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篮球、人生与梦

27 12月

国凯兄虽不至一字千金,但也属百忙中人。我知道您几乎没有空余时间聊生活,今天难得一见您的生花妙笔,竟然对篮球也是如此一丝不苟,将篮球技术描绘成了篮球艺术,这次不是赞一个了,是拜一个。太过瘾了!

今天确实是难得清闲的一天。太太也没去上班,在家里将我伺候得象个皇上,一会儿问我要吃柿子还是梨子,一会儿问我要喝龙井还是普陀,一会儿又问我昨天的 “让子弹飞”看完没有,怎么不接着看(她以为是电视连续剧,因为她知道我喜欢看连续剧)……。搞得我都开始不耐烦了—-正当我要表现出来时,突然一想,我这个混蛋怎么居然不知道这是千年修来的大福气呢?!于是,我恭恭敬敬地回敬夫人:我吃我吃,我看我看…… 。人生能美妙如此,何憾之有。

言归正传,还是谈篮球吧。一说起篮球,我可就没完没了。我一生做梦无数,自然多数是美梦,有些比现实生活还美,令人回味无穷。大家都知道,桃花梦大概是 天下所有男人都最喜欢做的梦。但是,对我来说,梦见打篮球,尤其是在一个没有洞的篮球场穿一双没有破的球鞋打一场篮球,其美妙的感觉丝毫也不亚于做与一生从未谋面的美若天仙的少女在深山幽谷里幽会如胶如漆的桃花梦。我小时候所在的学校,篮球场总是坑坑洼洼,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完全铺平过。我们运球时不仅要眼观防守的对方,还要时刻盯着地面看有没有坑洞,否则,一不留神球就朝侧面飞走了。也因为这个原因,我的运球技术非同寻常,可以将意外从侧面弹出去的球迅速勾回来,不说是出神入化,也可说是“妙手回球”。我的其中一个梦想就是将来有一天回国,在我小时候打过篮球的地方,将所有的篮球场都铺成美国水准,至少让球场没有洞。

我之所以每次做梦打篮球,必然会梦见自己回家找球鞋,是因为小时候特羡慕别人有很给力的球鞋,我家里给我买的球鞋(其实根本就不是球鞋,是解放鞋!),总是最便宜的那一种。结果每次做梦找球鞋时,都找不到还没有抹去的真实记忆中有过的没有破的球鞋,从床底下捞出来的旧球鞋都破破烂烂,让人非常扫兴。只有那么一两次找到了好球鞋,那个兴奋劲哪,就别提了…….。当然,我之所以最喜欢梦见打篮球,还是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我只有在我们大学的那个篮筐有点斜的篮球场能扣篮,其他标准的篮球场我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扣不进去。为此让我这一生都感到遗憾和恼羞。可是,当我每次做梦时,我几乎无一另外地能轻松将篮球扣进去,那种感觉简直是太爽了—-不仅如此,有时候我兴致来了,还能飞起来想怎么扣就怎么扣,前扣倒扣,单扣双扣,转身扣翻身扣,总之,是无所不能,无往不利(我经常梦见自己飞起来穿山越岭,犹如腾云驾雾,好不自在!)。

你们想想,如果你在梦里能实现你白天实现不了的梦想,那种感觉该多好呀。当然,感觉再好,那也只是一场梦。不过,如果你经常做这样的美梦,那么,这样的美梦不也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吗?人生难道不就是一场很漫长很美好又很苦涩的梦吗?人有梦醒的时候,人生也有结束的时候。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最最重要的不是明天,也不是昨天,而是现在这一刻,无论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因此,请大家珍惜你我所拥有的这一刻!

这篇文字,其实是借谈篮球和做梦,来谈人生。篮球对某些人重要,对有些人则完全可以忽视。梦也是如此,有的人喜欢做梦,有的人根本就没有梦。但是,人生确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不重视,无法回避的问题。知道了如何正确地对待人生中的每一件小事,如篮球和美梦,也就知道了如何对待人生。而知道如何对待人生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不幸福的。

外面风好大,愈加显得家里很温馨。端坐在太太给我新买的书桌前,喝着太太给我泡的最近一位国内来的同学送的龙井,旁边还有一个我最亲近的小猫小辉一直在用最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不停地倾诉他对我的爱和感激,我突然感觉到,我将全世界所有的幸福都占有了,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谢谢国凯让我生此感想和感恩。这也算是我最新写的一个博客吧。

理解万岁!

唐柏桥

×××××××××
附:刘国凯先生谈篮球的信

美东暴雪,交通断绝,班上不成,多了点时间。当然,铲雪也铲了两个多钟头。

看到一些回复,大呼“过把瘾”。趁着不上班,又在圣诞元旦两大节日之间,就再瞎聊一下体育。

文立老哥好像在点行,竟然“讥笑”我球路简单。伯桥老弟身高六英尺,体型偏瘦而劲,弹跳转身都灵活,在业余层次中自然是高手。

年青时也曾跟着起哄去篮球场。但反应迟钝,动作笨拙,球总到不了手上。“人贵有自知之明”,就与球场绝缘,去田径场拼个高下和去珠江里“中流击水”。约三十个寒暑过去。前几年从人口极为稠密的华人聚居区搬到这个以“老番”为主的社区。偶然发现,离家不远有个开放的运动场,其中有三个篮球场。周末“人满之患”。有几个华裔青年常结伴与其他族裔青年“打半场”。驻足看看,发现那几个华裔仔球路真不错。尤其是其中一位瘦削身高不超过一米七的“唐人仔”十分了得。全过程不停地奔跑,心肺机能强劲。中距离投篮准确。假动作过人,带球中路突破,左右转身上篮。连续进球后,高叫“always”,自信心“爆棚”。有次他用一个极为逼真的上篮假动作诱使身高6英尺的黑人仔挑起“盖帽”,结果被他晃过。黑人仔扑空后,他再挑起投篮,漂亮命中。我都不由自主地在场边拍手叫好。

这些观赏从社会角度使我对那几位“唐人仔”极有好感。觉得他们为在体育上常处弱势而被其他族裔轻视的华人增光。在个人角度上,突然使我有了再摸摸绝缘三十年的篮球的冲动。如果说三十年前在中国十元一个蓝球是“天文数字”,个人无力购买,那么当下在美国一个篮球三十几元真是“小菜一碟”。如果说,在中国篮球场只是学校和大中型工厂里才有,那么在美国篮球场就是公共设施。于是我买了个篮球,偶尔瞅到球场“空闲”的机会,胡乱去扔扔。

我看那些唐人仔打球的兴趣远高于看NBA。我觉得充斥七尺长人,和拿年薪上千万美元的NBA离真实生活太遥远,而且不符合业余无酬的奥林匹克精神。看那些一米六几到一米八几的平常人在社区公共球场上打球更贴近生活。看看他们的球路,自己又独自瞎扔,也慢慢摸出一点门道。

文立老哥“讥笑”我球路简单,其实也不尽然。我也独自瞎练了带球转身上篮。在篮板右边向篮板突进两步,引对方在左侧紧跟防守,突然停步并向右带球转身上篮。这个转身约需要转体300度,转体弧度大,且不宜摆脱对方。另一种是在篮板左侧背向篮板突进,给对方以为自己会转体90度于中路突破上篮。但却突然止步并向右带球转体约275度,于以与篮板成30几度的角度打板上蓝。我感到这个方法较好。转身带球上篮对身体的要求是,腰椎和膝关节都要承受较激烈的冲击。

有次几个青年仔打半场五缺一,看我在“单玩”便邀我“加盟”。我也就试试“来真格”的。打了十几分钟,心肺机还能支持全过程。尤其是趁机把转身带球上篮用于 “实战”,而且成功,心里颇感愉快。从前一直以为世界无限,人生也无限。是几年前闻扬曦光(扬小凯)的死讯,才顿悟世界无限,人生却有限。三十前的篮球课应及时补上。

不过,毕竟岁月不饶人。筋骨已不能承担激烈冲撞。就在一次不停地练习转身带球上篮时,听到右膝盖里一声“咔嚓”,感觉到右膝关节正中里面一下裂痛,就再也动不了了,只好拖着身子一拐一瘸地“打道回府”。

次日看医生,又要照片。一星期后看结果,医生说你本已有轻微老年退化性关节炎,再加上剧烈运动,伤了膝关节软骨,怕是“就这样”了。我说我年青时很注重体育锻炼,怎么这么快就“老年退化性关节炎”了?“嘿”可敬的大夫满脸不屑地说:“正是你们这样的人(我们这样的人是什么人?坏人吗?)才容易患上这种病。运动多,软骨磨损多,比其他人还要早得这病……”

好几个月后,才逐渐有所恢复,还不至于像那位可敬的大夫说的“就这样”了。(操,乌鸦嘴!)但又是“人贵有自知之明”,再也不敢搞带球转身之类的把戏了,只敢直线带球上篮。(曾冒险试过一次,感觉是几乎又完蛋,吓坏了,再也不敢试了。)

这次被人拉去球场。其实那球气不足。带球直线上篮,最后一步拍球后腾空接球时,球的高度最好与头部同高或略低,左脚踏地时双手持球高度约在胸部左侧。左脚起跳时右手投篮球出手时的高度应高于头部,以伸展小臂和腕力投出,这样才使对方难以“盖帽”。但由于球的气不足,接球时球的高度在胸部甚至腰部,于是最后球不是投出,而是甩出。这点文立老哥可能没有发现。伯桥老弟金睛火眼,一目了然了。还有,跳起远远不足,像秤砣,可笑之极。

“业余闹革命”,对付“正装”老共的倾力打压已十分吃力,还要应付特务线人的叫嚣,以及民运中人的“盘查“,确感疲惫。两节之间,干脆聊点体育篮球。要不,唱歌跳舞弹琴皆好手的大军也来点节日气氛?

至于伯桥老弟邀打篮球,只能是敬谢不敏了。老年退化性膝关节炎顶多只能接受文立老哥的“讥笑“,而无力接受伯桥老弟的邀请了。

刘国凯

2010年12月27日于大雪封门的住所。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12月27日 in 书信

 

One response to “篮球、人生与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