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与盛雪兄“夜话”—-兼谈中文女性称谓的贫乏

23 9月

盛雪兄:

对不起,称你为兄了。看了你的回信,很温馨,也很有感触。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有情人跟有情人的对话”更令人感到幸福呢?可是,我突然发觉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为好。我想表达我对你最高的respect (对不起,我觉得用尊重太轻,用尊敬太肉麻,只能用英文表示,这是中文的困境),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称呼。称你为大姐有点俗,你也没那么大,可能你还不乐意 呢;称你为小姐又容易遭人误解,听说现在在大陆都不能称别人为小姐,否则人家也为你在骂她是干那个的呢;称呼你女士又显得太生疏;称呼你为同志更不行,同 道也不规范。总之,在中文语境里,女性的称谓很不规范和贫乏,不象称呼男性那么容易和丰富。这是否也是对女性的一种潜意识的歧视?于是,我突然有一种冲动 要称呼你为“兄”,兄者长也,是为兄长。我从小就对兄长一词特别偏好,觉得称人为兄是对他人最高的尊敬。因此,过去我称呼过年高七十的洪哲胜为兄,因为我尊敬他,将他视为我的家人。今天,我想称呼盛雪为兄,因为这无关性别,是为敬。希望盛雪兄不会介意。

如果各位认为我有更好的方式称呼盛雪,请指点。如果“兄”还不妥,下次我就称呼你为“大侠”(大侠可不分男女)如何?呵呵。

言归正传。我完全同意你的关于女性在这里尤为珍贵的说法。我们民运里最严重的问题是“阳盛阴衰”,如果按人数比例,男女比例恐怕是十比一,甚至百比一吧。这在其他群体里非常罕见。什么原因呢?我不知道。你能为改变民运阴衰的局面做些贡献吗?我过去是非常有女人缘的,可惜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民运女将。她们过 去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我这些年经常反省的一件事情。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还是她们太斤斤计较?我不想搞得太明白,反正只要有我不对的地方,我负责 将它改正就行了。其他的人事我可就主宰不了啦。尽人事,听天命吧。更何况,古人还说过,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我不是已经得了包括你在内的好几个知己了吗?人生尚能如此,足矣。当然,为了民主事业的需要,我愿意对任何我曾伤害过的真正的民运同道“负荆请罪”。面对中共的暴虐,我们如此大的屈辱都受 了,还有什么委屈不能受的呢?我希望有一天能再与这些人做朋友,好朋友。这将是人生的又一快事。

唐柏桥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09月23日 in 书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