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强烈推荐王藏新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03 1月

各位:
(唐柏桥注:今天一早起来,我第一时间就一口气读完了青年诗人王藏的气势恢弘的组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这哪里是诗呀,这分明是血、是泪,是不屈的意志,是高贵的人格,是民族的脊梁,是中国的希望!如果你懂的诗歌,你的心会与他一起跳动,如果你不懂诗,你也会被他的精神所激励。同样是人,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但却永远活在世人的人心中;同样是活,有些人活得轰轰烈烈,活得丰富多彩,活得自由自在,有些人活得窝窝囊嚢,活得索然无味,活得战战兢兢。我越发觉得自己认对了王藏这个兄弟,他不是我的同胞兄弟,却胜似我的同胞兄弟。他这里所写的,就是我现在所想的。一个人活着,能找到一个人如此贴近自己的心,感觉自己的心在与他的心一起跳动,这是人生中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呀,尤其是下面我加黑的部分,简直就是我想说的原话。我相信我们这里很多人也会有我一样的感受。我要谢谢王藏,替我自己,也替那些跟我一样感受的人。因此,强烈建议各位一定百忙中抽空读读这一组诗。)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 王 藏

钱云会被屠杀死于2010年12月25日
力 虹被屠杀死于2010年12月31日

——题记

《坦克压死了苦难的中国!》

1989年6月4日 坦克开进了北京天安门
1989年6月4日 坦克瞄准了自由的灵魂
1989年6月4日 坦克碾烂了青春的身体
1989年6月4日 坦克横扫了无辜的生命
1989年6月4日 坦克清洗了刺眼的血迹
1989年6月4日 坦克压死了苦难的中国

《王维林挡坦克!》

王维林挡住了坦克
挡不住帝国的疯狂 屠杀的残酷

王维林挡住了坦克
挡不住凶手的猖獗 邪恶的烟雾

王维林没挡住坦克
挡住了下跪的耻辱 乞求的死路

王维林没挡住坦克
留下了铁打的骨头 不死的控诉

《坦克把学生压扁了!》

一摊摊鲜血
一具具尸体

满怀理想的学生
手无寸铁的学生

头颅被压扁了
心胸被压扁了
四肢被压扁了
肚肠被压扁了

整个成肉泥了
粘陷在履带和大地上

《坦克压断了方政的双腿!》

幸存者方政
双腿成肉泥了
用记忆走着路
用灵魂走着路

《三君子砸臭坦克上的魔头嘴脸!》

湖南的勇士
用鸡蛋砸向湖南的孽种

中国的勇士
站在鸡蛋这边 砸臭中国的魔头

真正的天安门君子
砸出几代人的愤怒

喻东岳被监狱迫害至精神失常
鲁德成和余志坚被逼成流亡者

《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坦克镇压着西藏!》

格桑花流血了
雪莲花流泪了
它们都流血流泪了

坦克开进了西藏
坦克压迫着西藏

寺庙被拆毁了
僧人被还俗了

坦克轰炸了圣洁的祈祷
坦克践踏着雪域的歌声

西藏被囚禁了
抗议被镇压了

坦克不会流泪
藏人一直流血

无数藏人
持续
被残忍杀害
被酷刑虐待
被羞辱摧残
被失去声音
被无处寻觅

《坦克镇压着法轮功!》

“从名誉上搞臭
从经济上搞垮
从肉体上消灭”

器官被活摘
尸体被焚灭

真善忍的信仰
在搞臭中芬芳
在搞垮中崛起
在消灭中新生

无数学员
持续
被残忍杀害
被酷刑虐待
被凌辱摧残
被失去声音
被无处寻觅

《坦克逼杨春光得脑血栓死亡!》

猛犸头顶太阳 枪口黑得发亮
为人民而写作 为自由而战斗

操操操 操烂这腐臭的专制屁眼
操操操 操死这邪恶的极权裆国

猛犸扛着粗壮的阳具
所有的枪口亮得发软

猛犸高昂的头被流氓暴徒的棍棒打烂
猛犸的满腔热血集结成中国的脑血栓

脑血栓害死了春光 害死了中国的诗人
脑血栓必定会爆炸 喷发 毁灭一个时代

今夜的刺骨阴冷中 我们携着手 用心取暖

《坦克逼严正学为行为艺术下课!》

每一天都在受难 每一天的抗争都是行为艺术
这个时代的“盲流” 浪迹天涯的游魂

“若不撤诉,你将在交通事故中暴死街头”
圆明园艺术村的村长 为了艺术 自由 正义
将“民告官”进行到底 自己的儿子为此被暴死街头

坦克碾不碎精神的峰高 孤独的荒原有亡灵们的轰鸣
世界在堕落中冷酷 机器在淫威中疯狂
贫乏的时光每天都面对着 黑油油的枪口
螳臂不断伸出至死不渝的姿势 铁窗电网无力封锁远方的星空

坦克肆虐轰鸣 逼迫艺术家无路可走
决不苟活宁以死捍卫不屈的尊严 意义
肉体的皮囊禁锢不了执着的灵魂 生命的价值有它恢宏的尺度
只有让绞索成哈达 让监狱成祭台 直面死亡

《坦克逼高智晟失踪!》

底层儿女的父母喊您回家吃饭
底层父母的儿女喊您回家吃饭

您的妻子孩子喊您回家吃饭
您的朋友战友喊您回家吃饭

无数访民屁民喊您回家吃饭
无数被迫害者被凌辱者喊您回家吃饭

无论您在哪里 我们都和您在一起
我们就要政治化 我们就要涉外化
我们就要组织化 我们就要街头化
就算我们也伤痕累累 不能回家吃饭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魔的末日已经不远
可是 您何时摆脱被失踪的迫害
您是否继续被电击生殖器 您何时能回家吃饭

《坦克逼唐福珍自焚!》

还有比剥削劳动和压迫穷人的政权更为卑鄙的东西吗
没有了 我们看到唐福珍自焚了 全中国都看到自焚了

还有比剥削劳动和压迫穷人的政权更为无耻的东西吗
没有了 自焚的火焰已烧焦我们的心 全中国都被烧焦了

还有比剥削劳动和压迫穷人的政权更为暴虐的东西吗
没有了 我们的兄弟姐妹一个个被逼自焚了 中国心已成炭灰了

还有比剥削劳动和压迫穷人的政权更为恶劣的东西吗
没有了 所有人权似乎只剩下自焚了 人民被逼自焚也换不来自身权益

还有比剥削劳动和压迫穷人的政权更为强大的东西吗
有 当然有 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 就是与其自残不如绝地反击的选择

《坦克逼杨佳成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
远古壮士一去兮今再复还

苦民杨佳来啦 杨佳代表我们再也不能甘受坦克的压迫啦
再也不能忍受坦克的压迫啦 杨佳替我们拿着刀迈进魔窟啦

六人现鬼啦 四人挂彩啦 人民的仇被报一丝一毫啦
极权心寒啦 暴政颤抖啦 垂死的挣扎再次狗急跳墙啦

杨佳被死啦 民众抗议啦 大侠的墓碑永垂不朽啦
人民觉醒啦 不再阳痿啦 压迫更严厉啦 杨佳接二连三复活啦

成不了杨佳就成唐福珍 成不了唐福珍就成阶下囚
成不了阶下囚就成孤魂野鬼 成不了孤魂野鬼就成翻不了身的旷世奴隶

《坦克屠杀了超过8000万中国人!》

坦克屠杀了超过8000万中国人
此死亡人数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还多一倍
坦克逼十几亿中国人非正常活着
中国人已非正常生活了61年

《“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啊”!》

…… ……
“杀20万人保中国20年稳定”
“我就是干了 怎么样”
“纵做鬼 也幸福”
“让领导先走”
“你是不是党员”
“你是替党说话 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同志 你要知道倒塌的不仅仅是学校 北川县民政局整栋大楼都倒了啊”
“我不贪污 当官干啥”
“死亡数字各个部门有不同的口径 对这些数字我们不必过于较真”
“中国 老百姓不缺钱”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局长”
“婴儿服用了三聚氰胺含量较低的奶粉 家长们也不用过于当心”
“公安机关依法打击一批 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 集中办班培训管教一批”
“老上访专业户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如果你还上访 就把你当法轮功抓起来”
“我们把他关起来治疗 促进他精神康复 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
“吊销了你们的记者证 你们不要后悔”
“放屁 我位子很稳”
“竟敢公然向我党委 政府挑衅”
“谁叫你生在中国”
“以正面宣传为主 否则可以不接待”
“记者证在我们这里没用的”
“为了稳定干部队伍 才发文招录领导子女”
“看病最不难是中国 看病最不贵是中国”
“要让穷人变富 就得保护富人”
“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 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
“中国目前为什么穷人上不起大学 是因为收费太低”
“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
“不要担心贫富两极分化 财富分配应该以老百姓不造反为底线”
“对待刁民政府要硬气 不要被刁民挟持”
“请管好你的嘴 不要乱讲”
“我爸是李刚”
“打死挖个坑埋了”
“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 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啊”
…… ……

《坦克上的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可以招摇过市乱闯祸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让鲜花如粪草般凋落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撞死人后还逍遥快活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失去人性早成一恶魔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丑事有裆国护卫灭火
李刚他爸是裆国 李刚他儿遍布中国越来越肥沃

《草泥马 坦克上的河蟹!》

草泥马

马列死主义
毛贼东思想
小平头理论
三个都代婊
咳血发展观

草泥马

黑色的太阳
红色的恐怖

草泥马

吻腚压倒一切
鸡的屁总量跃居世界第二

草泥马

“走进新时代”
“今天是个好日子”

草泥马

政治禁区
新闻封锁

草泥马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草泥马

颠覆国家政权罪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草泥马

官僚权贵
机器工具
奸商无赖
帮凶打手

草泥马

强行拆迁
撤村分地
圈钱敛财
暴力执法
“非法上访”

草泥马

“中华世纪”
“地球大王”
“生化武器”
“红旗世界”

草泥马

太监的理性
河蟹的和平

草泥马

体制内在河蟹
“体制外”在帮忙河蟹

草泥马

“广场没死人”
“监狱人性化”
“我没有敌人”

《让坦克下的诗歌飞!》

让子弹飞
让诗歌飞

让面对铁门的子弹飞
让坦克之下的诗歌飞

让诗歌的子弹飞

《坦克屠杀了中国良心!》

坦克屠杀了王实味/坦克屠杀了林昭/坦克屠杀了张志新/坦克屠杀了遇罗克/坦克屠杀了王若望/坦克屠杀了林牧/坦克屠杀了刘宾雁/坦克屠杀了林希翎/坦克屠杀了党治国…… ……//坦克屠杀了XXXX/坦克屠杀了XXX/坦克屠杀了XXXX/坦克屠杀了XXX/坦克屠杀了XX/坦克屠杀了XXX/坦克屠杀了XXXX/坦克屠杀了XXX/坦克屠杀了XXX…… ……//坦克屠杀了无数藏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蒙古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维吾尔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回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满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彝族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汉族良心…… ……坦克屠杀了所有民族的无数良心//坦克屠杀了无数佛教徒/坦克屠杀了无数基督徒/坦克屠杀了无数天主教徒/坦克屠杀了无数伊斯兰教徒/坦克屠杀了无数道教徒/坦克屠杀了无数儒教徒/坦克屠杀了无数法轮功信徒…… ……//坦克屠杀了无数精神信仰者

《坦克逼中国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王炳章身陷监狱
坦克逼哈达身陷监狱
坦克逼贡却才培身陷监狱
坦克逼更噶仓央身陷监狱
坦克逼阿里木江身陷监狱
坦克逼努尔莫哈提•亚辛身陷监狱
坦克逼买买提江•阿布杜拉身陷监狱
坦克逼尼牙孜身陷监狱
坦克逼郭飞雄身陷监狱
坦克逼郑贻春身陷监狱
坦克逼谭作人身陷监狱
坦克逼杨天水身陷监狱
坦克逼陈光诚身陷监狱
坦克逼胡佳身陷监狱
坦克逼黄琦身陷监狱
坦克逼师涛身陷监狱
坦克逼黄金秋身陷监狱
坦克逼张林身陷监狱
坦克逼彭明深陷监狱
坦克逼秦永敏身陷监狱
坦克逼谢长发身陷监狱
坦克逼刘贤斌身陷监狱
坦克逼郭泉身陷监狱
坦克逼罗勇泉身陷监狱
坦克逼许万平身陷监狱
坦克逼梁波身陷监狱
坦克逼王译身陷监狱
坦克逼谢福林身陷监狱
坦克逼何德普身陷监狱
坦克逼游精佑身陷监狱
坦克逼范燕琼身陷监狱
坦克逼吴华英身陷监狱
坦克逼陈道军身陷监狱
坦克逼王森身陷监狱
坦克逼胡明军身陷监狱
坦克逼孙福全身陷监狱
坦克逼张鹏身陷监狱
坦克逼陈扬身陷监狱
坦克逼宁文忠身陷监狱
坦克逼徐伟身陷监狱
坦克逼吕耿松身陷监狱
…… ……
…… ……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X身陷监狱
坦克逼XX身陷监狱
…… ……
…… ……

坦克逼无数藏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蒙古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维吾尔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回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满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彝族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汉族良心身陷监狱
…… ……
…… ……
坦克逼所有民族的无数良心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佛教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基督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天主教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伊斯兰教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道教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儒教徒身陷监狱
坦克逼无数法轮功信徒身陷监狱
…… ……
…… ……
坦克逼无数精神信仰者身陷监狱

《坦克逼中国的一切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天空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土地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空气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太阳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月亮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星星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山川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大海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河流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树木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鲜花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粮食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蔬菜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瓜果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黄金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火柴深陷地狱
…… ……
…… ……

坦克逼全体中国人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所有生灵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文明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的一切深陷地狱

《坦克逼中国良心流亡他乡!》

坦克逼达赖喇嘛流亡他乡/坦克逼大宝法王流亡他乡/坦克逼袁红冰流亡他乡/坦克逼赵晶流亡他乡/坦克逼唐柏桥流亡他乡/坦克逼伍凡流亡他乡/坦克逼贾甲流亡他乡/坦克逼黄翔流亡他乡/坦克逼秋潇雨兰流亡他乡/坦克逼郭国汀流亡他乡/坦克逼魏京生流亡他乡/坦克逼李洪志流亡他乡/坦克逼热比亚流亡他乡/坦克逼高耀洁流亡他乡/坦克逼遇罗锦流亡他乡/坦克逼羊子流亡他乡/坦克逼仲维光流亡他乡/坦克逼还学文流亡他乡/坦克逼何清涟流亡他乡/坦克逼黄河清流亡他乡/坦克逼王胜林流亡他乡/坦克逼刘晓东流亡他乡/坦克逼唐子流亡他乡/坦克逼曾铮流亡他乡/坦克逼徐沛流亡他乡/坦克逼李凤智流亡他乡/坦克逼张凯臣流亡他乡/坦克逼任畹町流亡他乡/坦克逼辛灏年流亡他乡/坦克逼徐文立流亡他乡/坦克逼贺信彤流亡他乡/坦克逼卞和祥流亡他乡/坦克逼贝岭流亡他乡/坦克逼傅正明流亡他乡/坦克逼茉莉流亡他乡/坦克逼张敏流亡他乡/坦克逼盛雪流亡他乡/坦克逼李江琳流亡他乡/坦克逼张戎流亡他乡/坦克逼盘古乐队流亡他乡/坦克逼方励之流亡他乡/坦克逼王容芬流亡他乡/坦克逼马建流亡他乡/坦克逼杨炼流亡他乡/坦克逼郑义流亡他乡/坦克逼北明流亡他乡/坦克逼王文怡流亡他乡/坦克逼余英时流亡他乡/坦克逼万之流亡他乡/坦克逼熊焱流亡他乡/坦克逼许毅流亡他乡/坦克逼刘国凯流亡他乡/坦克逼刘国华流亡他乡/坦克逼苏君砚流亡他乡/坦克逼王功彪流亡他乡/坦克逼曾大军流亡他乡/坦克逼萧虹流亡他乡/坦克逼萧劲流亡他乡/坦克逼张国亭流亡他乡/坦克逼鲁德成流亡他乡/坦克逼余志坚流亡他乡/坦克逼柴玲流亡他乡/坦克逼封从德流亡他乡/坦克逼王丹流亡他乡/坦克逼吾尔开希流亡他乡/坦克逼任不寐流亡他乡/坦克逼草庵居士流亡他乡/坦克逼陈泱潮流亡他乡/坦克逼曾节明流亡他乡/坦克逼高寒流亡他乡/坦克逼徐水良流亡他乡/坦克逼蒋品超流亡他乡/坦克逼郭罗基流亡他乡/坦克逼张伟国流亡他乡/坦克逼洪哲胜流亡他乡/坦克逼蔡楚流亡他乡/坦克逼陈奎德流亡他乡/坦克逼杨建利流亡他乡/坦克逼费良勇流亡他乡/坦克逼秦晋流亡他乡/坦克逼李大勇流亡他乡/坦克逼严家琪流亡他乡/坦克逼齐家贞流亡他乡/坦克逼张菁流亡他乡/坦克逼艾鸽流亡他乡/坦克逼老乐流亡他乡/坦克逼陈破空流亡他乡/坦克逼骆亚流亡他乡/坦克逼辛菲流亡他乡…… …… …… ……

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X流亡他乡/坦克逼XXX身陷监狱/坦克逼XX身陷监狱…… …… …… ……

坦克逼无数藏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蒙古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维吾尔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回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满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彝族良心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汉族良心流亡他乡…… …… …… ……坦克逼所有民族的无数良心流亡他乡

坦克逼无数佛教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基督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天主教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伊斯兰教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道教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儒教徒流亡他乡/坦克逼无数法轮功信徒流亡他乡…… …… …… ……坦克逼无数精神信仰者流亡他乡

《坦克屠杀了廖祖笙儿子!》

“廖梦君同学生于1990年11月18日/籍贯中国福建/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享年15周岁/遇害当夜/狂风席卷/雷雨倾盆/暴徒 帮凶以为巧妙得手/然而苍天垂泪/风雨怒号/是日悉数看在眼里”

“梦君遇害之前/其父为推翻新的三座大山秉笔直书/尤其强烈反对教育乱收费 高收费/连篇累牍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惨案蹊跷发生/公权百般怪异/遇害学生含冤莫白/杀人恶魔逍遥法外/民怨汹汹/痛彻心腑/仰天长叹……/不知今夕是何年。”

“梦君的鲜血绝不能白流/梦君的惨烈离去/系离奇岁月之惊雷/是巨大的惊叹号/亦为社会悲哀之缩影/此乃以血泪与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在历史的长河中必将唤醒人们滴血的记忆”

“杀人的恶魔终将下地狱/愿上学难早成历史/愿人吃人快快过去”

“在‘太鸡巴盛世’的2010年/我写了半年的文章/之后被迫装了近半年的哑巴/因锐评胡锦涛和温家宝/并拒绝明显带有凌辱性质的所谓‘传唤’/荷枪实弹的党国警察在7月3日晚包围了我的住处/我随后被‘取保候审’至今”

——以上节录自廖祖笙的暗夜悲哭

《坦克逼申有连老婆离婚且病逝!》

您老母亲的守孝期还没过
今夜 您又得怀着破碎的心
跪倒在您前妻的棺材前

此前 您坚决不离婚
可您老婆受不了警察的骚扰
他们竟拿您们已出国的孩子作恐吓
可您怎么也不肯改您所选择的险路

您们被逼离婚了 可您们多年来都没另寻新欢
独自守着那份陈旧的爱 被逼无奈的爱

您的前妻病重了 您也满头银发 快进入六旬
可您再怎么祈祷 细心照料
她终还是带着这国家强加给她的恐惧和不安
离您而去 离您们的孩子而去

没离婚前 因自印且在街头摆卖思想 批判马列邪说
您被关进牢狱不说 狱警还放狗追咬您
而他们 看着您与狗之间的滑稽纠缠哈哈大笑

今夜 您我都成了孤独的孩子 活在这孤零零的世上
我不禁想起 19个月前 我的老婆
抛下才16天大的孩子给我 就再也没有回头 没有任何联系
而您那时 给了我多少鼓励和温暖

曾有的欢乐 甜蜜 争吵 怄气 梦想
远远的 一去不返了

如今空留枯瘦的身影 不为人知的酸楚
还在坦克的威逼中 苦苦挣扎着一个叫作“人”的字样

《坦克又把赵连海送进了监狱!》

不忍看天真的双眼竟流淌着混浊的眼泪
您胸怀无数结石宝宝的无声疼痛 弱小呼吸

您肩负无数弱势家长的滴血寄托
只身抗议早已流氓化的政府行为

您为您的宝宝 为他人的宝宝 为全中国人的宝宝
用没有任何安全防护的良心 刺向千疮百孔的黑墙

在这虚伪恶劣的法律外套内 贪官污吏都难保不成替死鬼
您一介草民 又怎会有一个公正的结局

您将这条维权之路走到尽头 也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坦克上的走肉行尸哪知 您为之抗争和呵护的 也包括他们的孩子

当您从三聚氰胺的渗透中站起 从那难以分辨的是找妈妈
还是肚子痛的哭声中站起的时候 您就成了中国的父亲

威胁 恐吓 利诱 出卖 这再熟悉不过的词汇和手段
曾让支持您的家长 一个个减少 一个个失声

伤痕满心的您 坚持了下去 坚持到失去自由
我们 我们的孩子 仍然在毒奶的浇灌下畸形成长

《坦克逼滕彪/江天勇/范亚峰等被暴力对待!》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裆国机器对中国人权律师的叫嚣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极权专制裆国对被绑架国民的答复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权贵官僚阶层对中国民众抗议的表态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既得利益者对一无所有的底层苦民的回击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权力垄断者对权力下级的命令安排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恐怖主义对全世界的宣言

“打死挖个坑埋了”
——这是尚在苟延残喘的人民所面对的一种出路

《坦克逼“六四暴徒”武文建没有节日!》

“六四后 我没有节日”
武文建在中国的每个节日这么说

坦克的轰鸣从未停息
溅血的愤怒 尖叫 哀鸣 哭嚎

那夜 广场拥有最深沉的绝望
世界上最深沉的绝望 怎比得上已如死灰的心

琴弦崩断
人如活鬼

那些青春 热血 激情 梦想
竟都成了片片腐烂的碎肉

还有什么可诉说
跳动的良心皆成了刀下鬼 阶下囚 漫长的寂寞

今夜无光 太多的话颤抖哽咽 堵塞咽喉
无边的红浪 已让世界反胃 呕吐出傲慢的绞索

是否人们都已经忘记 钢铁般的空中
曾有一束对爱人的坚贞许诺

今夜的铁壁内 还有我们无数的姐妹 大哥
今日一些幸存者 竟忙着名利的运作 为坦克华丽开脱

已如死灰的心 告诉我吧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付出鲜血以后的生活

六四后 我们都没有节日
所有的节日 不过是一个接一个的鬼节复活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

一个心怀民生疾苦的村长
一个六十多年难遇的村长
一个每天面对逼迫的村长
一个捍卫天赋人权的村长
一个被关黑监狱多年的村长
一个多年为失地村民要公道的村长
一个“依法依规依程序”维权的村长

死了

死在浙江乐清
死在中国底层

死在
巨型
工程车的
巨型
轮胎下
钱云会
成为
一具
不能
动弹
也不能
呼喊
“救命”的
尸体
尸体
顶着
轮胎
前轮
下面
是他
殷红的
血肉

事发当天 事发路段的监控摄像头空白
“处于联网调试阶段”
事发后 当局新闻发布会将这一事件定性为
“交通肇事案件”

众多知情人说
“钱云会被戴着口罩和手套的四五个人弄倒在地 车子开过来把他活活碾死了”

众多知情人说
“现在村里没人敢说一句话 知道就被带走”
“村长家只剩村长带病的老婆 连灵堂都不允许摆”

众多村民跪地哭诉
“村长不是出车祸死的 绝对不是”

钱云会的女儿哭诉
“我爸爸被害死了 母亲重病在床 现在我们就在家里不知怎么办”

钱云会的儿子强撑身体哭诉
“没办法了”
说完将头埋进臂弯

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 在事发现场搭了简要灵堂
为儿子烧纸钱的同时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比划着 自己儿子被害的惨景
口中说着
“我绝对不相信我儿子死于车祸 求你们帮忙查出真相 求你们了”

钱云会头七这天
邻村民众纷纷赶来悼念 声援
与此同时 涌来更多的警察

据网友现场直播
警民不断冲突 百姓爆发抗议

《坦克又压死了力虹!》

这是怎样的一种末日和悲哀
当我听说您离去的那一刻
那烧红的钢刺 蘸满硫酸逼入已失去跳动的心脏
无数哑石在体内疯狂冲撞 让我也死去吧
和您一起远离这腐朽不堪的尘世 苍白如纸钱的时空
这个世界真不值得留念 活一秒多添一秒的厌恶

诗人死了 一切都死了 死得如此决绝 如此残忍 不给希望
我们还在苟活着 苟活在暴政的铁蹄下人心的荒芜上胜利的喧嚣中

钱云会的事让我几夜未眠
今夜 诗歌写到此行 我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嘴皮被我咬出血来 那血竟没有一点味道
我再也不咬牙否认 我是如此的脆弱 不堪一击

杨春光走了 你也竟这样走了
我都没和您们见上一面 而今夜
您们的坟墓就立在我面前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
您们的遗像 面容 眼睛
用血写成的墓碑

钱云会刚被人控制
死在开动着的轮胎下
而您又紧接着死在暴政的监狱里
长久以来 您瘫痪在监狱的病床上 连呼吸都得借助呼吸机
您忍受了多少难以忍受的折磨 多少创伤
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 怎样的痛楚

这狗日的当局 足以打下十八层地狱的畜生们
竟不让您保外就医 重病期间延误医治并有多次停止治疗
他们邪恶至极的打算 就是要让一个坚定的反抗者 伟大的诗魂
活活受罪
活活病死

今夜无眠
我用行行冰泪为您写诗
这冰泪中有我焚烧的血

我的亲人和师友
我用这首诗为您送行
您一路走好 永生极乐

我们会代替您活着
代替所有被暴政蹂躏至死的苦命诗人活着
您的灵魂 就是我们的灵魂

这个仇 这片血海深仇 非报不可
所有的罪恶都记录在案 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如果明天我也在神圣的反抗和追求中死去
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死去吧 无声无息 无悲无哀

但是 临死之前
我定要让罪责满身的凶手付出成倍的代价

屠杀自由诗人的凶手死了
仅仅是臭于粪蛆的死

自由诗人死了
那是灼目的死 那是凄美的解脱

2010.12.29 凌晨——2011.1.2 凌晨
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http://www.fireofliberty.org 发表时间:1/3/2011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1年01月3日 in 其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