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就敌人问题与洪哲胜兄商酌

02 10月

洪兄:

首先,您百忙中抽时间写出如此认真回应我的长篇文字,足见您爱人如己,尤其对晚辈呵护有加。您的厚情晚辈不敢或忘。在您看来,我批评刘晓波是被“自己的疏忽、急躁、和误解所拖累”,是轻率和不明智的,您因此为我深感担忧。我虽愚钝,但尚能体察您对晚辈的关爱之情。在此先表深谢!

我非常同意您的讨论问题时应该坦诚而有礼的提议,而且我向您保证:我们只谈观点,不谈动机,更不做诛心之论。让我们一起来为理性辩论做一个好的表率。我不认为我们继续深入讨论“有没有敌人”有多么必要,但我认为我们的这种讨论方式是对民运非常有益的。各位不妨从这个角度来读这篇文字。

为方便起见,我分段表达我的观点:

一,您误读了我的:“请问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的所指。我这句话不是针对刘晓波的没有敌人观,而是针对前面有人指控我们“将那么多人当敌人” 而做的回应。否则,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作为一个民运代表人物而说的话,“我”含“我们”的意思),而我不可能用这句话反驳他。

二,您列举了六种情况下的敌人概念,似乎要说明论者和批者(即刘晓波和我)所谈论的“敌人”不是一个概念,或范畴不尽相同,而且具体所指也有所不同。问题是,敌人就是敌人,敌人的概念大家很清楚,就像“母亲”和“朋友”的概念一样清楚。当我们谈论母亲时,我们都知道所指为何,当我们谈论朋友时,我们也清楚所指为何—-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谁是我们的朋友。当然,母亲只有一个,朋友可以有很多。朋友也可以分一般朋友,好朋友,很好的朋友,甚至知心朋友,生死之交的朋友等等;同样地,当我们谈论敌人时,我们也知道所指为何,我们每一个人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敌人也可以有很多,可以分一般的敌人,仇敌,死敌,公敌等等。按照您的说法,当我们谈到朋友的概念时,我们还必须讲清楚我们所指的朋友是一般的朋友,还是生死之交的朋友等。问题是,如果有人谈到他的朋友时,除非他有所特指,比如专门注明是指生死之交的朋友,否则人们就会将这个“朋友”一词理解成普遍意义上的朋友概念,而不仅仅是指生死之交的朋友。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要特指某种性质的朋友时,他有责任加以说明,否则就不能怪别人误读。因此,当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时,我们就将这个“敌人”的概念理解成普遍意义上的“敌人”概念,而不是某种特定的“敌人”如你死我活的“死敌”的概念。我们也不应该对他的“敌人”概念做无根据的联想和猜测。您对刘晓波的“敌人”下的定义如果真是刘晓波的意思,那是刘晓波表述不准造成的。当我们谈敌人时,决不是仅仅谈某种特指的敌人,就如同我们谈到朋友时,决非仅仅谈我们特指的朋友,否则,任何人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我没有朋友”,因为他可以辩解说他这里所指的朋友是生死之交的朋友。事实上,当一个人说他没有朋友的时候,人们就会理解成此人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会对他产生同情。人们不会去想他可能是特指没有生死之交的朋友。如果此人要表达他没有生死之交的朋友,他就应该直接表达出来:“我没有生死之交的朋友”。否则,别人理解错了他的意思,责任人不在读者而在作者。今天刘晓波的情况即是如此,如果他要说的敌人是您所特指的敌人概念和范畴,那么,误读他的意思的责任不在我们,而在他自己。尚若您所理解的敌人不是刘晓波所指的敌人概念,我们对他的批评与您的观点没有冲突,至少到现在为此。因此,当刘晓波说“我(们)没有敌人”时,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人表示不解和异议,是再正常不过了。在这里,我们这些认为有敌人的人的观点是一贯的,逻辑是连贯的。我们从来就认为中共是我们的敌人,而恰恰是一些给刘晓波辩护的人的观点前后不一致,甚至思绪混乱。比如说,公民力量小组里正在就网络宣言征集签名,其中一些为“没有敌人”观辩护的朋友如胡平等也在这个宣称“中共是人民的公敌”的宣言上签上了大名。我看到他们的签名(注:宣言说中共是人民的公敌)和为“没有敌人”论(注:此论说中共不是我们人民的公敌)辩解的文字同时出现在这里,哑然失笑。因为他们是在拿起自己的矛,猛刺自己的盾。

三,您如何断定刘晓波所指的敌人就是您说猜想的那种敌人(注您的原文:刘晓波的“敌人”的定义大抵是:“那些可以不顾他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经济权利、社会权利、文化权利、把他们‘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 脚’的人”)。即便您猜想正确,刘晓波的定义也大有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歪曲“敌人”的定义。难道只有“不尊重他的基本人权,可以任意加以惩处”的人才是敌人吗?即便是战争时期,人们还要在对待俘虏时遵守日内瓦公约呢!难道说遵守双方因为遵守日内瓦公约,彼此就不是敌人了(那还杀对方干吗)?难道有战争的任何一方会为了表示遵守日内瓦公约,不会虐待俘虏,就会宣称对方不是他们的敌人?如此说来,二战时日本鬼子也不是我们的敌人了,因为我们也并没有不顾战俘的权利,将他们 “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呀。如果是这样,只要是克己守法的人,都没有敌人—-试想一下,谁会去将他的仇敌任意处置呢?难道他们不怕坐牢杀头—-可是事实上,这个世界几乎人人都有形形色色的敌人。很显然,如此定义敌人不是刘晓波的观点而是您的观点。

四,敌人不仅是指具体的人(包括个体和群体),也可以指其他的生命,如豺狼虎豹,外星人,魔鬼,甚至无生命的事物,如专制暴政,邪恶势力,恐怖主义等。“敌人”的英文对应词是ENEMY,并没有“人”字在里面。说“敌人”仅仅指人,是对汉字的误解,如同对汉字“革命”的误解一样—-革命也不是专指革人的命,革命对应的英文(REVOLUTION)是指一种彻底改变或彻底颠覆(上下对调)。难道我们没有敌对的事物,如基督徒眼中的撒旦,佛教徒眼中的魔鬼,民主主义者眼中的专制,和平主义者眼中的恐怖主义?从这个意义上讲,难道我们没有敌人吗?难道撒旦、魔鬼、专制、恐怖主义,暴政都在人类消失了,难道在口口声声追求民主的刘晓波看来,专制不是民主的敌人了?或者换句话说,专制可以和民主共存共荣?

五,您在第5条中将我们的“将中共当成敌人”的观点做了不当延伸(注原文:“我要把它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民主化以后,我们要对他们秋后算帐”)。言下之意,凡是将中共当成敌人的人都是如此态度对待敌人的,换句话说,只有这样被对待的人才能称之为敌人。这是不严谨的,有偷换概念之嫌。据我所知,在我接触过的人中,有相对一部分视中共为敌人的人并不主张将来中国民主化后要对中共大开杀戒,而是主张仿效南非曼德拉的新政府的做法,成立和平真相委员会,广泛调查罪行,还原历史真相,同时对绝大多数犯罪的人实行赦免,但前提是必须认罪。所以,并非您所理解的凡是将中共当成敌人的人们,就是您所认定的那种您死我活的“敌情”观。

六,以您理解的刘晓波的观点,“那些在当今的坏的制度下为非作歹的公仆(警察、公安、城管、狱卒、等等,等等),一旦处于有着成熟的公民社会上面的宪政民主制度里面,他 们会有极端不同的表现”。因此他们不是敌人,他们只不过是制度的牺牲品,不应该受到惩处(隐含之意)。您这样又给刘晓波抹黑了。我相信刘晓波大概还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为中共及其帮凶们张目开罪。因为按照这种逻辑,二战时的纳粹分子也是制度造成的,只要制度好了,他们会有极端不同的表现,因此我们不能将他们当敌人看待,不能追究他,不能在他们的背上踩上一脚(可事实并非如您所愿,全人类正义力量在纳粹分子的身上踩了无数脚,至今还在踩)。将对方当敌人,并不等于要不依法惩处—-换句话说,并不等于不依法“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注: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追究责任,只是用了一个让人听起来不那么舒服的说法而已),而出于社会的公义和健康发展,依法将罪犯“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不仅应该,而且必要。这跟私人恩怨和个人情仇没有任何关系。比如,我一直要求惩治李鹏,可我并不认识李鹏,也非李鹏直接抓捕我审判我,我与他毫无个人私人恩怨,但我坚决要求惩治他,因为他下令镇压学生运动,导致数以千计的年轻人失去生命,数以万计的热血志士被投入监牢。更重要的是,他大开了历史的倒车,使中国从此进入一个道德沦丧,社会不公的黑暗时期。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终身的民主追求者,我将李鹏和他代表的专制势力视为我的敌人。这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了。这既符合人道,也符合公道。

七,您的文章里有一处表述不清:您的关于敌人的划分的第4点和第5点在我看来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您的第4点说“我不把中共当敌人”,第5点说“我把中共当敌人”,可它们后面的具体内容大同小异,只是表述方式不同而已。前者对待中共用了“依法”的说法,后者用了“秋后算帐”的说法。“秋后算帐”和“追究责任”是类似的意思,只是褒贬不同而已。您前面认同对中共要依法追究责任,后面又不认同对中共要“秋后算帐”。您把我也绕进去了。我在这里能否请教您一个问题:您到底是支持对中共追究责任还是反对?请您给我一个明确说法。当然,无论是否追究,我们都必须依未来民主国家的法律办事。如果您支持追责,我们观点一致;如果您反对追责(请不要用秋后算帐这么难听的词),那么,我又要问您:您是否反对全世界对纳粹和法西斯的穷追不舍做法?纳粹和法西斯分子是否是公民,我们是否不应该将他们视为敌人?

八,我发现您在谈论公民运动的时候,曲解了公民运动的含义,或至少缩小了公民运动的内涵。根据您的上下文,您对公民运动的定义是,不把政权当敌人或对立面的群众参与的运动才称为公民运动,其中显然还有合法抗争的含义在里面。因此,您才作出结论说,只要我们认为中共是我们的敌人,就不能通过公民运动的方式达成我们的民主目标。您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公民运动(Civic Movement)是泛指民众为了达到他们的共同目标,包括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层面的目标,以各种方式采取的集体行动,无论是与当局合作或不合作的方式,合法斗争或抗法斗争的方式,都属于公民运动。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属于公民运动,马丁路德金的抗法运动也属于公民运动,国内目前的合法维权活动也属于公民运动。而您却将公民运动曲解成不能与当局敌对,只能与当局合作或互动,也只能以合法的方式开展的运动。这样您就轻易将我们排除在公民运动之外,因为我们主张开展不合作抵抗运动。并据此让刘晓波垄断从事公民运动的权利。您也许忘记了您自己曾经从事过的公民运动—-你们台湾的独立运动领袖许信良、施明德,还有您自己,都曾经从事过抗法活动甚至准暴力活动(姑且定义为准暴力,其实是暴力)。我记得您曾说过,你们台湾的独立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转折点是从非暴力走向准暴力,后者极大地激发起了台湾人投身独立运动的热情和斗志。您亲口跟我说过你们如何去炸国民党政权在海外的官员的家门等,难道这也是合法方式?为什么甘地、马丁.路德.金,还有你们都可以用激进的方式,从事不合作抗恶法的抵抗活动,而我们就必须守中共的恶法,必须与中共合作,就不能与中共对立?因此,尽管我们将中共专制及代言人当成我们的敌人,我们同样可以以我们认为的可行的公民运动的方式达成宪政民主。事实上,我们正在大力提倡和鼓动各界民众投身到我们主张的方式的公民运动中来。您不能说我们的不合作抗恶法的抵抗运动就不是公民运动。公民运动与我们将中共视为敌人不是对立的。而您却将他理解成对立的事物,这是您的又一误区。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您的提议的确很有现实意义,它不仅是我们现在正在从事的活动,也为进一步理清我们和刘晓波们的区别大有助益:我们主张开展全民不合作全面抵抗的公民运动,而刘晓波们—-至少是您所理解的刘晓波们则主张开展与中共合作的合法公民运动。至于说那条路更合理可行,则要等将来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后,再回过头来让史学家们评判了。您我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我很欣慰能与您这样讲道理有涵养的对手进行辩论—-至少您是愿意讲道理的。以上几点看法供您批驳。我期待着您的回应甚至回击。只要我们不“兵戎相见”,恶言相向,我很愿意与您做更进一步的切磋。我们的目的不是决出个胜负,而是为了深究问题,寻求真理。如果您要继续为刘晓波的敌人观辩解,我们可以再就新的领域和角度来进行交流和辩论。我不仅很乐意,也很荣幸能与您这样的政论高手“华山论剑”,“笑谈人生”。

唐柏桥呈上
2010年2月18日

×××××××××××××××
(附洪哲胜原文)

│          和唐柏桥商榷他的“请问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

柏桥,你好!

不出面和你商榷,觉得对不起你这位我曾经非常尊重的朋友。出面和
你商榷,又怕你一下子就火大起来,把我打入刘派,从而放纵感情,
不能用平常心听听、想想我到底说了些什么话。那么,我费时不讨
好、又让你不快、还使自己成为你认为的“敌人”,这岂不是太不值
了。为此,我忍了很久。最后,基于友情、善意,我还是觉得我得试
一试。
我不求什么,只求你不要揣测我的动机。这方面你比徐水良好上百
倍,因此我有这个请求,自以为不是在要求你“挟泰山以超北海”。
而且我知道我的动机非常单纯:不会象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是为了
台独要来给你洗脑。我的希望是:你不被自己的疏忽、急躁、和误解
所拖累。请你仔细阅读我的文字,没有写的,请你不要去自由联想,
有疑问的,请你问我,待澄清后你再决定怎办。我在此信只谈你帖子
开宗明义所提出的这个警语、底下这个文眼:

请问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

底下,我提出一位说“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的“论者”和一位批他
这句话的“批者”:前者不是刘晓波,后者不是唐柏桥,或许,这样
一来对于两位的成见,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就比较不会跑来干扰大
家的议论。

当论者说:

“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

时,他一定想要表达什么事实或意见,一定想要意味着什么。为此,
在上下文,他得补充一些文字,让读者不会感到一头雾水。这时,如
果批者孤立地用这一句话批他:

“请问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 ”

那么,批者就冒着很大的危险,因为,他的这句话可能引发部分不够
细思的读者发出如下反射性的回应:

  “正是!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

批者的那话很有煽动性。可是,在没有把论者说出“我不把中共当做
敌人”的原意交代清楚之前,相对比较老、因而火气也不够大的我,
既不会给批者几响掌声,也不会开口给予臭骂。因为,批者的这句
话,可能是切题的、对的,也可能是跑题的、不对的。这完全决定于
批者使用的“敌人”和论者所说的“敌人”,其定义是否相同(或接
近)、意思是否一样(或大致一样)。

               ◆

我用纯粹假设出来的六个浅明的例子,来展现我上面所想表达的意
思。我假设论者并非凭空抛出“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来让我们猜
谜或者和我们开玩笑。我还假设他提供了上下文。根据上下文的不
同,我们或许可能猜测出各例中所使用的“敌人”是什么意思。当
然,它们可能一样、相似;但是,它们也可能不同。
1、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反而要把它当做恩人。
2、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因为中共统治国家,他们当然有权管理人
  民。
3、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他们抓我、审我,罪在我自己。
4、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我反对他们的乱搞,但是我认为问题的关
  键在于制度,而非个人。我要推动一场非暴力斗争的公民运动,
  最后终结专政。每一个共产党人都是平等的公民,都可以、也必
  须依法对待。
5、我把中共当做敌人,对它,我要把它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民
  主化以后,我们要对他们秋后算帐。
6、我把中共当做敌人,他们让我爷爷饿死,让我下乡浪费青春。
这里面,“敌人”一词的定义,有的明晰,有的并不明晰;有的指
“害他的人”,有的指“和他有仇的人”,有的指他要“把他打翻在
地又踏上一只脚的人”,有的甚至把判断基于误读,……不一而足。
现在,我们特别来审视第4句:
论者在这里所说的“敌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大家心平气和,大家
应该不难看出:论者用的就是以往60年当中,中国人所熟悉的那种
“敌人”的定义──只要是“敌人”,你就可以不顾他的政治权利、
公民权利、经济权利、社会权利、文化权利(以下简称“五种人
权”),象红卫兵批斗都跪在地上的臭老九、甚至狠斗手持宪法的国
家主席那样、把他们“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
当论者说“我没有敌人”时,论者要意味的是:他眼中没有上面所说
的的那种人,因为,他把大家都看成公平的公民(在这里,公民≡国
民),有事,依法处理。这就把中国不民主问题的关键,不定位在几
个或一群坏的人,而定位在中国有着一个非宪政民主的坏的制度。这
也就把中国问题的关键,不放在取消或消灭几个或一群坏的人,而放
在实施宪政民主和保证宪政民主平安上路的、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
的形塑和确立。其背后的哲学基础,就是认定:那些在当今的坏的制
度下为非作歹的公仆(警察、公安、城管、狱卒、等等,等等),一
旦处于有着成熟的公民社会上面的宪政民主制度里面,他们会有极端
不同的表现。
在这样的意义上所说的
  “我不把中共当做敌人。”
和批者的如下批评:
  “请问我们除了将中共当敌人,还将谁当敌人了?”
有何关系?!批者这么说,用的是他自己的“敌人”的定义,其目的
只是要让中共不能再专政,要用宪政民主取代专政。而这正是论者根
据他的定义说他“没有敌人”所要得到的结论啊!用一句稍微不同的
话来表达论者的意思如下:
  “我要终结你的专政,取代之以宪政民主;放心,我不会把你当
  做敌人,不会随意把你‘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你的五种人
  权绝对会得到尊重。”
               ◆
柏桥,当你火大批刘时,有趣的是:你和刘晓波如此这般地同样追求
终结专政,同样意图用“宪政民主”取代“专政”。差别是:刘晓波
认为民主路线最好通过“公民运动”大道,而“我们没有敌人”的提
法,最最有利于润滑这个过程。这一点,正是我所长期鼓吹的“群众
自救”理论的精华,我当然赞成并且乐于在旷野声喊着说,修直宪政
民主的道路──公民运动!〔哈,有点熟悉,是仿来的吧?〕
我的这封信,不是要反对你,因为我深知“宪政民主”是你和刘晓波
已经正在追求着的道路。你的批他完全是基于你使用你自己的定义的
“敌人”去解读他基于和你不同的定义所说出的一句话。没有深思细
辨他所鼓吹的“宪政民主”也正是你在费力推动的志业;而你所痛恨
的中共,其专政的终结,也正是他实施宪政民主的前提。你和他根本
就应该是战友。你的这样批他,实在是被你自己的疏忽、急躁、和误
解所拖累。
如果你就是天生的“反刘派”,非得批刘无法睡觉,我帮你指出一
处,如果你有把握,而且你愿意,我想人们一定乐于听到你的异议,
因为这事重要,而且这事越辩越明啊!既然他认为
◆以“我们没有敌人”的方式,启动公民运动,能够最好地达成宪
 政民主。
你不同意,你或许可以针锋相对地拿出
◆以“我们就是要把中共当做敌人”的方式,不通过公民运动,能够
 能够最好地达成宪政民主。
但是,为了让辩论有实质的意义,请你采取刘晓波的“敌人”的原意
去铺张你的办法。记住,刘晓波的“敌人”的定义大抵是:“那些可
以不顾他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利、经济权利、社会权利、文化权
利、把他们‘打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的人”。
预祝你有非凡的能力把理论家刘晓波驳倒,当然,只要你驳倒了刘晓
波,你就同时驳倒了我的《群众自救理论》。我“闻过则喜”,别为
我担心啊!

洪哲胜 上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10月2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