假以维护”国家”、”民族”、”人民”、”群体”利益的名义,消解、抹杀、践踏个体生命存在的意义及其独立的精神价值!任何社会体制不能以当权者 狭义和浮浅的”党文化”取代丰富多元的人文艺术!任何貌似”威权”实为”专制”的暴力不能敌视每个人个体生命的精神自由!!!

不管谁从什么角度看艾未未,不管谁声称怎么了解他,艾未未就是他 自己!无论作为一个地球人、还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置身任何”不许人思想”的社会都应”敢于想”;面对任何”不许人言说”的强权都应”敢于说”!在”不许人拥有表现自由”的专制体制中,每个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和自身独立的精神世界!
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个文化人,艾未未在自身专业之外、不回避社会关注,不拒绝道义担当!在知识圈的权势依附者中,不为满足一己利欲、甘于做人精神奴仆的觉醒者已逐日涌现!而在包括底层在内的全社会和世界范围,认同艾未未及其普世价值理念追求者越来越多!
中国人、尤其是年青的一代,不再被人禁锢或自我囚禁于专制意识形态的墙垣之中,而是一泼一泼地成群翻身墙外。不同于前一代人在”非互联网”时代的无奈玩命与孤勇,新生代以坚实而独立的个体形成同样坚 实而独立的公民群体,以个体生命能量汇聚成群体的精神辐射,冲击和颠覆人世的邪恶、刷新道德滑坡、人为扭曲的社会风貌、推进一个全新世纪的历史进程!
艾 未未的父亲”不是贪官李刚”,而是上世纪中国的大诗人艾青。曾在毛时代被打成右派的艾青,此前曾写过《诗论》、《火把》、《向太阳》、《大堰河我的褓母》 等,之后曾写下《在智利的海岬上》、《古罗马斗技场》……儿子站在父亲的肩膀上,从全新的精神层次眺望东西方世界,从人权的高度俯瞰而不是仰视微 如尘粒的党权!
作为一名艺术家,他活跃于建筑、策展、摄影、电影等多个领域。其创作不为”党文化”所束缚、跳出专制阴影的笼罩而影响广泛。其言行无视暴虐的盯视和威慑,置自身安危于不顾,敢于公开揭示社会伪劣真相、表达人间公义!
艾 未 未被抓后,报纸上出现他的照片,见他双眼眼球边沿充血,不由想起一颗智慧的头颅曾遭受警察人为重击而受伤,颅内曾积有淤血、头颅时有剧烈疼痛。专制者就这 样伤害一个人的正常生命!就这样肆无忌惮、任意妄为地持续对中国人作恶!艾未未是个血性的艺术家,他因肩负社会道义而受到监控、打压和摧残,直到今天被黑 心权势者无法无天绑架,直至可能为维护天良而付出自己的生命!中国人、中国正直的知识分子、艺术家们,所有挣扎于社会底层者们,起来!还要默不作声到何 时?欲言又止到何时?寄托幻想、妄念到何时?无奈苟且、隐忍到何时?!专制特权者的本性”万变不离其宗”!

人文艺术:社会巨变的精神铺垫

文 化艺术与”党”字绝缘,它或是超越现实、特立独行;或是遗世独立、复归自然。”君子群 而不党”,是我们先人的精神骨血。任何人组建现代政党,理应自视一己为”社会公仆”而不是以”万民主宰”为野心追逐,这也就是”政治家”有别于”政客”的 本质。政客玩的是专制、擅长心术和权谋,政治家无异于行使”另类行为艺术”,因其诗化理念、品性和气质,而成为”另一种意义”的政治诗人。
伟大的政治家不仅面对社会层面,他的生命的大背景是浩瀚的大自然,只有不解东方”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的政客才死抱”暴力与血腥”和外来的”主义”实施强权高压,而闹出”以专制推进民主”的国际笑话为全世界鄙夷和不耻!
文化艺术既是社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时代变革的精神铺垫。艺术家不觊觎权势却崇尚自由,也由此注定他们思想和行为都率先于人。他们不仅在精神意义上”超前”为专制者所不解,更在行为意义上为专制者 所惧怕和不容。
当下人文艺术领域引人触目和关注者,不仅是艾未未、冉云飞、廖亦武们,还可以列出一长串各自拥有己作品的艺术家的名字,如参与被北 京封杀的”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的黄香、成力、申云、梅子、陈旭、胡军强、李娃克、秦冲、李鹏波、于贞志、曾德旷、破驹、北京丐邦主、张勇、贺文斌、萨 子、杨占国、阿波、张人言女等60多人及”丧小组”行为艺术团体。
列出这些名字是完全必要的,他们挣扎于社会底层,却远比常人敢于以行为”书写自由”、以生命”挑战现实”!他们是弱势的强者!
其 中黄香的《草木皆兵》全身裹绑茉莉花的人体行为艺术表演、曾德旷的《我写诗我有罪》令人深心震动!其它如《艺术卖比》、《当代思想者》、《只有在梦幻》、 《坐在思想高端》、《红喇叭》、《当代寿衣》、《 祭奠》、《现在精神病患者》、《金币乌龟*国家》、《我其实就是这样》、《当代现象》、《宋庄艺术家》、《忧》、《乱劈柴、来不来》、《7天7夜》等有别 于那类没有血色的、身心受到阉割、灵智荡然无存者的时髦”先锋”艺术,勇于鞭笞现实、以生命书写生命,体现”非党化”人文艺术的自由倾向!
正是这些行为艺术家的作品,在北京当代美术馆展示时曾一度受到查封,引发神经过敏的当局发疯、患上”茉莉花”敏感症!这些对”自由表达”严酷实施管制者,内体竟这么羸弱不堪?!

而在远离北京的贵州高原上,1978年民主启蒙火炬的发祥地,也上演了一场滑稽剧,诗人和书法艺术家农夫,从深圳赶回贵阳为自己的诗集出版举行发布会,这本是一件十分单纯、无涉于”政治敏感”的事。问题是,这个”酒色连文”的性情书生, 发函全国各地广邀诗友与会、有的人还带来了乐队。不意”草木皆兵”的当局惊魂中小题大作,如临大敌、立案侦办,将参与者”一网打尽”,不仅诗集发布会在贵阳受禁,所有参与者也被全数软禁、审查十几个小时,最后强行驱散。

艺术创造属于坚实的生命个体

艺术创造从属于个体、无涉于群体、异质于党体。任何艺术家及其作品鲜明凸显出两个字:”独立”。
今 日世界是每一个生命个体的一切权益受到保障的世界!任何执政党理应维护而不是剥夺每一个生命个体的精神自由。在现代民主社会,无论人类”群体”与”个体” 其性质迥然有别于”党体”!无论”国家”和”民族”绝不为一党所等同、所代表!一国一族真正的人民群体非虚幻的存在、而是为每一个坚实的生命个体所共同组 成!

这就是今日人类的文明世界!也是 不自外于21世纪的全人类文明的今日的中国!

今天的中国年青一代人文艺术家,也许其名字尚为世界所陌生,然而其已做出的举措和造型却令举 世触目。在当前全球性文明转型和世界变构重组中,年青的一代中国人,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精神能量!每一生命个体能量的爆发都足以引发连环爆!其综合力量的 威力足以”搅动王府井大街”、”咆哮天安门广场”、推进和促成全球性”文明总体”变革性布局!
这使我想起数十年前曾写下的两句话:”一个人就是一场运动”!”一个人就是一个集团”!时至今日,还可以给面对中国网络封锁的”翻墙者”一代追加一句:”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其精神生命的尊严与信息自由,绝不为专制体制所设置的高墙电网所囚禁、所监控!
我为”自由与独立”的新新人类鼓与呼!也为每一个有别于昔日毛 式文革中”革命群众”伪群体的”真实和坚韧的生命个体”深深祝福!这类人首先就是人群中的思想超前者、自由生命的书写者、独立自存的人文艺术家!
他们永远是社会变革的先声!也敢于精神上”揭竿而起”、挺身而出、先行于人!!!

2011年4月4日于殉难者钱云会百日祭日,
4月5日清明节定稿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6日 in 人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