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戏文:朝鲜民运人士强烈谴责朝鲜人民解放阵线的激进路线

23 9月

——兼论民主革命的必要性

近日有些海外媒体大肆炒作朝鲜人民解放阵线成立的新闻。我公开声明,强烈谴责这个所谓的朝鲜人民解放阵线的激进做法,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同时,我也谴责某些媒体对这一新闻的炒作,这不仅无助于朝鲜的民主,反而会将北朝鲜引向动荡甚至内战。

我必须声明,我不是金正日当局(或称“朝共”)的御用文人,也不是什么朝共五毛之类。我受过金正日当局的迫害,我的家人也曾经被当局批斗,有些还被以反革命遭到枪毙。我是朝鲜民运人士,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温和派民运人士,也可称为改良派民运人士。当然,我自己还是觉得称为理性派民运人士更合适。

以下是我反对朝鲜人民民主阵线的激进做法的十大理由:

一,这些人不懂现代民主社会的宽容和共存精神。动不动就要革人家的命,以泄私愤。如此冤冤相报,何时是了?我们认为朝鲜政府不是我们的敌人,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敌人,我们是无敌派,我们心中只有爱。我们认为,我们只有向金正日展现我们真挚的爱,才能使朝鲜走向民主,最后获得双赢。将金正日政权当成我们的敌人,那是朝鲜过去阶级斗争思想的遗毒,我们必须从我们的内心去除这些余毒。

二,革命只会带来新的专制,形成“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革命不可能带来民主。我们必须结束以暴易暴的错误做法。我们只有通过渐进改良的方式,才能建立稳固的民主。说得更明白一点,我们只有在金正日政权的领导下以和平演进的方式逐步改良,才能最终实现民主。

三,朝鲜有自己特殊的国情。我国的国民素质还有待提高,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还很落后。人民的生存权还没有保障。我们必须面对这一现实。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民主经过了两百多年才到今天。因此,朝鲜在现阶段就实现民主即不可能,也不可行。我们应该以递进的方式,从推动村一级选举开始,然后要求参与地方人大选举。经过十年八年后,再要求当局开放县一级地方选举。我们曾向朝鲜政府提出“三十年不变”的方略,虽然他们没能采纳,还将我们关押。不过,我们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坚持三十年不变政策。任何冒进的做法,都是对历史不负责任的。

四,正如我们邻国的民运领袖们所言:“革命者需要极为冷静的头脑和坚强的意志”。“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的”。而“这些主张革命的人,是怯弱的人”。“如果真要革命,应该闷起来做,不应该大声嚷嚷”,“哪怕先拿下一个县城”。“他们还没放一枪一炮,这不是空谈革命又是什么”。

五,这些激进分子总喜欢唱道德高调,搞个人英雄主义,“民主运动不是道德运动”。我们要坚决反对这种将民主运动道德高尚化的错误做法。我们更反对海外的革命派人士与国内维权人士联系,为他们呼吁。这是将他们往火坑里送。海外革命派人士与国内人士联系和和为他们呼吁,其目的是为自己打知名度。应该予以谴责。

六,这些革命派人士,虽然口号喊得震天响,还穿上了军装。可是,他们只是在海外喊喊,自己却不敢回国从事革命活动,让国内的人去冒险,去坐牢,甚至去送命,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我们全体海外民运人士应联合起来谴责他们这种不顾他人安危的做法;

七,当代社会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朝共当局是拥有百万大军和核武器的强大政权,因此武装革命不可能取得成功。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也主张以和平手段实现民主,不会支持我们武装推翻朝共。因此,这些革命派的做法实际上是将朝鲜民主运动往死路上推。

八,革命的社会成本太大。如果真的革命爆发了,广大人民群众就会大面积地报复朝共官僚,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甚至全面内战。我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安定局面,不希望血流成河的场面再次出现。

九,主张革命的人都是政治野心家,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政权,自己上台。他们不过是打着民主的幌子行夺权登基之实。他们上台后会比金正日和朝共还坏。我们要防止这些野心家上台。

十,我们只反专制,不反金正日现政权。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镇压民众和民主运动,但是,我们相信他们有一天会停止镇压,还政于民。我们需要耐心和爱心。他们最近也开始谈政治体制改革,虽然这不是什么新鲜事,过去谈过无数次。但是,谈总比不谈好。我们应该欢迎。就象有人欠我们钱,他们总表示会还总比从来不表示要好,尽管他们从来没还,也看不出来他们有要还的任何迹象。为了显示我们的宽容精神,以及本着朝前看的态度,我们不应该清算他们过去的种种暴行,相信那三百万被他们迫害致死的阴魂也会表现出大度的精神,不再计较朝共暴政。这样我们才能双赢,才能在未来构建一个和谐社会。

——且慢,先别向我扔臭鸡蛋。以上文字纯属虚构。我不是朝鲜民运人士,而是中国民运人士。以上所述也不是我的看法,而是照搬了一些中国的所谓温和派民运人士的说法和原话。如果要扔,请扔向他们。

我不知道朝鲜民运队伍里有没有这样的白痴,会向朝鲜人民解放阵线开火。但是,我知道在中国的民运队伍中,这样的人大有人在。不要说你穿上军装,鼓吹武装革命,你就是支持一下国内民众反抗当局的镇压—-哪怕是从地上捡几块石头还击武装到牙齿的军人,也会被他们扣上宣扬暴力革命,造成社会动荡的大帽子,还有无数顶小帽子—-不顾国内民众死活,盲动,激进,个人英雄主义,以卵击石,等等。以上虚构的文字对中国民运人士来说应该非常熟悉。而这些反对民主革命的理由在中国民运队伍中非常有市场。

大家是否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当他们看到朝鲜反抗者组成致力推翻与中共属于一丘之貉的金正日政权的人民解放阵线的时候,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当中国民运中有人喊出推翻金正日政权的老大哥中共暴政的口号时,就会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甚至谴责呢?有人曾说中国人的素质低,民智未开,民主要慢慢来,难道中国人比朝鲜人还愚昧无知,中国比朝鲜还封闭落后,还更不配享有民主吗?果真如此,中华民族就真的应该被列为世界上最落后愚昧的民族了。答案显然是“不”。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那些反对民主革命的人如此亢奋和乐此不倦呢?各位应该不难得找到正确的答案。

有人也许会问,你为什么如此主张革命?你手中没有一枪一炮,也没有买枪买炮的经费。这样空喊有用吗?我今天可以坦诚地告诉大家,我之所以坚持主张民主革命,一方面是为了鼓动更多的人站出来,但更重要的是,我必须让世人了解到,在中国还有敢于向中共说不,敢于对中共进行革命的人。而我这样宣示,与其是做给世人看,令世人对我们尚保有一份最基本的尊重,还不如说是做给自己看的,让自己能活得坦然,不给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和污点。这就是我主张对人类最残暴的中共政权进行革命的根本原因。这个原因不需要多大的势力,不需要多少枪炮,甚至不需要非得将他们打败—-从某种意义上讲,自从我公开主张对中共进行民主革命时,我已经成功地战胜了自己的恐惧,维护了做人的尊严,换句话说,我们已经取得了某种意义上的胜利。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那么,每一个支持和投身民主革命的人在他公开站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取得了胜利。而我们每一个人的胜利,终将汇成巨大的洪流,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中共这个巨大的怪兽彻底埋葬。

朝鲜人民站起来了,朝鲜人民做到了,我们没有理由做不到!如果有一天,朝鲜都实现民主了,而我们还沉浸在开放党禁和地方选举的美梦中。那么,我们真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龌龊的民族了。

唐柏桥

2010年9月22日中秋夜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09月23日 in 时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