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唐柏桥:与胡锦涛谈心

20 1月

这几天中美两国的媒体都在大谈特谈胡锦涛访美的消息,关心中国人权状况和“钱途”的朋友都纷纷赶去了华盛顿,而我因为日程安排有冲突,无法前往华盛顿“欢迎”胡锦涛。为了弥补这一缺憾,我决定写篇文章与胡锦涛谈谈心。这篇文章既是写给胡锦涛看的,也是写给中国民众看的。

就让我们从这次胡锦涛访美而引发的欢迎和抗议大潮谈起吧。

胡锦涛先生,我记得你们曾经发表过今后中共领导人出访时,将简化驻外使领馆组织迎送活动,尤其是抵达和离开时,不得组织群众到机场迎送。你们的解释是你们这些领导人非常体谅海外华人的辛苦,不想再劳师动众。可是,这次你手下的那些大小官员们仍然不顾禁令,为了讨好你而大动干戈。你应该已经看到了,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各地海外华人和留学生。他们在这冰天雪地的冬天站在寒冷刺骨的白宫外,站在华盛顿的宪法大街上,举着鲜红的五星旗在“翘首以待”你的出现。他们有的是为了生存和自由不远万里历尽千辛非法偷渡到美国的福建乡亲,有的是已经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有的是经历漫长的辛苦打拼已事业有成的教授专家学者,有的是刚离开被你们长期糟蹋的那片土地来到美国求学谋发展的年轻学子,当然也少不了那几个每次都会出席各种欢迎你和其他中共领导人的场合的很听的走狗。他们是用纳税人的钱雇来装门面的。站在浩浩荡荡的欢迎队伍中的人,没有几个人对你有兴趣。他们中多数对刘德华、周润发更有兴趣。

我说这些不是没有根据的。我手上就有你们的领事馆和你们资助的中国学生会的相关电邮和动员通知。据我了解,那些“被自发”去迎接老老少少们,多的一次可以领到90美元,少的也有30美元。有些人可以在你的一次访问中获得近300美元的收入。因为那些善意献殷勤的官儿们为你组织了至少五次不同时间和地点的欢迎活动。这种事情一旦走露出去会非常丢人,而他们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当我看到这些消息时,我都替你们感到难为情。你们或者说你手下的他们这又是何苦呢?

既然你们明明说了不要劳师动众,组织迎送活动,为什么还要这样糟蹋老百姓的银子呢?既然你们要用银子买他们来吆喝,为什么又要别人非得说是无偿和自发来的呢?你们这样做不是即糟蹋银子又糟蹋人吗?你们嫌国人还被你们糟蹋不够吗?

我不确定这一切是否是你的意思。如果是,这不仅没有抬高你的身份,反而大大地贬低了你的身价;我不忍用小丑来形容你,因为你毕竟是一个泱泱大国的元首;如果不是,这说明中共这个体制已经无法正常有效地运作,整个体制已经荒谬走样到了极致:明明说好了不迎送,却又组织人去迎送,明明是给了人家钱,又要人家说是无偿的,这天下还有比这更适合做相声题材的笑料吗?你们这样做,是在耍弄这些不远万里来到美国的华人同胞和青年学子。他们实在是太无辜了。他们从来没有惹你们,你们何必这样去折腾和耍弄人家呢?他们也是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夫为人妻,为人子为人女,你们怎能如此忍心耍弄他们呢?我为你们和他们感到悲哀。

你也可能早己看到了举着“立即释放政治犯”,“停止迫害法轮功”,“自由西藏”等标语的抗议人群。他们不仅没有领钱,而且还都是自掏腰包。他们中间有很多是我的朋友。我了解这一点。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了发出他们的不满和抗议,为了诉说冤情。这些人可以说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人权和尊严,而走到一起。尤其是那些诉说冤情的人,他们还对你们抱持一线希望,他们可是或曾是你们最忠厚老实的子民呀。否则他们又何必向你诉说,向你求情请愿?你们非要将他们都逼到绝路,赶尽杀绝不可吗?这样下去,久而久之还有谁会向你们诉说冤情,还有谁会再信任你们呢?难得你们非要逼得所有的人都对你们绝望,都忍无可忍而走上反抗你们的道路才肯罢休吗?——我当然希望如此,而且越快越好,而你显然不是。你不要小看了这个民情的变化,人心的变化。中国历史长河中,最缺的是就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这样敢于自我反省和革新的人,最不缺的就是陈胜吴广,就是刘邦项羽。他们敢反,今天的中国民众也敢反,因为我们的身体里都留着我们祖先的血。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话过去是真理,现在仍然是真理。最近突尼斯爆发的茉莉花革命就是最新的一个明证。不要总自欺欺人地说,那些国家跟中国国情不同。波兰、东德、捷克、罗马尼亚、俄罗斯、蒙古、秘鲁、阿根廷、韩国、印度尼西亚、南斯拉夫、巴基斯坦、伊拉克、阿富汗……,现在又多了个突尼斯,这些国家都有他们自己的国情,他们的独裁者也都曾经用同样的方式欺骗他们的国民,可是,最后他们都被无情地赶下了历史舞台,那些独裁者们或被送上审判台,或已亡命天涯。今天你们还在台上,你们没有成为更早被赶下历史舞台的人,只能说是你们侥幸。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你们不会成为下一个他们。而且你们也很清楚,越到后面,就越危险。

正当你准确前来自由世界美国访问之际,在世界的另一端发生了这场具有戏剧性的民主革命。它似乎是在告诉你,你也应该考虑你未来的出路了。你要选择继续做暴政统治者,继续做垂死的挣扎,还是选择顺应历史潮流,还政于民,获得世人的原谅和称道。这全系于你的一念。如果你选择前者,当中国发生突尼斯式的颜色革命时,你的下场恐怕不会比阿里好,因为中国民众所受的苦难和欺压远远超过这个曾是非洲发展最好的海滩国家。这个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也远远没有我国严重。因此,趁你这次来美国,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的将来和你所领导的这个国家的将来。连我这样一个被你们视为最极端反共的人都还愿意将你当成国家领导人看待,可想而知,我们这个国家的民众其实是非常善良和宽容的。你只要停止迫害国人,纠正中共在历史上所犯下的罪行,开启民主化之路,国人不仅不会追究你,还会善待你,称道你。但是,如果当国人终于忍无可忍起而推翻你们时,你们无论做什么,恐怕也会无济于事。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讲述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下场的推文非常生动,现转抄与你: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之前,在奴隶们要A的时候不给,在奴隶要B的时候给A,可是当他终于决定给奴隶B的时候,大臣告诉他:已经太晚了,陛下,他们现在要的是C了!(C就是CUT的意思,奴隶们现在要砍他的头了)。我希望你不要等到老百姓非得要C的时候你才愿意给B。其实,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亦是如此。当民众要求变法立宪的时候,他们不仅不答应反而予以镇压,当民众要求尽快实行君主立宪制时,他们却用所谓新政来拖延,当辛亥革命一声炮响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建立后,他们想要实现君主立宪,可是已经晚了。因此,如果你现在给老百姓B,或许还来得及。但是,民众的忍耐毕竟是有限的,一旦他们决心要C,后果就不堪设想。

事实上,现在中国的情况远远比突尼斯和其他很多正在朝向民主化方向发展的国家要糟。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恐怕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你有条件掌握最全面的信息。先不说生态环境所遭到的破坏有多严重,也不说社会道德下滑到了什么程度,这些问题或许不会直接影响到你的政权;就说贪官横行和社会不公吧,这个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否则,革命必然爆发,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谁也没有料到政权如此稳固的突尼斯阿里政权会如此戏剧性地垮台,同样地,我们也无法预料中共政权会在哪一天突然象突尼斯独裁政权一样垮台。突尼斯因为一位青年小商贩不满当局的欺压愤而自焚,引发一场全国性的颜色革命,一举将独裁者推翻。而在我国,这样大大小小的小商贩处处皆是。人们因为对当局极度愤慨而自焚、上吊或投河抗议的悲剧时有耳闻。就拿最近发生的轰动全国的钱云会事件来说吧。这一恶性事件发生后,全国民众的怒火被点燃了。人们通过网络愤怒地谴责当局的暴行。如果你上网,你就会发现问题已经有多严重。套一句流行的语说:“人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如果你们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老百姓已经有多么愤怒,我还能理解。可是,如果你们已经对此了如指掌,甚至是在你们的授意下如此处理此事。那么,我必须坦诚地告诉你:你们的末日不远了。突尼斯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而你们的下场会比阿里里更惨。突尼斯只有一个北京的人口,而中国有一百个突尼斯的人口。你能设想,当中国民众象突尼斯民众那样走上街头,那该是怎样一副景象呀!难道你们会再来一次“六四”大屠杀吗?我想你们再笨,也不会笨到这种地步。那纯粹是将自己往坟墓里送。突尼斯的独裁者还有其他阿拉伯伊斯兰独裁国家的难兄难弟,而你们可就难了。你们往哪里跑都可能无法找到容身之地,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恐怕都不愿意开罪十几亿愤怒的中国人,不愿意与中国人为敌。而钱云会这样的惨绝人寰的悲剧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发生。每发生一次这样令人悲愤莫名的惨剧,人们就多一份对你们的愤恨和绝望。这种急速蔓延的怒火正在形成燎原之势。这样发展下去,终有一天,该来的就会来,就象火山爆发,谁也不可阻挡。中国有句古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钱云会所在村的一位村民钱成宇有一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我最多死了好了。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这是对你们的一个最强烈的信号。如果你们再不以为然,自信满满,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而你现在至少名义上是这个政权的领导人。因此,你要三思呀。

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任何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你也毫不例外。不要妄想你能力挽狂澜。你不是毛泽东,也不是邓小平。他们是打江山的第一代,他们曾经出生入死,早就将脑袋吊在裤带上了。因此他们做起恶来,无人敢阻止。而你们则不一样。你们说你们不怕死,人们都会笑出声来。因此,当类似八九民运和突尼斯革命这样的风潮发生时,你们手上能用的武器非常有限。今天的形势也已经远非八九时所能比拟。当年人们只是希望中共加快改革步伐,惩治贪官,争取有限的自由。换句话说,是求情请愿。而今天的情况则截然不同。人们早已受够了你们的欺压、凌辱和愚弄。他们已经逐渐失去了对你们的耐心和信心。现在人们要的是自由人权民主平等,是要你们下来,人们推选的代表上去,甚至还可能要对那些作恶多端的贪官进行惩治。这是本质的不同。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看出了这一点。钱云会案的迷雾重重扑朔迷离说明了一个对你们来说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是谋杀案,而你们从上到下将它说成是普通交通事故,说明这个制度已经烂透了,你们之间官官相护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这样的腐朽政权终有一天会遭到人们彻底唾弃;如果是交通事故,对你们来说就更可怕,因为人民已经完全不相信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注:根据各方面披露的信息,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起令人发指亘古未闻的官府谋杀案)。事实上,现在只要任何事情跟政府扯上关系,就一定会遭到广大民众的围观围堵和围攻。连央视那场大火都令全国老百姓一片叫好,而杨佳血溅警局的壮举就更不用说了。这在一个公义尚存的正常国家是无法想象的。可想而知,中共当局在百姓眼里已经成了什么,民众对当局的不满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这种现象在中国历史上似乎都没有出现过。如今任何一件事情,都可能激起民变。就象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一样。

你很快就要做完你的任期。而当你退下后,你不应该幻想这个体制能一直保护你。中共已经越来越失去威信,而中共的下一代领导人很难维持这个已经破烂不堪无法正常运作的机器。中共专制体制不改是死,改也是死。只不过如果你们主动去改,你们个人就能得救和获得人民的原谅和支持。对你们来说,越早迈开这一步越好,最好不要等到下一代。因为这样你就失去了请求人民原谅的机会。

在我看来,要迈出这一步并不象你想象的那样困难。只要你能将如下五个主要的问题处理好,你就很可能会获得人民的谅解和支持:

一 ,六四问题。这是你的前辈邓小平和李鹏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如果你能勇敢地面对它,解决它,还原历史真相,令“六四”死难者得以安息,释放所有政治犯,允许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回国,惩治“六四”屠杀的元凶,六四问题就可以说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一旦得以解决,中国的历史就会朝前迈进一大步,全世界都会感到欣慰;

二,法轮功问题。这是你的前任江泽民和罗干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你和温家宝等接下了这个烫手芋头,你们本来可以更早地解决这个问题。但你们错过了最佳的历史时机。不过,如果你们敢于认错纠错,我想千千万万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会原谅你们,善待你们。法轮功学员始终没有起诉你和温家宝,说明他们对你们尚存善意,尚留余地,你们应该明了这一点,并回以善意。

三,西藏问题和其他民族自由的问题。这些民族问题是自中共掌权以来就存在的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毛泽东时代没有解决,邓小平时代没有解决,江泽民时代没有解决,你仍然无法彻底解决。我们只是希望你停止对这些地区要求自由和人权的民众进行镇压和惨无人道的迫害。与他们的代表坐下来进行开诚布公地讨论,共商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唯一出路。

四,人权问题。这个问题也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对历史上受到迫害和侵权的人给予道歉和赔偿,取消歧视和侵害农民权益的户籍制度,允许公民有迁徒、信仰、结社、集会、出版等的自由,尽快推出全国统一的福利政策,全体国民一视同仁,尤其是退休金制度和医疗健保制度,做到人人老有所养,有病能医,开放报禁和保障言论自由,等等,都是可以立即着手去做的事情。让公权力能得到舆论的监督,使媒体成为信息传递和监督政府的利器,而不是政府的宣传和舆论导向的机器,这在社会转型的初期至关重要。

五,制度转型问题。这个问题是一个需要时间来解决的问题。但是,对全体国民做出解决这一问题的承诺和给出时间表则是必须的。解决制度转型问题的的重中之重是实行司法独立及及全民普举。同时,废除一切违反人权和其他不合理的法规和制度,从法律上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当然,要解决制度转型的问题必须首先进行修宪。应该广邀各界人士,包括过去被你们视为敌对分子的异议人士参与修宪和体制改革。并在颁布新宪法后尽快举行全国大选,还政于民。

当然除这五个问题外,还有很多其他迫在眉睫的问题也急需解决。只不过上述问题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而作为中共领导人的你,无法回避这些问题。因此这些问题必须由你来解决,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你愿意主动去解决,而且得到了较好地解决,人们或许会原谅你们,愿意将过去历史那不幸的一页翻过去。本着朝前看的态度与你一起打造一个属于全体中国人的美好未来。可是,如果你连这些都无法做到,情况对你来说会越来越糟,而当民主革命爆发的那一天,一切都会是另一番景象。

作为你的反对派,作为一生致力于追求民主自由的民主斗士,我今天所说,已经是尽量站在全社会的角度也包括你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了。我没有夹带任何自己过去曾遭迫害现在仍被你们拒于国门之外的个人情感的因素。但是,我必须告诉你,要做到这一点并非非常容易。我做到了,但我不保证曾经和正在遭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中国人都能做到。请你相信我,我是基于自己的理想和民众的福祉来考虑这些问题,个人的委屈已经放在了一边。更何况我和你个人无缘无仇。如果我如此理智地提出这些可以说是低得不能再低的要求,你们仍然置若罔闻,那么,我可以明确地预言:十倍百倍于突尼斯革命的暴风骤雨式的大革命将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再度引燃爆发。因为我已经闻到了革命的气味。

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因为你马上就要走了。就先聊到这里。今后有机会再聊。

做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还是阿里、齐奥塞斯库,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历史给予你的时间和机会不多了。如果你选择做前者,不仅你个人得救了,国家和民族也得救了。如果你执意要做后者,老天也救不了你。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一天,你会勇敢地站出来承担历史赋予你的使命,成为中国的叶利钦,掀开中华历史上新的一页。到那一天,我会大声地喊出:“欢迎您回到人民的行列,胡锦涛”。

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

唐柏桥

2011年1月19日胡锦涛访美之际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20日 in 时政

 

One response to “唐柏桥:与胡锦涛谈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