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中国茉莉花革命急躁了吗?

04 3月

 

 

正当中国茉莉花革命风起云涌的时候,海外民运人士杨建利先生写了一篇长文,题为“戒急戒躁,走向深入——也谈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大意是认为中国茉莉花革命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在短期内成功。大家需要戒急戒躁,应该继续做准备,不要盲动。

我本来无意参与这类遍及在网络的口水之争。现在既然连颇有影响的建利也出来说话了,我觉得有必要回应几句了。否则,中国民主革命又会误入歧途。而中共历来所面临的最大的一个坎之一(另一个是六四)又会安然无恙地熬过去了。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相信也不是绝大多数国人所愿意看到的。唯一会感到庆幸和偷偷窃笑的只有中共当局。

何谓“戒急戒躁”?有谁急躁了吗?仅仅因为有人提出上街散步围观,喊几句口号,就成激进分子了?也叫急,这也叫躁?看来中国人的却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家埃及民众那才叫“急”,那才叫“躁”,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一完,他们就上街了,一去广场就不走 了,而且18天就将独裁统治了埃及30年的军事强人穆巴拉克赶下了台。可是,人家可没有听到那么多指责他们“戒急戒躁”的论调呀!怎么什么事情一到中国,就 变味了呢?我们难道就不能象埃及或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潇洒一回吗?根据这种论调,什么时候才是民主革命的条件成熟的时候呢?是人均收入超过一万美元(利比亚早就超过这个数字,但过去一直没有革命,只是这次借突尼斯和埃及革命的东风才大干了一场)?还是公民社会发展到埃及等中东国家或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的程度 (他们几十年前公民社会的成熟度就达到了我们现在乃至未来很长时间都达不到的水平,但他们过去一直没有民主革命,直到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如果没有突尼斯的 突发事件,鬼知道这场革命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生)?如果中共熬过了这个“坎”,我们还要忍受多少屈辱和遭受多少迫害,才能彻悟,才能迎来另一场民主革命, 结束暴政——除非有人压根儿就不想结束暴政,愿意继续与狼共舞,或本身就是豺狼。

当然,我并非认为建利的这篇文章没有可取之处,他提到的要大声呼吁营救受难人士等是非常明智的策略。但是, 这些工作与尽快推动茉莉花革命全面爆发没有任何冲突。大家都去做认为正确的事情,不要对别人做的事情指手画脚,更不要动不动就认为别人激进。

亲爱的朋友 们,我们中国人现在缺少的不是所谓的稳健,而是激情,东欧革命和北非中东革命一样的激情。再这样”稳健“下去,我们都将老去,中共将继续变本加厉地作恶。 你们心中的美好蓝图永远也无法实现,那时一条死路——在中共领导下逐步推动公民社会的成熟和渐进演变。因为你做一一次好事,他们做一万次恶,社会只会越来越往坏的方向发展,到最后还是只能通过一场民主革命来结束暴政。既然我们知道那是弯路,甚至死路,为什么总有人执意要走下去吗?为什么我们不能早点走上正道,一鼓作气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呢?
因此,恳请各位亲爱的民主斗士们,在这千年一遇的民主革命的大好时机,不要再给稍稍有了一点激情的中国民众泼冷水了。你们这样做,到底所为何来,令人费解。

至于如何论证现在是应该“将子弹都打出去”的时候了,等我过了这个周末,会写出一篇文章发出,作为“让子弹飞向暴政”的系列之一。

唐柏桥

2011年3月4日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3月4日 in 茉莉花革命专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