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萨达姆与萨斯病— 兼论知识份子与专制下的民意

24 9月

最近全球发生了两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一是美伊战争爆发,美国以出人意料的速度解除了萨达姆政权的武装;另一件事是萨斯病在中国爆发,弄得人心惶惶,至今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一对“萨氏兄弟”,两样命运。令人不胜感慨。

这两件事的同时发生,遭受打击最大的莫过于全世界的专制政权。它使人们更加认清了专制下的所谓民意的欺骗性。也给了那些热衷于为专制社会粉饰天平的所谓知识份子一个深刻教训。

大 家应该还记得,就在去年十月,萨达姆还宣称获得了全体伊拉克人民的拥护,并获得百分之百的选票再度当选总统。可是半年不到,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镜头却是伊 拉克人民走上街头欢庆萨达姆的倒台,有人甚至拖着他的头像四处游街示众。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应该足以引起那些动不动就与中共专制政权一唱一和、搬出所谓民 意来吓唬人的知识份子的反思。

过去几年来,中国出现了一批自称的所谓“独立知识份子”。他们宣称是思想独立而有道德良知的人。可是,他们 中的相当一部分却在表达意见时,喜欢用民意来支援他们的观点。比如他们支援打台湾,就说这是民意所向。曾经有人也象萨达姆一样宣称百分之百的大陆人都支援 中共武力攻打台湾;他们支援申奥,也说是代表了民意,却不论这民意从何而来;他们鼓吹稳定和维持中共的统治,还大言不惭地说这是老百姓的要求,完全无视基 层民众对中共苛政的不满与怨恨。他们只知道使用中共的资料和报道。他们似乎忘了,在专制社会里的所谓“民意”,不仅可以制造,而且可以再生産。比如,文革 初期仍有党内外人士对毛择东的作法强烈不满。但经过几次民意的再生産后,全国人民齐唱“文化大革命好”—-谁敢不唱?再比如,“六四”镇压后全国人民 义愤填膺。中共为了再生産出他们所需要的民意,于是全国上下展开政治学习,要求人人表态。因此,最后再生産出来的民意就是,绝大多数民众举双手赞同镇压八 九民运—-也包括将他们的亲人与朋友关进监牢。如果说西方民主社会的人们往往无法了解民意居然可以制造和再生産,那么,饱受中共专制之苦的中国知识份 子应该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奥秘吧。

众所周知,在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专制社会,老百姓既没有知情权,也无法真实地表达自己的看法。这样的制 度下是不可能有真实的民意可言的,所谓的民意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西方民主社会所说的民意,是指资讯充分公开、人们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权利的情况下的 真实民意,而不是经过修补,化装甚至人工制造的民意。事实上,在过去的历史上,中共需要什么,什么就成了民意。这是专制社会下的铁律。可惜有些号称独立知 识份子的人却故做天真,动不动就附和中共炮制的民意。他们生怕别人看出他们攀炎附势的真面目,因此不惜花费大量功夫四处去寻找资料和理论依据,将原本虚假 的民意拼命粉饰一番,还常常为此自鸣得意。在我看来,他们与过去的三皇五帝脚下卑躬屈膝的臣子没有本质区别。他们充其量不过是多了一点民主的学问,多了一 层更具欺骗性的僞装而已。否则,他们既然明知专制下的民意无法真正反映出来,明知这种人工制造的民意是为专制政权服务的工具,为什么还要装模作样地学自由 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那样大打民意牌呢?爱因斯坦曾说,纳粹的兴起与德国知识份子的推波助澜有直接关系。他还不留情地抨击纳粹政权,蔑视那些所谓的知识份 子,而且终身不再踏上那篇令他曾经绝望的故土。这样的读书人才堪称真正有独立人格的知识份子。那些没有了自己的大脑,只知人云亦云的人,不仅称不上独立知 识份子,连作为一个对社会承担责任的合格公民都不配。

每当我想起萨达姆的倒台,就会同情那些曾经在电台、电视台还有报刊杂志工作的伊拉克 新闻从业员们。他们一个月前还在为萨达姆高唱赞歌,每天将所有的聪明才智与时间精力都花在为粉饰萨达姆其及独裁政权寻找最佳素材上。一个月后的今天,他们 连同他们的声音均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他们早已顾不上自己的人格尊严了。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借此机会提醒中国那些自称“独立知识份子”的人们:你们也有可 能会落得与伊拉克那些曾每天大打由萨达姆政权制造出来的民意牌的知识份子的同样下场。所不同的是,你们可能遭到比他们更为悲惨的下场。因为中共当局的政策 朝令夕改,而你们却始终紧跟政府,因此无法避免地遭到反复戏弄。如果有一天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被视为反政府分子,而所谓“民意”又从来与政府一致。到那 一天,你们就只好自认倒酶了。否则,你们这些口口声声“民意”的人岂不违反了民意,岂不是自打耳光?

那么,怎样的读书人才称的上是真正的 知识份子呢?最近向全世界揭穿中共当局在萨斯疫情上的谎言的301医院医生蒋彦永,就堪称知识份子的楷模。他在国家危难之时,勇敢地站出来戳穿当局所谓的 萨斯已经得到控制的弥天大谎,并用铁的事实来进行反驳,迫使中共当局破天慌地承认过失,并被迫采取一系列补救措施,如撤销卫生部部长和北京市市长的职务, 每天公布萨斯病情情报等。相比之下,那些明知中共撒谎而跟着起哄的新闻从业员们的行为则可以用无耻来形容。大家应该还记得,几天前被中共和这些新闻从业员 们制造出来的民意还是:大家相信萨斯已经得到控制,而西方反华势力却故意夸大其词,目的是为了搞垮中国。几天后,我们只需在北京城街头扫一眼那满眼的口罩 和空空荡荡的街道,就已知道民众是多么担心萨斯,人们对萨斯病情的估计有多么严重。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位勇敢的大夫公开站出来揭穿中共的谎言,萨斯已经 得到控制的所谓多数“民意”还会持续多久呢?难道真的如龙永图所言,香港要有五十万人得了萨斯才能让大众知情,才需要如此重视?如此推断,当局起初岂不是 打算要到全大陆有一亿人身患萨斯才会让全社会知情,才会充分重视这一问题?

这样一个完全出于人为因素而给全世界尤其是华人居住的地区带来萨斯灾难的政权,其最后的结局大概不会比萨达姆政权好到哪里去!

唐柏桥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2003月5月1日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09月24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