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回答朋友的问题:什么叫政治犯?

21 9月

过去一段时间,我的确接触过一些人,他们对政治犯没有什么概念。今天刚好是劳工节,就借此机会与各位交流一下这个概念,及我们应有的态度,受教于各位:

一,政治犯是一个既清晰又模糊的概念。

清晰的地方是,人们一般认为,凡是被当政政府认定为反对政府和颠覆政府,并且在其管辖范围内进行通缉和监禁的人,皆被称为政治犯(详见维基百科);

模糊的地方表现在三点:

首先,是每个国家对反对政府和颠覆政府的定义又不同,比如在中国,发表批评中共一党独裁的文章可被定义为反对政府和颠覆政府,而在美国,则是纯属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只有以违反美国法律的方式从事反政府的活动,如发动政变、进行政治暗杀等,才属于颠覆政府的 犯罪活动。因此,在中国等专制国家所定义的很多所谓行事犯罪活动,如发表言论,游行示威,集会结社等,在美国等民主国家则视为公民的正当权利。因为从事这 类活动而被判罪的人在国际社会尤其西方社会又称为良心犯。现在很多人将良心犯与政治犯混为一谈。良心犯属于政治犯的一种,但政治犯不一定是良心犯。如从事 政治暗杀、政治暴力等活动的人,一般不被视为良心犯,而仍然被视为政治犯(孙中山他们当年就从事暗杀活动,但仍被视为政治犯)。

其次,国 际社会现在普遍流行将政治犯罪分为纯粹政治犯罪和相对政治犯罪。对于纯粹政治犯罪,也就是没有使用普世所公认的犯罪手段(如杀人放火的暴力行为)从事反对 政府的活动(主要表现在言论集会结社等民主国家受到宪法保障的行为),国际社会普遍予以同情和庇护。我们这些政治犯就是属于纯粹政治犯罪(在中共当局看 来),因此我们现在合法地生活在自由世界,获得所在国的政治庇护。而对于相对政治犯罪活动,很多国家尤其是西方民主国家已经将之类似于普通犯罪活动来处 理,不给予从事这类活动的人庇护。但是,这些人的活动仍然被视为政治犯罪活动,因此仍然为视为政治犯。只是对待这两类政治犯的态度不一样。

再 次,关于以恐怖主义的方式从事反政府的活动,是否应列为政治犯,受到颂扬。这个问题很复杂,原因是关于恐怖主义的定义国际社会目前还没有完全统一的标准, 比如政治暗杀算不算恐怖主义,攻击国家镇压机器算不算恐怖主义,目前还很多争议。恐怖主义和暴力的分别还没有那么明确。但是,因为这个问题在中国从事反政 府的运动中几乎不存在,因此在此略去不谈。

无论是根据那一种对政治犯的定义,下面所列各位都基本上是纯粹的政治犯,也就是良心犯,也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和庇护。

二,我们一般在谈政治犯时,依据的1948年联合国人权宣言就反对政府的政治活动所给出的条款。该宣言第14条规定:“(一)人人有权在其他国家寻求和享受庇护以避免迫害。” 给从事反对政府的活动的人即政治犯以 避难权,是对反政府活动的认可,换句话说就是承认人民有权反对和推翻政府。该宣言并没有具体界定从事什么样的反政府活动才能给予庇护。当然,如上说述,每 个国家对反政府活动或称政治犯罪有不同定义,政治犯的概念在每个国家也有所不同。但以联合国人权宣言所规定的属于人权范畴的活动,如以发表言论,集会结社 等方式从事反政府活动,是被国际社会公认的政治活动,从事这些活动而遭到通缉和监禁的人无疑属于政治犯。

根据这一共识和联合国人权宣言的精神,下面所列人士应该也基本属于政治犯(我不了解每个人,但至少绝大多数是属于纯粹的政治犯或称良心犯)。

三, 在中国,谁是政治犯,谁不是,我们通常还有一个依据,即国际社会公认的有影响力的人权组织,如大赦国际,人权观察等,它们所认可的属于政治犯的人士。因为 这些人权组织在长期从事人权援救工作时,建立起了崇高的威望和信誉,他们的专业水准和专业精神也不是我们所能达到的。因此,他们认为的政治犯一般都是没有 争议的。

四,中国民主人权运动在过去的长期奋斗中也逐渐成熟起来,我们也完全有能力区别谁是政治犯,谁不是。事实证明,被我们视为政治 犯 的人,国际社会也基本上认可。当然,任何时候都有个别另外和某些争议。这不足为奇。就是我们通常说人应该一日三餐,但也有人说要一日多餐,甚至有人说一日 一餐,这都不足为奇。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不一日三餐了,或甚至不敢吃饭了。

五,也是最后一点,我们在讨论和定义那些人属于政治犯时, 依 据非常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我们唯一不能作为依据的是中共当局。他们是镇压反对者的机器,如果我们要认同和颂扬一个人的反抗精神,也就是确定其 为政治犯,还要根据中共的定罪和判决书,岂不成了笑话。如果按这种标准和做法,张林、郭飞雄、王炳章、杨建利等都不是政治犯,因此也都不应该得到我们的支 持和称重(建利你会第一个喊冤,对吗?),甚至不应该得到美国和西方政府的庇护。如果国际社会都按这种方式来定义政治犯和给予庇护,那就太可怕了。因为中 共如果知道了,肯定就永远没有政治犯了—-全部用偷自行车、逃税漏税、嫖妓、斗殴、流氓团伙、打黑、扫黄、反三俗。。。。等罪名来将我们的战友送进监 牢,让他们自生自灭—-我想一想都觉得可怕,有人居然还能说出来。他就不怕有一天落到中共手里,被以上述罪名送进班房,而永无翻身之日?到那时,他再 喊冤或救命恐怕就晚了。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2010年09月21日 in 理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