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纽约时报 还我丈夫高智晟

31 3月

纽约时报 还我丈夫高智晟

核心提示:将近一年前,中国政府扣押了我丈夫,自此以后,他便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或甚至他是否还在世上。

原文链接:The Dissident’s Wife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耿和
发表时间:2011年3月27日
译者:蓝枫(@lawrence2020
旧金山
伴随着世界把目光聚焦于中东的起义风暴之时,该区域以外的暴虐政权正借机巩固权力。在中国,自从一项开展突尼斯式的“茉莉花革命”的号召被发出之后,人权活动家便纷纷失踪。我能够体会到他们的家庭所正遭受的一切。将近一年前,中国政府扣押了我丈夫,自此以后,他便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或甚至他是否还在世上。

2001年,中国司法部将我的丈夫高智晟评为中国十大杰出律师之一。但是,当他开始为受政府迫害的宗教团体的成员辩护后,他本身也成为了受迫害的对象。他的律师执照被吊销,而我们的家庭也被置于不间断的监视之中。2006年,他被判犯有煽动颠覆罪,宣判只是基于审讯人员对我们的两个孩子发出威胁之后的逼供。他获得了缓刑,但是在一年后,因为向美国国会写了一封记载中国侵犯人权的罪证的公开信,他再次被短暂拘留。

智晟不会放弃他的工作,可是他也为我和我们的孩子而担惊受怕,所以我就和孩子逃离到美国去寻求庇护。我们离开后不久,在2009年2月,他被安全人员扣押,那一次没有针对他提出任何指控,他却被关押了一年有余。国际压力成功促使中国政府将他释放。但两周后,在世界将目光转向别处之时,他再次被绑架。那是去年四月。从此,他便杳无音讯。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他正遭受折磨。我的丈夫已经多次受到虐待。 2007年,行政人员对他施加电击,用燃烧的烟头烫他的眼睛,将牙签刺入他的生殖器。 2009年,警察一连两天动用手枪殴打他。他还被捆绑起来,被强行静坐数小时,并收到死亡威胁以及被告知我们的孩子正滑向精神失常。

虽然他所受到的对待是那样地惨不忍睹,可是我丈夫仅仅只是在中国的众多政治犯的其中之一。他们中有正在服刑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为颠覆罪名而获刑11年,他的妻子刘霞目前正处于被软禁的状态。一个人权组织报告说,有一百多名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因“茉莉花革命”而被盘问或拘禁。尤其让人不安的是其他知名人权律师的失踪,像江天勇、滕彪和唐吉田。

在奥巴马总统于去年对联合国大会的发言里,他说,“全世界的自由、正义与和平必须以人类每一个个人生活中的自由、正义与和平为开端。”只要中国政府不忘去迫害那些试图去确保它尊重法律的人士,那么它声称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的言论就会显得毫无说服力。当中国政府阻止异议人士发声之时,国际社会就应该勇敢地站出来。

事实上,我很高兴刚刚获悉联合国已敦促释放我丈夫,并希望它会为其他的政治犯带来裨益。我恳求奥巴马总统——一位父亲、律师和我的新家园所属国家的领导人——去帮我们实现愿景。至少,他应该要求胡锦涛主席让智晟和我们取得联系。

如果他已经遇害,我们应该被允许让他有尊严地安息。

耿和是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本文由中文翻译而成。
本文刊载于2011年3月28日的《纽约时报》纽约版第A27版。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3月31日 in 新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