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唐柏桥:让子弹飞向暴政(三):八九六四

15 1月

让子弹飞向暴政 (三)

——解码姜文的《让子弹飞》


null
(接上文)

八九六四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这一句话就将小六子的为人和性格特性尽显无遗。 小六子是电影改编后加进去的人物。根据整个电影的情节和对一系列数字的“巧合”,这个小六子很显然是暗指“六四”被屠杀的学生。姜文是我们同一时代的人,他对于六四应该记忆犹新,而且很可能就是当年的参与者之一。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也许已经不知道,当时的在校大学生几乎都参与了八九民运,也就是“六四”运动。这场运动于六月四日遭到血腥镇压,震惊了全世界。“六四”虽然已经过去二十一年,但是在我们这一代人心中,它是永远抹不去的记忆。姜文也当如此。我记得姜文曾在2001年拍过一部影片叫“天地英雄”,里面讲的就是一位义盖云天的军人因阻止杀人(注:俘虏)而被朝廷通缉捉拿的感人故事。我认为他当时也是要借歌颂电影里闪烁人性光辉的英雄来向“六四”时反对中共军事镇压的赵紫阳和拒绝执行进城命令的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等我们这个时代的伟人表示敬意。

小六子所代表的六四学生的天真纯朴通过电影里吃了一碗还是两碗面那段情节,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使用了非常夸张的手法,但是看起来却并不显得荒谬,反而令人非常同情和震撼。最后小六子被那些联合起来坑他的胡万和武团练及那些毫无人性和原则的看客们逼到用刀切开自己的肚子来证明自己没有吃两碗粉,暗喻“六四”时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时反复表示,他们不是动乱分子,是被冤枉的,哪怕最后面对的是军队的子弹也要讨个清白。正因为如此,那些活着的人才更想为他复仇,因为他死得太惨了,太不值了。正如“六四”学生被屠杀后一样,很多人也曾面对“六四”亡灵暗暗宣誓,要为他们讨还公道。

这部电影如果没有明显的对“六四”的暗喻,我们就很难牵强地说它是一部借古讽今的影片。正是因为有了明显的对“六四”的暗喻,我们才敢肯定地说,姜文是要借他的电影发威,说得更明确一点是要借这部电影纪念“六四”,号召人们起来推翻暴政。

那么,这部电影有哪些地方提到了“六四”或含有“六四”的字眼呢?

一,影片一开始张麻子就劫了马县长的“马列”——马拉的列车,并掀翻了“马列”。在张麻子与被打捞上来的汤师爷的一段对话中,他就明确地说了一次“六四”。他问汤师爷干过多少年这种买官的勾当,买过多少次官,每次买官花多少两银子,每次能捞多少银子。汤师爷说干过八年,每半年一次,每次花二十万两银子,每次可捞买官的一倍,结果张麻子很快就说出了一组数字“八八六十四,六百四十万呀”。因为每次捞二十万的一倍就是四十万,一年两次就是八十万,八年就是六百四十万(注:也有人解读说每次一倍其实是二十万,一年才四十万,这个数字应该念成四八三十二,而不是八八六十四。如果是这样,姜文是存心将它搞错,这样就更说明他是故意要大声说出“六四”了)。大家都知道,六四这两个数字放在一起在网络和任何媒体上都是禁止的。记得有一年成都晚报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刊登了一个小小的广告:“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事后被当局发现,报纸编辑和有关部门人士遭到严厉处罚,打广告的陈云飞被监视居住半年。可想而知,“六四”在当局眼里是何等敏感和恐惧的字眼。而这次姜文巧妙地通过这段看似极端无聊的对话,将“六四”说了出来。可谓独具匠心,妙不可言。而现在电影已经播出去了,中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处罚他,等于承认这个数字就是为了纪念“六四”。

二,这部电影里的两个冤家,一个叫小六子,一个叫黄四郎。两个数字加在一起不就是“六四”吗?前面已经说了,小六子是姜文在电影中加上去的一个人物,而这个人的名字中恰好有一个“六四”中的数字六。而黄四郎是经过改名的,他在原著中叫黄天榜。这个名字中恰好也有一个“六四”中的数字四。黄天榜这个名字并不难听,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似没有改名的必要。如果这还不能说明是姜文有意的,那岂不是天意了?

三,如果各位还觉得我是在凭空猜想的话,那么,当我点醒你,在小六子墓前祭拜时,第一个出现的既不是老大张麻子,也不是老二、老三,而是老四。四哥在小六子墓前只说了一句话:“六弟,四哥发誓替你报仇”。六弟四哥,不就是“六四”吗?如果有人还说我是在瞎蒙,那么,我要反问你:你能给出任何老四首先出现在小六子墓前的理由吗?为什么不是老大张麻子,也不是最小的老七?有报道说,电影制作组在拍摄这一段镜头时,费了好大功夫,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拍才能出效果。结果是最后关头姜文静思一段时间后拿出了这一套方案。也就是说,姜文和剧组对这一段非常重视,绝非随随便便地安排出场次序,因此安排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小的老四第一个出场,姜文肯定有自己隐而不宣的想法。而我认为,这个想法就是要暗指他们要为“六四”死难者报仇。为了让观众对他们要为小六子讨还公道产生强烈的共鸣,他用了特写的手法。每个兄弟都说了同样一句话,“我会替你报仇”。而且对镜头很近,让人产生一种就在对着看电影的观众讲的强烈视觉效果。尤其是当最后姜文出场时(注:我不说是张麻子,是因为这段独白简直就是姜文本人对天下人的告白),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似乎都是他内心压抑已久的想法:“六子,挣钱对咱算个事儿吗?我不是要杀人诛心,是没想出好办法,我要将黄四郎连根都拨掉,给我点时间。六子,爹发誓一定给你报仇””。我们从他的这段简单的独白中可以看出,他话中有话。试想一下,如果他只是要为小六子报仇,杀了黄四郎不就成了?为什么他要在这么短的独白中,提到要将黄四郎连根拔掉呢?那不明摆着表示他要对付的其实不是黄四郎一个人,而是黄四郎所代表的一种恶势力。姜文是要暗示大家,他所扮演的张麻子其实是活在现在,张麻子所要连根拔掉的是现今的恶势力,而不是某些个人。如今谁是中原大地上的恶势力,那还用问吗?

姜文怕观众在看完这段祭拜的戏后还不明白他的用心,干脆在最后还将小六子的墓碑弄成一个大大的手形“六”字,也象一个在“六四”时大学生们用得最多的象征胜利的V字,好让大家彻底明白他要表达什么。

四,张麻子和他的弟兄们出去行动时都戴着印有中国麻将中的筒的面具,其他的兄弟排行第几,就戴几筒,唯独他张麻子戴的是九筒。这不是明显要告诉大家他这个九筒是意有所指的吗?“六四”就是发生在八九年,人们通常也称那场运动为八九民运。这个九很可能就是暗指这个八九民运中的九。而八九中的八的出现,很多人认为是县长夫人墓墓碑上的那两个钻日环所组成的8。这有可能。不过,我也觉得还有一个可能是民国八年中的八。因为原著中的故事背景是三十年代,也就是民国二十年间,而电影改为民国八年,必有深意。而改成民国八年使得这个年份出现八九民运中的八,应该属于一种合理的推测之一。

影片中出现六和四这两个数字的地方非常多,也许有些是巧合,也许有些是姜文有意为之。如汤师爷在误以为张麻子的兄弟强奸了民女之后,大骂:“六个人,还当着人家男人的面,还开着灯。我都关着灯。。。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呸!”

这里又是六!这段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六四”夜晚在北京大开杀戒,尤其是在天安门广场曾熄过灯。姜文是借汤师爷的口,痛斥中共在光天化日之下屠杀无辜学生市民。葛优这一段也演得很精彩,骂得很投入。他在整个电影里都畏畏缩缩,唯独在这里扯开嗓子大叫,象个男人。 “我都关着灯”其实就是调侃和控诉中共当年关灯杀人这一段历史。再比如张麻子在电影开始时,对着“马列”开了六枪,最后动员民众抗暴时,也是喊了六次“枪在手,跟我走”后,民众才出来;电影开始时县长夫人说已经做了四次寡妇,电影结尾时与黄四郎对话时,提到牺牲了四个人:六子,二弟,师爷,夫人,而且非常用情地说了两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而且永远听不到了!”“对我来说,钱是钱,人是人”。言下之意是中共杀了人,是无法用金钱来弥补和偿还的。总之,六和四这两个数字在这部电影里反复出现,寓意明显。

也有人解读张麻子和他的兄弟们在祭拜时,手里拿的两朵玫瑰,一红一白,是天安门母亲运动的标志上的两种玫瑰的颜色。这也许是姜文的意思,也许是巧合。要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两种颜色的玫瑰,恐怕只有将来去问姜文本人了。也许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挺有视觉效果也难说。但是,他安排汤师爷说的那段不伦不类的话“……不能拼命,拼命还怎么挣钱呢”,和三哥斥责他的话“大哥不应该听他的,姓汤的不是个好玩意儿”,肯定是有所指。这里暂且不表,因为我在后面的章节中将专门讨论汤师爷这个有趣而又可悲的角色。

电影里还有一个情节,也有可能是暗喻“六四”。那就是在黄四郎摆的鸿门宴上,他和张麻子有一段精彩的对话。他说在二十年前见过张麻子,他在暗处,张麻子在明处。张麻子问,“彼时彼刻…….”,他故弄玄虚,“恰如此时此刻”。也就是说他现在仍在暗处,而张麻子仍在明处。这里似乎是在暗指张麻子二十年前与黄四郎交过手或有过某种关系。“六四”距今就是二十来年,因此它是否暗指今天的张麻子(:注代表正义力量)与二十年前的黄四郎(注:代表邪恶力量)就交过手呢?而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要再度交手?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这一问一答,令人回味无穷。

“我演砸了吗?我怎么觉着才刚刚开始啊!”姜文在电影里所说的这句话,既是对这部电影上映后将面对的质疑和谴责的预先回应,同时也是代表从“六四”的血泊中走出来的一代人对当今恶势力的宣战。它暗指民众为“六四”讨还公道,铲除暴政的反抗运动才刚拉开序幕,好戏还在后头,那些对人民欠下累累血债的恶势力别高兴得太早。

在此我也想借电影里的这句台词说出我的想法:“我们民运失败了吗?我怎么觉得序幕才刚刚拉开啊!”

可以说,没有八九六四,就很难有这部影片;没有这部电影,伸张正义的子弹就很难飞出去。

(未完,待读)

 
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15日 in 时政

 

5 responses to “唐柏桥:让子弹飞向暴政(三):八九六四

  1. GhostZodick

    2011年01月15日 at 3:23 上午

    我觉得电影中还有一点非常值得回味。那就是电影围绕着“县长”展开,为什么电影中多次提到“县长”?要知道08县长的签署人都被戏称为“县长”,我认为姜文可能是想表达什么。

     
  2. 唐柏桥

    2011年01月15日 at 3:34 上午

    是。我还没有考虑清楚要不要写这一点。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有意,民国八年县长上任。不就是零八宪章吗?也许这就是姜文将故事背景从30年代改为20年前后的原因之一。总之,这部电影在寓意方面很神,内容很多。

     
  3. zhanyingster

    2011年01月15日 at 9:33 上午

    学生们天真朴实可算不上 ,但死的冤枉倒是真的,不过是跟同学去凑热闹罢了,谁想到会把命搭上,搭上了不说这么多年来还被抱着种种目的的人所反复利用。成了某些人奔向自由世界的阶梯,成了某些人换取美元的资本。。。。魏电工出去的时候狗咬狗,刘获得了个炸弹奖又狗咬狗。。。。这些人当中不乏博主所说的当年“天真朴实”的学生,当然这些人也许曾经天真朴实过,也许就根本没。。。。

     
  4. 玉清

    2011年01月21日 at 11:31 上午

    唐先生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对于6.4这个隐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电影的首映时间,姜文导演把首映时间定在12月16日,而这个日子正是星期四,又一个6,一个4,合起来就是“6.4”上映!

    在百度百科里查到:
    在解释为何选择2010年12月16日这个日子,影片出品人马珂称这是和院线、发行方等多方经过反复推敲,共通确定的。2010年12月16日是个星期四,提前一两天给周末井喷预热,整个剧组人员有信心创下周四首映日票房纪录。

    在商业片来看,票房是何等重要,按理放在周末或假期最好,而姜导却安排在最不火的周四,这必然有原来,恰巧天随人意,12月16日这天正好是周四,我想姜导选定这个日子,就是怕大家还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啊!

    现在大家还怀疑里面隐喻的6.4么?不能再怀疑了吧。

    还有,对于里面的“黄四郞”,黄与“皇”同音,黄四郞即“皇”的第四代,暗喻当权者胡锦涛吧。

    一点浅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