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关于诺奖的一点小感想

08 11月

各位同仁:

民运人士得诺奖或其他奖都是对中国民运有益的。但是,千万要记住,得奖不是我们的目的。就如同读书不是为了考试,为了考试的读书一定会收益有限。这一点我体会很深。

事实上,民运人士得不得诺奖,与中国民主运动的成败没有多大关系。很多国家的反对派运动从来没有人得诺奖,他们照样成功,如罗马尼亚等东欧一些国家,印度尼西亚等一些东南亚国家及南美洲与非洲绝大多数国家。而更多的反对派运动人士获奖是在他们成功后,如南韩的金大中等。同时,得不得奖也与他们是否会成为反对派领袖甚至国家领袖也没有关系,绝大多数获得过诺奖的反对派人士后来并没有成为反对派领袖或国家领袖。因此我觉得大家实在没有必要一直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应该将更多精力和时间用在运动本身上,而不是本末倒置地将获得诺奖看成民运最重要的事情。

说一件事供各位思考:圣雄甘地当年从事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时,足迹踏遍全国,与民众打成一片(只能暂时借共匪的说法了)。他一生从事抵抗运动的照片无数,但据说只有一张是面对镜头的。因为他对于别人对他个人的关注毫无兴趣。这种境界在中国民运里现在有吗?我看在法轮功那边倒是无数的人具有了这种境界。这也是我对他们敬重有加的原因之一。

各位应该注意一下国内的艾未未和韩寒他们。这些人现在已经具有了很高的境界,堪当中国反对派运动领军人物的大任。艾未未一个河蟹宴可以动员上千人聚首上海,韩寒一篇文章可以牵动百万年轻人的神经,他们对于获奖或经营自己的地盘似乎都没有兴趣。韩寒曾说,有公司请他在他的博客里提这家公司的名字,这篇博客的每个字可以付一万元稿费,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种境界我们中间有几个人有?唉。不多说了。。。。

有句话很有哲理,抄送各位,与各位共勉:人心生一念,天下皆尽知。

唐柏桥
2010年11月8日

××
附陈平先生给诺委会主席亚格兰先生的一句话

作为挪威得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请允许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您决定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民运人士刘晓波之前,有否考虑到我们中国还有很多其他民运人士。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民运界,无论是排资论辈,还是讲作用论贡献,比刘晓波先生好的人还有很多。比如,中国海外民运的先驱王炳章先生为民运事业至今仍身陷牢狱,连诺贝尔奖的提名都没有获得过;“中国民主之父”魏京生,在民运界可谓众望所归,他曾几度站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的竞争者行列中,却没有受到青睐;“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先生,为推动民主进程,几十年呕心沥血于民运事业,却无缘奖项;中国民运领袖王策,在民主进程的道路上,多少次冒着生命危险回国公车上书,可谓用心良苦,他也没有得到半个奖项。在此,其他民运前辈、领袖,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由此看来,至这么多个老资格、实力派的民运精英而不顾,不知道主席您是怎么想的?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11月8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