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让子弹飞向暴政(五):中共算个屁

18 1月

唐柏桥:让子弹飞向暴政 (五)
——解码姜文的《让子弹飞》

( 接上文 )

中共算个屁

“屁”!“屁”!“这哪儿是打我的屁股啊,这明明是打你的脸”,“屁股疼”,“你的屁股在树上”。

《让子弹飞》里这样的对话四处皆是,整部电影多次出现“屁”字和屁股。很显然,姜文是要狠狠糗那些高高在上的中共权贵们一顿。你们不是说老百姓算个“屁”吗?你们不是说老百姓是屁民吗?那好,我姜文就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名扬四海的“屁”。

电影一开始,马县长与县长夫人及只在电影里闪了一下的真汤师爷三人在“马列”(注:马拉的列车)里涮火锅,兴致极高地边涮火锅边吟诗作赋。汤师爷刚哼一句,“大风吹兮云飞扬”,县长夫人就回他一个句“屁”。“力拔山兮气盖世”,“屁”。县长夫人“连续回他两个“屁”字。当县长和夫人正得意地说着“屁”字时,“马列”翻车了,一头栽进了池塘里。县长夫人放的这两个连环“屁”,令人不由得联想起了几年前发生在深圳的“你们算个屁”的故事。当时一位叫林嘉祥的不大不小的党官趁上厕所之际,居然在过道上猥褻一名小女孩,被当场逮住。结果他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辱骂这名小女孩的父母算个屁:“(我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他口出狂言斯文扫地的那副德性全被饭店的监控设备拍录了下来,有人将它放在网络上。于是这一丑闻迅速传播全国。“你们算个屁”这句话迅速成为网络流行语,网民们很快就创造出了一个网络新词“屁民“,用来讽刺挖苦中共官僚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

电影里还有一处也是用“屁”字拿当局开涮。“既然县长的儿子带头不公平,那县长说的话就是个屁。”这话一听就知道是暗讽中共那些腐败官员自己带头搞不正之风,让他们的家人四处敛财,巧取豪夺,所以他们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就是个屁”。这句话将中共当局那些狗官们实实在在地用“屁”回骂了一句,非常解气。

影片中还有至少两处提到了屁股。一次是武团练在欺负无辜百姓后,被张麻子下令狠狠打屁股,二是汤师爷的屁股被炸到树上。这两个马屁精的屁股都没有好下场。也许是姜文的有意安排,也许是巧合,这两次关于屁股遭罪的情节实在是太妙了。“等我把屁股养好了,我亲手给您报仇”,“今天不聊屁股的事,就聊凉粉”,“屁股疼”,“你的屁股在树上”。这些台词简直就是在赤裸裸地挖苦中共内部的那些溜须拍马的各级奴才和社会上各种见风使舵没有原则的人。据说汤师爷的屁股被炸到树上这一情节,是姜文的得意之作。剧组有人表示不理解,觉得太夸张,主张删了,否则会影响几百万票房。但姜文说,损失几百万也值。姜文要表达的是,不管是捧谁,是文捧还是武捧,只要你捧,只有你没有做人的原则,你就会,轻则挨板子,重则屁股搬家。显然姜文最不喜欢现实生活中这一类人。

这部电影除了用这个最近几年的网络流行新词“屁民”中的“屁”字来反复调侃当局外,还有很多地方也是在拿当局开涮。这里略举几例:

一,张麻子一上任,汤师爷就对张麻子说,“不好,我们来晚了,前几任县长已经把税预征到90年后了,也就是西历2010年了。” 电影用这种夸张的手法,形容中共当局象豺狼饿虎,疯狂地掠夺百姓的财富,到2010年的今天,老百姓的财富已经被他们搜刮完了。汤师爷在对话中故意加进“也就是西历2010年”,显然是怕观众不明白90年后是什么意思。因为当时大家都用民国历来表示年份,正常情况下不会再多此一举加句西历2010年。因此用意非常明显。非常巧合的是,中共自1921年成立至今也刚好90年。这是否也预示中共即将玩完了?这到底是姜文的意思,还是巧合,还是天算胜过人算?只有天知道!

二,在黄四郎与张麻子斗得难分难解时,有一天黄四郎对他的跟班胡千说,只要用三步就能除掉张麻子。胡千不知趣地说,三步已经走完了。黄四郎恼羞成怒,“那是旧三步,我还有新三步”。原著中并没有这一情节,而且电影里也没有具体说明所谓的旧三步和新三步是什么。因此,改编时加入这一情节很可能是意有所指。这一旧一新,都是三步,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中共当局的两代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旧三步和新三步:“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胡千所说的旧三步已经走完了,似乎是指中共上一代领导人江泽民的旧三步“三个代表”把戏已经玩完了,可并没有消灭正义力量(注:张麻子代表反抗暴政的正义力量)。胡锦涛现在正在走新三步,即拿“新三民主义”糊弄老百姓(注:有人理解黄四郎就是指胡锦涛,黄四郎中间是四,胡锦涛是中共第四代,黄字由共字中间加个田组成,过去田就是产,“共田”即共产,因此黄就是暗喻中共,黄四郎就是暗指中共第四代。这个解法非常有意思。不过,“黄”字在原著中就有,不是姜文加进来的,“黄”字代表中共应不是姜文的意思。可用黄四郎这个名字来形容中共第四代领导人,确实是最合适不过了。有时候确实人算不如天算)。电影的结局是,黄四郎的旧三步没赢,而新三步最后也输了。

三,当民众被唤醒后,曾经充当黄四郎打手的武智冲(注:武智冲可解为武松、鲁智深和林冲三人的名字合成,最后上了梁山,反了朝廷)及时悔悟,“识时务者为俊杰”,带领大家冲向黄四郎的碉楼,并第一个撞开那扇曾经被喻为牢不可破的铁门——象征专制暴政的铁幕。他冲进去后第一个惩治的就是那个黄四郎的最死心塌地的走狗胡千。胡千眼看民众冲破了铁幕,也想摇身一变成为革命投机分子。他拿着枪做出跟我来的架势,结果被武智冲用“黄四郎”的狗头打翻在地,死相极为难看。电影里用了特写镜头拍摄他的败象,并重复播放了同一画面,以加深观众的印象。武智冲冲破铁门的那一幕也是用特写镜头拍摄,并重复播放了两次。这一正一反两个特写——正的是武智冲及时回头是岸,反的是胡千发现革命成功在望企图摇身一变而成革命人士,可为时晚矣,暗示那些仍然在充当中共帮凶的打手们应该及时悔悟,站到正义一边,不要等到暴政眼看就要被推翻才假装投奔正义力量,到那时一切都晚了。这里还有一层更深的暗喻:将来对暴政统治者下手最狠的也许会是那些曾在专制暴政机器下工作的人,他们最懂这部专政机器的运作方式和死穴,按电影里武智冲的说法是:“我有九种办法弄死他,九种!”一旦他们反起来,比一般老百姓还狠。至于说这九种办法的“九”字是指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法。有人说是暗喻八九民运中的九,有人说是暗指九评中的九,也有人说是指佛教里的“九九归一”。不管怎么样,这个九字肯定有一个意思在里面,而且很有意思。而这个意思是什么,只有姜文知道,或者只有天知道。

四,当张麻子上任县长后,他和汤师爷之间有一段非常精彩的对话,用来讽刺和揭露如今官商之间如何勾结搜刮民财。当汤师爷说前几任县长已将税预征到2010年的今天,“百姓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了”时,张麻子说他从来不想刮穷人的钱财。汤师爷非常吃惊,“不刮穷人的钱你收谁的呀?”然后他向从来没当过县长也就是从来没有搜刮过民财的张麻子开始面授机宜,“县长上任,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张麻子说,“怎么才七成呀”,“七成是人家的,三成还得看人家的脸色”。这段对话生动地勾画出了如今官僚和富商们如何通过炒作股市、汇市和房市等来圈善良百姓的钱。事实上,仅奥运前那次股市的暴涨暴跌,就有至少10万亿元老百姓的血汗钱被那些相互勾结的贪官和奸商圈进了他们的口袋,而且是以合法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巧取豪夺(注:事实上他们的大量内线交易是严重违法的,只不过老百姓无从知道而已)。股市如此,房市亦是如此。老百姓的收入始终没看上涨,最多也就跟上通货膨胀的涨幅。而那些所谓先富起来的大大小小的“太子党”们,每年的财富以几何倍数增长。当张麻子明白怎么回事时,他表示绝不与那些讹诈百姓的贪官污吏和黑心奸商为伍,“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然后豪气冲天地说,“站着也要把钱挣了”。这是暗指那些不愿意与当权者同流合污、后来奋起反抗暴政的社会正义之士。

“这一刀就给他砍了,太便宜他了,这公平吗?”当黄四郎的所谓固若金汤的碉楼被攻破整个恶势力被推翻后,投身革命的武智冲对着黄四郎的替身(注:实际是真身)说了这番话。这可是话里有话。它代表了广大民众对中共邪恶势力的一种深恶痛绝,以至于将他们正法了还难解心头之恨。我不知道中共党魁们听了这句怒吼后,会做何感想?事实上,现在广大民众对中共当局的愤恨已经达到了空前的程度,如果这些暴政统治者他们再不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和欺压民众,后果将不堪设想,任何人到时候可能都无法阻止广大民众积郁已久的复仇的怒火。

(未完,待读)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18日 in 时政

 

One response to “让子弹飞向暴政(五):中共算个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