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中國需要馬丁路德金

346-martin-luther-king-a-man-who-wont-die-for-something-is-not-fit

”一個不願為任何事情去獻身的人不值得活著。“--馬丁路德金

今天是美國國定假日馬丁路德金日。馬丁路德金開啓了一個時代。他告訴人們,自由不是免費的,而是爭取來的!

很多人說我激進。按照他們的標準,真正激進的人是馬丁路德金。他不僅發動坐牢運動----按照一些中國公知們的說法是不顧他人安危,而且還“公然”宣稱,一個不願為正義和真理而戰的人,雖生猶死----這不是在”攻擊“那些沈默的大多數嗎?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激進”的民權領袖,受到了美國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尊敬!因為他在一個正確的時代做了正確的事情。中國現階段最缺的不是分寸把捏得分毫不差的所謂公知,而是振臂一呼的馬丁路德金式的民權領袖!

下面是馬丁路德金於1965年在阿拉巴馬州塞尔玛的一篇精彩演講。他的演講具有一種不可抵擋的魅力!他在遊行前呼吁人们勇敢地站起来,无惧死亡。國人現在最需要聽到這種發人深省激勵人心的聲音,請大家在國內廣傳。

這是最後兩段的翻譯:

,,,,,

他死了。

這個人死了,當他拒絕為正確的事情站出來時;這個人死了,當他拒絕為了正義站出來時;這個人死了,當他拒絕為真理表達自己的立場時。

因此我們將在這裏站起來,在馬群中;我們將在這裏站起來,在阿拉巴馬的警棍中;我們將在這裏站起來,在阿拉巴馬的警犬中,如果他們有的話;我們將在這裏站起來,在催淚瓦斯中;我們將在這裏站起來,在所有他們能調集的東西中。讓我們告訴這個世界,我們已經下定決心獲得自由!

—-今天我們也要告訴世界,我們已經下定決心獲得自由!

演講鏈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WhYGstF5c&list=FLeBfK3zzgqDQLhBovmguOuQ&feature=mh_lolz

________

“A man who won’t die for something is not fit to live.” --Martin Luther King

This is Martin Luther King ‘s speech in Selma, Alabama in 1965. He delivered a dramatic speech urging his followers to face death if necessary at the start of the march. “A man dies when he refuses to stand up for what’s right,” says King.

……

But if a man has not discovered something that he will die for, he isn’t fit to live.

Deep down in our non-violent creed is the conviction that there are some things so dear, some things so precious, some things so eternally true that they’re worth dying for. And if a man happens to be 36 years old as I happen to be, and some great truth stands before the door of his life—some great opportunity to stand up for that which is right and that which is just—and he refuses to stand up because he wants to live a little longer and he’s afraid his home will get bombed—or he’s afraid that he will lose his job, or he’s afraid that he will get shot or beat down by state troopers—he may go on and live until he’s 80. But he’s just as dead at 36 as he would be at 80 and the cessation of breathing in his life is merely the belated announcement of an earlier death of the spirit.

He died.

A man dies when he refuses to stand up for that which is right. A man dies when he refuses to stand up for justice. A man dies when he refuses to take a stand for that which is true.

So we’re going to stand up right here amid horses. We’re going to stand up right here in Alabama amid the billy clubs. We’re going to stand up right here in Alabama amid police dogs if they have them. We’re going to stand up amid tear gas. We’re going to stand up amid anything that they can muster up, letting the world know that we are determined to be free.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21日 在 时政

 

唐柏桥:你就是歷史人物

今天,我不得不對國人直言一個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真相:中共做為一個政權已經淪落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犯罪團伙--中華大地上最猖獗、最龐大的犯罪集團!他們不僅瘋狂地掠奪國家資源,據為己有,而且還利用法律欺壓民眾。法律不僅不再是維護國民各項權利的利器,反而成了當局對付人民的工具!社會公義蕩然無存。當一個國家的法律被當局肆意踐踏並用來做為維護其特權的工具時,這個這個政權已經喪失了任何合法性和合理性。這樣的政權,必須推翻之!任何寄希望於中共能自我改造或通過我們的努力將它改變的想法,都是天真可笑的。也是非常有害的。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只要中共一日不倒,國家就一日不得安寧,人民就一日不得安生。

過去善良的國人走了一段漫長的合法抗爭的道路,悲壯而艱辛,可歌可泣。但今天我們必須承認,我們走了一條彎路。法律早已成為他們手中任意耍弄的玩具,而我們居然還如此認真地依他們手中的惡法抗爭,說好聽一點是與虎謀皮,說難聽一點是自縛手腳。當然,我沒有譴責過去進行合法抗爭的維權勇士們的意思。這是一個歷史變革階段的必行之路。我只是想告訴大家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規則由他們制定,裁判由他們充當,他們即是隊員又是裁判。這樣的對壘我們是絕無取勝的機會的。我們不能再與中共玩這種絕對不公平的遊戲了。我們必須回歸自然法則,追隨我們的良知而行動。換句話說,我們不應再依他們的惡法,而應抗法;我們不再聽從他們的裁判,而是讓上天來裁判。古人雲:先禮後兵。對中共我們也應該先禮而後兵--先禮也沒錯,後兵更沒錯!禮已經講夠了,再講下去就迂腐了,現在是出兵的時候了!

一個行動,勝過千言萬語。從今往後,十三億不屈的同胞,吶喊的吶喊,疾書的疾書,上街的上街,堵路的堵路,自衛的自衛,反擊的反擊,能拿的都拿上,能用的都用上,能做的都去做!這個世界從此不再由中共說了算;從現在開始,我們說了算--我們說中共官員掠奪而來的財富必須追回來,就一個子也不能少!我們說那些鎮壓和迫害民眾的兇手必須受到懲治,就一個也不能讓他們跑掉!不要寄希望於別人來追回原本屬於你們的財產,也不要寄望他人為你們討還公道,你們就是權利的捍衛者,你們就是公義的維護者,你們就是命運的主宰者!你們就是戰士,你們就是行動者,你們就是書寫歷史的人!你們就是將被載入史冊的歷史人物!

我再說一遍:行動起來,一切皆有可能!

圖解:甚麼叫行動?這就叫行動。圖為湖北監利縣民眾面對強暴政權毫不畏縮,大家掀翻警車並將惡警揪出來打!看看大家怒目而視的眼神和惡警哀求的衰樣,傻子也看得出來中共氣數已盡,只等咽氣了。

554413_319926634792194_930361026_n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21日 在 时政

 

“公知”与高智晟

昨天有朋友讀了我那篇短文“站起來不准跪”後,說我打擊面太廣。因為有些公共知識分子也做过不少好事。其实“公知”在中国是个虚幻的概念。中国根本就没有媒體上所大肆宣揚的那種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中國有的是良心人士或異義人士--這些人在專制制度下是遭到打壓的。而那些被媒體捧出來的所謂公知大多數稱不上是良心人士或異義人士,因為他們不僅很少遭到打壓,而且很多還是中共黨媒的熱捧人物。當局不過是想用所謂公知來代替傳統概念上的良心人士或異義人士,將後者的道義資源轉嫁到他們自己認可甚至栽培的人頭上。將長期為民眾的權益奔走吶喊的人權民主人士徹底邊緣化。今天,我要徹底揭穿他們的這個非常歹毒陰險的詭計。

按照國內對公知的定義,公知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的理想者。問題是,那些被媒體評為公知的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真的具有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嗎?他們為六四受害者發出过呼籲嗎?他們為中國當下最大的受迫害群體法輪功發过聲嗎?他們抗議过當局在西藏的殘酷鎮壓政策嗎?他們要求过當局推行民主實行全國大選嗎?他們提出过釋放所有良心犯嗎?他們哪怕為他們過去的老同學老同事流亡海外二十多年不能回國而向當局表示过不滿嗎?沒有!沒有!!

其實,他们不過是一群中共精心挑選的用来冒充社会良知的声音的假冒偽劣品,其目的是搶奪真正的社會良知人士的話語權。还记得有些媒体曾连续几年评选“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並對這些所謂社會的良知進行大肆吹捧吗?如果他们真的是社会的良知,为受迫害群体发声,中共会放行这样的评选活动和給予大規模报道吗?這些評選活動為甚麼不將高智晟、胡佳這樣的真正身體力行的具有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的社會良心人士列入其中?是他們不夠知識水準和專業素養?還是他們不是“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動者”?抑或是他們的影響力不夠大?顯然都不是!高智晟是中國律師界的佼佼者,打贏过一些非常有影響力的官司,被國際社會稱為”中國的良心“;胡佳是著名環保活動家和艾滋病關懷者,獲得过歐洲議會最高榮譽薩哈囉夫人權獎。其他的人,比如”六四“後遭到封殺的良心人士,如丁子霖、包遵信等就更不用說了。提一提他們的名字都會被當局扣上破壞和諧的大帽子。事實上,根據媒體對公知的定義,中國當代最偉大的公知非高智晟莫屬。可是他的名字從來沒有上任何所謂“公共知識分子排行榜”。這難道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大家想一想,中国有任何一家媒体曾报道我們這些真正長期為民眾的權利吶喊的人權民主人士的任何消息,哪怕提一下我们的名字吗?也許有人會說你們在國內已經沒有甚麼影響力。事實真是如此嗎?如果是這樣,當局為甚麼要封殺我們這些沒有影響力的具有批判精神的人的名字,反而不去封殺那些”有影響力“的“具有批判精神”的公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在中共全面封殺不同的聲音的今天,居然有那麼多不被封殺的批判的聲音。難道大家不覺得反常嗎?

很多问题我们没有往深处想,因此常常被中共精心设计的假像所欺骗。我们必须练就一對火眼金睛,才能看透他们的种种把戏。

文章链接:公知与高智晟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3/01/18/483166.html

有关高智晟的介绍:http://zh.wikipedia.org/wiki/高智晟
有关胡佳的介绍:http://zh.wikipedia.org/wiki/胡佳_(社會活動家)

高智晟: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http://www.epochtimes.com/b5/9/2/9/n2422991.htm?p=all

图为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被严酷迫害后脸部严重变形。天地可鑒,中國最偉大的公知是高智晟!誰敢說不是嗎?! —QQ_20130118092421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18日 在 时政

 

唐柏橋:站起來 不準跪!

經過這麽多年對良知的堅持和對社會的觀察,我終於發現一個令我即喜又悲同時有點令人難以接受的真相:所有在中國不被封殺還能走紅的知識分子,無論是否曾批評政府,皆是沒有獨立人格和出賣或部分出賣了自己靈魂的人。都是不值得尊重的!

我曾經為了安慰自己和鼓勵他人,也將一些偶爾為社會不公發聲卻被這個邪惡體制所容納甚至在這個體制里走紅的人,包括一些被視為公共知識分子甚至異議人士的人,視為自由民主之路上的同道。甚至給過他們掌聲。但是,當他們越發聲越安全越頻繁出現在黨的喉舌媒體的時候,我開始感到不解,進而產生懷疑。現在,我可以明白地告訴大家,這些人是中國這個畸形社會的畸形產物--盡管他們中有些人已經非常有名,但仍然不過是有名的畸形兒!我這樣說有點殘忍,但確是實情。

我記得德國曾有一位有良知的作家,在納粹當年為了封殺一切反對聲音進行焚書運動,而他自己的書卻沒有遭到焚燒的時候,說過這樣一句話:這不是我的僥幸,這是我的恥辱,說明我的書還沒有足夠令他們害怕!並當眾將他的書籍焚燒以視抗議。而在當下中國,那些被人們尊稱為公共知識分子或良心人士而始終安然無事的人,他們不僅不感到羞辱,反而沾沾自喜於自己的聰明和“審時度勢”,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包括我在內的絕大多數國人居然長期以來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被當局和這些與當局唱雙簧的人聯合起來所蒙騙。我們被他們搶了錢,還為他們數鈔票。當今天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時,我為我過去曾為他們鼓过掌而感到一陣陣臉紅。這真是莫大的羞恥!今天,我必須戳穿這個真相,使得全體國民不再被他們的這種精心設計的騙局所蒙蔽,繼續被他們玩弄。

當我發現這個真相後,我感到欣喜的是我有幸成為被這個邪惡政權嚴厲封殺的人--我的名字被中國最大的搜索網站百度和門戶網站新浪列為黑名單,當你輸入“唐柏橋”三個字時,會跳出來這麽一行加粗的黑體字:“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部分搜索結果未予顯示”,而下面寥寥幾篇文章都是攻擊謾罵我的文字;而在新浪則幹脆連一個字也不顯示(北美版新浪則可以找到很多信息)--能享受這一“殊榮”的人只占中國人口的幾千萬分之一。而我感到悲哀的是,諾大的一個中國沒有幾個真正站著做人的人--半跪也是跪!

今後的人生道路上,除了致力於中國自由民主,我又多了一個使命:喚醒千千萬萬國人站起來做人!

Screen shot 2013-01-16 at 5.20.54 PM

Screen shot 2013-01-16 at 5.22.50 PM

Screen shot 2013-01-16 at 5.22.14 PM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16日 在 时政

 

唐柏橋博客:今晚我們都是南周人!

《南方週末》事件正在全面發酵,請大家密切關注!

自從廣東省宣傳部長庹震強行篡改《南方周末》新年致辭,用自己的版本代替《南方周末》撰寫的版本。致辭肉麻地吹捧當局。此事經南周員工披露後,引起軒然大波,網民對庹震的此一行徑表示極大的憤慨。

昨天晚上當局強行要求南周交出官方微博的密碼,並冒充南周發表一個不實聲明,聲稱那篇致辭系該报编辑撰写,不是庹震所寫。隨即首席运行官吴蔚(微博帐号@风端)通過私人微博發表聲明,她對南周的帐号管理权限已被取消,将不再对帐号所发内容负责。

稍後南周编辑開始罢工,並發表联署声明。與此同時,中國數十位著名學者發表聯署公開信,譴責廣東宣傳部的這一做法,要求庹震立即辭職。現在南周門前已經出現人群聚集表示抗議,要求當局給個說法。全國各地也開始了聲援行動,南京師範大學可愛的年輕學生打出了”南周加油“的標語。

南周員工無畏打壓的勇氣和各地聲援南周的義舉令我非常感動。他們的做法讓我想到了前不久在臺灣和世界各地華人舉行的”反媒體壟斷“抗議和在香港舉行的反洗腦教育遊行。現在中原大地正義的火炬也正在點燃。我看到了中國變革的希望。

這是進入2013年以來,中國發生的一件具有深遠影響的大事。如果大家能團結起來堅守底線,不讓當局繼續肆意侵犯媒體人的權利和尊嚴,事情就可能發生戲劇性的轉機。據說現在廣東省宣傳部內部也開始出現不同聲音了。有些官員公開站出來反對當局如此胡作非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說明當局的惡劣做法已經觸及包括政府官員在內的各界層人士的良知底線了。而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隨時可能爆發波及全社會的大規模抗議浪潮。希望南周事件能成為中國社會巨變的導火索。

請大家行動起來,聲援南周人。不要讓勇敢可敬的南周人成為孤獨的勇士!我們可做的事情很多。我建議大家先做一件最容易做的事情:拍一張舉著“南周加油”的標語發在網上。這件事每個人都做的到。但如果每個人都做,這看起來的一件小事和起來就是一件威力無比的巨大的事情!行動吧!等待太久了的人們!

南周人了不起!今晚我們都是南周人! _

 
1条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6日 在 时政

 

你行動了嗎?

2013年,我們什麽也不用說,只說兩個字:行動--一切皆為行動!

網絡上有一個匿名俠客小組,專攻中共的網站,累建奇功,僅十八大後就成功攻陷中共各類網站近百次。已引起民眾的廣泛討論和認同。這就是行動!

香港行動隊長楊匡兄說得好,鍵盤就是武器,網絡就是戰場!在網絡上每敲一次鍵盤,輸入一個討共的文字,或對他人的討共文字點擊一次贊,都是射向共匪的子彈!

設想一下:如果現在有一人成功在中央電視台和其他中國的門戶網站進行插播,宣讀一篇“中國必需一場民主革命方能獲得重生”、類似V字仇殺隊里的那篇慷慨激昂的演講的文字,會是怎樣一個境況。我相信,全體國人都會奔走相告,倍受鼓舞,重燃希望!

今天我要向全球正義力量發出呼籲:2013年讓我們與中共打一場網絡戰爭!在網絡上徹底殲滅共匪!

人民必勝!

附文:http://www.epochtimes.com/gb/13/1/3/n3767502.htm十八大后-中共网站已出现80余次反共标语.html

take-action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3年01月3日 在 活动

 

唐柏橋:抛弃幻想 准备行动–在紐約“中共解體研討會”上的發言

0010

大家好! 非常感谢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此中国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召开这次重要的会议. 我也很高兴能与大家在此分享我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尤其是这么多位来自全球各地的最坚定地反抗暴政的勇士会聚一堂, 发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更让我看到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希望.

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 抛弃幻想 准备行动。

中共十八大在一片喧嚣声中落下了序幕。所谓改革再一次成为泡影,人们又一次希望落空. 我记得国内一位以温和见称的民运人士在十八大后对记者说:儘管他知道中國不會有大的政體改革,但仍然希望哪怕有一些小的變化,可悲的是,胡錦濤的工作報告中卻連細微的新東西也找不到。他的这段话令人感慨万千。当局鼓吹改革, 人们期待改革, 最后希望落空, 这已经成为过去二十多年来反复上演的改革三部曲. 第一次中共玩这种骗人的把戏, 有人信了, 我不奇怪; 第二次再玩这种把戏, 还有人信, 我仍然觉得情有可原; 但是, 第三次第四次, 反复被骗, 被耍弄, 我就不明白了. 现在我听到有人说对中共政改抱有希望, 我就生气. 爱因斯坦说过, 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摔两跤,是愚蠢的。美国还有一句很有名的成语:愚弄我一次,应该感到羞耻是你;愚弄我两次,应该感到羞耻的是我 (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我们不能总埋怨中共骗人,我们被骗了太多次了,责任已经不完全在中共,我们自已也有责任!

下面我就來破解一下人们对政改的迷思。

一,一些人认为, 中共如果往好的方面改进, 我们就应该支持,而不是一味地批评。

问题是, “六四”镇压以来, 中共什么时候往好的方面改进过? 如果不愿意还政于民,哪怕让民众多少参与一点政治事务也行。可是,现在连村长选举都是假的;如果不愿意让老百姓参与政治也罢,至少可以将那些被长期迫害的政治犯获得自由,可是他们也没有做;如果不愿意放了这些他们认为有威胁的人,那么,至少可以停止对普通民众的严酷迫害,可是,他们仍然在继续制造新的政治犯,而且越来越不讲法律;如果不停止迫害,但至少不要比以前更残暴,让民众心存一丝幻想,可是,他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比过去对民众的打压更狠。十八大后网络封锁更厉害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最近网络有人在大谈中共给异议人士戴晴办退休手续了。有人认为是对六四受害者放宽了政策。诸不知,过去比这种动作还大的事情多了去了。比如,给予一些八九出逃回国的人官复原职,如范曾,祖慰;还有一些人回去后享有跟过去同等的待遇,如于浩成,刘再复;中共还曾重金聘请过去参与过人权民主运动的知识分子,如傅新元,陈丹青;更有一些异议人士现在成了中共的座上宾:如李录,北岛。为什么戴晴只是给办了个退休手续,就有人拿来大做文章,大呼变了。变什么了?真是莫名其妙!想我主龙恩想疯了吧。任何救命稻草都抓。

如果我们仅凭这些人长期以來所發表的言論来判断,似乎中共已经越变越好,而事实上是越变越坏。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过去二十几年的所谓改革,難道不是越改越封闭、越改越集权、越改人权状况越差?现在不仅大陆地区人权状况在恶化,香港的人权状况也在急剧恶化。之所以出现这种人们一边在叫好,社会一边在倒退的现象,皆因为過去長期來處於进一步退两步的狀態。就如股市波浪式下跌图一样,今天涨十点,明天跌二十点,一段时间下来,跌得惨不忍睹。因此从长远来看,社会不仅没进步,反而大倒退了。如果我们看不到这种趋势,不及时应对,想办法去改变这一走势,就会越陷越深,最后会深受其害,不可自拨。

今天的中国,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藏人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有超过百人自焚抗议,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当代红卫兵进入香港对法轮功大打出手而港府当局不闻不问;完全不受中共管治的臺灣社会也遭到中共的全面渗透和破坏。被自杀,被普交,躲猫猫,甚至对民众下毒,中共对付民众的手段越来越残暴,简直无所不用之极。中共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我们二十多年在人权民主事业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一回头突然发现越来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比当初还要恶劣,不是一点,而是太多。那时没有五毛,没有海外媒体渗透,没有西方政客被收买,异议人士不必担心在美国遭到暴力攻击,甚至下毒。而现在這一切都随时都在发生。这是怎样的一个恶毒邪恶的政权!可以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最近他们又在谈网络管制,好像过去太宽松了。说明他们要更加收紧。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留恋这段時光。尽管现在也封锁很厉害,而将来会更厉害。就如我们现在留恋八九前,尽管那时也是一党专制,没有自由,但畢竟比現在好多了。可是,即便这样不停地倒退,一些人仍然没有警觉。这就象温水煮青蛙,被慢慢宰杀而浑然不觉。非常可悲!

这样越变越坏的趋势,怎么也不能称此为改革吧。怎么也不值得称道吧? 尤其是现在他们还在不停地迫害我们,有些反对派人士却还不停地为他们喝采。这是天大的讽刺。这些人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他们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至少我个人认为,太不值得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难以理解的怪异现象呢?我认为主要是中共长期的残暴统治使民众对致力改变现状放弃了希望,认为一切皆是徒劳。于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中共身上。中共向前迈出一小步,哪怕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甚至完全就是捕风捉影的消息,人们就欢呼雀跃,因为这对处于绝望之中的民众来说也是一种精神安慰。而当中共大幅度地倒退两步时,人们反倒觉得很正常。久而久之,人们对中共作恶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以至于现在变成了中共无论如何作恶都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无动于衷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如果我们再不及时警醒,我们这个社会真有可能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很多人不明白,其实只要大家努力去寻求改变,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糟。所有专制国家的人民几乎都在专制倒台前认为他们无法改变可悲的社会现状。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很多专制国家已经通过人民的努力走向了民主。我们需要让民众逐渐明白这个道理。大家一旦相信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我们所生存的社会环境,从而得到应有的自由与权利,就会有所行动。我们还要让全民形成这样一个共识:必须放弃对中共的任何幻想,唯有行动起来终结暴政,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我坚信,只要我们行动起来,一切皆有可能。这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在从事反对派运动过程中所获得的最宝贵财富。

二,有人认为,十八大刚刚结束,我们应该给新上台的习近平一个机会。如果他不改,我们再来反对他不迟。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机会呢?就算他想改,他有机会吗?答案很显然:没有!

人们普通存在这样一种良好愿望,希望中共自身改革,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于是,很多媒体整天喋喋不休地讨论中共这个领导人如何如何,那个领导人如何如何。尤其喜欢通过他们的言论来轻易判断谁可能会比较开明。今天我要毫不客气地说,谁还相信他们的鬼话,谁就是弱智!中共领导人中最会哄骗老百姓的是中共的开山始祖毛泽东。他的一句“为人民服务”比任何后来的中共领导人都说得漂亮。都为人民服务了,你还要他们怎样?问题是,他们这样说了,可他们这样做了吗?今天的中共领导人更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谁都不例外!

退一万步讲,就算中共某些个别领导人有意推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逐渐还政于民,也无济于事。因为中共现有的腐败体制决定了任何人想要真正推行改革都已经不可能了。这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而是由现实客观情况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即便主观上有这种可能性,客观也没有可能性。打个比方,一个人没有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就算他主观上想帮,客观上也帮不了。我们应该明白结果是不会帮,因此不能对他抱希望,否则只会失望和误事。我们现在没有必要整天谈论习或李或谁有可能推行政改,谁不會推行。事实上,谁都没有可能!这不以他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中共黑帮性质决定了他们一定会一条道走到黑,就象利比亚的卡扎菲和叙利亚的阿赦德。因为他们对人民欠下的血债太多,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即便体制内有个别人想改变这种局面,也会象当年胡耀邦、赵紫阳一样被这个体制所抛弃,成为悲剧人物。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这一点,否则未来我们还要为此付出代价,甚至是惨重的代价。因此,既然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谁上台都没有机会,都没有可能,我们干嘛还要等待。其实,我们过去任何时期对中共抱有幻想都已经证明是错误的。我们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我们这样等待下去明智吗?这样的等待无异于慢性自杀。做为民主战士,我们应该干脆一点:要么放弃争取;要么做认真坚决的反抗。如果我们拿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然勇气,就有可能创造奇迹。否则,现在这样不痛不痒,不伦不类,是注定一事无成的,徒然浪费生命而已。

三,还有人说,中共现在在内斗,我们要利用一派打另一派,让他们狗咬狗,最后他们会一起完蛋。

这种想法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一定要清楚,高度极权的体制最终会内部分裂,从而导致政权的全面危机直至崩溃。这是必然的。但造成他们内部分裂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的挑拨,而是因为极权性质的特点决定的。造成极权内部分裂的因素主要有三点:一,分赃不均起内讧,这次薄王事件就是例子;二,政权不停地作恶,他们中必定会有一些人良心上受不了,逐渐背离这个体系。现在的反对派阵容里不少人过去都是体制内的优秀人才,就是因为无法再忍受中共的作恶,才唾弃这个政权,走到正义一边。还有一种情况会迅速导致专制内部分裂,那就是强大的外力冲击,主要是民众的反抗。没有足够的外力冲击,大规模的分裂的可能性很小。冲击力越大,分化的可能性越大。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不斷地冲击它。而不是去哄他们,把他们当小孩,甚至企图通过挑拨他们的关系到达目的。反对派人士的那点心思,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最后一定是徒劳。不仅如此,他们还会耻笑我们的幼稚,反过来会利用我们的这一弱点达到他们的目的。比如,通过他们的五毛在民众中抹黑我们,说我们为中共站台;还有利用我们的幼稚想法为他们中的某些人造势树立形象。他们中任何一个领导人形象好,对他们的政权都非常有利。我绝对相信,他们很乐见我们对他们中任何一派或任何领导人的正面肯定。我有时不免感叹,我们中的一些善良的朋友又一次上了共军的当了。

过去我常常讲關於古代攻城的故事。不戰而屈人人之兵,当然是上上策。但是劝降必须有個前提,就是俱备足够的实力歼灭对方。否则,对方是不会屈服的。要对方投降,必须先将对方团团围住,让对方明白已无处可逃,只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否则就是自取灭亡。而现在有些人的做法是不断地无条件地肯定他们,虽然其目的是鼓励他们往好的方向走,但实际上是在给他们的残暴统治壮胆和添砖加瓦。

接下来我还想跟大家谈谈关于民主运动中的改良派与革命派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重要到非谈清楚不可了。

改良派拥护中共的政改,反对人民通过民主革命的方式实现民主。而革命派不仅看透了政改的把戏,而且即便中共政改,也要通过民主革命让他们下台,对他们进行清算。理由是,难道做尽坏事的人只要停止做坏事,过去所做的坏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改良派的根据是中国通过改良走向民主是最佳之路,中国经不起“折腾”了。他们认为革命是折腾,是以暴易暴,是注定建立不起民主制度的。而革命派一再对外明确表示,革命并不必然等于流血和暴力,革命是一个质的飞跃和本质变化,具体到中国民主革命,就是推翻专制,建立民主。这个过程可以是和平的,也可以是武力的。和平是首选,武力是最后的选项。就如去年阿拉伯春中的突尼斯革命和埃及革命是和平的,而利比亚革命和叙利亚革命则是暴力的。这不取决与民众,而是取决于当局。革命派主張革命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中国社会过去发生的罪恶尤其是中共暴政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如果不能得到追究和清算,正义无法得到伸张,中国未来无法真正建立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文明社会。因此,革命派认为,中国民运不仅追求民主,也需要寻求社会正义。现在中国主张革命的占绝大多数,尽管他们现在无法发出自己的心声,但我们能感受得到。杨佳除恶在网络上引起一片叫好和韩三篇反對革命在网络上遭到一片声讨就是明证。

中国民主运动必须在形成革命派彻底压倒改良派的局面後,才能走向成功。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就拿我喜欢的一部电影让子弹飞里 的两个角色张麻子与汤师爷的关系来说明吧。张麻子和汤师爷表面上是一伙的。张麻子对黄四郎这个恶势力深恶痛绝,要为民众伸张正义,惩治恶人。而汤师爷表面跟张麻子在同一战壕,但心里打的算盘是银子,无心讨贼。汤师爷在时,张麻子累累失手。当汤师爷被炸死后,张麻子没有了拖累,张麻子的兄弟们齐心协力,反而攻下了象征恶势力的碉楼。今天我们面临几乎完全一样的局面:革命派与改良派的相互缠扯,纠葛不清。很多人把张麻子和汤师爷当成是一回事。表面上他们是一伙的,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被迫暂时走到了一起,但他们不是一回事!他们迟早要分道扬镳,就象辛亥革命前改良保皇的康梁和革命共和孙中山必然分道扬镳一样。只有当民众普遍分清楚改良和革命的区别,进而支持和投身民主革命,中国民主革命才会有成功的希望。今天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让民众学会识别谁是革命派,谁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改良派--准确地讲是保共改良分子。这样的人,反对派里并不需要,最需要他们的是中共的社科院和所谓智库。很大的一种可能性是,将来我们不是同道而是对手,因为他们会逐渐向中共靠近,而我们会越来越融入民众的抗暴行列,与他们并肩作战。

很多人将我归为“激进派”。我不仅不生气,反而感到一种莫大的安慰。说句轻松的话: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认为,中国缺少的不是温和的反对派人士,而是激进的反对派人士。在中国,温和几乎就等同于妥协和忍让,而正是这种不断地无原则的妥协和忍让使得中共越发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欺压民众。最近有人上书习近平,大吹对中共政改寄于厚望,还恬不知耻地公然宣称愿意与中共“共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看完后忍不住想骂人。中共哪裡政改吗?就算有,你们要与这个罪恶累累的犯罪团伙握手言欢?他们一边高喊改革一边迫害民众,难道你们真的忍心无视那些被迫害的人群包括自己过去的战友?那不是出卖自己的良知又是什么!

“中国需要一场民主革命”。一旦这种思想成为全民共识。中国未来就必然会爆发民主革命。我们应该对此有充分的信心。现在群体事件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激烈,诉求越来越高,趋势是朝民主革命的路上迈进。总有一天,人们会提出要求中共独裁者下台全民大选的口号。香港元月一号的大游行主题就是梁振英下台全民普选特首。这是中共统治区内的第一次如此明确地提出这样的诉求,是民主革命的标志。香港将打响中国民主革命的第一炮。2013年我们要推动全民民主革命,一举终结中共暴政,建立民主政权。这是临门一脚,无论我们过去做过多少启蒙工作,无论民主思想已经多么深入人心,无论中国民众对中共已经深恶痛绝到何等地步,我们也必须有冲击中共政权的实际行动。否则,这个社会还会继续腐烂下去,最后的受害者还是民众。我曾经说过,中国民众对当局的容忍度越来越高,因此当局做起恶来越来越肆无忌惮,而由于这种无限度的容忍最后的受害者是中国民众。我们必须告诉全体国民,我们不能在这样无原则地容忍下去了,否则我们会越来越受欺压。而反抗越晚,代价越大。

总之,中共自救的策略是与全球强国尤其是美国捆绑,形成不可切割的利益共同体,所谓以攻为守。他们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将大量资产转移到美国,汇率美元挂钩,在美国大量进行渗透,企图影响美国的选举和政局。美国现在已经开始感到被动,与中共切割越来越难。而不切割,将来危害越来越大。现在是到了国际社会必须做手术切除中共这个毒瘤的时候了。否则后患无穷,甚至危及世界和平,将世界引向毁灭的边缘。但是,最后真正能改变这一局面的将是中国民众。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而国人也越来越不堪承受中共的暴政肆虐。敢于站出来反抗的勇士越来越多,这是我们的前途所在。未来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加大努力,推动民主革命,形成全民抗暴的局面。中共为了保住政权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我们也应该改变过去哀求请愿处处被动的做法,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制止中共继续作恶,从而结束暴政,迎来民主。这不仅是在拯救中国,也是在拯救世界!

2012.12.23

演講視頻:

 
发表评论

Posted by on 2012年12月26日 在 活动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12,507 other followers