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给友人的信谈改良与革命及民运团结

06 2月

凤智兄:

 

 

你的大局观和期望团结的用心苍天可鉴,自不待言。

我只是想从不同的角度给你提个醒,现在不是突尼斯革命和埃及革 命是不是有改良的意味的问题。而是有些人谈革命就色变的问题。你想过没有,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害怕革命—–革命并不等于血流成河,并不等于暴力推翻政 权。如果说有人故意揣着聪明装糊涂,佯装不知道革命并不等于暴力革命或血流成河(颜色革命等),改良并不等于不流血或没有暴力(康梁后来还要组织起义和暗 杀团呢),那么今天北非的民主革命已经摆在面前,因此,再用那些耸人听闻的革命等于血流成河的谬论来糊弄和恐吓民众,就属于居心不良了。作为真正的民主斗 士,我们应该对这样的行为予以及时揭露和严厉斥责。否则,民主革命就会遥遥无期。

团结从来就是一个好东西。可是,我们也要看团结的对象是 谁。如果我们明明知道某些人是在为中共效犬马之劳,唯中共马首是瞻,我们还去不遗余力地团结他们,那是不明智的行为。因为我们的精力和时间都极为有限。与 其团结和争取一个中共的走卒,还不如直接去影响和策反能影响中共决策的人,哪怕是地方事务的决策人。那样我们至少可以为那里的民众争取多一点活动空间,这 对推动民主革命所起的作用远远超过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去团结一个被中共“团结”去了的人。如果我们发现我们队伍中有个五毛或共特,我们是应该将他清除出 去呢,还是继续“团结”他,给他提供捣乱和散布蛊惑人心的言论的机会。我的观点很明确,最多给他们一次机会,争取不过来就直接开除和惩处,以免他们继续破 坏民运活动。比如这次社民党开除黄X,我认为就是一个英明果断的决策。否则,他还会在社民党继续从事破坏活动,就象他一直在公民力量从事破坏活动一样。

至 于路线斗争,我们从来针对的都是那些明显为中共谋的言论。国内那么多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支持革命言论的异见人士,包括韩寒、胡佳等,他们连改良可能都谈不 上,只是批评当局,可我们从来没有批评过他们,因为他们从来不为中共谋,帮中共说话。比如反对暴民政治啦,反对街头运动啦,维权运动要非政治化,街头化, 组织化啦(这是真事!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滑稽)。我们为什么要批评他们!如果他们应该批评,中国沉默的绝大多数都应该被批判了。国内朋友的言论基本上只能 停留在改良上,这是由国内高压环境所决定的。人们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极为勇敢敢于牺牲的大丈夫除外)。但是,他们多数人从来不跳出来反对革命言论,因为 他们的内心也许比我们的革命愿望还要强烈呢!而对于那些只要我们宣传民主革命理论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攻击挖苦我们的人,如胡X、黄X等(他上次还在我提出 民运内部应该进行一场关于革命与改良的辩论时,嘲笑我们十多年来没有一枪一炮。参加和领导突尼斯革命和埃及革命的人有过一枪一炮吗?),我们必须毫不留情 地予以严厉驳斥,以正视听。因为他们不仅一再攻击民主革命的言论,至少事实上起到了人民日报起不到的阻挠民主革命的作用,而且他们身居海外,并无遭受中共 迫害的压力,因此我们没有理解原谅和理解他们。

以上只是我个人关于改良与革命及如何看待民运团结的问题的几点不成形的看法,供你和各位参考。谢谢。

 

柏桥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2月6日 in 书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