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1

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纪思道发表文章谴责中国人权大倒退

(注:几天前,我在跟纪思道联系时,请他抽空写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文章,因为他现在美国影响非常大,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和粉丝团。正巧日前他撰写的专栏专门针对中国人权状况提出了尖锐的批评。非常感谢纪思道再次在关键时刻为中国人发声。——唐柏桥)

*纽约时报*:中国大退步

纽约时报4月27日发 表该报专栏撰稿人纪思道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大退步。”文章说,“中国正在实行20年来对独立思想的最严酷的镇压。因此,我想,这次到中国来,可以写 一篇关于程建萍这位女士的文章。她因为使用推特而被监禁。程女士去年在她要结婚的那天被逮捕,因为她通过推特发了一条讽刺性的短信,其中包括‘愤青们,冲 啊’这几个字。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幽默感,给她判劳教1年。”
纪思道的文章说,“(因为无法采访程建萍,)我就想采访程的未婚夫华春珲,但发现华春珲最近也被关押起来。如今,中国的情况就是这样。政府的镇压措施波及全国,给中国蓬勃的经济增长抹黑。这也是1989年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以来最严酷的镇压。”
纪思道的文章说,“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镇压呢?说起来人们或许会感到意外。中国政府担心,假如不及早严厉镇压,中国会成为下一个埃及或突尼斯。……一个跟中国高官在家庭和工作上有关系的中国朋友告诉我说,‘他们(高官)真的是害怕。所以他们在镇压。’”
纪思道的文章说,“实际上,中国跟埃及和突尼斯大不相同。中国的领导人或许和中东地区的那些专制领导人一样转制,一样贪污腐败,但要能干得多。在他们统治下,中国的生活水平、教育、健康、基本建设有了惊人的提高。”
纪 思道的文章说,“中国采取严厉镇压的另一个理由看来是围绕明年权力交接的骚动。在我看来,胡锦涛主席是1970年代后期华国锋以来最缺乏远见的中共领袖。 他要下台,由现在的副主席习近平取代。有关官员说,中国的计划是让李克强担任总理,让(或许他们三人当中最有能力的)王岐山担任副总理。”
纪 思道的文章说,“但是,现在权力角逐还在进行,部分原因是胡锦涛主席地位虚弱。中国官员在批评胡锦涛的时候很是公开。批评者据说包括中国军队将领,以及前 主席江泽民。他们的批评跟镇压异议人士没有多少关系,……而是跟胡锦涛冻结甚至倒退经济和政治改革、坐视通货膨胀抬头、损害跟美国的关系有关。”
纪 思道的文章说,“尽管如此,眼下的镇压依然是一种大倒退,而且在两个方面尤其恶劣。首先是政府不仅逮捕异议人士、基督徒,而且也逮捕他们的家人,甚至他们 的律师。第二,长时间以来,中国警方对劳动阶级的在押者使用酷刑,但通常不对知识分子动刑。现在当局对白领异议人士也动刑了。”
纪思道的文章说,“律师高智晟先前被逮捕。据他自己说,他遭到殴打和电击,因为他受理基督徒和异议人士的案件。将近一年前,他获得短暂的自由,但显然又重新被逮捕,然后就没有了下落。在中国,如今‘失踪’已经成了一个使动词。”
纪思道的文章说,“当局的镇压活动也扩展到互联网上。我十几岁的女儿这次跟我一起到中国。她抱怨说,‘中国什么都屏蔽。’她的意思是说,脸谱网和YouTube在中国被屏蔽,Gmail和谷歌搜索断断续续,甚至她在Google文件上的作业都无法取读。”
纪思道的文章最后说,“在中国这个正在成年的国家,其经济的崛起在世界历史上差不多是史无前例的。但严酷的镇压行动给这些成就抹黑。对我们这些爱中国并相信中国未来的人来说,眼看着这种倒退令人痛苦。”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Great Leap Backward

By
Published: April 27, 2011
SHANGHAI
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

Since China is in the middle of its harshest crackdown on independent thought in two decades, I thought that on this visit I might write about a woman named Cheng Jianping who is imprisoned for tweeting.
Ms. Cheng was arrested on what was supposed to have been her wedding day last fall for sending a single sarcastic Twitter message that included the words “charge, angry youth.” The government, lacking a sense of humor, sentenced her to a year in labor camp.
So I tried to interview her fiancé, Hua Chunhui, but it turns out that Mr. Hua was recently arrested and imprisoned as well. That’s the way it goes in China these days. The government’s crackdown is rippling through the country, undercutting China’s prodigious growth and representing the harshest clampdown since the crushing of the Tiananmen democracy movement in 1989.
The reason? Surprising as it may seem, the government is worried that China could become the next Egypt or Tunisia, unless security forces act early and ruthlessly.
“Of course, they’re scared that the same thing might happen here,” one Chinese friend with family and professional ties to top leaders told me. A family member of another Chinese leader put it this way: “They’re just terrified. That’s why they’re cracking down.”
Yet another official says that the Politburo internalized a basic lesson from the Tiananmen movement: It’s crucial to suppress protests early, before they gain traction. He says that from China’s point of view, the mistake that autocrats in Egypt and Tunisia made was not cracking down earlier and harder.
Paranoia also plays a role. Some Chinese leaders believe that America is nurturing a movement to subvert the government. Chen Jiping, a senior official, expressed this fear when he warned recently against “hostile Western forces attempting to Westernize and split us.” China, for a time, even blocked access to the blog of the outgoing American ambassador, Jon Huntsman Jr.
In truth, the differences with Egypt and Tunisia are profound. China’s leaders may be just as autocratic as those in the Middle East, and just as corrupt, but they’re far more competent. They’ve overseen astonishing improvements in the standard of living, in education, in health, in infrastructure. But I don’t want to get ahead of myself: That’s the topic of my next column.
Another reason for the crackdown seems to be jitters over the transfer of power next year. President Hu Jintao, who seems, to me, to be the least visionary Communist Party leader since Hua Guofeng in the late-1970s, is expected to step down and be replaced by Xi Jinping, the current vice president. Officials say that the plan is for Li Keqiang to be prime minister and Wang Qishan (perhaps the ablest of the three) to be deputy prime minister.
But there is still jockeying, partly because President Hu is weak. Chinese officials are remarkably open about criticizing Mr. Hu, and the critics are said to include the military brass and former President Jiang Zemin. The complaints have little to do with the crackdown on dissent (“That’s just a very small issue to them,” one Chinese official explained to me), and more to do with the way Mr. Hu has frozen or backtracked o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reforms, allowed inflation to stir and harmed relations with the U.S.
Many ordinary Chinese seem to feel the same way. Most Chinese I have talked to don’t care much about dissidents; their main concerns are inflation, corruption and better jobs. Moreover, they feel freer in their daily lives — so long as they don’t challenge the government, it mostly will leave them alone.
Still, the crackdown represents a great leap backward, and it is particularly nasty in two respects.
First, the government is arresting not only dissidents and Christians but also their family members and even their lawyers. Second, after a long period in which police would torture working-class prisoners but usually not intellectuals, the authorities are again brutalizing white-collar dissidents.
One lawyer, Gao Zhisheng, was arrested and, by his account, subjected to beatings and electric shocks because he had represented Christians and dissidents. After a brief stint of freedom nearly a year ago, he apparently was arrested again and vanished. In China, “disappear” has become a transitive verb.
The crackdown has extended to the Internet. My teenage daughter, with me on this trip, complains that in China “everything is blocked.” By that, she means that Facebook and YouTube are walled off, access to Gmail and Google searches comes and goes, and even her homework on Google Documents is inaccessible.
Here we have a country that is coming of age, with an economic rise that is pretty much unprecedented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 and it tarnishes those achievements with a harsh crackdown. For those of us who love China and believe in its future, this retreat is painful to watch.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30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看中国专访唐柏桥:中国维权抗暴将迈向第三个目标(图)

唐柏桥:中国维权抗暴将迈向第三个目标(图)

上海集卡车大罢工实况
上海集卡车大罢工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4月20日上千名集装箱卡车司机在上海进行罢工;4月22日网络上传出艾未未被酷刑逼供,最终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承认偷 税;4月23日集卡司机的罢工取得初步成果,上海市交通运输与港口管理局宣布,取消集装箱堆场自设的燃油附加费和夜间操作费,同时大幅调低港区调箱门费及 通往洋山深水港的S2高速公路全程收费。一波波的事件,网络上关注中国民主化的民众,不断期待来个“星火燎原”,乘势让民主在中国开花结果。

针对目前高度紧张的国内政治情势,看中国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权活动家、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柏桥先生,他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认为,首先网络上发起的茉莉花革 命消耗了中共的大量力量;其次,推翻暴政的诉求已经深入人心;第三个阶段就是把各地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以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维权律师、各地教会和法轮功 反迫害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轰轰烈烈的反抗暴政的伟大的社会运动,把共产党埋葬。

扩大民主革命的影响层面

唐柏桥表示,2月20日开始的茉莉花革命是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出现,进行到现在已经十次了,现阶段发展是很不错的。开始时中共打压很厉害,现在从表面来看, 虽然所发布的那些地点,没有看到有人拿着茉莉花参加,也没有人喊口号,但每一次都大量的消耗了中共的警力。目前发布的地点越来越多,包括二十几个大学也成 为集会地点。所以现在北大、清华等很多大学里他们也布置警察。

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上警力被掏空了。比如日前上海集装箱卡车司机罢工,派出的警力多达七千多名。参加罢工的只有两千多人。中共用加倍的优势兵力去控制局面,但没有控制住。导致后来上海当局紧急发布公告,称将取消不合理收费以缓和抗争情绪。

上海集装箱工人罢工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美联社法新社等都有相关的报导。有记者打电话问,上海集装箱工人罢工和茉莉花革命有没有关系。虽然这个集卡司机罢 工没有提出茉莉花革命等口号,但记者问我时,我告诉他:这次茉莉花革命,仅仅是一个名词而已,就是一场现代的抗暴运动,就是一场争民主反专制的广泛运动。 它并不是局限于一定要拿着茉莉花,或一定要喊着茉莉花革命推动者所建议的那些口号。

23日也传出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透过网路,与一自称“中国独立工会联合会”的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在上海、天津等地爆发的集卡工人罢工事件为其所策划。而事实上这些罢工的工人也与我们接触过,我告诉他们不要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去维权。

群众运动不一定完全按照你的想法去发展。但是如果它首先是为了争权利,为了推动这个社会进步;第二,是反暴政反专制。只要能够确定这两点,而且是针对政府 去的。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它是争民主反专制的一个行动。比如说一些维权,如果是针对资方去的,那只能算是维权运动,不能说是反暴政。这样的维权运动,我们 也要将它引导到争民主反专制的道路上来,形成对抗中共暴政的合力。

让共产党疲于奔命 再致命一击

现在国内有很多人是豁出去的心态。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是在用和平的手段反抗暴政。当然当有人受到暴力镇压和攻击时,用武力去反抗,这也是正确的, 我们也有这个保护自己的权利,我们不能任由自己受到宰割。这是被文明世界所接受的。像利比亚人民、埃及人民,当他们遭到武装镇压的时候,当然有权利拿起武 器反抗。现在这个反抗也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

现在有两个局面对我们非常有利。

第一,大量的消耗了他们的警力,让他们顾此失彼,这是我们原来的想法,至少是我个人的想法。我曾经在茉莉花革命爆发的当天发出这样一个推文:恶搞中共,虚 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中共感到顾此失彼惊慌失措,达到大量消耗他们的警力的作用。然后再寻找机会对中共进行致命一击,号召广大民众聚集天安门广场和各大城 市中心,以摧枯拉朽之势终结中共暴政。

埃及革命一开始他们发布了20个地点,实际上真正要去的那个地点没发布。其它二十个地点都被控制的死死的,真正要去的那个地点成功了,去了几千人。就在1月25日,第一天成功了,接下来的十八天就没有离开了,就坚守在开罗广场。

实际上我们也是这样做的,真正最后取得成功的地点在哪里?无所谓!现在真正的目的是消耗它们的警力。让他们找不到目标,感觉这里那里都是,然后到处派员 警,让他们被我们牵着鼻子走。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突然有一天号召大家到天安门广场去、或到另外的什么地方去。所以现在中共都把天安门广场四周挖了,铺 上草坪,很显然是为了防范和限制老百姓去那里。但这是没有用的。他们这个政权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即便他们抓了很多人,也无济于事。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与茉莉 花革命没有直接关系。更多的茉莉花革命推手遍布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它们抓不完的。

所以从第一次茉莉花革命到现在,短短两个月,已消耗了大量的中共警力,让它们疲于奔命。

所有抗暴活动 矛头一致对准中共

第二,民主革命这个事件本身已经被全民所知晓和认同。这个是中共失算了。再茉莉花革命开始时,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让她传遍全中国。而它们的打压事实上起到了帮助我们宣传茉莉花革命的目的,尽管这不是它们的主观动机。它们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目前整个局势传递了两个讯息:一、中国的民主运动是有希望的。当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传到中国的时候,很多人就意识到了,认为有了希望,然后进行鼓动, 进行反抗。二、更重要的,中共失算了。针对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虽然中共也玩弄了一些花招,想把它引向对它们影响不大的将民生诉求作为终极目标的请愿运动,不 让矛头对向政府,不要求推翻暴政,实行民主。但现在整个的矛头已经直指这个政权。这透露出来的就是:你没有机会了,你现在马上要把权力还给老百姓。而这正 是茉莉花革命的中心目标,并已被广大民众所普遍接受和支持。

打压艾未未 中共搬砖砸脚

从我参加八九运动到现在,是革命还是改良的争论到现在还没有停止过。很长一段时间,包括海外的民运人士,改良的声音越来越大。温家宝要改革了,马上就有人 兴奋的不得了。希望在中共的领导下实现多党制,维护共产党专制的陈词滥调在异议人士里面非常有市场。如“我们只反专制不反中共”,“将来只清算罪恶不清算 罪恶的执行者”,“连一枪一炮都没有还空谈什么革命”,“革命只会换来另一个专制政权”,等等不一而足。

在茉莉花革命以后,尤其是把艾未未抓了以后,共产党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是自掘坟墓。因为艾未未是和高智晟一脉相承的,他是坚决和共产党不妥协不合作, 抗争到底的。艾未未有句话非常有名,“拒绝犬儒,拒绝合作,拒绝恐吓,拒绝喝茶,在这些问题上是没有可以商量的。还是那句话,不要再来找我,我不会合作, 如果非要来,就带上你们的刑具吧。”

共产党非常想拉拢收买他的,想让他当政协委员,甚至政协常委,在他拒绝一个星期后,把他抓了。它们想从精神上把他摧毁。22日的报导说艾未未遭受了高智晟 一样的酷刑。高智晟遭受的那些酷刑好多他自己都无法描述。因为写出来以后,会羞辱他的人格。我在这里也不想描绘他们所受的那些令人发指的酷刑,那些施暴者 和下令的人都会遭天谴,会下地狱。面对这样的丧心病狂,很多人不再有幻想了。

从艾未未被酷刑的讯息来看,中共所做的是一个系统化的酷刑。北京国保的一个处长竟然放对高智晟酷刑的录像带给艾未未看,用对付高智晟的办法对付艾未未。这 不是一个个人行为,而是一个政府行为,各级政府官员都要承担直接责任,将来一定要将它们送上法庭,进行严惩。因此现在茉莉花革命其中一个主题就变成了要为 艾未未伸张正义。

由于艾未未在国内外影响非常大,使得原来有很多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也被逼参加茉莉花革命了。至少艾未未的上千万粉丝毫无疑问都在以各种公开和不公开的形式支持茉莉花革命。前天香港三千文艺界人士走上街头,向中共当局发出怒吼。这是非常罕见的。

民众早一天参与 损失就少一天

有网友问我,艾未未什么时候会放出来,我回答可能是中共倒台以后。他很震惊,就打了很多句号,表示已经愤怒到无语的地步。我分析这次中共下了死决心,要把艾未未往死里整,对艾未未、高智晟、王炳章这些反共人士,就是往死里整。

在国际上包括高智晟,都有很大的呼声,共产党都不放,我分析它们整艾未未会更厉害,它们要从经济上各方面去整他,要从媒体上等各种方法去抹黑他。大家早一 天醒来,决然的参加这次革命,损失就少一些。我们再观望,再等待,我们就不止这些损失,下一个被整肃被迫害的人就可能是你我。

目前中共所有做为,只是更加速人们对一场革命的追求,也因此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在帮着茉莉花革命打知名度,都是在无意中推动茉莉花革命。所以我认为第二个目标让茉莉花革命这五个字响彻中国的云霄也基本达到。据我们的了解和调查,国内的老百姓基本上已经知道了。

不久前马鞍山的工人罢工,他们寻求我们的协助;上海的卡车司机,也连络我们。现在私下和我们交流的越来越多,这是好现象。

朝第三目标迈进:团结各方力量 不再仅仅为个人维权

在现阶段的基础上,现在需要的就是朝向第三个目标前进,那就是整合各方面的力量,让各种抗议活动都将目标逐渐集中到对抗暴政,要求彻底颠覆这个残暴无度的政权。过去的维权是单个的、分散的,诉求也是不一样的,也没有集中到民主革命这个道路上来。

过去有些人自焚、下跪,事实证明,这些人性化的方式对中共这样已经没有任何道德良心的政权是完全没有用的。你自焚,共产党还嘲笑你,因为你自焚了,他连打击的力气也省了。连跪着求它们,中共都给他们下了一个定性:要跪着造反。所以我们现在都不要用这种方式了。

去年全国大的维权运动有20万起,但是分散的,现在那怕有一半和推翻暴政的诉求联系起来,那就不得了。这个运动需要一些领袖性人物来协调引导,否则就是一盘散沙。

背水一战 将行一场轰轰烈烈反抗暴政的伟大社会运动

所以,现在就是将过去中国各种轰轰烈烈的维权转变成为一场推翻暴政的诉求,然后形成国内各种活动的核心力量。让这些大众不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去维权。 比如上海那些司机不仅仅是为了他们本人的福利在维权了。否则,今天勉强维护到的权益明天就可能瞬间丧失殆尽。这样惨重的教训俯拾皆是。

突尼斯、埃及革命成功以后,都是在政治上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到现在为止没有出现负面或倒退现象,这就像一部教科书,给中国人作为榜样。

现在就是如何把各地轰轰烈烈的维权运动、包括以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维权律师、以艾未未为代表的知识界正义人士、各地教会和法轮功反迫害的力量结合起来,形 成一个轰轰烈烈的反抗暴政的伟大的社会运动,一鼓作气把共产党埋葬。让所有参与的人都想到,这不仅仅是维我的权,是结束共产党暴政来维护所有人的权利。假 如我们十五亿中国人都能团结起来,那么这股力量是很强大的,是大有前景的,我们要毅然决然的团结起来,相互保护,变成背水一战的心态,那个力量会爆发出 来。

突尼斯成功了,埃及成功了,利比亚也在接近成功,也门和叙利亚那边虽然镇压了几次,死了很多人,但那边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北非和中东革命浪潮已经被全世界 主流文明社会所接受,它是一个推动人类进步的风潮,没有人认为是捣乱,是破坏力量。非洲和中东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的人民已经走到我们前面去了,我们中国人也 应该起来了,不能让中华民族丢脸。

文章内容只代表被采访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7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看中国专访:民主浪潮席卷而来 局势正在起变化(图)

民主浪潮席卷而来 局势正在起变化(图)

艾未未涂鸦杀入荃湾 百处开花 店东暂不抹掉
港人声援艾未未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目前国际上几个独裁政权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大有东欧骤变的态势,民主国家对于这样的形势,也开始选边站。中国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人间大事都不离天象,对于这样的说法,在中国问题上是否也体现出来?

中国人权活动家唐柏桥以他的观察做出了如下的诠释。

国际社会的正义力量声势浩大

这部分体现在几个方面,一、对北非革命、中东革命的具体支持;二、对艾未未的声援上;三,对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关注。

北非、中东的革命,刚开始美国政府还有些将信将疑,认为是不是伊斯兰教的矛盾?是不是将来会对美国不利?后来发觉越发像一次真正的民主革命。就是老百姓对专制忍无可忍了,要推翻暴政自己做主。因为这样,所以西方国家就全力支持。

第二、这次艾未未被抓,国际上对他的声援,其声势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原因是艾未未确实做得很漂亮,他得到了人民发自内心的敬佩,包括我。

第三,这次中国茉莉花革命在尚未形成规模以前,只是因为一个网络倡议,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可见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革命的期待和关注到了一种什么 程度。希望中国民众不要辜负全世界正义之士的期待,展现中华民族威武不能屈的精神,面对强权暴政,毫不畏惧,勇往直前。艾未未、冉云飞、滕彪、王荔蕻等已 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中国体制内的人开始观望

整个国际局势,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体制内的,也感觉到了。我举个比较明显的例子:三月份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纽约的布碌仑举办一场声援九千万人退党的活动, 我每年都去参加退党运动,过去那个地方一直被中共控制得很死。那些中共支持的华人在那里大喊大叫,素质很低,各种谩骂的。法轮功学员举办活动,一般人是不 会有人去捣乱的,都是共产党背后指使才去捣乱的。

但今年我居然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一个那样的人出现,为什么这次没有指使?这说明侨领都开始观望了,那些幕后的指使者也在消极怠工。像也门,当局者都在纷纷观 望甚至倒戈了。目前虽然体制内还没有出现倒戈的人,但观望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现象对比非常强,也会让老百姓看得很清楚。

媒体也转舵

而这样的情况,也可以从亲共媒体的微妙变化看出,包括世界日报等原来比较亲共的媒体,现在也有一些比较微妙的变化。它也开始感觉到局势是不是有些不妙了,也开始为自己做一些铺垫。

我举个具体的例子,现在亲共的报纸也开始为艾未未打抱不平。共产党肯定不希望这些媒体为艾未未呼吁,若在一年前,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它们开始为艾未未说话 了。也许可以这么理解,那些媒体内部的人也不是所有的都想让中共独裁。原来被驯服的可能是多数,所以少数不认同中共的只能保持沉默,现在这些不认同中共的 少数反而占了上风。

除了中资控制的媒体,包括西方媒体也有这样的转变。有段时间西方媒体是一边倒的,尤其是奥运会期间,很多报纸为中共歌功颂德、涂脂抹粉。原来在美国的一些 台湾的反共政客纷纷到大陆去朝拜。现在这段时间也纷纷倒向了。我认为就西方媒体而言,他们应该是感觉到机会来了,也开始和共产党为难了。这是一个大气候。 有句话讲得好“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中共用酷刑对待老百姓,老百姓总有受不了的一天。

正确判断时势 追随时代潮流

眼看国际情势的变化,我也想把这个道理告诉福建同乡会和其他亲共侨团,希望他们能识时务。因为近来有有很多的福建人和新移民跟我谈到一些问题。他们告诉 我:他们参加法轮功活动,就会被人举报,那些欢迎胡锦涛的人就会举报参加法轮功活动的人。那些亲共的侨领就会找这些人谈话。威胁他们:你参加那个组织很危 险的,将来你回不去了,你下飞机就被逮捕了,某某参加了法轮功活动,一下飞机就被抓起来了,到了劳教所被打得死去活来。这些福建人就向我反应,唐先生,据 说回去以后就会被打死,就会被送进监狱打成疯子了。我告诉他们,这是瞎说的。整个大气候改变了。

福建人在美国,大部分是偷渡来的。这些人为了生活来到美国后,他们对政治基本上没有先入为主的概念,更没有支持共产党的概念。他们只是为了打工、为了谋 生。结果被那些亲共的福建同乡会一网打尽,要求他们加入同乡会。然后就组织他们参与庆祝中共的伪国庆、欢迎中共领导人等活动。这些原本没有政治立场的福建 人被组织久了,就被人认为是支持共产党。这些人其实就是被共产党绑架了,中共让他们认为爱国主义就等于爱党,参加爱国活动等同于了爱共产党。美国人很爱 国,但不等于美国人爱奥巴马政府,恨奥巴马的也照样说我是美国人,我以当美国人自豪。这是两回事。

不管是侨领还是同乡会的人,我希望他们能够认识到,目前中国的维权抗暴风起云涌,大家在观望,你也许不敢去参加民运活动,或不敢去参加法轮功,但你可以消 极怠工,可以观望。去暗地里和我们来往,帮助我们。这也是非暴力运动的一个方式啊。消极怠工、不合作、不执行命令等都是不合作的方式。

就像退党运动,哪怕用化名,只要他退了,他就觉得他的心背弃了共产党了,心就向着我们了。在现实生活中,只要有机会,他就背离共产党了。他一旦退了党,就 跟我们一样了,就跟共产党死磕了。在我与很多人接触的过程中,真的看到这些人退党后的转变。所以,这个退党不只是形式上的,而是有实际意义的。

退党的实际作用

在我生活中实际接触到的例子,我觉得退党这方式对于一个人是否决心反共有很关键的作用。我打个比方:比如黑社会小喽啰,虽然也对黑社会老大不满,但在外面 一定要维护黑社会,否则自己就没有面子了。你说黑社会很差,那你为什么要参加黑社会啊。那么,当有一天他下决心退出以后,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个黑社会 打倒。就像有些人,用化名退出了共产党,万一有一天被共产党发现了怎么办?所以他就鼓足一口气,我要和唐柏桥他们一样,早一点让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这样 的话,他就感觉到心里坦然了,不会被清算了。

综合上面所述,整个大环境如此快速变化的情况下,过去不管是彷徨未决的,还是一直在暴政一边的,是不是该重新思考如何顺应时代潮流?

转载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01550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6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牛,就是牛!这次配称艺术家!“江苏演唱会高呼“艾未未”广州现挺艾涂鸦”

江苏昆山举行的周庄摩登天空音乐节上,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艾未未的字样。(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1年04月26日讯】大陆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抓捕已有20多天,至今仍杳无音信。尽管当局打压,大陆民众仍不断顶住高压以各种方式力撑艾未 未。继日前安徽合肥和北京街头出现艾的涂鸦、江苏周庄演唱会公开打出释放艾的字幕后,广州街头前晚亦出现艾的喷墨涂鸦和挺艾字样。

据香港苹果日报等 港媒报导,广州挺艾动作发生在海珠区大学生城附近的新滘镇小洲村。香港有线电视台拍到该村一幢民居墙上,被人喷上大幅艾未未涂鸦,下边还有艾的普通话拼 音,以及英文“ Love the future(爱未来)”字样。涂鸦和鲜艳的红字格外引人注目。当地年轻市民受访时表示,推估是周日喷上去的。

小洲村是广州南郊的原住民村落,邻近广州大学城,因保留水乡风情而吸引不少艺术家进驻,开办工作室、艺术教室等。不排除是来自艺术界人士的撑艾未未行动。

另外,星期天江苏昆山举行的周庄摩登天空音乐节上,左小祖咒、老狼、梁晓雪、何力、洪启等大批音乐家和艺术人士出席,在演唱会中,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艾未未的字样,甚至以英文打出FREE AI WEIWEI(释放艾未未),引起各界轰动。

相关照片被发上Twitter,引起各界关注,发布者未透露屏幕为何会打出如此敏感字眼。另有网民透露,当屏幕出现艾未未的名字时,现场有人带头高呼艾未未,数千名观众齐声和议,狂喊二十多声艾未未,场面震撼。

41岁的左小祖咒,是大陆著名摇滚歌手、音乐家,同时也是诗人小说家并从事艺术创作,2009年其新碟《走失的主人》在京发行,艾亲自为他签售。

自本月 3日艾未未“被失踪”以来,虽然大陆当局开动国家机器,拚命诋毁打压艾,但民间挺艾动作不断。在安徽、北京等地的街头上都出现了声援艾未未的涂鸦作品和宣传贴画。

如 此同时,香港的涂鸦艾未未肖像“遍地开花”,港铁荃湾西站门外;曹公街廿八号后巷、曹公坊一号D店铺铁闸;荃新天地、青山公路富华中心、大涌道祈德尊新邨 及沙咀道一四四号的对开行人天桥;以及海贵路近交通交汇处,均被喷上的图像分别有黑色艾未未涂鸦肖像,其中在荃新天地对开的行人天桥,数量最多,达三十多 个。

被喷上的图像分别有黑色艾未未涂鸦肖像,下写有“AIWW 艾未未中国良心”字句。其他声援字句则有“谁怕艾未未”及“FREE AIWW(释放艾未未)”等。

此外,艾工作室的前义工刘艳萍昨透露, 20多天来一直 24小时守在北京草场地 258号艾工作门外监控公安白色面包车,前晚终于撤去了。她认为,这显示当局对艾的调查或已结束,该是将“结果”告示天下时候了。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6日 in 图片

 

金光鴻律師失蹤時被精神病遭酷刑 部份失憶

(注:维权律师们为普罗大众维权,而当他们遭到侵权迫害时,没有多少人站出来为他们声张正义。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呀!这种局面必须得到改变,否则国人还有受到更大的苦难。到时候,当灾难落到自己头上时,就已经没有人会站出来为你呼吁了。 ——唐柏桥)
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網絡圖)
 

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失蹤十多天的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目前已經回到自己的老家。他部份失憶,記不清楚失蹤期間的全 貌,大概印象是在路上遭到綁架,曾被關過拘留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強行「治療」打針吃藥,並遭到暴力毆打和強行灌食。

維權網披露了這一消息,金光鴻律師遭到酷刑,無法記憶失蹤期間情形。記者也從知情者處證實了這個消息,該知情者還披露了一些外人所不瞭解的近期當局迫害維權律師的一些內幕。

據維權網報導,已經失蹤十來天的北京維權律師金光鴻,19日已經被接回湖北老家療養,現在身體仍極為虛弱,無法清楚記憶起失蹤期間所遭受的全部情況。

金光鴻都記不清自己究竟是本月8號還是9號失蹤的,只依稀記得自己好像在街上行走時忽然被人控制,被關到過看守所,後也被送過精神病院,遭到毆打,好像也被捆綁在床上過,被打針、吃藥,當中絕食不想吃東西還被做鼻導流食。

廈大派三名老師與金光鴻的弟弟一同到北京將他接回到家中,金光鴻感覺全身疼痛,剛開始只能吃流食,根本無法起床。幾天後下床稍微動一動也感到疲憊不堪,只好再躺回床上。

知 情者證實了維權網的消息,也表示金光鴻失蹤期間,有關方面對他搞了一些措施,讓他這段記憶出現問題,他連自己被哪個部門的人抓的、對方長得甚麼樣等都記不 清楚了。他介紹金光鴻被送到精神病院,最終因絕食變得非常虛弱,最後不得不放人。金光鴻現在非常虛弱,需要一段時間調養身體,慢慢恢復。

他 還說,二月份的時候,像維權律師滕彪、唐吉田、唐荊林、江天勇、李天天等這批律師失蹤,當局一直沒有交待下文,前不久金光鴻和劉曉原律師也被失蹤,維權律 師遭到當局迫害的問題極其嚴重,維權律師的安全性到了極差的時期。他還說:「當警察和國保違法找你談話『喝茶』時,就應該及時提出控告,制止他們行動升 級。」

他建議現在這樣的情況下,維權律師辦案最好二個人一組,互相有照應,他說:「像這次北京李靜林律師在內蒙古辦案酒店房內遇上奇怪的搶劫『不愛錢愛皮鞋』,如果是僅僅一個人在場的話,問題要嚴重一些。」

他還說:「有些維權律師抓進去後,受到了虐待了,當局威脅你迫使你認罪,你想出去、想自由就讓你簽字保證出去後閉嘴。」有律師也告訴他,當局威脅被抓律師說:『你不能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任何人,不然再進去就不要想出來了。』」

社交網絡推特上有人披露,廣州唐荊陵律師在2月中下旬被抓後,關押一段時間放出來,臉上表情呆板,已經不認識人了。後來唐荊陵又被當局以「監視居住」名義看管起來,他和夫人都失蹤了,目前不知道被當局軟禁在何處。

而維權網的信息也表示,從目前各種途徑透露出來的信息來看,被失蹤者多是受到了慘絕人寰的酷刑,並且有被用藥物致使其喪失對那段失蹤期間所發生事的記憶的情況。

北 京謝律師認為,一個人如果要被送精神病院是要有程序的,金光鴻是維權律師,如果他有問題的話,需要一個鑑定、有相應的法律程序的,不是隨便就可以將一個正 常的人當作精神病的。這是一起嚴重的侵權和違法行為,如果這樣一來的話,任何人都有可能被強制的,公安常常會把一些上訪民眾或者維權人士當成精神病人「治 療」,也會導致普遍沒有安全感了,這會造成一個很嚴重的後果。

謝律師指出,作為受害者金律師可以提起控告、投訴及追究責任,這是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大家都應該關注這件事情。

他認為金光鴻律師比較平和、比較理性,對人對事從來不偏激,不太可能是跟人有矛盾衝突引發的報復,不過這個還要他本人來解釋。到底是甚麼原因,值得思考。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5日 in 人权

 

美国之音:上海数千名卡车司机连续两天罢工抗议

上海数千名卡车司机连续两天罢工抗议

记者: 燕青 | 华盛顿  2011年 4月 21日

上海卡车司机打出横幅,要求减免费用

图片来源: 中国互联网

上海卡车司机打出横幅,要求减免费用

根据在上海当地的国际媒体以及消息人士的报导,从4月20号星期三开始,有数千名卡车司机在上海的外高桥等码头举行了罢工等抗议活动,而且抗议人士于星期四和当地警方发生冲突,期间有司机被打伤。

路 透社驻上海记者Royston Chan和Carlos Barria星期四从当地发回报导说,两名当时在场的司机对记者说,大约有两千名卡车司机星期四在外高桥码头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和手持警棍的当地警方人员 发生了冲突。一位33岁、姓陈、来自河南的司机对这两位记者说,警方逮捕了至少六个人,并且还用警棍打了一些抗议人士。他和另外一位司机还给路透社的两名 记者看了一位司机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照片,照片上,被打司机的太太和女儿当时就在旁边。

路透社两名记者报导说,在距离抗议发生地点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场,看到大约30名防暴警察将两名司机带走,并且还驱散了大约五、六十人的集会。早些时候,这两名记者还看到有卡车司机开过的时候,对着其他的司机高喊:“一块儿加入罢工、不开了!”

与 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驻上海记者詹姆斯.阿瑞迪(James T. Areddy艾华添)从上海发回报导说,星期四,上海中集车辆物流装备有限公司的入口被停在路中间的两辆集装箱挡着,进出都要警察把关。在附近的宝山区, 卡车司机星期四对记者说,暂时不会停止抗议,因为柴油和其他费用上涨的结果是,收入必须要跟着提高才行。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上海中集车辆物 流装备有限公司附近的一个修车行和在那儿的司机交谈时,有十几名司机都说参与了四月20号星期三的罢工抗议,而且说估计当时有多达四千人。这些司机都不愿 把全名透露给记者,因为他们看到,中国官方媒体对这一事件没有任何报导,而且网上传的一些用手记拍摄的照片很快就被消除了,这种行为难免让司机们觉得政府 部门会想法儿报复。

上海卡车司机集会

中国互联网

上海卡车司机集会

一位姓韩的司机对[华尔街日报]驻上海记者詹姆斯.阿瑞迪说,现在什么都涨,就是运输费不涨。他说,从上海到苏州开一趟集装箱,能拿到一千二百块人 民币,但是刨去各种开销和成本,拿到手的顶多也就是二百块钱。当记者问到,你拉的集装箱里装的都是什么时,这位司机笑着说,还不是要出口到你们美国的,什 么吃的、喝的、用的,所有能花上钱的,都有。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上个月,中国的物价上涨速度达到了过去32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次卡车司机抗议或许反映了民众普遍的不满。之前,报导说,还有农民要牢牢守住粮食作物、价格不对、拒绝卖出的情形。

上 海卡车司机罢工抗议事件发生之后,迅速引起路透社、美联社以及华尔街日报等国际报刊和媒体的关注,一些港台媒体、还有海外的博讯等网站也都注意到了这一最 新动态。博讯报导说,中国国内除了财新网对这一新闻有报导、并且还于星期三派去记者现场采访之外,其他媒体一律没有任何动静。美国之音星期四查看新华社发 自上海的报导,看到不少有关车展以及车模的报导和照片,但是对卡车司机的罢工和抗议,只字未提。

台湾的华视报导说,一千多辆货柜卡车,把 上海外高桥港码头附近的道路,全都给占据了;卡车司机三三两两的聚在各个角落,虽然没有拿标语、举白布条、高喊口号,却已经用消极的行动,表达心中的不 满。另外,台湾的中广新闻网报导说,卡车司机们先后在上海宝山区的一家物流公司和外高桥码头抗议,另外还有约五百人是到洋山港进行抗议,过程中有人对那些 不愿意加入罢工行动的司机的车辆进行破坏,另外,有八、九名参与罢工的司机,在宝山港曾经试图推翻一辆小轿车,但是遭到警方逮捕。

目前在纽约的政治动态观察人士唐柏桥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说:“油费、路费,各种管理费涨得太凶了,他们(一些卡车司机)现在基本上都是倒贴。”

唐柏桥说,在中国,政府部门的各种收费,有时候真是让老百姓感觉喘不过气来;唐柏桥说,希望其他地方的卡车司机能够对上海的司机表示声援,维护、促进彼此共同的权益。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0421-SHANGHAI-TRUCK-DRIVERS-120416009.html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2日 in 新闻

 

上海集卡司机罢工再发酵 放箱行业加入

(注:大规模的维权抗暴运动开始在大都市爆发。这是维权运动深入到抗暴运动的转折点。所有关心中国民主革命的朋友都应该高度重视此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并全力推动,争取全国同行业甚至全民声援和参与罢工罢市罢课。我们只要朝这个方向去推动,中共就会象丧家之犬,四处挨打。一旦全国茉莉花革命总爆发,他们的末日就到了。请大家一起努力将这一消息广为传播。并呼吁全民参与罢工罢市,声援上海卡车司机。声援他们,就是为自己维权。——唐柏桥)
今天(22日)上午,在上海宝山区水产路和外沟桥码头、港西码头还聚集了数千罢工的司机。其中水产路的罢工现场有车被砸,与警察发生了较大冲突。(网路图片)

【大纪元2011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怡莲采访报导)今天(22日)上午,在上海宝山区水产路和外沟桥码头、港西码头还聚集了数千罢工的司 机。其中水产路的罢工现场有车被砸,与警察发生了较大冲突,之后警察戒严整条道路,禁止入内。目前,与集卡有业务联系的放箱公司,也几乎全部停业,加入罢 工潮,整个上海港基本瘫痪。

参与罢工的越来越多

位于水产路的物流公司刘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今天上午这里的罢工人群,和警察发生了冲突,有车被砸。之后警察戒严,封锁了道路。他想去罢工现场都被挡住了。”

他表示,今天参与罢工的比昨天还多,开始他这个公司没有罢工,现在受影响了,做不成业务,也只能停工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到现在政府还没有任何答覆。在现场已经抓了很多人了。现在连锁罢工了。”

“放箱”公司加入罢工行列

一位业内人士在微博写道:“罢工事件进一步演化,船公司预配做不下去,放箱公司不再接受放单业务。在21号中午,我也接到大量电话告知,服务于各车队的放箱公司停止放单,听到这个消息,我明白事件进一步得到提升了。”

微博还说,这样也就意味着后面几天罢工事件进一步持续,无法放取设备交接单,就无法提箱出运,罢工事件进而推迟。同时得知,有可能25日放箱公司也罢工一天。

一物流公司的经营者王先生说:“我们提出的要求政府都没有解决,现在集卡行业内都不让出车了,放箱公司也都不放箱了。放箱公司的单子放不出来,集卡车也没有办法跑了。放箱不让放了,也是因为港区码头收费不公平的问题。”

他表示,现在是有人想干干不了,有的地方是不能干,差不多瘫了,箱子都没法做了。

某放箱公司的鞠姓女生说:“因为集卡罢工,在我们的业务也停止了。集卡经营不了,那也影响到我们经营不了,都是连在一起的。他有单子交给我们去放吗。他的单子多,我们也放的多。”

她表示,就是不停工,现在也很难维持。以前交船舶公司的押金只是几万元,现在是十几万的交。本来在放箱的时候,替客户垫费用就够多了,现在押金又高,没有资金周转。“整个上海的放箱公司也基本停下来了,港口也基本瘫痪了。现在物价又高,我们的工资都涨不上去。”

有媒体评论说:上海继日前爆发城管横蛮执法引发2,000人暴乱后,20日又发生货柜车司机罢工引起警民冲突。香港“东方日报”引述分析人士指出,在贫富悬殊加剧及通胀升温下,中国民众怨气已快达“临界点”,政府再不重视,全中国可能会爆发冲突浪潮。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4月22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