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让子弹飞向暴政 (四):站起来不准跪!

16 1月

唐柏桥:让子弹飞向暴政 (四)
——解码姜文的《让子弹飞》

null

(接上文)

站起来 不准跪

“站起来,不准跪”,“皇上都没了,没人值得你们跪”。

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暗插了一个发人深省的主题,即中国国民的麻木和奴性问题。影片对现实生活中的那些麻木不仁、甚至甘当邪恶帮凶的人进行了强有力的讽刺和抨击,同时暗示现代的人们不要再做当权者的奴才,应该勇敢地站起来对当局说不。

“给我站起来。”张麻子说,“现在提倡三*义,讲平等,不兴下跪。”这是原著中的一句话。也许有人已经意识到了。我故意将这个“*”号保留了下来。我是从网络上阅读的原著。这个“*”的出现本身就说明这个政权的荒谬。不用我说大家已经猜到了吧,那是“民主”二字,因为“民主”是屏蔽词,所以只能用“*”号代替,哪怕这二字在这里并非“民主”一词,此“民主”(注:三民主义的中间二字)非彼“民主”。当我明白这个*号所指时,简直哭笑不得。可想而知,如今这个社会已经畸形成什么样子,中共当局又草木皆兵到何等程度了!

姜文将这句话改成了:“起来,不准跪”,“皇上都没了,没人值得你们跪。”这一改,意思就不同了,力度也不同了。前者是很中性的事实陈述,告诉那些长期生活在封建王朝下的愚昧的百姓现在已经是三民主义领导下人人平等的共和国了,不再需要下跪了。而后者则是带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色彩的立场表达。他想借此机会向观众发出一个信息,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人不应该还跪着求生。

我相信姜文是有感而发。如今中共四处强抢强要,强制暴力拆迁,廉价圈购土地,强迫买断工龄,手段无所不用之极,令举国哀嚎,人神共愤。而很多善良纯朴的民众仍然指望能通过请愿甚至跪求的方式要回他们应有的权益。却不知,他们这样做只会使当权者更加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因为当这些毫无人性的吸血鬼们看到这一幕幕壮观的下跪哀求的场景,他们会错误地认为无论他们如何胡作非为,老百姓都不会说半句不字,更不要说将他们推翻,因此他们更加认定了百姓是可以任由他们宰割的。电影里姜文(注:张麻子)拿着枪对着天空鸣枪,并大声吼出:“站起来,不准跪”,其实就是在棒喝那些身体或灵魂上仍然在给中共下跪的民众,尤其是那些以自由派知识分子自居、却鼓励人们下跪请愿的政治投机分子。他表面看起来是在责骂下跪的人们,其实是源自一种对善良软弱的民众的深切的爱,是因为爱之切,才责之深,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在这段“不准跪”的戏中,姜文也对眼下还有人对中共抱持幻想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当那些一无所有(注:他们都没有穿衣服,所以就是“一无所有”,姜文也够损的,连服装道具都省了)的老百姓跪在马县长(注:张麻子)面前高呼 “青天大老爷”时,遭到了张麻子呵斥。这是在暗讽如今还有很多民众在向中共上訪请愿,幻想中共里面会出现青天大老爷,为他们做主。姜文这一段演得特别投入和有感觉,应该是他内心的真实感受。尤其是最后离开时对天开了一枪,非常具有男人汉气概和艺术震撼力。这一段只有生活在中国大陆受尽压制的人才会有切身感受,港台和海外华人都不会有特别的感受。这也是有些港台青年人不能完全欣赏这部电影的其中一个原因。这部电影可以说完全是演给中国大陆的人看的,是一部充分反映了大陆社会现实的艺术作品,其他地区的华人也许要到若干年后,才会明白姜文电影的深意。

这部影片也讽刺了现今中国社会许多已经丧失了基本是非观点的人们。小六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只吃了一碗粉,而不是两碗,最后被逼破腹取粉。而那些围观的芸芸众生都是好事之徒和毫无原则和正义感的人,当小六子破腹后证明只吃了一碗时,这些喜欢看热闹的人顿时全都散了。任小六子喊“别走”也毫无所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这样的人在当今社会中可谓汗牛充栋,遍地皆是——“六四”后面对被屠杀的学生市民始终保持沉默的人是,每次西藏和其他民族的兄弟姐妹遭到残杀时冷眼旁观的人是,多年来面对法轮功遭到惨绝人寰的迫害视若不见的人是,中共发动的历次群众运动中面对同胞被残害时表现得出奇的淡定的人是!

影片中的这段情节还有一个地方也引起了我的注意。当张麻子赶到后准备反击时,那个张麻子身边的汤师爷却想两边讨好,不伤害自身利益,于是用他的奸诈说服了张麻子放弃还击。这里也可以隐约看到当年“六四”时的一些即要清名又不愿失去利益的文人雅士们的影子。此处不表,留待“汤师爷与合作派”详尽道来。

影片中还有一个角色,那个被黄四郎一伙逼迫谋害小六子的卖凉粉的孙守义(注:意为孙子才守义?),也是隐射现实生活中的某一类人。这个角色被演绎得非常成功,可以说无可挑剔。尤其是他与黄四郎和武团练的那段对话,非常精彩。黄四郎说,“是老爷叫你去的吗?”他马上说“是老爷让我去的”。武教头提醒他说,“我”,他不假思索地说,“你”。武教头破口大骂,“你,你自己”,他终于明白来了该怎么说:“我自己,我自己”。这段表演将孙守义的奴才德性和丑恶嘴脸,表现得入木三分。还有他被武团练痛揍了一顿后,在县衙门里说的那段话,也很具灰色幽默感。武团练说没冤,而他反到说有冤:“不是我冤,武举老爷冤!”他说因为他躲鼓而撞了武团练,扫了武团练的酒兴。姜文借此来讽刺现实社会中那些懦弱无能,整天唯唯诺诺,受尽当权者的欺凌却仍然为当权者说话和充当帮凶的卑贱之人。而电影中描绘的那些在武团练打人和被打时都在兴高采烈地看热闹的“一无所有”的人,仍然是在讽刺当今社会那些毫无是否观点的芸芸众生。影片还有一个地方讽刺这一类人,就是在张麻子号召民众攻打碉楼推翻黄四郎的时候。当张麻子将钱散给他们时,他们拿着钱在那里继续大打麻将,甚至当张麻子把枪发给他们时,他们仍然端着枪在那里玩麻将。他们好处也得了,钱和枪都拿了,可就是不帮助张麻子攻打碉楼,不愿意做出哪怕一点点牺牲。他们要等别人把地雷给扫了,把恶霸给灭了,他们才会去捡现成的好处。最后当张麻子领导他们将恶霸黄四郎的碉楼攻下后,他们连张麻子所坐的椅子都要搬回家。

影片中还有一段对话暗喻中国国民的民主素质还很不够,民主人权这些思想离中国还很远,同时也暗指中共当局会一直拒绝实行民主。张麻子在小六子死前与他有过一次父子交心。当他们谈到留声机里播放出的音乐时,小六子说,“那穆札在哪?”张麻子拉长声调感叹地说,“他呀,离咱们很远!”穆扎代表西方文明,包括民主人权这些价值。这段对话可谓意味深长。姜文当时故意用非常感叹的语气说这句话,明显是在暗喻西方现代文明如民主、人权、自由、尊严的价值离我们这个社会还很远,同时也暗指中共会一直顽固地拒绝朝民主化方向迈进。他曾与发表“人权宣言”的法国的一位金花女郎结婚生子,对于西方文明的精髓应该有较深的理悟。才会发出如此感叹。不过,大家切不可误会,以为我认为中国国民主素质还很低,不适合搞民主。其实,正是因为我们一直不搞民主,国民才没有民主素养。民主素养是在民主社会里慢慢培养起来的。只有民主化了,人们的民主素养才能较快地提高。否则,永远不搞民主,人们的民主素养永远无法得到提高。而认同国民民主素养不高就不能搞民主的人,正好上了中共的当。因为按照中共的说法,中国永远也别想实行民主了。

张麻子在与小六子的这次交谈中,表示希望小六子既不要当土匪,也不要当县长,而是远走他乡,去外面学习先进的知识。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中国人对自己子女的期盼:既不希望他们靠出卖良知苟活,甚至靠跪着挣钱,就象电影里的县长,也不希望他们保持独立思想和保有做人的尊严,象电影中的土匪那样,这样会很累很苦。因此最好的做法是将自己的孩子送往国外读书,长大后在自由的国家过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这是国内尚有良知的民众的普遍的想法,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了现实社会的残酷和无奈。

姜文在电影里对中国国民的两个最主要的劣根性麻木和奴性的描绘,虽然显得有点尖锐,但却是实情。我们应该有勇气面对这些冷酷的现实,并设法改变它。一个连自身缺点都不敢面对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日本当年因为一本“丑陋的日本人”风行全国,全民掀起了一股民族反思的热潮,使日本的文明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中国在八九民运前也曾流行过一本柏杨写的“丑陋的中国人”,当时的国人也开始学会反思自己,可惜好景不长。“六四”后中国文明进程发生了惊人的大倒退。现在是时候回归“六四”前的全民求索和全面反思的时候了。

中国有句古话:男儿膝下有黄金。大男人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而给皇帝和百官下跪,是中国传统的糟粕,是不平等意识的最突出表现。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皇帝被推翻后一百年的今天,中国人还在下跪。我们有谁见过在美国或其他民主国家的公民为了争取正当权益而给政府官员下跪的呢?如果普通民众不了解下跪意味着什么,我们这些读书人尤其是受过良好西方文明教育的人应该告诉他们:下跪意味着丧失尊严,意味着中国人骨子里的奴性未除。我并不怪那些不知道下跪意味着什么的人,我只怪那些明知下跪意味着什么,还鼓动民众去下跪的读书人。

因此,每次当我看见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上的受尽欺压凌辱的骨肉同胞糊里糊涂成群结队地跪在欺压他们的中共暴政的黑衙门前,看见他们那一副副绝望无助的悲泣的表情,我的心就在流血,我就会萌生出一股要为他们讨还公道、让他们能有尊严地活着的强烈冲动。这是我一直坚持从事人权民主活动的最原始的也是最强大的动力。他们只要还只能跪着求生——甚至跪着都不能求生,他们的权益只要还没有得到保障,我就永远不会放弃。

不过,我也想象张麻子那样大喊一声,“站起来,不准跪!”。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们跪,包括那些为你们伸张正义的我们这些“张麻子们”。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已经走向民主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人应该平等,至少在在人格上人人平等,谁也不比谁矮一截,谁也不需要给谁下跪,谁也不应该给谁下跪。更何况,今天的中共,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没有任何同情怜悯之心。你越跪,他们越得意。即便你跪下叫爹叫娘,他们照样无动于衷,照样欺负你。你们下跪,不可能获得你们应有的权利,反而只会弄脏了你们的身体。如今一些善良的民众为了表示最强烈的抗议,所采取的自虐方式已达到了极致,自焚的惨剧都时有发生(注:刚写到这里,北非突尼斯因为一位小摊贩的权益受到侵害而自焚抗议,引发了一场全国抗暴的颜色革命,一举推翻了独裁者的统治。而我国的自焚抗议事件层出不穷,国民仍然整体上处于麻木状态,这也从某个方面反映出国民的麻木不仁,令人感到非常悲哀)。可是当局依然毫无所动,一步不让。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呀。显然这条道路早已行不通了,事实证明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人性,用对待正常的人的办法对待他们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因此,与其虐待自己,不如奋起反抗。这才是我们现在的唯一出路。大家应该对此有非常清醒的认识,应该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使中国早日脱离中共统治,早日结束我们无尽的苦难和羞辱,早日过上有人的尊严的自由幸福的生活。

因此,我也想借此机会向那些仍然在给当局下跪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喊句话:请你们站起来,行吗?咱们一起来维护自身的权益和尊严。套张麻子的一句话,“站着把钱也挣了”,行吗?

“不准跪?”,当武团练被挨屁股板子后向黄四郎告状,他第一反映就是这三个字。这说明他根本不在乎武团练的屁股的事,只在乎下跪的事。他对革命者张麻子要老百姓站起来不准跪非常紧张,因此他一定要将张麻子镇压下去。黄四郎要人民永远跪着,张麻子号召人们站起来。这就是当代中国这场伟大的反对专制要求民主的变革运动的真实写照。

(未完,待读)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16日 in 时政

 

2 responses to “让子弹飞向暴政 (四):站起来不准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