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给友人的信谈民运应坚守道义

15 12月

中国海外民运过去二十年来走了一个很大的弯路,即民运整体上以一些西方政府和台湾政府对中国大陆的政策和好恶为主要考量,说得重一点就是看他们的眼色行事。当他们要与中共对立或孤立中共时,海外民运就高调反共;而当他们与中共进行密切合作把酒言欢时,海外民运就不得不非常尴尬地调整策略,变得不伦不类,甚至比处在中共高压下的国内民运人士还温和。说到底还是资源问题。

过去长期来,海外民运相当大一部分主要靠西方政府和台湾政府的资助。他们也许原本是出于民主理想而投身民运,但是久而久之,他们就不自觉地将西方政府或台湾政府作为主要的服务对象,换句话说,就是主要对向他们提供资助的代表这些政府的机构负责。如此以来,海外部分民运团体不仅本末倒置,更有甚者竟做出阻挠民主事业的发展的事情来。比如,海外有一个主要靠美国国会设立 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劳工团体,竟然将“游说其他西方国家的工会与中共总工会合作”做为他们的一项主要工作之一。他们事实上起到了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 上帮助中共“维稳”的作用。我要是中共,肯定会非常感谢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通过这些人提供的非常及时和必要的帮助,使得中共在国际上逐渐摆脱被孤立的困 境。还有一点就是海外民运现在普遍流行要改良不要革命的说法,这事实上也对中共的“维稳”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我曾经看过一封一位学生领袖给中领馆写的信。他在信中写到,由他这样的具有民运背景的人来给中共说话,比中 共自己的人民日报更有说服力和影响力,希望中共资助他办一本杂志,每年只需要十万美元(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这个数字)。我当时读这封信时,感到匪夷 所思。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情况并非特例,比如曾在海外喧嚣一时的多维网就是从民运阵地逐渐滑落脱变成中共海外人民日报的—–至少表明上如此,他们 现在已经将总部搬到北京去了;至于它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中共海外的第五纵队,我们也许要到中国民主化的那一天才能揭开这个谜底。我是较早发现他们背离反对 派阵容并予以公开揭露的人之一,现在看来我当时所做的这件事还是有意义的,哪怕因为我的揭露而使得海外少了一个人被他们所欺骗误导,也算是一件功德。海外这些年来步他们后尘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了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讽刺画面。因此我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揭露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问题了,而是如何让人们意识到这个阵容有整体投降的危险,需要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坚守底线,不让海外民运全军覆没。

当然,我知道海外这些年来也有不少民运战友一直在异常艰难的情况下仍然坚守良知和原则。不与中共做任何交易,也从来不看西方政府和台湾政府的脸色行事,不随他们政策的改变而调整自己的言行,他们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恰恰是这些人让人们仍然保持一份对民运的崇高敬意。哈维尔早就说过:反抗暴政的唯一力量是道义。没有了道义,我们就什么也没有了。

过去常有民运朋友用“政治讲的是实力”这句老掉牙的陈词滥调来为他们的放弃原则的言行做辩护。诸不知他们这 些人在得意于自己的聪明时,忘却了这句话的一个前提,那就是政治。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参与政治,更妄论什么实力,我们现在从事的正是反对中共垄断所有的政 治资源(公权力),要求他们还政于民(民主)。连政治还没开始搞,就谈什么实力,岂不是扯蛋。而“政治讲的是实力”正是这些没有原则的政治人物尤其是独裁统治者们最喜欢用来为自己的不良行为开脱的推辞。可惜我们的很多民运朋友从事民运这项崇高的事业如此长时间,居然仍然不明白我们唯一拥有的资源是道义。所幸我所认识和合作的民运朋友中,很多人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明白这个道理,并身体力行,不以个人得失为考量。比如,我认识的一些民运朋友因为坚持支持法轮功反迫 害,开罪了中共和中共在西方社会的代言人,遭到中共(包括中共在民运的代言人)和西方媚共势力的双重打压,遭遇到外人所无法想象的困境和危险。但是,他们不为名利所动,不顾个人安危,仍然不改初衷一如既往地与法轮功朋友并肩作战—–号称为中国人权自由而战的民运人士,居然不参与和支持中国现阶段受迫害最深重的群体的反迫害争人权运动,瞎子都知道他们不过是拿人权民主做幌子来骗取西方政府那点可怜的救济而已。这些敢于坚守良知和原则的战士也许暂时失去了金钱和“地位”(失去了西方政府的扶 持),但是,他们得到了无数暂时没有发言但心里明镜似的的数量庞大得惊人的人们(数以亿计,甚至相当于一个美国和整个欧洲的人数)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支持。 当有一天这个庞大的没有发言的群体开始发出他们的声音时,人们就会看到,原来这个世界不是某些权贵给人们所描绘的那个图像,而是另一副真实得令人感动的景 象。虽然这一景象还没有显现出来,但我已经闻到了她的气息,她的芳香。

在这里我要顺便特别提一下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他是我所说的 坚守良知和原则的海外民运的典范。我曾经也与他有过不同的观点,甚至公开论战。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他的尊敬。尤其是这一次阴错阳差的机会,我读到了社 民党的财务报告,才了解到他们全部的经费来源都是党费。刘国凯先生身为该党负责人,长期来为组织做了大量的事情,不仅分文不取,而且是该组织捐款最多的人。刘国 凯先生及该党在这方面堪称海外民运的典范。正是因为海外民运还有象刘国凯先生及社民党这样廉洁奉公的民运领袖和组织,才使得民运在人们心目中仍有一定的地 位,才使得其他的民运既得利益者和巨富们没有受到更多的批评和唾骂,因为人们不想因为唾骂这些蛆虫而伤害到那些象刘国凯先生一样真正为民运呕心沥血的英雄。那些将自己喂得饱饱的寄生虫们,尤其是那些两边通吃的投机者们(指在中共和西方同时得到好处的所谓异议人士),应该清楚这一点,有一点廉耻之心。否则,他们如果以为那个数量庞大的沉默大众永远也拿他们没办法,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

中国有句古话:不是不报,时候没到。这话不是针对某个人或某些人,而是对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因此,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入睡前想一想,你到底今天为自己和社会的未来做了一 件有益的事情,还是又多做了一件有损阴德的事。如果是前者,恭喜你,请明天继续;如果是后者,你要小心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早晚要遭殃,总有一天连 上帝也救不了你。谨以此与所有同仁共勉。

唐柏桥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12月15日 in 书信

 

One response to “给友人的信谈民运应坚守道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